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5章 心怀鬼胎(第五更爆发)
    “此人,我们万万惹不起,速退!”闻家兄弟心中泛起这个念头,立刻恨恨的瞪了关横这边一样,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

    在场那些御鬼师看到关横的婴白鬼雷霆出手,不费吹灰之力就灭了闻家兄弟的黑气妖鬼,俱都暗暗心惊,瞧着他的目光登时多了几分敬畏。

    他们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陌生的御鬼师,身边鬼物犀利强横,似这种人,都是那几个长老势力拉拢的对象,自己可惹不起。

    当然,最高兴的就属给身边的江毒了,这老头看到杀亲仇人吃了大亏铩羽而走,心中大喜,脸上也不禁出现了几分笑意。

    “哼。”然而就在下一刻,关横的冷哼声倏地在他耳边响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打算,想借我之手对付自己的仇人?真当我是个傻子呀。”

    “呃?!”江毒听了关横的话,额头上顿时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他忙不迭说道:“老朽不敢、老朽不敢。”

    “不要再有下一次,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利用。”关横倒背双手,看着天上的明月缓缓说道:“但只要你不耍花招,我依然会保护你的安全,听明白了吗?”

    “是是。”江毒此时被关横若有若无的杀气所慑,吓得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只是唯唯诺诺答应,而后退到了一边。

    若桃却说道:“公子,这婴白鬼出手也太快了,我还想玩儿两手,它就已经把对方的鬼物解决了,真不地道。”

    关横撇了撇嘴说道:“嘿,你们早就是紫气之境了,如今还想着欺负黑气妖鬼,不害臊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跟着你,我总是越级挑战强敌,难度很大的。”若桃低声笑道:“偶尔虐一下渣滓鬼物,那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很爽啊。”

    关横狭促一笑,带着几分揶揄道:“小女鬼,你把自己的本心都显现出来了,原来是想做强势的女王。”

    闻听此言,若桃摇了摇头:“我……”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不远处的一片嶙峋怪石突然发出“咯剌剌、咯咯咯”的刺耳怪响,闻听此声,

    旁边的御鬼师们三三两两向前走。江毒赶紧在旁边说道:“关公子,地宫大门开启了,请您随我来。”

    说着,他就怪石堆那边行去,若桃低声问:“公子,你还真的想进去看看?咱们不是还要到浊河岸边去吗?”

    “浊河那里的事什么时候都可以进行,不过御鬼师大集会可不是天天能遇到。”

    关横笑了笑回答道:“再说了,既然都到了这里,岂有不进去见识一下的道理?难道你不想去?”

    “想去、想去。”若桃急忙说:“那在们就赶紧进去吧。”

    ……

    数息之后,他俩跟着江毒走进了前方乱石堆尽头的岩窟入口,里面是个宽阔的古旧地宫,也不知是在何年何月留下。

    此时此刻,有几个人站在地宫中间高台上,静等着御鬼师围拢上来,江毒悄悄给关横介绍:“高台上那几个人,就是绝大部分御鬼师公推出来管事的长老……”

    左边是个胖墩墩、慈眉善目的老者,一双眼睛始终眯缝着,脸上挂着笑意始终不散,这个人,是雄踞一方的御鬼师首领,名叫黄黎。

    中间那人身形颀长,是个年过四旬的中年妖族人,众人皆唤他“石觥”,此人能御使四方石鬼,厉害无比,也是一位御鬼师长老,不过习惯自己独来独往,不受约束。

    最后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眼中凶芒闪烁不定,他就是闻家兄弟的叔父,手下有逾百强大御鬼师的“闻桂”。

    此时此刻,那闻桂的眼中凶芒突然落在了人群中的关横身上,很显然,有人把闻桂两个侄子在关横手下吃亏的事情告诉了这家伙。

    “哼。”关横也注意到那家伙瞧自己的眼神不对,顿时与其相互瞪视起来,这空中犹如出现两道“噼里啪啦”对碰的无形闪电。

    但是闻桂似乎感到关横不是太好对付,立刻收回了自己挑衅的眼神,转而和其余两个长老低语起来。

    江毒此时也发现了异状,立刻凑过来说道:“关公子,这闻桂素来睚眦必报且心狠手辣、卑鄙无耻,你可要小心了。”

    听到对方的话,关横的嘴角微翘,不置可否的冷笑了一声:“如果他敢挑衅我,我不介意废了这厮。”

    就在此时,高台上的三个长老意识到在场已经到了上百人,于是互相点了点头:“嗯,是时候开始了。”

    紧接着,胖墩墩的黄黎朝着台下振臂一呼:“诸位,都安静一下,大集会现在开始。”

    他的话音甫落,古旧地宫里原本嘈杂纷乱的声音霎时间停止,周围陷入了一片沉寂。

    无数双眼睛,都静静盯着台上,御鬼师们都想听听三位长老有何话说。黄黎看到众人不语平静,继续开口言道:“这次发起临时大集会提议的,是闻桂长老,我和石觥兄只是旁听,下面就请闻长老说话吧。”

    听了对方的话,闻桂向其余二位长老一点头,随即走到前方叫道:“诸位御鬼师同道,我闻桂有礼了。”

    说罢,这家伙作了一圈“四方揖”,还真别说,台下有些拍马屁、捧臭脚的家伙起哄似的叫道:“闻长老好。”

    有人故意在台下问道:“不知闻长老今天召唤大家有何事?只管吩咐,我等无敢不从。”

    说话的是闻桂手下的死党,这番厚颜谄媚的话甫一出口,周围的人顿时感到阵阵恶寒,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可闻桂这家伙却受用的很,他慢悠悠的说道:“诸位同道,在下今天邀请二位长老一起发出大集会,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件大事。”

    台下的御鬼师一听说有大事发生,俱都面面相觑,窃窃私语:“喂,你知道闻桂到底搞什么鬼吗?”

    “哼,谁会清楚?这家伙和手下那些杂碎常年欺负我们这些落单的御鬼师,不管得了什么好处,只要被闻家的人知道,他们动辄强取豪夺,甚至杀人夺宝,我可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说的是,尤其是闻家兄弟,最不是东西,仗着闻桂是长老,到处作恶。”这些人一旦议论起来,声音如同开闸泄洪,可就止不住了。

    听到台下有人议论自己的是非,闻桂的脸色霎时间蒙上一层杀意,但是这家伙沉得住气,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立刻向台下自己那群死党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马上行动起来。

    “混账东西,没听见闻桂长老在训话吗?你敢再嗦,老子就废了你。”

    “议论闻长老的是非,你这杂碎是不是找死?”数息时间,刚才开口说话的人顿时遭到了一群恶党的低声威胁,他们吓得缄口不言。

    “哼,没了苍蝇嗡鸣,这就好。”闻桂在台上这才满意的微微颌首,他那狠鸷恶毒的眼神还向众人扫视了一圈,似乎是想把非议自己的家伙相貌都记住,以后一一算账,让对方死得很惨。

    而后,闻桂清了清嗓子,继续开言道:“众所周知,我们妖族御鬼师形成的年代久远,自成一格,与三大古国那边的柜山巫族部落并称‘天下两大御鬼者势力’,可是,我们在妖族境内的地位,实在太低了。”

    说到这里,闻桂紧攥双拳低吼道:“我们明明实力强横,能控制那么多犀利的鬼物为自己所用,得到的资源却没有多少,生活甚至不及四大妖族部落富裕,你们说,这公平吗?”

    闻桂这番话倒是有一定的煽动力,引起了台下不少自视甚高的御鬼师共鸣,他们齐声叫道:“不公平!!”

    “说的也是,老子能控制好几只黑气鬼物,却只能长年累月猫在山沟里,可那些四大妖族的家伙有什么能耐?喝酒吃肉好不痛快,还可以搂着年轻美貌的娘们……”

    “不错,凭老子手中几只鬼物的实力,轻易就可以灭掉几个小部落,称王称霸,但是现在却如此窝囊的活着,那我们当年豁出一切成为御鬼师,又有什么意义?”

    不少人心中的贪婪和凶戾情绪都被煽动点燃,关横在人群里听得暗皱眉头:“这个闻桂,到底有什么打算?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此时此刻,闻桂在高台上继续扬声说道:“我的御鬼师兄弟们,现在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让咱们从此拥有富贵荣华,甚至成为一方霸主,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争取?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听到他这句话,有些被贪心烧糊涂的家伙差点脱口而出:“我们愿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台上另一个御鬼师长老,中年妖族人石觥突然说道:“这么好的事,只怕不会没条件的吧?”

    一句话寥寥十余字,却直接戳破了众人那层薄薄的幻想之墙,在场的御鬼师也不是傻子,顿时冷静沉默了下来。

    他们心中俱都想道:“闻桂这家伙素来无利不起早,又怎么会给我们送来这种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其中必有古怪。”

    “可恶,石觥竟敢跳出来搅局,等会再收拾你。”闻桂心里暗恨对方,脸上却挤出几分皮笑肉不笑说道:“呵呵,石觥兄说笑了,闻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御鬼师的千秋大计着想,全无私心呐。”

    石觥素常独来独往,却早就瞧不惯倚强凌弱的闻桂,他抱着肩膀冷笑:“哦,那我可就要仔细听清楚了。”

    “诸位听我说,如今天下将乱,正是我们御鬼师一脉裂土开疆建立国家的好机会,我已经联系好大西漠尽头一批最强的盟友。”

    闻桂此时朝着台下扬声说道:“只要与他们合作,不用十年,咱们的‘御鬼师之国’就可以和三大古国、四大妖族并存于世,到时候,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无一不是王侯加身,你们说,这岂不是大快人心吗?”

    “呃?!建立御鬼师之国?!”众人听到这一番话,心中顿时百感杂集,想到什么的都有。

    “公子、公子。”若桃揪着关横的衣袖呼唤两声,她接着开言道:“对方说的,可是大西漠尽头的‘盟友’啊。”

    “哼,早就想到了。”关横不动声色的回答:“咱们暂时按兵不动,反正我已经有所准备了。”

    听了他的话,若桃高兴地直搓双掌:“那就好,什么时候动手,你只要吩咐我和婴白鬼一声就行了。”

    就在这个时候,长老石觥冷笑一声:“怎么?你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称王称霸、恃强凌弱也就算了,现在还想染指天下?甚至还要拉上御鬼师陪葬?抱歉,老子对这种烂事没兴趣。”

    对方这句话甫一出口,闻桂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吼了出来:“石觥,从刚才开始你就和我作对,是不是以为我怕了你?!”

    “不错,对你这种卑鄙小人,老子素来有什么说什么。”石觥冷然说道:“怎么?你想动手?那就来呀!!”

    “呼呼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石觥周围魂影陡现,四个咆哮的黑气石鬼魂团颤晃不止,威势十足。“老子怕你不成?双镰虫鬼,现!”

    “噌噌噌!”随着闻桂的呼吼,他的双镰虫鬼魂影也在瞬间出现。

    “等等。”一直没说话的那个胖子长老黄黎身形甫动拦在二人中间,立刻让自己的铜甲双颅鬼挡住他们,黄黎说道:“有话好说嘛,咱们三大长老要是当着台下后辈的面打起来,那可是很丢人的事情。”

    “哼,那我给黄长老面子,石觥,现在先罢手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亲自领教你的石鬼威力。”

    这番软中带硬的话一出口,闻桂立刻让双镰虫鬼消失不见,这家伙似乎另有计划,不想在此时因为冲动毁了大事。

    石觥为人木讷,原本不善言辞威胁,于是冷冰冰说了四个字:“随时候教。”

    便退到了一边冷眼旁观。黄黎此刻倒是一副和事佬的模样,他笑呵呵的开言道:“对喽对喽,大家几十年的老兄弟,共同担当长老这么多年,有什么事不好解决的。”

    说到此处,黄黎稍微一顿,又说:“还有,闻桂兄,我想不问你那建国立业想法对与错,可是你找到我们二人,提出大集会要求的时候,可没说自己找了什么‘盟友’,这个似乎有些不合全体御鬼师定下的规矩吧?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呵呵呵,终于问到盟友的事情上来了,你这个笑面老狐狸。”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