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4章 御鬼师集会
    “慢点吃慢点吃,不过是些灵气而已,我这里管够。”

    关横此时靠着卧榻的一角,用手枕着头笑道:“小家伙你最好长得壮一点,对了,要是能凝聚出灵体那就更好了,我还想靠着你释放的灵草气息引诱绿蛟出现呢。”

    “哥哥,你说的那个绿蛟凶不凶啊?”灵参问道:“会不会把我一口给吞了?”

    它稍微一顿又复说:“我有点害怕,因为树林里好多、好多妖虫妖兽都想吃了我,就像那群尖甲刺螵一样。”

    “放心,现在有我保护你,谁也不能乱来。”关横毫不犹豫的说道:“要是有哪个坏蛋敢动你一个参须,我就把他的手脚掰下来。”

    倏然间他一拍大腿:“哎呦对了,我想起一件事!”

    灵参好奇的在他脑中问道:“怎么了?”

    “之前北号山的人说过,绿蛟出现在浊河的时候,正吞噬岸边生长的‘八叶虹彩芝’。”关横摸着下巴说道:“小灵参,我想,你要是能吸收一些虹彩芝的话……”

    “明白了,那样我就可以释放这种植物的气息了。”听到它明白自己的意思,关横微微一笑:“这样吧,我先休息一会,等到后半夜,就去浊河岸边寻找此物。”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一个时辰以后了。

    “呃”关横翻身从榻上坐了起来,他伸了伸懒腰,嘴里嘀咕道:“这一觉睡得好饱,要不是还有事情做,真想继续……嗯?!房间外怎么有动静?”

    想到这里,他倏地跳在平地,蹑手蹑脚出了房门。

    月光下的院子里,若桃一手拿着鬃刷,一手拿着湿布,正在给尸马擦背,嘴里还说道:“喂喂,别乱动啊,你要是敢溅我一身水,小心拳头伺候。”

    “呜噜噜”尸马似乎很不适应洗澡这回事,忍不住打了个响鼻表示抗议,旁边的赤瞳犟驼却眯着一双小眼,它是在排队等着,希望赶紧轮到自己。

    “喂,别洗啦。”耳边突然听见有人说话,若桃下意识回答道:“那怎么行?我都忙活半个时辰了……咦,公子你不睡觉,为啥溜达出来了?”

    “呵呵,小女鬼,反正你夜里也没有休息的习惯,与其浪费时间给这两个家伙洗刷,不如跟我出去一趟。”

    关横把自己要前往浊河岸边寻找虹彩芝的事情一说,若桃这“夜鬼”当然乐意同行,她随口问道:“那卿凰和小黑怎么办?也一并叫起来?”

    “她们?我看还免了吧。”关横说道:“卿凰和小黑早就在房间里睡熟了,要把这二位强行从梦乡里唤醒,我可没这种胆量,还不被她们给骂死呀?”

    若桃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点头道:“那好吧,就只有我和你……还有尸马和犟驼一起前往好了。”

    ……

    少时片刻之后,他俩已经策马骑驼出了土城,若桃显得有几分亢奋,扬声说道:“呼好久都没有在夜下纵马驰骋了,正是爽啊”

    “喂喂,你小声一点,听听,附近树林的鸟雀都被惊动飞出来了。”关横苦笑道:“如此聒噪,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

    “抱歉抱歉,有那么一点小亢奋,嘿嘿。”若桃此时伸手拍了拍尸马的额头,对方稍微放缓奔驰的速度,突然间她一指前方树林边缘:“公子你看,好像有人影在晃动。”

    “真是人影?!不会是野兽吧……”其实在对方没出声之前,关横就看见了,毕竟他的目力比若桃还强上几分。此时此刻,若桃问道:“怎么样,咱们跟过去看看吧?”

    “唉,就你多事。”关横摇了摇头说道:“咱们还得去浊河岸边呢。”

    可就在下一刻,婴白鬼陡忽从关横腰间的铜瓮里钻了出来,在他耳边吱吱叫了两声。

    “什么?你说刚才出现的家伙,周身散发着鬼气,让我跟去瞧一瞧?”关横双眼倏忽一眯,而后点了点头:“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咱们就走一趟。”

    “哼,听这小鬼的话,也不听我的。”若桃此刻噘着嘴说道:“想不到啊,我的脸面还不及这个婴白鬼。”

    “呵呵呵,有什么关系,你只要脸皮够厚就行了。”关横低声说了一句,被若桃听见,气得她立刻说道:“尸马快跑,咱们不理公子了,因为他太讨厌。”

    “呜噜噜”此言甫一出口,戎宣尸马顿时撩开四蹄疾奔起来,关横说道:“喂,你慢点、慢点呀。”

    ……

    数息之后,他们已经进了前方树林,跳下尸马以后,若桃向四周打量,嘴里还说道:“怪事,明明看到他们在这里晃悠,为何不见了?而且……”

    她稍微一顿,又继续道:“这里萦绕着如此浓郁的鬼气,却连一只鬼物都看不见。”

    “吱吱、吱吱。”婴白鬼在关横身边漂浮,也出声附和,表示完全赞同。关横此刻刚要说话,十余丈外赫然响起了脚步声。

    “咯吱、咯吱……”不急不慌的脚步踩在树林枯枝上,发出刺耳的脆响,来人似乎走得很轻松,关横和若桃互望一眼,都不知道对方是何来历。

    下一刻,来人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原来是个拄着木杖,缓步而行的长须老者,那人看到面前的陌生人微微一愕,紧接着就注意到了若桃和婴白鬼。

    “古尸、女鬼竟然可以融合在一起,还是紫气境界?!另外一个也是紫气顶峰的实力……”

    老者攥住木杖的手顿时紧了紧,他眼中带着惊喜亢奋,又有些惶恐,而后对着关横恭恭敬敬抱拳低语:“老朽有虞古国御鬼师,江毒,见过这位同道。”

    “同道?御鬼师?”关横听到这句话,脸上不动声色,并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而是拱手还礼道:“好说,在下关横,见过江老先生。”

    “不敢不敢,在关公子面前,老朽不敢妄称‘先生’二字。”江毒此时赶紧说道:“御鬼师之间‘以鬼称尊’,我的鬼物仅仅达到半紫境界,和公子的相比,差得太远了。”

    接着,江毒不等关横继续说话,又问道:“以前没见过关公子,您可是来此参加‘御鬼师大集会’的?”

    “咦?”若桃听了对方的话,有些纳闷,下意识脱口说道:“我们只是路……”

    “住口,没规矩。”关横此时故意冷哼一声:“我还没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说着,他还对若桃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让她配合自己说话。见此情景,若桃立刻明了,急忙装出唯唯诺诺的样子,躬身说道:“是是,对不起公子,我错了。”

    “关公子的这个女鬼竟然会说话,了不起,真是令老朽大开眼界。”江毒此时由衷的佩服了一句,又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说道:“就由老朽为您引路前往集会地点如何?”

    “也好,有劳了。”关横心想既然你愿意对我恭敬,那我就不客气了。

    就这样,他和若桃在江毒的带领下,一直向树林尽头走去,在路上,关横有一搭无一搭和对方聊了起来,还真打听出来不少妖族御鬼师的内幕消息。

    其实御鬼师彼此之间称不上什么严密组织,他们其实不止包括妖族人,甚至还有三大古国那边的人,只是常年混迹在妖族领地内,故此冠上了“妖族御鬼师”的名号,比如说,关横他们面前这个江毒,就是有虞古国的人。

    很多年来,都有实力强大的御鬼师想要掌管这股不小的势力,可是却未能如愿,只因为这些家伙谁也不服谁,彼此之间互相猜忌。

    不过为了共同的利益,以及维护御鬼师的正常秩序,绝大部分御鬼师推举了几位最强的人,作为“长老”。

    这些人在御鬼师中间比较有威信,一旦御鬼师出现纠纷争斗,长老们就会出来调停,只是他们没有命令所有御鬼师的实权而已。

    至于御鬼师大集会,就是他们这类人彼此见面,交换情报或者资源的聚会,只要有两位以上长老同时提出号召,自然就能举办。

    “关公子,我猜,这回的御鬼师大集会,很可能要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此时此刻,江毒吞吞吐吐的低声道:“如果有什么人要为难老朽,还望您看在刚才见面之情的份儿上,帮、帮我一把。”

    “我说这老头怎么会好心带路,原来是预备拿我做挡箭牌……”关横心中暗笑,但是脸上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小事一桩,待会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只管站在我周围三尺之内,我可以保你平安无事。”

    “是是,多谢关公子、多谢关公子。”听到关横的承诺,江毒这老头几乎乐疯了,不由得连声称谢。

    要知道,御鬼师公推的长老们虽然禁止大家私下争斗不少,可总有些人依仗着实力强横,不把这些禁令放在眼里,明里暗里收拾仇家和弱者,就像碾死臭虫蚂蚁似的。

    江毒在妖族境内混了大半辈子,仇家多多少少有几个,再加上因为各种原因想让他消失的人也不在少数,能够获得关横的承诺受其保护,他自忖此时也是多了一个保命的护身符。

    少时片刻之后,他们来到树林中间一片空地,这里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的人群,各自窃窃私语,不止在聊些什么。

    “关公子,咱们只要在此稍候片刻,这次集会的地宫大门就会开启,到时……”

    江毒刚说到这里,突然有个冷恻恻的尖细声音响起:“嘿嘿,这不是江毒吗?想不到你这个老东西有胆量独自前来参加集会,佩服佩服。”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江毒顿时浑身一震,而后回身看向对方,嘴里哆嗦着说道:“闻斗……闻……是你们?!”

    名叫闻斗的家伙顿时冷笑道:“哈哈哈,亏这个老东西还认识我们闻家兄弟,好得很。”

    “你们这两个畜生……”看到闻家兄弟,江毒又气又怕又是痛恨,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他心中暗道:“三年前,就是因为你们看中了我的一只黑气鬼物,索要不成,竟然夤夜闯进我家里,打死我的一双儿女,甚至破腹剜心,这个仇,我……”

    杀亲之仇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这老者的心神,他原本向扑过去拼命,可是一想到对方的实力强横,再加上周围众目睽睽,私下打斗这种事情,绝不能出现,否则的话,长老们可就要出面阻止了。

    最重要的一点,闻家兄弟的叔父就是御鬼师公推的长老之一,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狗仗人势,肆无忌惮手段毒辣。

    看到江毒的反应,关横就知道对面那两个耀武扬威的家伙是他的仇家,原本,关横和江毒非亲非故,双方也就是说过几句话而已,他不愿意管这种闲事,可偏偏闻家兄弟自己硬往上凑了过来。

    闻斗的兄弟“闻”乜斜了关横一眼,此时此刻,他早就让婴白鬼隐藏了起来,就连若桃也收敛了气息,故此闻以为对方充其量就是一个半紫境界的毛头小子。

    于是闻冷笑道:“小子,你是江毒的跟班吧?可惜,跟错人了。”

    关横听到这句话,眼皮都没抬一下,对方却继续叫嚣道:“怎么?没反应吗?看来今天老子不但要收拾江毒,连你也……”

    “住嘴!!”关横听到对方满嘴喷粪,顿时把脸一沉,随即释放出凶横杀气,瞬间席卷对方全身。

    “呃?!这是……”刹那间,闻觉得自己背脊发凉,心神剧震之时,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

    “三息之内,立刻滚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否则,死!”关横的话音甫落,婴白鬼魂影瞬间挟风而出,闻和闻斗两兄弟骤感大事不妙,齐声低呼:“紫气鬼物?!”

    “唰!”下一刻闻斗的独角鬼王、闻的猎魄鬼蝶同时浮现而出试图保护主人安全,却让婴白鬼一手攥住一个,“砰砰!”声音响起的瞬间,就被硬生生捏成了齑粉,魂消湮灭!

    “不好,二弟快走。”闻斗见状哪里还敢犹豫,拽住自己兄弟的胳膊就往后疾退,关横的声音还在二人耳边回响:“记住,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这次只是灭鬼,下次,老子就要杀人了!”

    这声音蕴含着凶猛无俦的五行灵力,霎时间直冲闻家兄弟的脑中,“噗、噗!”他俩不约而同齐刷刷喷出一口血箭,脸色煞白无比。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