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3章 岩龟和铜片(第三更)
    “烦死人了,让它老实点。”关横说了一句,有只顿时扑过去照着岩龟脑门就是一拳:“嘭!”

    “嗷呜。”虽然这一拳力量不算太重,依然打得岩龟眼冒金星闷哼一声,这家伙虽然有黑气顶峰的实力,胆子却很小,立刻把脑袋和四肢缩进了壳里不敢出来了。

    “哼,算你识相。”关横一挥手:“可以把背甲取走了。”

    “好好,看我的。”说完这句话,莱孤取出寸许长的骨刃,开始撬对方的背甲。

    此时此刻,小黑和吞鬼喵凑到岩龟附近观察,她说道:“吞吞你看,这家伙的脸,真是好丑啊,不过牙齿倒是很尖。”

    说着,小黑还捡起一根细小骨棒,轻轻敲了敲对方缩进壳内的脑袋。

    “喵……”猫儿也觉得很有意思,伸出爪子去挠岩龟的大脸。

    “喂,我说你们两个,玩儿够了没有?”关横没好气的说道:“小心这大家伙突然伸出脑袋来咬你们,到时候我可不管。”

    “放心吧,这大龟就是个胆小鬼。”小黑的话音甫落,却见那妖龟突然迅速探出脑袋,吭哧一口咬住了自己手里的骨棒,她倏然尖叫一声:“哎呀。”

    可那岩龟似乎是饿极了,只自顾自嚼动嘴里的碎骨,丝毫没理会小丫头的叫声。

    “呵呵呵被吓到了吧?”见此情景,若桃大笑道:“活该,谁叫你去逗弄它的。”

    “你又笑话我。”小黑此时扑到对方面前作势追打,若桃赶紧躲得老远:“嘿嘿,抓不到、抓不到。”

    “喂,你们两个活宝有完没完?”关横正要再说两句,吞鬼喵此时却凑到正在啃食碎骨的岩龟面前,它发现对方脖颈上有一样东西很奇怪,于是伸出爪子用力拉拽了起来。

    “嗷呜。”正在吃东西的岩龟不乐意了,用自己的脑袋一拱吞鬼喵,把它推到了一边。

    “喵”猫儿却不甘心的叫了起来,关横顿时一皱眉:“吵什么?咦……”

    下一刻,他也看见了岩龟脖颈上的东西,那是一块古怪的椭圆铜片,仿佛还有字。

    “啪。”倏忽伸出二指钳住绑住铜片的细锁链,关横运劲一夹,“咔嚓!”锁链断折、铜片坠地,吞鬼喵立刻欢欢喜喜一骨碌身爬起来,张嘴就去咬那铜片。

    “去去,等我看两眼再给你玩。”关横把猫儿扒拉到一边,捡起铜片瞧了起来。

    此时此刻,莱孤已经取完了龟甲和若桃、卿凰她们凑了过来,还随口问道:“关横,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暂时还不太清楚,铜片上密密麻麻的有不少字和图案,都是上古文字。”关横说道:“好像提到了北号妖族什么事情,这样吧,咱们出去以后再仔细研究,大家先离开万兽冢回土城如何?”

    听他这么一说,莱孤也产生了几分兴趣,于是点头颌首:“好,砸门,咱们走。”

    ……

    出了万兽冢以后,天近黄昏,大家就此兼程赶路,终于在入夜时分回到了土城。

    一进城里,关横他们惊喜的发现北号山村寨的二位长老孔世、顾爻来了。

    “二位,你们怎么到土城来了?”听到关横询问,孔世赶紧说道:“土城这边的事情,已经有这里的居民上山告诉我们了,所以就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助同族的地方,大家毕竟同属北号妖族一脉。”

    “多谢、多谢二位长老的盛情。”莱孤抱拳说道:“我代表这城里受苦受难的人,感激不尽。”

    孔世和顾爻齐声说道:“城主别客气。”

    “嗨,不用叫城主了。”莱孤把手一挥说道:“我已经决定带着大家投奔北号山村寨了,从今以后,西漠土城也将不复存在。”

    闻听此言,二位北号山长老为之一愕,不约而同问道:“这是为什么?”

    莱孤沉声说:“诸位也知道,魇化盟盯住这座土城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先你我两家原本即将和好,就是因为这些畜生暗中互相使绊子、下毒手,才让咱们产生误会,大打出手。”

    这番话一说出口,在场众人都是微微颌首点头:“不错,正是如此,这群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唉,经过这一场变故,土城里的居民死得十不存一,我的妻子和妹妹也遭了毒手,这个伤心地,不值得任何人留恋了。”莱孤此时把双拳攥得咯吱吱直响,又再次缓缓松开。

    他接着说道:“报仇的事,我已经不再想了,只希望能带着两个幼子平平安安过活,就此移居到北号山村寨,求诸位收留,是最好的选择,为了让土城落进魇化盟恶贼的手里,我决定放火焚城!”

    “呃?!”在场的众人闻听此言,都是暗暗称赞对方对方的抉择,这古城再怎么说也是建立百年的基业,如今要一把火烧掉,可惜归可惜,但是总比落在坏人的手里要强。

    “城主……啊不,不嫌弃的话,我就称呼你莱兄好了。”

    顾爻此时说道:“虽然我们狙族长尚在昏迷不醒,不过他也经常念叨,希望和你促膝长谈,共商北号妖族以后的大事,如今你肯带着这些同族兄弟移居北号山,我们举双手欢迎。”

    “这就好、这就好,我们都是落难之人,只求大家不计前嫌,那就心满意足了。”

    莱孤感慨了一句,又接着说道:“对了,我和关横找到了西漠吼蝎的尾巴、斜纹斑岩龟的背甲,如今秘药配方上的材料已经凑齐,大家可以配好此药,救治狙族长。”

    “太好了!”闻听此言,二位长老都是高兴的不得了:“我们来这里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想看看能否帮忙找到材料,没想到你们的动作真快,都已经找齐了。”

    “诸位,晚餐弄好了,大家一起吃吧。”他们刚说到这里,已经有几个土城居民进门招呼,并把各种食物放在桌案上,一时间杯盘罗列,大家开始吃喝。

    不多时,关横已经吃了七、八分饱,他想到一件事,便伸手把那个从岩龟脖子上取来的古怪铜片拿了出来,往桌案上一放:“来来,大家看看此物到底有什么花样。”“咦?!这个是……”

    见到此物,顾爻顿时为之一愕,下个瞬间脱口叫道:“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老、老孔,你快来看看呀。”

    “啊?!”孔世正抓着一块带骨肉大啃大嚼,听见对方呼唤,再定睛一看此物,吃惊之间顿时把嘴里的肉卡在了嗓子里。

    “咳咳咳……呜呜……”孔世被熟肉噎得直翻白眼,过了半晌这才费劲说道:“关横,这东西你们是从哪里找到的?”

    “噢,在万兽冢抓到一只斜纹斑岩龟,这玩意就绑在对方脖子上。”关横此时微微一笑:“当时莱孤也在场,怎么,你们认识它么?”

    “这是和北号妖族自古相传的宝物……有关系的东西。”顾爻嗫嚅道:“你们知道吗?在北号山村寨里,也有一个相同的铜片,已经流传好几百年了。”

    接着,顾爻和孔世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全说了出来,之所以没有隐瞒,一来是觉得关横是本族大恩人,二来这宝物的传说谁也不知是真是假。

    在数百年前,北号妖族还没有分裂成北号山村寨、西漠土城两股势力的时候,最为繁盛,虽然这里地处沙漠边缘,可是也紧靠着终年奔涌、流淌不息的浊河,故此大家生活的还算富足。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北号妖族当时的族长和几个长老之间起了矛盾,双方屡次发生吵闹、争斗,最后,族长一部分亲族负气而走,去了大西漠,经过了近十年岁月,这才用双手盖起了一座西漠土城。

    可那位族长在离开之前,并非两手空空,他还带走了一批属于北号妖族的重要宝物,没人知道它们到底落在了何处,故此这些东西行踪成谜。

    “哈哈,你们说的那些当代族长带走的宝物,我也听说过。”

    莱孤听到这里,忍不住笑道:“那些东西嘛,我倒真的见过一些,可是远远称不上有‘一大批’,只是寥寥数件而已,其中包括秘药的半张兽皮配方,还有一副炎抗手甲,此外还有些记载北号妖族过去历史的竹简。”

    言到此处,莱孤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黯淡歉然。他压低声音说道:“在被魇化盟追杀的时候,我和宋鹄兄弟换了衣服,他为我引开杀手,我本想拿着装这些东西的包袱去北号山,可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孩子,耽搁了一天,害得宋兄弟他……”

    “莱兄,不管怎么说,宋鹄是自愿的,你心里也不要太自责了。”

    孔世此时开口安慰对方,周围的人都陷入了一片寂静。少时,莱孤站起身走进内室,而后取出一个小包袱摊在大家面前,他说道:“喏,这就是土城的城主一代接一代保管的宝物。”

    众人凑过来观瞧,也就是一堆破烂竹简,两只古旧的手甲,上面嵌着漆黑石头,不知道有何用处。

    “嚯,这就是魇化盟的巴隆也想搞到的炎抗手甲?!”关横随手拈起手甲瞧了瞧,他笑着说道:“真心讲,我还真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何用处?”

    “就是和名字有关联的用处。”莱孤说罢戴上一只手甲,倏忽伸手探进面前的火盆:“哗啦。”

    “呃?!”

    卿凰、若桃和小黑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只见莱孤的手拈起一块烧红火炭,他接着言道:“看,就是这样,手甲可以抗热,不怕烈火烧灼,因为这是上古奇兽的外皮制作而成,也就只有这点特殊用处了。”

    “哈哈,这个没什么稀奇。”小黑笑道:“我还有能抵抗雷电的手套呢。”

    听到这句话,大家顿时笑了起来。关横此时瞧了一眼还在低头眼见古旧竹简和铜片的孔世、顾爻,便开口问道:“怎么样?发现线索没有?”

    “现在我们只能肯定,竹简、铜片上的内容有关联。”孔世头也不抬的嘀咕了一句:“可是这内容不是很全,只怕还需要北号山上的铜片与这些东西合起来,才能知道来龙去脉。”

    “喂,不会吧?”莱孤此刻笑道:“二位老哥是把宝藏之事当真了吗?这东西虚无缥缈的很,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嗨,我们哥俩闲着无聊,把北号山宝藏的事情研究了几十年,也不管是真是假,权当是一种乐趣了。”

    顾爻此时说道:“这样吧,反正我们要返回北号山一趟,把秘药材料送回村寨,如此一来,可以顺便再把最后的铜片拿到这里来,大家共同研究,你们看怎么样?”

    “对呀,我们对上古文字都是一知半解,关兄弟,你和若桃不是认识很多吗?”孔世大大咧咧的说道:“到时候帮个忙一起瞧瞧,要是能找到宝藏,分你两样玩玩如何?”

    “哈哈哈,有点意思。”关横点头颌首道:“行啊,反正到本月十五还有一段时间,咱们不妨找点乐子来消遣消遣。”

    卿凰、若桃和小黑此时笑盈盈齐声道:“寻找宝藏?怎么能够少了我们,大家一起来吧。”

    “呃?!”莱孤挠了挠头说道:“你们都要寻宝,我不参加的话,倒显得不合群了,那、那我也加入。”

    就这样,大家商量妥当以后,孔世、顾爻二人带着秘药材料骑快马返回北号山村寨,他们打算返回的时候把村寨里收藏那个铜片也拿回来。

    而关横等人奔波劳碌了一天,也开始抓紧时间休息了。

    土城里,安排好的房间里,“吱呀”一声,关横推门而入,随即就面前的卧榻上一躺:“呼,连续累了好几天都没好好休息,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咦?!”

    突然间,怀里某样东西开始微微震颤,关横探手将它取出一看:“赤纹参,你又怎么了?”

    那赤纹参虽然没有凝聚灵体,却意外吸收融合了关横的鲜血,变得可以和他在脑中沟通对话,故此一直被关横带在了身上。

    “哥哥、关横哥哥。”灵参怯怯的声音又在关横耳边响起:“能再和你要一些灵气吗?我饿了。”

    “没问题。”关横说着,就把一股五行灵力输送给了对方,灵参顿时在他手中绽放五彩光芒,这小家伙一边吸收,一边说道:“好吃、好吃,哥哥的灵气就是好吃。”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