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1章 万兽冢(第一更)
    霎时间,若桃感到自己体内的气息紊乱,顿时不妙,恰在此刻,妖尸腐肉之臂把她缠裹得越来越紧,情急之下,若桃立刻自救,赫然运起关横灌注给自己的原火之力。

    “呃啊啊啊”随着一声大吼,她周身泛起炽热红光,萦绕邪气的妖尸软臂顿时开始冒出腐臭青烟。

    “糟糕。”见此情景,对面那妖族大汉立刻叫道:“不能让她挣扎开束缚,邪化妖尸,都给我扑上去融合。”

    “嗷呜”周边剩余的十几只妖尸闻听命令,立刻发出吼叫疾掠而来。

    “可恶,放开若桃!!”卿凰此时挥手大叫:“六伥鬼,上”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半空顿时出现咆哮鬼影,它们掠行似电,眨眼间出手轰中向若桃扑去的那些妖尸,震得对方倒飞之际就已经凌空爆碎。

    “能够御使紫气鬼物?!”妖族大汉冯由凛然一惊,就在此时,若桃大叫一声:“想困住我,做梦!”

    “嘣、嘣、嘣砰砰砰!”电光火石间,若桃奋力震断那些缠住自己的妖尸软臂,随即挥动吞雷刃和六伥鬼一起出手,霎时将攻击重重轰在了融合的妖尸正面:“嘭!”

    七鬼加上若桃,这攻击何等威力无俦,顿时将妖尸的融合体击个粉碎,那冯由眼见自己的宝贝妖尸被毁,顿时气得目眦欲裂:“可恶,你们竟然……”

    但没等他把这句话说完,一个突兀响起的吼声已经传到自己耳朵里:“连我的同伴你也敢袭击?找死!!”

    “唰嗤”话音未落,弓弦急颤之声迅速响起,一只破空疾飙的箭镞锋矢顿时钉进冯由小腹,“嚓!”硬生生绞出一个血窟窿!

    “噗”受此重创,这冯由顿时吐出一道漆黑血箭,这家伙为了保命猛地拽出身上的箭矢,随手扔掉,继而抓住身边一块妖尸腐肉,狠狠摁在了自己的伤口上,腐肉顿时黏住了不住窜血的血窟窿。

    “可恶,这个仇先记下了,老子早晚要报!”眼见对方几人朝这里急扑而来,冯由倏地以拳捶地,“嘭!”拳劲震动地面使其龟裂,“唰唰唰!”又有两三个从土里钻出的矮小妖尸迎上若桃她们。

    冯由趁机转身疾逃而去,卿凰急忙叫道:“六伥鬼,追……”

    “算了吧。”关横突然阻止道:“这大西漠内到处都是魇化盟的家伙,以及完全被邪化的妖兽,咱们准备不足,没必要现在就去追他。”

    “可是……”卿凰和若桃刚要说什么,关横又接着开言道:“更何况我刚才那一箭不但将其重伤,还把一丝原火劲潜藏在他体内,他要是再运用邪气,肯定生不如死,比直接宰掉这家伙强多了。”

    “姐夫,吞吞!”小黑此时火急火燎跑了过来,她她舒了一口气说道:“呼,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当然没事,你姐夫我本事大着呢。”关横随手把吞鬼喵扔给小丫头:“喏,看好这猫儿,别再让它乱跑啦。”

    闻听此言,小黑抱着猫儿夸张叫道:“得令,一定照办!”

    “关横。”莱孤大步走了过来,他说道:“西漠吼蝎的尾巴已经弄到手了,还有一样东西需要赶快去寻找,大家最好现在就动身。”

    “好,大家走。”关横翻身骑上犟驼的同时说:“我记得那材料是‘斜纹斑岩龟’的背甲,你应该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吧?”

    “当然。”莱孤沉声说道:“就在大西漠边缘的‘万兽冢’。”

    ……

    西漠万兽冢,是方圆百里之内,寿终正寝那些妖兽们的长眠之地。据说,感到自己寿命将尽的妖兽会自行前往兽冢,进去之后静待自己的死亡来临。

    “哒哒哒哒哒哒”一行十余黑衣人在大漠荒丘上策马疾行,狂奔的坐骑扬起一条滚滚黄尘,恰似土龙翻腾。

    “再跑快一点!可恶,已经要来不及了!!”为首骑士一边挥舞马鞭抽打坐骑,一边大吼道:“主人严令,今天午后一定要赶到万兽冢,要是耽误行程,你我必是死路一条。”

    这句话甫一出口,策马的众人都是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想到自己主人的恶毒手段,以及之前那些惨死在对方手里的同伴,这群家伙全都急红了眼,只能豁出命似的扬声呼喊,不住催马前行。

    “咦,后面怎么来了一群人。”

    此时此刻,小黑、若桃骑着马走在队伍最后,她们说话之时,关横等人也不约而同扭头观看,正好发现那群骑士疾奔而来。

    “危险。”看到对方奔来的时候毫不犹豫横冲直撞,关横他们立刻驱使各自的坐骑闪避到侧面。

    “哒哒哒……”这群人看到道路上被对方闪开,由于急着赶路,什么也没说,就从大家中间疾驰而过,他们弄得道上扬尘四起,小黑、卿凰和莱孤纷纷伸手掩鼻,怒目而视,那群家伙却已经远去了。

    “可恶,这群蛮横的渣滓是从哪里来的?”莱孤身为西漠土城之主,还没有被人请吃尘土过,此时气得浑身栗抖。

    关横说道:“我看对方目绽凶芒,一个个不是善类,虽然都掩藏了身上气息,不过隐隐透着让人恶心的味道。”

    卿凰在旁边搭言:“是邪气吧?那这一行人肯定是魇化盟的家伙。”

    “是就最好,我现在就追过去把他们都给劈了!”若桃说着就要驱使戎宣尸马向前,关横却笑道:“你急什么?没看见对方去的方向和咱们一样吗?”

    说着,他扭头莱孤:“附近除了万兽冢,还有什么别的去处吗?”

    “没有,进了大西漠,经常上百里都是一望无尽的荒漠,绿洲都非常罕见,也极少出现向万兽冢那样的所在……咦?!”莱孤也不是傻子,他立刻说道:“难道你是怀疑对方要去的地点和咱们一样?”

    “不是怀疑,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就是要去万兽冢。”关横此时拍了拍赤瞳犟驼的脑门,他继续言道:“咱们走吧,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和对方见面了。”

    “哼,这群家伙最好别落在我手上。”若桃这时说道:“他请我吃土,我就要把他活埋!”

    ……

    另一边,率先赶到万兽冢入口的一行人齐刷刷下马。有人突然说道:“欧京大哥,刚才在路上看见的那几个人,会不会坏了咱们的事情?依我看不如……”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为首那个骑士高大魁梧,丑陋的大脸上长满了无数麻子、脓包,这家伙一挥手叫道:“留下三个人在这里守着,对方要是也想进万兽冢,立刻宰了便是。”

    刚才说话那个人闻言大喜,他心中暗道:谁愿意和你们进去冒险啊?我还是留在外面吧。于是这家伙自告奋勇叫道:“我愿意为大哥出力,留在这里。”

    “好。”欧京也不多废话,立刻又留下了两个人,自己便率领其余的手下冲进了万兽冢。

    “大哥,咱们多天来兼程赶到此处,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此时此刻,欧京的兄弟“欧乙”一边在他身旁疾奔,一边说道:“你好歹和我说清楚嘛。”

    “这一路上你已经够嗦的了,好吧,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我就把主人吩咐的事说一遍,全都停步。”

    欧京的话音甫落,后面的人立刻驻足不前,而后,这家伙扭项回头,对着一众手下说了起来。

    “主人之所以会命令我们来这里,是因为要收集这万兽冢内所有的妖兽魂体,你们知道了吗?”

    “什么?!”

    闻听此言,旁人没来得及吃惊,欧乙倒抢先问道:“大哥,咱们收集妖魂有什么用处?要说利用邪气控制妖兽或者活人,甚至妖尸都不是难事唯独这妖魂缥缈无定,又是凶戾桀骜,就算吸收了邪气,也会反抗咱们的。”

    欧京冷冷说道:“哼,怎么利用妖魂做事,自有主人去安排,咱们只管照做就是了,你无需质疑。”

    “可是老大……”旁边有人说道:“这妖兽之魂大部分都是无形状态,咱们就直接击溃没问题,可要是活捉,难度着实不小啊。”

    “嗷呜呜”这家伙话音甫落之时,远处赫然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妖魂咆哮,欧京哈哈一笑:“光用嘴说不管事,还是让我做给你们看吧,走。”

    三步并作两步走,众人眨眼间跑到传出厉吼声的地方,原来有几道妖猿兽魂在这里打闹嬉戏,这些家伙一看到有陌生人前来,先是勃然大怒,继而产生了无尽恐惧,只因为对方身上暴现邪气,让它们的魂体有一种无法忍受的厌恶。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有两个黑气顶峰的猿兽妖魂顿时在空中拧身疾逃,欧京立刻吼道:“其余的人立刻去围住对方,欧乙,你跟我来。”

    说完这句话,欧京手腕疾翻亮出一个带盖子的小铜钵猛然掀开:“收!”

    “呼呼呼唰唰唰”霎时间,从铜钵里窜出一股邪气,在空中形成利爪模样,倏然攥住了一只没来得及逃窜的妖魂,呼的缩回了小铜钵。

    “哈哈哈,看到没有?这就是主人借给我使用的‘邪魂钵’。”欧京得意洋洋的说道:“只要有了它,任何妖魂都别想在我眼前溜走。”

    “大哥,这可真是个好东西。”欧乙瞧着两眼放光,他小声恳求道:“能、能让我也试着用它捕捉妖魂吗?”

    “当然,因为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个。”

    说着,欧京掏出另一个邪魂钵递给自己兄弟:“把咱们的人兵分两路,我带一部分往西走,你率领剩下的人向东行,让其余的手下轰赶妖魂到近前,你只管用铜钵吸收进去就行了。”

    “是是,多谢大哥关照。”到了此时,欧乙焉能不知道对方给自己一个轻松美差,不用吃苦受罪和冒险,何乐而不为呢?

    数息之后,欧乙领着一部分人来到万兽冢的侧面,此处遍布各种狮虎类妖兽的骨骸,但是却没看见几个妖魂。

    “怪事,看来有必要仔细找找。”欧乙此时说道:“喂,你们赶紧去到处看看,赶紧给老子把妖魂都翻出来,快点,别偷懒。”

    那些人听到他说话颐指气使、大言不惭,一个个都是心有怨言。

    有人心里想:“你欧乙算个什么东西?就仗着自己大哥在魇化盟里说得上话,便不把我们瞧在眼里,真不是个东西。”不过跟在对方身边,就得随他管,众人没有办法,只好在附近不停搜索。

    “砰!哗啦”突然有人发泄不满,抬脚踹塌了面前一副巨大兽骨,欧乙正自美滋滋胡思乱想,突然被吓了一跳,他顿时火冒三丈的怒嚎道:“是谁,这是谁故意做的?”

    可是此时,谁也不理会这暴跳如雷的家伙,还有人呵呵冷笑:“不知道,也许是妖魂作祟吧?”

    “放屁,分明就是你们这群渣滓不服老子管教!”欧乙这个时候吼道:“有谁不服,立刻滚出来!”

    “哎呦。”突然间,有个矮子指着他身后叫了一声。欧乙立刻沉着脸吼问道:“是你不服吗?”

    “不是,二哥,你的身后有……”那人原来是指着欧乙后面,说时迟,那时快,这个小子陡忽感到脑后恶风不善,立刻吓得一缩脖子。

    “嗷呜”厉吼声中,一只妖魂挟风落下,瞬间就用自己的魂体缠住了欧乙的脖颈。

    可这家伙双眼寒芒迸现,陡忽闪过一丝厉色:“找死!”

    “喝啊!!”浑身紫气狂劲倏地爆发开来,欧乙顿时把缠住自己的妖魂震得倒飞而出,砰然撞在了附近岩壁上,他冷冷说道:“真以为老子没本事、好欺负?瞎了你的狗眼。”

    “呜呜呜”那道妖魂受到撞击以后,产生畏惧,正要逃窜的瞬间却被欧乙堪堪拦住了去路:“老子没让你走,你竟敢动弹?!该杀!”

    “呼砰砰砰砰!”疾如风、落如雨的沉重邪气拳劲骤然狂轰在妖魂灵体上,硬生生打得这家伙四分五裂,殴乙出手越来越狂,嘴里还不断吼道:“谁敢反抗老子,这他的就是下场。”

    如此出手,看得周围众人瞠目结舌、惊心动魄,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欧乙之所以会把一肚子气撒在妖魂身上,就是做给自己这群人看的,谁要是再敢有怨言,保不齐也会遭到他的毒手。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