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0章 枯萎灵根(第五更爆发)
    “这是?!”看着岩洞里布满了无数诡异的图案,关横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那就是上古邪魇一族的故乡天邪域的万魇城。

    面前这些图案都不陌生,因为关横和卿凰她们在万魇城冒险的时候,城里每一处居所,或者墙壁上,都是这种东西。

    “看样子岩壁上的图案不是新刻上去的,应该在这个地方已经停驻无数岁月了。”

    关横嘴里喃喃自语:“这就奇怪了,按理说,万魇邪王的邪气刚刚顺着灵界空间缝隙渗透到人界没几天,可这些和邪魇族有关系的东西,为什么早早就出现了呢?难道说……”

    有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在关横脑中浮现,这个念头一经产生,就挥之不去。

    此时此刻,他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顺着岩洞一直来到了前方不远。

    “喵呜。”吞鬼喵在前面用爪子挠着岩壁,原来上方有个古怪的扳手,似乎可以开启什么机关的样子。

    “好,我来试试。”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伸手攥住此物往下一拉,就只听附近响起“咯吱吱、咯剌剌”的刺耳声音。

    “咣当!!”接下来的一声巨响过后,前面拐角处尘土飞扬,显然是有了新的变化。

    “嗡嗡嗡”前方响声未止,关横手里的邪王晶石又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他心中升起疑惑,立刻向拐角处走去,吞鬼喵、婴白鬼和猎獬真魂紧随其后。

    “咦,这是……”被机关开启的大门之后,关横也是微微一愕,因为此门的后面隐约透过一丝光亮,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缓缓漂浮而出,可是这,却并非邪气,而是木灵气!

    “怎么会?!”关横的心中一动,就在此时,句芒剑剧烈颤晃了起来,古桑女的灵体浮出,她尖声叫道:“关横,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感到十分痛苦呢?”

    说完这句话,古桑女已经呜咽了起来:“我好难受啊……”

    “冷静点,我们现在就进去看看。”他的话音甫落,已经领着大家向门内走去。

    左右打量之下,关横发现洞里的面积并不宽阔,只有一个古怪的石龛立在了角落。

    “呃?!这是什么?!”下一刻,大家同时发现石龛正中有个狰狞的雕像,虽然落满灰尘,都是岁月风蚀的痕迹,却依然可怖骇人,关横认得出来,这就是万魇邪王的模样。

    “哼,此处竟然有人供奉他的雕像……”

    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关横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挥拳击碎石头雕像,古桑女此时发现了木灵气的来源,她向前一指:“你看。”

    原来石龛上有个古怪的长方形凹槽,里面搁着数个黑漆漆的东西,为了将它们固定住,上面还被粗大的金属钉子狠狠摁住了,而木灵气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这……”猛然间,关横猜到了这些是什么东西,古桑女登时哇的一声哭出声:“是谁?到底谁这么残忍,把古树的本源灵根钉在这里,呜呜呜……”

    “哼!”关横沉着脸冷哼一声,倏然拔出句芒剑将五颗钉子一一挑断,而后不断用木灵气输进这些灵根内。

    古桑女在旁边哭道:“没用了,这些木灵都、都已经死了,而且它们是在活着的时候,被钉在这里的,灵气被石头雕像吸走,就这么枯萎到死了。”

    “岂有此理!!”关横早就在不知不觉间把身为木神使者当成了自己的责任,如今见到有邪门歪道迫害木灵、献祭万魇邪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老子灭得了万魇邪王,也不会放过你这破石像!”

    “砰!”愤怒之下,他终于挥剑将石像斩碎了。

    “呼唰唰唰”可就在下个瞬间,绽裂的石像碎片里陡忽飞出数道灵体,这些灵体有五道闪耀碧绿光芒,还有五道挟裹着不祥的漆黑邪气,双方时而你追我跑,时而互相争斗。

    古桑女见状突然说道:“关横,快救救那五道木灵绿芒气息。”

    “放心。”电光火石间,关横一晃掌中的邪王晶石,那五股诡异邪气顿时受到感应,齐刷刷钻进了晶石里。

    初时,这些不安分的东西还想在里面挣扎,他在眨眼间输进去些许原火劲,所有的邪气顿时在晶石里平静潜伏了下来。

    “呜呜呜……”五道木灵绿芒得到解脱,带着几分欢喜绕着古桑女和关横飞了几圈。

    关横此时说道:“要不然,我试着运用木灵气修复它们的本源灵根如何?”

    “恐怕不行了。”古桑女低声道:“万物循环,有始有终,皆为一理,已经失去生机的灵根,很难再复活,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

    稍微顿了顿,她又继续言道:“让这五道木灵绿芒暂时寄宿在我的灵体里,等以后找到了肥沃土地,我让它们化为树种栽进去,希望大家可以重新长成昔时的模样。”

    “嗯,这样也好。”关横微微颌首点头:“那我给它们每个再输送一些木灵气吧,免得这五道绿芒太过虚弱。”

    “好,谢谢你。”数息之间,这些木灵绿芒吸收了关横给予的气息,全部融入了古桑女的灵体内,小矮个瞬间,她突然“哎呀”叫了一声。

    “怎么了?”听到关横询问,对方立刻说道:“有好多不知名的片段,刚才猛地冲进了我的记忆力,哦……我知道了,是惨死在这里的五个古树木灵的记忆,好像、好像和这个地方有莫大的关联。”

    “我明白了,是因为你现在融合了绿芒,故此把它们的记忆也吸收了进来。”关横稍加思索,继而开言道:“不要急,你把这些记忆先捋顺,然后再慢慢告诉我。”

    “嗯……”古桑女此时嘀咕道:“你、你能不能把这石龛打碎?我觉得后面好像隐藏着什么似的,就是那些记忆刚刚告诉我的。”

    “没问题,婴白鬼,动手把石龛打碎。”他的话音甫落,婴白鬼立刻飞扑上去,一拳直捣,“嘭!”石龛应声而碎,后面立刻出现了一个窄小的暗门。

    关横双眸一亮:“果然有东西,有必要进去看看。”

    “喵呜!”吞鬼喵此时仗着身形小巧,顿时窜到暗门附近,想要第一个钻进去。

    “啪。”关横伸手打了它脑门一巴掌:“抢什么?赶着去送死吗?你连里面有啥都不知道,还是让我先开门吧。”

    关横刚说到这里,古桑女往前一凑开言道:“我好像知道怎么打开,你们瞧。”

    她伸手在狭窄暗门侧面凸起物上一点,“咯吱吱、咣当!”此门顿时开启。

    关横仔细一看,里面也就是数尺宽窄的样子,原来是石龛后的暗格,只藏着一个长的木匣子。

    “哗啦”木匣此时见了空气,顿时因为腐朽糟烂溃散开来,匣内之物也滚了出来。

    “兽皮卷,内容全都是……”关横将其展开一看,随口说道:“仿佛是类似手札之类的东西,上古文字所记载。”

    “关横,我把那些木灵残存的记忆也捋清楚了。”古桑女的脸色显得异常难看:“好、好可怕呀,换做是我有这种生不如死的经历,绝对坚持不了几天的。”

    关横扭头看着她:“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在很久以前,这片沙漠还是碧绿色树海的时候,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古桑女接着就把那些古树木灵的记忆一一说了出来。上古时期的大西漠,还是一望无际的原始密林,有无数香花异草,珍禽奇兽栖息,此外还有亲如兄弟的、五个小小妖族部落。

    妖族部落的人都信奉五棵上古巨树为神,认为只要全心全意侍奉木灵之神,自己就会得到幸福,谁知道,突然有一天,厄运降临到了这片大地。

    不知从哪里形成、汇聚的邪气,悄无声息的控制了五个妖族部落的领袖。

    邪气的力量不是很强,却让这些人的头脑混乱,逐渐凶戾嗜血,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率领自己的族民向其他部落发起了攻击,战火和血腥屠戮一直延续了很长时间。

    终于,有丧心病狂的家伙放火焚烧了整座树林,让这拥有千万年历史的原始密林毁于一旦,逐渐迈向沙漠化。

    五个部落的人基本上死光死绝,剩余的家伙竟然全部被邪气控制了起来,组成了一个神秘的群落,他们能依靠邪气使自己的实力暴增,还在沙漠里建造了无数供奉自己“邪主”的祭祀小庙。

    听到这里,关横突然问道:“邪主?就是万魇邪王对吧?”

    “古树木灵的记忆没有提过。”

    古桑女摇了摇头言道:“它们在上古原始森林被焚毁的时候,遭到那些邪化妖族人的抓捕,古树被砍倒,灵根就被切割下来,钉在了石龛祭坛这里,根据木灵的记忆形容,咱们所在的地方,是最早建立的邪主祭祀之庙。”

    “本体被毁,灵根被活生生钉在这里,被雕像吸取残存气息,真的如你所述,这个罪可遭大了。”

    关横此时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言道:“那兽皮手札上的内容我也看了看,说的都是关于祭祀这群家伙疯狂崇拜的邪主之事,时间久远,我怀疑那万魇邪王对于将邪气释放到人间界这边的事,早就有预谋了,这里就是他为自己准备的退路。”

    看到古桑女有些迷惘的样子,关横说道:“看来你还是有些懵懂,罢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我们要赶紧返回坑洞顶上去,走吧。”

    ……

    另一边,面对妖族大汉驱使的邪化妖尸,若桃凶威大盛,挥动吞雷刃三下五除二又灭掉七、八只,她倒是越玩越起劲。

    此时此刻,莱孤有些不安地说道:“卿凰姑娘,关横已经下了坑洞半晌了,怎么还不出来?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情况?”

    “不要紧,阿横的话,安全绝对没问题。”卿凰满脸笃定地说道:“他可能是被什么别的事耽搁了,很快就会回来,不过,让我担心的倒是那个御使妖尸的家伙。”

    “怎么会?桃桃现在已经大占上风了。”小黑在旁边说道:“依我看,那个坏蛋没什么了不起。”

    她的话音甫落,不远处的若桃再次低叱一声:“呀哈!”

    “嗤啦、嗤啦!”寒光迭闪乍现,吞雷刃登时削掉面前两个妖尸的脑壳。

    “哈哈哈,这些废物渣滓真好砍。”若桃此时得意洋洋说道:“喂,对面的白痴,我看你的垃圾妖尸根本没什么能耐,姑奶奶现在还是斩了你吧!”

    “噌”此言甫一出口,若桃顿时拔身似电疾掠过去,卿凰突然叫道:“小心,不可以过于躁进。”

    她满不在乎的回道:“嗨,别担心我。”

    “哼,少瞧不起老子了。”说时迟,那时快,妖族大汉倏地挥动双臂吼道:“邪尸裂变,聚!”

    “砰砰砰砰!”听到这家伙的呼喊,周围十几个邪化妖尸登时应声爆碎,大股邪气和腐肉转瞬间汇聚在此人面前。

    “咦?这是什么东西?”若桃心生疑惑,可掌中的吞雷刃毫不犹豫就斩了下去。

    “噗嗤!”锋刃就好像砍到一大团棉花上,根本无法劈开这些汇聚邪气的腐肉,若桃凛然大惊,卿凰也在后面大声喊道:“危险,快退!”

    “唰!”电光火石间,若桃晃身形倒掠丈余,可是大堆邪尸腐肉后面的妖族大汉却桀桀冷笑道:“现在想走?来不及了!”

    “嗷呜呜呜”就在下个瞬间,腐肉依仗着邪气萦绕融合,倏地变为长有无数长爪的怪尸,在咆哮声中,这家伙甩动一条软臂,“呼!”径直攻向前方若桃的面门。

    “姑奶奶怕你不成?”若桃此时勃然大怒,忘了要后撤的念头,陡忽挥起吞雷刃运劲猛力斩了下去,“唰砰!”这蕴含原火劲的刃锋赫然绞碎对方长臂。

    “哈,轻而易举……”

    可就在若桃稍微放松警惕的瞬间,粉碎的怪尸长臂倏地绕着她疾旋不止,远处妖族大汉哈哈大笑:“死丫头,就让这邪气融尸彻底吞噬你,那我‘冯由’的宝贝肯定会实力飙增的,上!”

    “唰嗤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粉碎尸臂在邪气的包围下再次汇聚,猛地缠住了若桃的身躯,她顿时大声吼叫道:“可恶,快放开我。”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