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86章 拼死抵抗(第一更)
    长话短说,转瞬间又有四个人被强拉硬拽拖到了高台上。

    狠毒的栾蔽扫视着台下众人说道:“哼,别怨我,要怪就怪莱孤好了,谁让这家伙不愿意现身的,我就只好在你们身上打主意了,老规矩,三个数之内,他不现身,这台上之人,死!”

    “一……二……三……杀!”

    “噗噗噗噗!”四颗飙血脑壳直飞半空,没头的身子颤晃两下以后缓缓软倒在地。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你要杀就杀吧,城主大人,千万别出来!!”就在此时,一个中年汉子嚎叫着扑了起来,旁边的杀手正想挥舞兵刃动手,却被他用不要命的冲劲撞飞了两个。

    “我是城主的亲卫,就算知道他在哪里,也不会出卖他!”

    中年汉子嘶吼着暴现浑身半紫气息,他劈手夺过一柄骨刃,上下翻飞,嘴里不停叫着:“大家都和我一起反抗吧,左右都是死路一条,杀一个够本,这才是西漠土城的人”

    “哼,不自量力。”说时迟,那时快,两道迅捷无伦的黑影骤忽落在此人面前,中年汉子凛然大惊:“你们是……二位长老……”

    “正是,你去死吧!”左边那个邪化长老双掌暴现半紫气息,顺势掼进中年汉子的小腹,“噗!”右侧的邪化长老挥舞双刃,顿时把此人身躯断为数截。

    这二人轻而易举杀了中年汉子,而后纵上高台,在栾蔽面前恭恭敬敬施礼:“参见大人。”

    “哼,你们出现的太晚了。”栾蔽冷冷问道:“说,去什么地方了?”

    “大人,我们找到了几样‘好东西’,想来可以强迫城主现身,已经给您带来了。”听到他这么说,栾蔽微微一皱眉:“蓝鹏、白洛,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大人请看。”蓝鹏是个花白胡子老者,立刻挥手对台下叫道:“押上来。”

    眨眼间,有几个武士押着三个惊慌失措的妇人走上高台。蓝鹏冷恻恻的笑道:“这几个娘们都是城主莱孤亲眷,一个是妹妹,另外两个是妻子。”

    “噢?!你竟然能找到她们,做得不错。”

    看到主子点头称赞,旁边矮胖的白洛说道:“大人,不只是她们,您看这边。”

    说罢,这家伙一挥手叫道:“押上来。”

    从侧面阶梯上来了几个杀手,将两个小男孩推推搡搡弄到了栾蔽面前。白洛解释道:“这两个小崽子,就是莱孤的种。”

    “哈哈哈,你竟然连城主的儿子也弄来了,不错不错。”听到栾蔽称赞,这两个叛徒长老齐声说道:“如果拿这几个人开刀,莱孤说不定会蹦出来。”

    “嗯,有道理。”栾蔽此时嚎叫道:“来人,先把三个妇人押过来。”

    此时此刻,那三个女人倒也硬气,对着这些魇化盟杀手破口大骂:“畜生,要杀就杀,不用废话,城主是不能出来的。”

    “不着急,那就先宰了你们试试莱孤的反应。”栾蔽嘴角一翘,这回都懒得开口数数,直接说道:“砍了吧。”

    “呼唰唰唰!”杀手的兵刃锋芒暴现,顿时挟裹风声将三女的颅首剁下,霎时间,三道从脖腔里喷涌出来的血柱,顺势石台边缘就流了下去,变成了三道狭长红痕。

    “哈哈哈哈”残忍恶毒的栾蔽见状仰天大笑:“莱孤,看见了吗?你的妹妹和女人现在都死光了,她们之死,就是因为你不肯现身,好,马上就轮到你两个儿子了。”

    “畜生,你给我住手!!”说时迟,那时快,距离石台百余丈的大道上,有一人疯狂急扑而来,当此人看到石台上三道红痕和无头尸身的时候,登时昂首喷出一口血箭:“噗”

    来人正是西漠土城的城主,多天来东躲西藏的莱孤,若非因为有至亲滞留在土城无法离去,也许莱孤早就远走高飞了,他把妻子、妹妹和两个幼子分别藏匿,万没想到被叛徒长老蓝鹏、白洛给发现了。

    此时此刻,悲恸愤怒一起冲上脑门,莱孤厉声大吼:“你们这些家伙竟然敢害我的亲人,我要杀了你们!!”

    “嘿嘿,你还剩一条胳膊,能做些什么?弟兄们,一起活捉这家伙。”电光火石间,几个杀手率先急扑而上。

    “唰!”一人掌中的兵刃疾斩,照准莱孤另一只手直劈而下,他双眸冒火叫道:“滚!”

    “呼砰!”挟裹愤怒紫气的一拳直接捣中杀手胸椎,打得这家伙骨骼“咯剌剌”疾响,嘴里飙血直接倒飞出去。

    “这家伙不是半紫境界吗?什么时候进阶的?”

    周围魇化盟杀手俱都骇然失色,可就在这时,莱孤合身纵跃而上,反手拽出腰间一柄短刃倏然挥出,有两个距离最近的杀手脖颈一凉,自己的喉头立刻喷出血柱。

    “杀杀杀”莱孤原本隐忍不出,躲藏在附近静观其变,就算是土城内的居民屡遭屠戮,他也能镇定如常,可见心志坚定,但是至亲之人猝然惨死,他实在忍受不了了!

    “砰砰砰嘭嘭嘭噗噗噗!”兵刃寒光乍现迭闪,十几个半紫、黑气顶峰的杀手惨号倒地,莱孤的凶威不是一般骇人,剩余的杀手不由得退后闪避。

    “城主回来了,不如大家一起拼了吧。”下个瞬间,被杀手们强迫下跪的人群里突然有人大吼着跳起来,想要反抗,可是却被魇化盟杀手挥舞兵刃劈翻在地,浴血当场。

    不过此人的话如同落到枯草上的火星,骤忽点燃了所有的土城居民的反抗情绪,也不管是男女老幼,大家狂吼着冲向身边的杀手。

    “杀呀!”这群剽悍的西漠土城妖族人扑在对方身上,捡起石块、夺下兵刃,把不少杀手都打成了肉酱。

    可此时此刻,高台上的栾蔽却是无动于衷,他嘴角微翘,脸上带着冷笑:“好得很,莱孤,你终于出现了,蓝鹏、白洛你们下去把他抓来!”

    “这……”两个土城的叛徒长老脸色一变,心中不免有些犹豫,因为擒拿城主家眷,导致对方妻子妹妹惨死的,正是这俩狼心狗肺的家伙,如今让他们面对凶神一般的莱孤,狗贼不心虚是不可能的。

    “怎么?还要让我三催四请不成?”栾蔽的杀气倏地升腾而起,他冷冷说道:“在我看来,没用的废物,可是只有死路一条!”

    闻听此言,蓝鹏、白洛这俩家伙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只是被灌注些许邪气、投降魇化盟的家伙,换言之,都是即用即弃的工具,倘若惹恼栾蔽,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条!

    “呃啊!!”就在下个瞬间,向着高台这边疯狂冲杀的莱孤背脊、肩头飙红,原来是被几个豁出命的杀手挥动兵刃砍中,这家伙的势头顿时受挫。

    旁边那些反抗魇化盟杀手的土城居民此刻也被乱刃劈翻不少,一时间哀嚎遍地、血流成河,凶徒们双眸赤红,已经杀红眼了。

    “这倒是个收拾城主的好机会!”蓝鹏、白洛见到机不可失,为了剪除后患,也为了在栾蔽这个主子面前争回一丝颜面,这两个家伙立时大吼一声:“莱孤,不要猖狂,我们来对付你!!”

    “噌噌噌”话音甫落,两道身影在高台上一晃即逝,径直扑向下方与杀手撕斗的土城之主。

    此时此刻,栾蔽的冷眸扫视二人背影,嘴里喃喃自语道:“哼,无耻小人的行径,这两个废物,说什么也不能留下来了。”

    另一边,见到蓝鹏、白洛向自己掠行而来,莱孤顿时气得目眦欲裂:“叛徒,你们都该死!”

    “少说废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身为叛徒,又导致对方妻子妹妹丧命,蓝鹏白洛此时早就下定决心必杀莱孤,否则的话,自己也是死路一条。

    说时迟,那时快,蓝鹏倏地摘下腰间双铜锤,“呼”的一下,挟风双双直捣对方胸椎:“杀”

    “滚!!”面对仇人,莱孤岂能手下留情,陡忽间暴现全身紫气狂劲,顿时把周围几个围攻自己杀手震飞,与此同时,用手里短刃狠狠劈斩过去。

    “当!!”短刃轻薄、铜锤沉重,二者相碰,刃锋应声碎折,可是蓝鹏的实力却挡不住对方紫气奔涌狂袭全身,顿时哇的喷出一口血箭。

    “杀!”莱孤扔掉手里半截握柄,骤忽一拳轰向对方面门。

    可就在下个瞬间,一道黑影赫然出现在他背后,双腕疾翻亮出一双蓝汪汪的钩爪,“噗!”锋利铜爪正好挠击莱孤早先造成得伤口里,随即用力一扯:“嗤啦!”

    这一击损辣毒狠,硬生生把莱孤背脊肌肉撕碎,疼得他爆发一声凄厉惨号:“呃啊啊啊”

    出手的家伙正是白洛,这家伙卑鄙无耻,躲在暗中趁隙雷霆一击,终于重伤了城主。

    “桀桀桀,趁你病、要你命,所有人跟老子一起上,杀了城主……”这白洛得意忘形的狂吼一声,可是却被高台上的栾蔽听见呼喊,他冷冷说道:“混账东西,你忘了我说的话吗?要生擒!”

    就是这句话,让周围的魇化盟杀手脚步为之一滞,唯独白洛已经扑了出去,但这家伙也听见此言,手里掼向城主背心的钩爪顿时变了方向,“噗!”堪堪蹭过对方肋下。

    “糟了,忘了栾蔽大人的命令,我……”就是白洛这失神的瞬息间,莱孤的疯狂反击已经攻了过来。

    “呃啊啊啊你去死吧!”

    身上的剧痛,根本无法遏止莱孤的丧亲之痛,他双拳陡出,砰然将白洛身躯轰到半空,紧接着,窜上去就是毫不间歇疯狂重拳,硬生生把对方身躯打出无数血洞窟窿,骇人胆寒。

    “白洛,你……”见此情景,蓝鹏吓得魂飞魄散,这家伙再也没有面对凶神般城主的勇气,转身就向高台这边逃跑,嘴里还大叫道:“大人,救命啊”

    “哪里走!”莱孤此时势如疯虎,抓住白洛死尸就此挟风横抡,“砰!”不偏不倚正中对方后心。

    “呃!噗”

    蓝鹏好不倒霉,背后挨了这一下,顿时喷血前扑,可就在莱孤纵上前去想要挥拳击毙这家伙的时候,高台上的栾蔽突然冷笑道:“喂,城主大人,看看这是什么?”

    “呃啊啊啊……呜呜呜……爹爹……爹爹救我……”

    闻听此言,莱孤身形倏地一震,继而面带惊慌抬头望去,只见栾蔽双手各自扣住一个孩子的颈嗓,这家伙脸上显出残忍笑意:“莱孤,乖乖束手就擒,要不然的话,我就送这两个小崽子去见他们的娘亲!”

    “岂有此理,连孩子都不放过,栾蔽,你这畜生!!”倏然间昂首大吼,莱孤脸上全都是极为痛苦的表情,与此同时,周围的土城居民在反抗中不敌杀手围攻,一个个也都倒下了。

    栾蔽冷冷开言道:“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只要炎抗手甲和你这条命,乖乖的听命行事,我可以让这两个崽子和土城里的人多活两天,要不然,我就在你面前活剐了他们!”

    “畜生,你敢!!”莱孤此时把双拳攥得咯咯作响,对方手里却晃着两个不断颤抖抽泣的孩子说道:“没什么不敢,城主大人,如今你已经走投无路了,赶快投降吧。”

    “呸!!”就在下个瞬间,莱孤突然狂吼道:“想让老子投降,你简直是在做梦!这满城的人、还有他们……”

    他倏地伸手一指对方掌中的孩儿大叫:“你要杀便杀,反正我知道,你们这些魇化盟的渣滓早就决定屠城了,这里的人,没有一能活下去,既然如此,老子会在倒下之前能杀几个算几个!!”

    “呼噌噌噌”话音未落之时,衣袂破空之声陡起,莱孤骤忽落在前方一个杀手旁边,“嘭!”五指如钩扣住这个黑气杀手颈嗓,毫不犹豫将此人颅首拧断狂扯下来:“嗤啦!”

    “呃?!”饶是四周的家伙都是杀戮害命不眨眼之辈,见到如此惊骇吓人的景象,俱都倒吸一口冷气,不由得向后退去。

    “哈哈哈,想杀我的孩儿?你杀呀!”莱孤此时晃着掌中滴血脑壳,对着高台上狂吼道:“我只有两个儿子,可是你却有一堆手下,看咱们谁杀的快,来吧!”

    这句话甫一出口,已经疯癫的莱孤抖手将人头飞掷而出:“呼”

    “咣!”一声暴响,脑壳撞中附近杀手面门,疯子城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扑上前,“吭哧!”捧住对方的脸,硬是将他的鼻子咬了下来!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