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87章 救星来到
    咬下对方的鼻子,三口两口吞下肚,这家伙喷着满嘴的血沫狂笑:“呜…………好吃!”

    “妈呀,这家伙已经完全疯了,快退!”不知谁慌忙喊了一嗓子,周围的家伙顿时向后退去。

    “岂有此理,怎么疯了?”高台上的栾蔽一皱眉,似乎也没料到莱孤会陷入疯癫,眼珠一转,这狠毒家伙顿时将左手小孩呼的掷向台下,并大叫:“喂,儿子还给你!”

    “呃?!”莱孤听到这句话,身躯猛地一震,顿时扑过去,不顾一切接住了小孩:“我的儿啊!”

    此时此刻,栾蔽登时放声大笑:“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装的,瞧见没有?用一个小崽子就试出来了。”

    说着,他又晃了晃掌中另一个哭晕的孩子:“快投降,不然的话,我就杀……”

    “嗤”此獠话音甫落,不远处有一支劲矢顿时破空疾飙而至,噗的一声钉中他的手臂,栾蔽胳膊剧痛,霎时间五指一松,箭杆里窜出的大伥鬼攥爪成拳直捣而出,砰然正中栾蔽心坎。

    “噗”这家伙剧痛之下张嘴飙红,他哪里会料到转瞬间自己先受箭创,又挨重拳,登时重伤了。

    至于脱手扔飞的那个孩子,此时已经被大伥鬼魂影托起,径直飞向远处。

    此时此刻,关横等人身影已经出现在附近,他倏地一挥手叫道:“在场的魇化盟杀手特征明显,谁身上携带一丝邪气,立刻格杀勿论,上!”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身边的七鬼、犟驼和尸马以及若桃全都扑了出去,它们如同虎入狼群一般,瞬间席卷附近的杀手。

    “呃啊啊啊”

    “噗噗噗”无数风刃、血刃漫天狂飙飞舞,毫无间歇的收割群贼的性命,内里蕴藏的原火劲更是将他们烧得尸骨无存。

    “唰!”抱着小孩的关横倏然落在莱孤面前,他说道:“卿凰,你和小黑在这里看着孩子和此人,我去找那个魇化盟杀手头目。”

    “好。”对方答应一声的同时,关横已经挪移似电,眨眼间落在了石台上。

    “呃,你是?!”手臂中箭、又被大伥鬼打伤的栾蔽一见关横,顿时吓得满头大汗,关横看他这副模样样,便微微冷笑道:“看来你认识我?难道已经知晓本少爷是魇化盟的克星了?”

    “可恶,老子和你拼了!”就在此时,栾蔽身边仅有一个杀手按捺不住心中的惶恐和愤怒,倏地挥舞骨刃扑了上来。

    “魇化盟的渣滓,死不足惜!”关横只是说出这句话,身边的猎獬真魂陡忽飞出,眨眼间弹出数道金线。

    “嗤嗤嗤”这金线闪烁耀眼光芒,立刻将杀手全身匝紧,关横的掌刀骤然他的脖颈,此人轰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

    “呃啊啊啊”带着一连串惨叫,变成火球杀手从高台直接跌落,还没碰到地面时就已经变成了飞灰齑粉。

    脸上带着冷笑,关横迈步走向栾蔽:“听说你到这里来,除了要占据西漠土城,还想替巴隆那个杂碎夺取什么炎抗手甲,怎么样?找到了吗?没找到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机会去找啊,反正遇到我,你们这群家伙注定是死路一条。”

    “你竟敢瞧不起我?!”

    明知道关横身上散发的炽烈火劲就是自己邪气的克星,但是被对方如此蔑视奚落,栾蔽的脸顿时变成猪肝色,他嘶声吼道:“大不了一死,老子就不信伤不了你这个半紫境界的家伙!”

    “呼唰唰唰嗖嗖嗖”这家伙话音甫落,周身上下立时暴现绝强邪气,在头顶上汇聚出本源魔魇之影,栾蔽在下一刻凶戾叫道:“我要杀了你”

    “凭你也配?!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霎时间,关横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锵锵!”虹云剑、句芒剑同时出鞘,他身形甫动已经朝对方迎了上去。

    ……

    另一边,土城的城主怀抱昏迷的幼子,看着卿凰低声道:“你们……究竟是……”

    “哼,你利用宋鹄引走杀手,害得他丧命,自己却依然躲在土城不肯去北号山,宋鹄死得可真冤枉。”

    卿凰冷冷说道:“原本,像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家伙,我们才不想救呢,要不是看在这两个孩子和土城内无辜者的份儿上,就算你被零切碎剐,我都不会理。”

    “宋鹄?他已经死了?!”听到这个消息,莱孤倒吸了一口凉气,可就在此时,高台上传来一声凄厉惨号:“呃啊啊啊”

    “嚓嚓!”关横的双剑转瞬削下对方一双臂膀,随即飞脚踹中栾蔽,“嘭!”这家伙登时狠狠摔在了平地上。

    “畜生,老子杀了你!”莱孤看到仇人就在眼前,想要狂奔过去出手,关横却在下一刻,落在他和栾蔽中间,伸臂一拦:“等等,我还有话要问,你退到一边去待着。”

    “你!”身为城主,莱孤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从来被人这么命令过,顿时气得他脸色发白。

    可是一想到关横等人对付魇化盟杀手的雷霆之势,这位西漠土城的城主顿时一缩脖子,乖乖退到了一边。

    “啪。”关横抬脚踩住栾蔽的背脊,而后冷冷问道:“巴隆在什么地方?说!!”

    “休想……休想让我出卖主人,要杀便杀吧。”说出这话的时候,栾蔽眼里全是疯狂之色,充满了以死效忠巴隆的意思。

    “又是一个被完全邪化的渣滓,哼。”

    关横懒得理他,随手一挥用土行之力将其困在了土堆里面。此时此刻,若桃和七鬼它们已经把魇化盟的家伙灭杀殆尽,只可惜土城内的居民只剩下寥寥数十还活着,其余的也都在拼斗中死去了。

    “可恶,就是因为这些家伙想霸占土城、想要抢夺炎抗手甲,所以才会害得我们家破人亡。”

    看着遍地横七竖八的尸首,血流成河的惨状,莱孤不由得扑通跪倒在地,昂首狂嚎:“魇化盟的杂碎,老子与你们势不两立啊啊”

    “咦?这是什么?”此时此刻,小黑看到吞鬼喵在栾蔽身上叼出个东西来,急忙拿到后递给关横:“姐夫你瞧,这是吞吞捡到的。”

    “这是?!”关横见到是半张兽皮,双眼顿时一亮。

    “果然没错,是另外半张秘药配方。”

    关横拿出从北号山两位长老那里得来的兽皮对照,二者果然严丝合缝不差分毫的一整张,而且还认出来里面的内容:“又是两种材料的名称?!西漠吼蝎的尾巴,斜纹斑岩龟的背甲……”

    听到他说的话,旁边的城主莱孤顿时为之一愕:“关公子,你们寻找秘药配方做什么?”

    “哦,你还不知道吧?北号山村寨的族长狙因为运用‘凶妖变’激增实力,产生严重后遗症,现在已经陷入昏迷数天了。”

    关横稍微一顿,又继续解释道:“你们既然同属北号妖族一脉,自然知道秘药可以救醒他,所以我们才想来寻找兽皮配方。”

    “原来是这样。”

    莱孤低头想了想,他突然说道:“关公子,这西漠土城被魇化盟的畜生盯上了,再加上此处居民大部分亡故,因此我决定带着活着的人,迁徙到北号山村寨去,从此化解仇怨,两家变成一家,顺便联手对付魇化盟的骚扰。”

    闻听此言,关横立刻点了点头:“嗯,这是好事。”

    “不过,狙族长受伤昏迷,我也不好空着手前往,所以想带着你们去寻找剩下的材料,做见面礼。”

    莱孤此时轻声问:“您看,这样可以吗?”

    “当然,我们正想找个熟知附近地形地貌的向导,城主肯带路,我是求之不得。”关横看了一眼身边的若桃和卿凰,知道她们嫉恶如仇,还在暗恨莱孤让宋鹄引走杀手,结果害死对方的事情。

    于是他走过去低语道:“一切都是为了无辜者和那几个孩子,既然此人有意悔改向善,以前的事,就先揭过去吧。”

    “好吧,那也要看他是不是真心悔改才行。”卿凰沉着脸说道:“我听你的。”

    若桃点了点头:“嗯,我也是。”

    “姐夫,是不是要马上出发去寻找秘要材料了?这个俘虏该怎么办?”

    听到小黑询问,关横轻蔑一瞥栾蔽:“哼,我已经把他身上的邪气全部炼化,这家伙连普通人都打不过,就留在这里让土城居民好好‘招待’他吧。”

    ……

    少时片刻之后,把自己的孩子托给心腹人代管,莱孤就领着关横等人来到了位于土城西门外附近的一片河滩。

    他说道:“关公子、卿凰姑娘,你们说的那头绿鳞水兽,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可以听城内的人议论起,那家伙到了每个月浊河龙门涨水之际,必然会在这附近出现。”

    “这么说,此处距离龙门方向最近,对吧?”听了关横的话,莱孤点了点头回答:“不错。”

    卿凰又接着问:“城主,浊河什么时候会涨水?”

    “每个月都是固定两次,初一午时、十五是夜里子时,正好,一天以后就是本月十五。”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等人心中顿时大喜:“终于可以见到绿蛟真身了。”

    “呃,那个……卿凰姑娘……”莱孤知道自己之前做了些很过分的事情,不招人待见,于是小心翼翼的对她说道:“我以后不再是什么城主了,您不必如此称呼,叫我莱孤就行。”

    闻听此言,卿凰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嗯,好吧。”

    接着,对方就走到河滩边缘的一块岩石附近,继而说道:“很凑巧,咱们要寻找的‘西漠吼蝎’嗜食腥气很重的食物,这河滩的岩石缝隙里栖息着不少‘蓝沙蚕’,很符合吼蝎的胃口。”

    “那正好,弄到一些,就可以做诱饵吸引吼蝎出来了,对吧?”若桃的话音未落,小黑身边的吞鬼喵却噌噌纵跃扑到了石缝附近,扬起自己的小爪子就挖了起来。

    “哈哈,我倒是忘了,这猫儿的嗅觉一向敏锐。”

    关横此时笑道:“要寻找蓝沙蚕的话,有它就足够了。”

    果然不出所料,吞鬼喵眨眼工夫又从浅滩沙子下面、岩石缝隙内翻出了十几只蓝沙蚕,这些东西在受到惊吓之后,一个个身躯颤抖,散发出刺鼻腥味。

    “哇,这个味道是很厉害,隔着老远就能闻到。”

    关横和卿凰不由自主退后几步,莱孤却毫不在意,伸手取出一个兽皮囊,小心翼翼的把这些蓝沙蚕装了起来,接着还说道:“密封的兽皮可以完全隔绝对方散发的腥味,你们放心好了。”

    “喵呜”

    就在此时,吞鬼喵挖得越来越起劲,倏地一掀爪子,一只离土飙飞的蓝沙蚕立刻朝着身后河面飞去,猫儿是不会轻易放弃到手猎物的,说时迟,那时快,它倏然弓身疾窜高高跃起,张嘴就去咬那沙蚕。

    “哗哗哗”众人耳边突然泛起疾涌水声,关横心中暗叫不妙,立刻开口示警:“小心。”

    “嗖啪!”电光火石间,一条粗长触须陡忽从水里飞出,不偏不倚缠住了那个肥硕的蓝沙蚕,吞鬼喵见到有个家伙在自己嘴里夺食,顿时怒不可遏的挥爪挠了下去。

    “嗤啦!”别看猫儿身小,借助俯冲之力的瞬间,这一爪下去力道也是不轻,对方前额顿时飙出一道血线,疼得那条躯体硕大的浊河巨鲶猛地跃出水面。

    下个瞬间,吞鬼喵跃起之势力衰,顿时向下跌去,那巨鲶好巧不巧张开了大嘴,就等着它掉下来呢。

    “呀,吞吞。”见此情景,小黑和卿凰同时尖叫一声,关横立刻挥手叫道:“大伥鬼,把它救回来。”

    “唰”话音甫落之时,一道疾影飞掠而去,“咔嚓!”巨鲶大嘴合上的瞬间,已经把吞鬼喵带了回来。

    “啪。”关横接住吞鬼喵以后,没好气的说道:“你至于吗?一只蓝沙蚕而已,还要为了这么个小玩意惹毛巨鲶?”

    “喵呜……”猫儿惊魂甫定,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冲动,低低叫了一声之后不再言语。此时此刻,那条浊河巨鲶,依然不肯罢休,竟然朝着关横他们这边吐出一道粗大水柱:“呼哧”

    “喂,适可而止吧!”电光火石间,卿凰倏地拽出莲花奇刃释放极寒气息,那道水柱立刻变成了冰柱,顺便冻结在了巨鲶嘴里。

    “呜呜……”巨鲶的嘴被塞了个结结实实,心中惧怕不敢逗留,立刻潜水逃遁而去。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