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84章 童子与老叟
    尤其是关横他们现在怀疑西漠土城出了大事,里面八成被魇化盟的杀手占领,要是那样的话,就更得去一探究竟,因为除恶务尽这种事情耽误不得。

    就这样,先看了看尚在昏迷不醒的族长狙,而后众人告别了二位长老,立刻朝土城方向而去。

    在路上,关横始终对小黑板着一张脸,而对方自知理亏,闷闷不乐的骑在马上,若桃见此情景,悄悄对卿凰说道:“看来公子一时半会是没法原谅小黑啦,呵呵,这丫头应该能长长记性了吧?”

    “嘘,别说了。”卿凰低声道:“阿横多半也是气这丫头太贪玩,还险些连累宋亚,稍微对她冷淡一会,咱们可不能添乱,小丫头求咱们做和事佬,到时候,他一准心软,小黑也不会牢记教训。”

    “嗯嗯,有道理,听你的。”若桃刚刚点头答应,就在这时,众人却听见了前方不远传来高一声低一声的呼喊:“哎呀,呃啊啊啊”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关横倏地一拍犟驼的脑袋,而后叫道:“卿凰,跟我去看看。”

    “好嘞。”话音甫落之时,二人喝令坐骑疾驰而去,眨眼就到了呼喊声传来之处。

    就在此时,一个手里挥舞骨刃的凶恶妖族人正好进面前奔逃之人劈翻,这家伙还不罢休,扬起兵刃厉声叫道:“老东西,我让你跑,去死吧!”

    “呼”骨刃挟风疾掠而下,目标正是对方的脖颈。

    “住手!大伥鬼,上!”关横的话甫一出口,半空中鬼影疾窜,呼的来到对方近前,那凶恶妖族人不过是黑气之境,看到看到紫气鬼物飞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我的妈……”

    “砰!”没等这小子把话说出口,大伥鬼的一记重拳早就捣在了他的脸上,就只听咯剌剌脸颊骨裂声响络绎不绝,这家伙顿时喷着红雾倒飞了出去:“噗”

    关横之所以没让大伥鬼留手,那是因为发现对方竟然是对两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孩下毒手,这种家伙实在是可恶。

    “噌噌噌!”关横和卿凰翻身下马,扶起面前的孩子,发现是一男一女,于是便开口问道:“嗨,小孩,你们这是从哪里来?为什么被人追杀呀?”

    虽然被他们所救,可是那男孩却咬着牙说道:“哼,我不和陌生人说话。”

    “嚯,你倒是个犟脾气,我好心救了你,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听到,没礼貌。”

    “哎呀阿横,你没看见这孩子胳膊上还在流血吗?让我先给他包扎吧。”

    说到这里,卿凰取出自己的手帕,扶起少年的臂膀就给他包了起来,这妖族少年本想挣扎,可是看到卿凰毫无恶意的微笑脸庞,突然间想起过世的母亲,于是就停止不动了。

    关横此时又问那个女孩:“来,告诉哥哥,坏人为什么要杀你们?”

    “那、那个坏蛋是想抢我们身上的东西。”小女孩刚刚说到这里,那男孩急忙叫道:“妹妹,不许说,不要相信陌生人。”

    “这小子,戒心倒是挺强的。”

    关横微微一笑,正要再和小女孩说话,随后赶来的小黑和若桃齐声叫道:“快看,又有人过来了。”

    “喂,前面的人快站住!!”呼喊声陡忽响起,那些追过来的家伙一个个怒目横眉,眼中透着凶芒,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兵刃。

    为首的人还是个半紫境界妖族武士,这家伙面对众人好不凶恶:“把两个小崽子都留下,要不然就把你们乱刃分了。”

    “呦呵,这家伙是在威胁我们吗?”关横笑道:“我好怕呀。”

    “哈哈哈哈”闻听此言,卿凰、若桃和小黑都是放声大笑起来。

    “可恶,有什么好笑的?来人,给我……”嘴里一个“上”字尚未出口,这家伙猛然看到关横身边浮现出数道萦绕紫气的鬼影,他顿时就把这个字给咽回去了。

    虽然为首的那个人注意到这一切,可是他身后那些帮凶还在数丈之外,瞧得不很真切,有人还喊道:“大哥,抓住的这个老东西怎么办?是不是和小崽子一起宰掉?”

    闻听此言,为首的那个家伙额头冒汗,急忙扭身叫道:“闭嘴,别乱说话。”

    关横见此情形,又看了看不远处十几个人正押着满身是血的老者走来,他立刻问小男孩:“那个老者是不是你们的同伴?你想不想让我救他?”

    “那是隽老爷爷,就是他把我们带出土城的,求求你,救救他吧。”

    男孩此时拽着关横的衣袖苦苦哀求,完全没了刚才的倔强之意,显然是十分担心老者安危。

    “好,那我就救他,不过你记住,救了他之后,把你们的事情全都告诉我知晓。”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挥手叫道:“六伥鬼,上,一起救人。”

    “岂有此理,你们……”妖族武士头目此时气得浑身栗抖、目眦欲裂,想要发作的时候,鬼影已经把自己包围了。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六伥鬼已经凌空掠行扑到那群妖族武士近前,转瞬间挥拳亮爪,“砰砰砰!”打翻几个人之后,将老者控制在自己身边。

    “大哥,救命……”

    “嗤啦!”最后一个站立的家伙刚刚发出惨叫,就被挥爪挠倒在地鲜红血雾顿时漫天飙洒。

    那为首的武士头目见状心中暗叫不好,刚想转身疾逃,关横的身影骤忽掠到了他背后:“怎么,你也算是半紫之境的家伙,不敢动手想直接开溜了吗?”

    “呃,你!!”妖族武士头目气得七窍生烟,忍无可忍之下顿时扭身一拳轰向关横面门:“老子和你拼了。”

    “拼命?你也配!!”

    关横的重拳与此同时挟裹劲风迎了上去,正和对方砰然硬撞。五行灵气的拳劲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硬生生震得对方口喷血箭,直接倒飞摔了出去,正好滚落到刚刚被抓的老者“隽老”面前。

    隽老一看到此人重伤,用颤抖的手指着对方骂道:“畜生,你也有今天,活该,罪有应得!!”

    “老伯,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关横此时走上去说道:“还有,这些家伙是谁?能和我讲一下吗?”

    接下来的三言两语间,关横等人终于问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老者和一对小孩都是从西漠土城逃出来的,那里现在如同人间炼狱般,不像正常活人待的地方。

    事情发生在半个月之前,土城内突然出现了一群人,这群家伙自称是魇化盟的人,来自大西漠尽头的“恨灵古城”,他们勒令城主“莱孤”率领城中所有的人投降魇化盟,否则的话,格杀勿论。

    这些话刚刚说出口的时候,西漠土城的居民没人当真,只因为这里人人骁勇善战,几岁的孩子都敢与妖兽搏杀,寥寥数语就想让举城的居民投降,这不是笑话吗?

    土城之主莱孤当场拒绝了对方的无理要求,谁知道为首的魇化盟杀手、名叫“栾蔽”的家伙当场翻脸,率领十几个手下立刻围攻莱孤和土城长老。

    惨烈的力战之下,莱孤和长老们不敌完全邪化的魇化盟杀手,其中五位长老当场被杀惨死,另外三个遭到生擒被强行灌注邪气,成了对方帮凶。

    莱孤见到大事不好,转身疾逃而去,临走时还被斩断了一条手臂,不过还是侥幸脱身了,从那天开始,西漠土城就被无尽的恐怖所笼罩起来。

    归顺魇化盟的三个长老,借助邪气飙升实力,全部都进入了半紫境界巅峰,他们便开始为虎作伥,帮魇化盟杀手管理土城的一切,任何人稍有不顺从,就会立刻遭到虐杀,其中包括隽老的儿子、儿媳和几个小孙子。

    “我那可怜的儿子,只是对魇化盟的做法有些不满,仅仅说了一句不服气的话,就被刚才你们打倒的那个江长老给杀了,而且还被这畜生剥去全身的皮,吊在了土城土城城楼上。”

    隽老此时擦着眼泪说道:“儿媳知道以后,想去找这群畜生拼命,谁知却被他们给……我连她和孙子的尸首都没找到。”

    这番话说出口,隽老浑身栗抖,旁边那两个孩子也是攥紧了小拳头,卿凰问道:“那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唉,都是可怜的娃……”

    隽老爱怜的抚摸着小女孩额头,接着开言道:“两个孩子,一个叫宋乾,一个叫碧儿,他们的生父早就死了,母亲带着两个孩子过活不已,改嫁给了北号山一个叫‘宋鹄’的爷们,要是这位可真是好得没话说,待这些孩子比亲生的还亲几分。”

    对方刚刚言到此处,那两个孩子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隽老稍微一顿继续开口:“可惜啦,年前北号山和我们土城闹了很大的恶战,宋鹄被赶出了土城再也没和家人见面,他的妻子也在那时候得急病死了。”

    “原来他们就是宋鹄收养的孩子?”若桃忍不住在旁边说道:“剩下的事情,我们也知道,宋鹄回到北号山以后,求了狙族长很久,对方才让他偷偷下山去接济两个孩子。”

    “咦?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隽老此时注意到关横他们的样貌是人族的模样,于是疑惑问道:“难道说,你们是宋鹄的……”

    “不错,虽然只见过宋鹄兄临终一面,可是已经把他当成朋友了。”关横沉声说道:“而且我们还在北号山村寨见过他的兄弟宋亚。”

    “临终一面?!难道宋鹄真的死了?!”闻听此言,隽老登时吓了一跳:“这两个孩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原来、原来是真的?!”

    “呜呜呜……爹爹……爹爹……”

    此时此刻,小女孩碧儿忍不住悲伤,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旁边的宋乾脸色铁青,却一声不吭,似乎是把仇恨和痛苦全都埋在了心里,卿凰只好先把小女孩抱起来,不住的好言软语安慰着。

    “唉。”隽老长叹一声,关横在旁边问道:“这两个孩子是怎么知道宋鹄兄遇难的?”

    “你们有所不知,事情是这样的……”接下来,隽老就把自己经历的事情说了一遍。

    约莫在数天前,也就是宋鹄遇难的前夕,他离开了北号山前往土城去看看孩子们,因为土城内部早就被魇化盟杀手和叛徒占据,对外面却是秘而不宣,故此宋鹄就是知道底细,为了让孩子们安全,也不敢说出去。

    不过每次去土城的时候,城门都是封闭不能进入的,宋鹄没有办法,只好联系里面好朋友隽老,在自己到达的时候从城墙角落垂下吊索,让自己悄悄爬进土城内,顺便带些米粮进去,让孩子们糊口生活。

    宋鹄每次在土城逗留的时间,都不敢耽搁太久,一来是答应了北号山族长狙要定时回去,二来土城里的魇化盟杀手对这些居民住户每天都会盘查搜索,也不知道这群家伙在找什么。

    当天晚上,宋鹄背着一点米粮攀上土城城墙,和隽老往他的家里去,因为隽老一家人除了他,全部惨死在魇化盟那群家伙手里,没有别人,正好把两个孩子接到自己家中方便照顾。

    可是好巧不巧,正赶上路上远远瞧见魇化盟杀手和三个叛徒长老率领帮凶在土城里搜索,这些家伙挨家挨户砸门,据说是要抓捕什么人。

    宋鹄见状吓得不轻,要知道,他是北号山村寨的人,一旦被对方发现自己,不用问什么理由,说不定就直接给宰了。

    情急之下,隽老带着宋鹄急匆匆跑回自己家,让宋鹄带着两个孩子先躲到地窖内,借此掩饰行踪,而他自己坐在屋里应付那群气势汹汹的畜生。

    谁知宋鹄和孩子们进入地道才发现,里面还躲着一个家伙,正是断臂重伤的土城之主莱孤。

    这莱孤看到宋鹄,觉得眼熟,顿时和对方厮打了起来,结果,宋鹄技逊一筹,莱孤身受重伤体力不济,二人只是打了个平手,却把宋乾和碧儿俩孩子吓得不轻。

    他们正在地上翻滚纠缠的时候,头顶上猛然传来杀手们的喝骂声,这群凶神恶煞在城里搜索半天没有收获,此时挟私带怒,对着隽老拳打脚踢,借此撒气。

    可是隽老一声不吭,硬是强忍着不说话,地窖里的两个人也是立刻罢手,不敢继续闹出动静,最后,终于坚持到杀手和叛徒长老带着人扬长而去,他们这才算安全了。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