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83章 雨夜崖洞(第三更)
    “呱咕!!”雷电甫一和试图自爆的巨蟾接触,这家伙顿时发出一声凄厉长号。

    “吱吱?!”婴白鬼在旁边骤感不妙,立刻合身猛撞关横的肩头将其送向卿凰那边,而它自己豁尽全力朝着即将自毁的巨蟾猛冲而去。

    “婴白鬼,危险。”关横的话刚出口,婴白鬼就和对方砰然撞在一起,为了保护二人的安全,它必须把这个紫气巨蟾弄得越远越好。

    下一刻,魂影和巨蟾同时向着悬崖下落去,就在关横和卿凰面带惊愕、齐声呼喊的瞬间,那里传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嘭!!”

    紫气凶兽加上满身雷霆电劲自毁爆炸,这等凶悍无俦的威力旁人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轰哗啦!”半边悬崖都承受不住这种威力应声粉碎,卿凰哎呀一声,顿时失足摔了出去。

    “小心!”

    “哗啦啦”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抖手掷出百尺妖虫筋钩爪,倏地匝住她的腰间,将其拽回到自己怀里,但是二人脚下已经没有落足点,齐刷刷向着悬崖下方疾坠而去。

    “啪。”关横那只强有力的左臂紧紧搂住卿凰的腰,生怕对方离开自己,此时此刻,他心中不断思索对策。

    “岩缝里有棵歪脖松树?!”说时迟,那时快,他倏地低吼一声,猛然伸出另一只手狠狠的往面前树身上一勾,“啪嚓!”二人的体重加上下坠之势太猛,顿时让树身应声折断。

    可也就是借着这股逆向力道的缓解,他们的下坠速度终于减半,电光火石间,反应极快的关横和卿凰用四只脚狠命一蹬面前岩壁,朝着侧面急冲而去。

    “哗啦啦咔嚓。”振腕抖手甩出去的钩爪登时抓住一块突起岩石,下个瞬间将二人挂在了悬崖峭壁上,不住摇摆晃悠。

    “千万别松手啊。”卿凰此时叫道:“我可不想摔下去。”

    “我也不想,你赶紧搂住我的腰,千万别撒手。”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天上雷电轰鸣震耳欲聋的响起,紧接着,如同千万银线似的急雨纷落而下,他气得破口大骂:“好端端的,非在这个时候下雨。”

    “咯剌剌……”这吼声甫一出口,被钩爪扒住的岩石就传出了轻微响声,卿凰低声道:“阿横,别再骂了?我觉得你再骂的话,老天爷会降下报应的。”

    “呃?!”闻听此言,关横的脸色剧变,立刻说道:“那就先脱离险境再说。”

    下一刻,他立刻奋力把头顶的妖虫筋钩爪往上收紧,也多亏这根妖虫筋坚韧结实,远远胜过普通绳索,要不然早就折腾断了。

    数息之后,二人互相一用力,呼的跃到了上方的突起岩石,这块岩石勉强可以站立两个人。

    卿凰此时才舒了一口气:“呼,总算是暂时脱险了。”

    “别高兴的太早,你看。”

    关横沉着脸一指身后岩石和峭壁相连的位置,他说道:“这里已经有了明显的龟裂痕迹,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和峭壁脱离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和石头一起再次落下去。”

    “而且……”关横此时看着被大雨淋湿衣裙、尽显婀娜体态的卿凰低声道:“咱们也不能总在这里待着呀。”

    “吱吱吱吱吱吱”恰在此时,附近空中陡忽传来一阵阵呼唤嘶鸣,关横和卿凰不约而同齐声道:“是婴白鬼!!”

    “太好了,它没事。”激动的泪水在卿凰美眸内打转,她呜咽着说道:“刚才它为了保护咱们,和巨蟾一起坠崖,我还以为……”

    “那可是婴白鬼,它的实力和大伥鬼不相上下,没可能轻易完蛋的。”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朝着远空大喊道:“我们在这里快来呀”

    “吱吱?!”听到他的喊声,婴白鬼顿时大喜过望,关横此时还摸了摸自己腰间,他嘀咕道:“可惜忘了带驱鬼双鼓,要不然,也能叫猎獬来帮忙了。”

    “可不是嘛,我也忘了自己把嵌着宝石的腰带换掉了,神兽之魂它们也没带出来……咦?!”卿凰刚说到这里,突然感到脚下一阵颤晃,关横立刻叫道:“糟了,岩石被暴雨冲刷,撑不住要坠落了。”

    电光火石间,婴白鬼魂影从远处冲过雨幕迅疾掠来,见到它,关横顿时伸手一摸身后岩壁,他心中暗道:“只有拼一下了。”

    想到此处,关横猛地大吼一声:“豁尽全力,和我一起攻击这片岩壁。”

    “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骤忽释放所有的力量合身扑了过来。

    “呀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陡忽拽出双剑转瞬狂劈在岩壁上,与此同时,婴白鬼魂影、卿凰的雕翎箭和莲花奇刃等攻击也都打中了岩壁。

    “砰轰隆哗啦!”脚下巨石应声坠落,但是他们面前的岩壁也已经粉碎崩塌,一个巨大的峭壁缺口倏然出现在眼前。

    “噌!”关横抢先一步跨了进去,转身攥住卿凰皓腕,一下子把她拽到了怀里。

    “扑通、扑通!”两个人此刻精疲力竭的倒在了原地,卿凰的脑袋正好枕在了关横胸前,接下来,这峭壁岩洞里,只剩下他们粗重的喘息声。

    “呵呵……哈哈哈……”突然间,脱险的二人放声大笑,卿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说道:“哈哈……脱险了,喂,你是怎么知道这峭壁后面是空洞的?”

    “我?”关横笑道:“我根本就不知道啊,只是伸手一摸,发觉那里的岩层比较薄,故此赌一把,如果能将它打穿,我们肯定可以得救脱险,就是这样。”

    “呼,你呀,就是爱冒险。”卿凰莞尔一笑,用指尖轻轻一点关横的嘴唇,那副模样让他心神一荡。

    就在此时,婴白鬼在这不大不小的岩窟里兜了一圈,竟然找到了一堆生长在峭壁内侧的枯藤,这东西没什么水分,正好可以用来生火取暖。

    “噼里啪啦……咔嚓……”燃烧的藤条顿时让周围温暖了不少,关横赶紧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他说道:“你也赶紧脱下衣服来烤烤,不然的话一会着凉的。”

    “呃。”卿凰此时却是有一种周身发凉的感觉,她低声道:“那你转过脸去。”

    “嘁,又不是没见过,你身上每一分尺寸,我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关横小声嘀咕着,可是没敢让卿凰听见,此时只好转过身说道:“行了吗?大小姐,您赶紧更衣吧。”

    “呵呵,真听话。”卿凰微微一笑,缓缓解开湿透的外裙,而后在火边烤了起来。

    关横的衣服因为从刚才就开始烘烤,此时已经不湿了,卿凰毫不客气的抓起这件外衣自己披上,接着才说道:“好啦,转过身烤火吧,免得你又说自己被虐待什么的。”

    “嘿嘿,凰妹,我可从来不敢抱怨什么,真的。”关横赶紧凑过来坐在卿凰近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搭住她的肩头低语道:“天地可鉴呐。”

    “哈哈,要不然怎么说,你们这些男人说话没一句靠谱的。”

    卿凰撇了撇嘴说道:“大哥,你看看自己现在身处何地?悬崖峭壁的岩洞里,上面看不见天,下边见不着地,你这句话讲出来的时间刚刚好。”

    “呃?!失误失误,一时说错话了。”闻听此言,关横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可是卿凰也没有因此躲开关横扶住自己的手,她小声嘀咕道:“怪事,我怎么觉得你身上越来越暖和了呢?”

    关横微微一笑:“之所以会感到温暖,即使因为我那颗爱你的心在释放热度啊。”

    “哼,花言巧语。”卿凰也不是傻子,转念一想,顿时明了:“我明白了,肯定是你在用原火之力对不对?好狡猾呀你。”

    “嘿嘿,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算是落入我掌心里了。”关横此时把她轻轻带入怀里,低语道:“凰妹,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盼望着咱们能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

    “其实我也是。”卿凰倚在关横的身边,感受着他的体温。

    听着对方心脏在怦怦跳动,卿凰自己仿佛也陷入了呢喃呓语中:“阿横,有时候,我好担心,要是我的残魂、小黑的残魂无法收集齐全,那该怎么办?岂不是让你的一番心血白费了吗?我、我好怕呀。”

    “别怕,你放心吧。”关横此时柔声回答道:“我答应你,哪怕咱们都化作浩瀚宇宙之中的一点尘埃,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好吗?”

    “好……呼……呼……”卿凰刚刚喃喃自语到这里,就已经睡着了,见此情景,关横皱着眉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多好的前戏啊,我的傻妹子,你就不知道配合一下,然后咱们共入鸳梦不是更好?”

    “不过,悄悄亲一个,应该没关系吧?”说到这里,关横轻轻触碰了一下对方那粉嫩脸蛋,而后笑道:“然后再来点……”

    可是刚说到这里,卿凰倏地在他怀里一翻身,嘴里呓语道:“小色鬼,不许乱来。”

    “好啊,你还敢在我面前装睡,太过分了。”关横把卿凰往怀里一搂:“再不醒过来,我就不客气啦。”

    “哎呀呀,你敢…………”她刚要挣扎着逃走,整个身子却被关横轻轻放到在篝火边,关横把嘴凑到卿凰耳边低语道:“冷吗?哥哥现在就给你最好的‘温暖’。”

    闻听此言,她微微一震,想要推开关横的手终于缓缓垂落。卿凰的指尖轻轻一挑他的下颌:“坏蛋,又要被你欺负了。”

    ……

    一夜无话,转眼即是天明。

    “怎么搞的?这雨还是哗啦啦下个没完没了的。”卿凰披上裙子说道:“咱们要如何回北号山村寨?”

    “嗨,何必着急回去呢?”关横此时懒洋洋的说了一句,有低语道:“也许是老天爷显然咱们‘温暖’一会吧?可别辜负了它的好意。”

    “去你的,折腾到快天亮才罢手,还嫌不够温暖?”

    卿凰此时一捏关横的耳朵,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不是想温暖,是想**吧?”

    “放手啊,成何体统?”关横倏地一攥对方皓腕,顺势把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凰妹,不要随便揪我的耳朵,否则的话,我就再次宣战了。”

    “你敢!”卿凰刚说到这里,婴白鬼陡忽从峭壁洞口外转了进来。

    昨天晚上,为了不让这家伙打搅自己的好事,关横硬是派婴白鬼到外面警戒巡视,好在婴白鬼最喜欢湿漉漉的雨天,也不怎么觉得别扭。

    “吱吱、吱吱吱。”听到它的叫声,关横松开了怀里的卿凰,而后叹了一口气:“唉,外面的雨快停了,该死,真不是时候。”

    “瞎说,什么不是时候?”卿凰摇了摇头:“这雨要真是下个不停,岂不是让你这坏蛋继续得逞……”

    言到此处,她也有些脸红,立刻缄口不言了,关横却坏笑道:“不要紧、不要紧,以后有的是得逞的时候,嘿嘿嘿。”

    “可恶,气死我了。”卿凰一跺脚,立刻对婴白鬼说道:“喂,找到出去的路没有?我要赶紧回村寨看看小黑她们的情况。”

    闻听此言,对方立刻点了点头,引领着二人朝着岩窟一端走了过去。

    少时片刻之后,他们找到一片可以震碎的岩壁,顺着这条通路,径直走出了这座山腹。

    ……清晨,走进村寨的关横、卿凰正好看见迎面而来的若桃。她立刻叫道:“喂,你们可回来了,昨天小黑和宋亚冒着大雨跑回来,我问起你们,这丫头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所以然,真是的。”

    “哼,她是怕你听了实话以后,自己会挨揍吧?”关横冷哼了一声,接着就把昨天的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

    若桃听完,也是摇头苦笑:“公子,你也别怪小黑了,她和宋亚跑回来以后,一夜都没合眼,偶尔睡着片刻就会突然惊醒,嘴里还叫着‘姐夫别打我’之类的话呢。”

    “啪啪。”言到这里,若桃拍了拍关横肩头:“你在人家小姑娘眼里,已经变成凶神恶煞了。”

    “你胡说什么?别诋毁哥的正面形象。”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稍微一顿又继续言道:“走吧,我肚子都快饿扁了,先去吃早餐,然后和二位长老去告别。”

    众人接下来的行程是要前往西漠土城那边,目的无非有几个,一是寻找绿蛟的踪迹,二是看看土城内部情况,找到能医治狙、使其苏醒那个秘药的另一半配方。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