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77章 裂唇金蛇王
    “呵呵呵,吞吞你真够意思,不枉我疼爱你一场,走着。”小黑言罢,拔腿就往前跑,她们原本距离巨蛇窝巢就不太远,数息之后摸到近前,小黑毫不犹豫将石头扔了过去:“去你的吧。”

    好巧不巧,正在假寐的裂唇金蛇王突然懒洋洋翻了个身,现出了下面一颗蛇蛋的侧面,“啪!”这块石头正好打中蛋壳。

    下个瞬间,刺耳的“咯剌剌”声响起,那蛇蛋上面竟然出现了几道龟裂痕迹……

    “呃?!”见此情景,小黑都有些吓傻了,金蛇王听见蛋壳破裂的声响,唰的睁开双眼仔细一看,顿时气得昂首厉吼:“嘶嘶嘶”

    当着家长的面,硬是把人家孩子给打伤了,这可是最无法容忍的事情!

    电光火石之间,裂唇金蛇王倏忽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小黑这边吐出了一口剧毒之雾,它根本就不用离开窝巢半步,照样可以把敌人置于死地。

    “哎呦,快跑。”小黑见到毒雾扑面而来,吓得扭身疾逃,谁知道脚下不慎踩中一块石头,站立不稳顿时扑倒在地。

    吞鬼喵见状张嘴咬住她的衣领,豁尽全力往后面强拉硬拽,可是此刻为时已晚。

    “小黑!!”原先因为畏惧巨蛇的宋亚不敢上前,可一看见小丫头有危险,顿时奋不顾身的跑了过来,用自己的身躯把她和吞鬼喵压在了下面。

    毒雾霎时间笼罩下来,千钧一发之际,有个突兀喊声叫道:“巨蜂,快把这些雾气驱散。”

    “嗡嗡嗡”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魂影疾掠而至,正是振翅的巨蜂,它在下一刻在原处疾转不休,顿时产生龙卷风压把毒雾搅得无影无踪。

    “你敢伤他们,就得付出代价。”关横的喊声再次响起,与此同时还伴着“嗤嗤嗤”弓弦急颤之音,三支凌天箭转瞬即至钉向金蛇王面门、颈嗓和躯体。

    “噗噗噗!”因为身下有蛇蛋,裂唇金蛇王来不及躲闪,只是勉强避过颈嗓一箭,另外两支箭却准确无误正中目标,让它痛苦万分,伤口顿时飙出丈余长的血柱:“噗嗤”

    “吼!”惨叫声赫然响起,这凶兽终于失去了理智,此时忘了自己那些蛇蛋,它巨大身躯疯狂扭摆的瞬间,硬生生把蛋碾了个粉碎。

    “啪。”就在这时,关横伸手拽住小黑和宋亚的胳膊,他嘴里大骂道:“你们这两个家伙真会找麻烦。”

    小黑此时带着惊喜问道:“姐夫,你怎么来了?”

    闻听此言,关横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废话,当然是找你们来的。”

    就在不久之前,关横在浊河礁石群那里和婴白鬼一起打败几只八珍鲳,取了对方的肠脏收好,却在离开之时遇到了水兽的突然袭击。

    那家伙就是一直静静守候在礁石群外面、企图占便宜的犬首巨鱼,鱼身无鳞庞大,却长了一张类似犬首的脑袋,它在关横游出礁石缝隙的瞬间,张开大嘴就咬了过来。

    多亏婴白鬼及时出拳,重重轰在这家伙脑壳上,打得对方前额龟裂飙红。

    犬首巨鱼疼痛无比吃了大亏,扭身想逃时,被追上它的关横一剑剖开了鱼腹,血腥气引来无数嗜血水兽,顿时把这家伙吃得丁点不剩,连骨头渣滓也没留下。

    关横则是趁此机会扬长而去,很快就游到了浊河的另一边浅滩附近。原本想立刻登岸,谁知道不远处却划来一条快船。

    心中疑窦,关横倏地再次潜水,那船停在附近,上面的人开始聊天议论,他侧耳聆听,对方所谈的事情,正好是要接应前往竹林内盗取金蛇王蛋的魇化盟杀手。

    得知了这个消息,可把关横气得不轻,他心说魇化盟这些杂碎渣滓真是无孔不入,对方去了树林,岂不是要找卿凰等人的麻烦?

    虽然卿凰那边有六伥鬼帮忙,不用过于担心,关横还是在瞬间扑到了这艘船上,他和婴白鬼、猎獬三下五除二把大部分魇化盟杀手打昏,直接扔进了河里。

    就只剩下一个家伙,迫问出了对方此行的具体目的,以及他们同党前往的方向,当下马不停蹄般赶往竹林方向。

    那时,关横正好看见卿凰她们在空地收拾了群蛇,至于小黑往什么地方去,稍微一思索就能知道,追过去的刹那间,正好救了小鬼和傻子的命。

    “砰!”就在此时,重伤濒死的金蛇王整个身躯摔倒在地,激得土石四迸、扬尘席卷周围数丈方圆。

    关横、卿凰等人迈步上前,他摇着头说道:“这家伙能进阶到紫气境界,实属不易,若非已经彻底邪化,我说不定还能饶他不死。”卿凰随口道:“那,这些蛇蛋也是……”

    “没错,只怕因为母体的关系,也已经彻底邪化了,咦?!若桃,你脚边那个蛇蛋,好像很完整啊。”听到他的话,若桃赶紧就把此蛋捡了起来。

    “没错公子,这颗蛋几乎是完好无损的。”若桃说道:“现在该如何处理?是把它焚化吗?”

    濒死的金蛇王周身邪气尽除,此时恢复神智的它听到若桃说话,急得不停低鸣哀求:“嘶嘶嘶……”

    “阿横,它想恳求咱们放过这颗蛋,你说呢?”

    听了卿凰的话,关横从若桃手里把蛋接了过去,而后仔细检查,他微微颌首道:“嗯,也许是天不绝裂唇金蛇的血脉,这颗蛋里虽然有一丝邪气暗藏,可却相当虚弱。”

    稍微一顿,关横又复说:“这样吧,我把一股原火劲的力量留在蛋壳表面,它不但可以温和的炼化邪气,也能让此蛋顺利孵化,金蛇王,这回你满意了吧?”

    “嘶嘶嘶……嘶嘶……”

    卿凰听了金蛇王的叫声,而后低声道:“它说,自从被邪气侵染,失去了思考能力以后,自己吞噬了不少兽类和无辜同族,如今身死也是无可奈何,感谢咱们留下了裂唇金蛇的血脉。”

    “咚!”她的话音甫落,金蛇王的身躯重重顿在地面上,终于失去了生机,就此殒灭。

    关横叹了一口气:“唉,都是邪气惹起的祸端,必须得赶紧把魇化盟的那些家伙解决掉才行。”

    卿凰她们几个听了也深以为然,就都点头称是:“不错,正当如此。”

    可是唯独宋亚这傻愣愣的家伙不明其中意思,他开口问道:“关横,你们还找不着珍贵的灵草了?如果不要,咱们就回村寨……”

    “要啊,当然要,这些都是准备吸引绿蛟出来的诱饵,自然越多越好。”

    刚说到这里,关横把手一挥:“秘药配方上面提过,需要八珍鲳的肠脏、裂唇金蛇的脑髓,你们稍等,我先将金蛇王的脑髓取出来再说。”

    “对了公子,这金蛇王已经完全被邪化,它的脑髓还可以配药吗?”听到若桃的询问,关横点头说道:“当然可以,金蛇王死后,身上的邪气已经溃散,行啦,我会仔细留意的。”

    不一会之后,关横把取出来的蛇王脑髓收好,而后扭头对宋亚说道:“这树林里还有什么珍稀灵草,快带我们去找吧。”

    ……

    少时片刻,关横、卿凰等人随着宋亚沿着树林周遭一路寻找,果然采到了不少药草,但宋亚不住摇头:“可惜可惜,好东西一样都没找到。”

    “喂,这些东西不算好吗?”卿凰看着竹篓里的药材说道:“瞧瞧,成形的首乌、人参,还有那些虹彩芝,应该都是好东西。”

    “不不,这些东西顶多是难找一些,还谈不上珍贵。”宋亚此时喃喃自语道:“要是、要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才算是好东西。”

    “哈哈哈,瞧你说的。”若桃在旁边笑道:“要真是几十年难找的珍贵之物,能轻易让咱们瞧见吗?”

    看到对方有几分不信的意思,宋亚的脸涨得通红,他嗫嚅道:“你别不信,我、我前几天就看见过。”

    闻听此言,关横心中一动,立刻开口问道:“你看见了什么东西?说来听听。”

    “呃,有好几种呢,比如说,那个……”

    宋亚此时伸手一指前方,那里是树林边缘的巨大山丘,他继续说道:“那里是一群尖甲刺螵的窝巢,土洞里面有一株‘人面赤纹参’,我记得原先是生长在断崖上面的,后来尖甲刺螵挖走,我两天前才发现在那里的。”

    接着,宋亚解释了一下尖甲刺螵是什么模样,这种妖虫外貌极其特别,就像是虫卵的样子,透明甲壳在阳光映照下很显眼。

    它们经常蜷缩在树根角落或是草窠、岩石缝隙这些地方,散发刺鼻腥气,一旦有妖兽走过来想要吞食,尖甲刺螵就会突然跳起来,用霎时间暴现的芒刺尖爪刺穿对方颈嗓,将其捕杀并吸尽鲜血。

    闻听此言,若桃忍不住嘀咕道:“原来是一种会吸血的虫子?听起来好恶心。”

    关横瞥了她一眼,而后带着狭促笑意说道:“小女鬼,你怕什么?难道还怕尖甲刺螵吸你的血,我记得你的尸鬼之躯内可没有那种东西啊。”

    “哼,你又找机会奚落我。不理你了。”若桃说完,便带着几分怒气扭脸去尸马那边了,卿凰见状,微蹙双眉说道:“阿横,你又欺负若桃,难道就不能和她好好说话吗?”

    小黑也在旁边趁机帮腔道:“就是啊,姐夫,桃桃跟随你那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对她好一点会死吗?”

    “这……那……我……”关横此时被她们一顿抢白,登时面红耳赤,他小声说道:“我这是开玩笑,开玩笑不行啊?你们平常开我玩笑的时候还少吗?”

    “那不一样,我们是女孩子,你理所应当让着我们才对。”卿凰双手叉腰说道:“快去向若桃道歉,否则我们以后都不理你了。”

    “又来这一套威胁?好好,去就去。”关横此时转身就往前跑,他嘴里还喊道:“若桃,等等我。”

    才向前走了几步,他发现对方和尸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心中顿时起了几分疑惑。

    “啪。”伸手轻轻一拍对方肩头,关横大大咧咧的问道:“小女鬼,你在做……”

    谁知道,若桃倏地一回身,把食指放在唇边低声道:“嘘,公子,小声一点。”

    接着,她伸手一指:“你快看前边,我刚刚发现的。”关横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瞧,顿时凛然暗惊:“尖甲刺螵吗?”

    原来数只酷似卵块的虫子散落在路边,正好有一只路过的妖犀看见了它们,下个瞬间,嘴馋的妖犀伸出舌头一卷,顿时把其中一个妖虫匝住。

    没等妖犀把自己看上的“美味”弄到嘴里,这东西的表面眨眼间长出无数芒刺,另外数只尖爪立刻刺入妖犀嘴里,“噗噗噗!”被绞碎的舌尖带着大蓬血雾疾喷而出,疼得妖犀一声暴吼,顿时头晕目眩扑倒在地。

    这些尖甲刺螵的甲壳不但坚硬无比,突出的芒刺还有剧毒,就算是半紫境界的妖犀也可以在瞬间放倒,当真犀利无比。

    “叽叽叽吱吱吱”

    说时迟,那时快,周围几只刺螵发出尖锐嘶鸣,周围草窠、岩石缝隙内涌出它们无数同类,“唰唰唰”疾窜上前扑到了妖兽身上,只听刺耳的撕扯咀嚼声络绎不绝,妖犀数息之间就被啃食成了森然白骨。

    “我去,这些家伙真狠,骨头架子上一点肉渣滓都没有,吃得很利索。”卿凰和小黑、宋亚都到了关横他们身边,看着对方进食的样子,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喂,你们都小声点,万一惊动了虫子怎么办?”若桃此时低声道:“它们要是一大群都爬过来,那可就吓人了,哦,对了,公子……”

    她扭头看了关横一眼,这才问:“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我是想说、想说对不起而已,妹子,我不该每次都开你玩笑。”关横此刻很郑重的说道:“所以,你也不会生气了对吧?”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发烧了吧?”若桃夸张的摸了摸关横的额头,而后坏笑道:“不烫啊,放心,我才不会在意你说的那些无谓的玩笑,反正卿凰也会替我骂你的。”

    “呃?!小女鬼,原来刚才我们的话你都听见了。”关横苦笑一声,卿凰和小黑都捂着嘴偷偷乐了起来:“呵呵呵……”

    “喂,别管那些事情了,你们看,尖甲刺螵都返回窝巢了。”若桃的的话音甫落,关横立刻伸手拉过旁边的傻子问道:“宋亚,虫子窝巢里那一株人面赤纹参在什么位置?”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