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75章 水鬼引路(第五更爆发)
    另一边,关横潜入浊河之后,发现这河底的水质倒是比上面清澈许多,心中不免啧啧称奇:“嗯,现在也是时候该寻找八珍鲳的踪迹了。”

    刚想到这里,对面哗啦啦水声响起,有几道黑影游曳而来,关横定睛一看,原来是几条满嘴尖牙利齿、浑身斑点花纹的妖鳝。

    他呵呵一笑:“长得倒是蛮肥的,要搁在平时,我说不定会顺手把你们抓住做个爆炒鳝段什么的,不过少爷现在没时间,算你们运气好。”

    可是关横没打算去撩拨对方。却不代表这群妖鳝没有敌意,说时迟,那时快,其中一条最大、周身萦绕淡紫气息的妖鳝倏地窜了过来,张嘴就要咬他。

    “嘿,讨打是不是?”连头也没抬,关横只是说了一句:“婴白鬼,打发它。”

    “唰”转瞬间,婴白鬼掠出关横腰间的铜瓮,砰然一拳捣中妖鳝的躯体,打得对方身躯应声断折,周围顿时蔓延开大片鳝血。

    婴白鬼知道血腥气会把其余妖兽引来,于是伸手一招,将鳝血凝聚成一团,张嘴就吞了下去。

    “哗哗哗”见到自己这边的老大连一招都挡不住就完蛋了,剩余的妖鳝顿时吓得分水疾窜,就此逃之夭夭了。

    关横瞧了一眼那些几乎逃得无影无踪的妖鳝,他摇了摇头嘀咕道:“嘁,真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早知道这么好对付,我自己就出手了。”

    “吱吱。”就在此时,婴白鬼陡忽发现前方出现异常,于是出声示警,关横拢目光细瞧,原来前方水中有数团漂游黑影,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走,过去瞧瞧。”他的话音甫落,已经和婴白鬼疾游而去,但是那几团黑影看到他们过来,立刻聚拢在一起朝着关横尖声疾叫:“嗷呜呜呜”

    “这是鬼啸?!”听见刺耳音浪接踵而来,关横立刻运用水灵之精堵住了双耳,而后挥手叫道:“这是水鬼,去,抓一个过来。”

    “唰”婴白鬼魂影霎时间在水中划出一条长线,“砰!”下个瞬间伸手就擒住一只叽叽乱叫的水鬼,其余的家伙惊慌失措,登时四散飞逃。

    婴白鬼把那水鬼揪到关横身边,他冷声说道:“我正在找一种名叫八珍鲳的妖鱼,你要是知道在哪就领我去,否则的话,本少爷随手就捏死你。”

    可是话音甫落之时,那水鬼便吓得魂影哆嗦打颤,说什么也不肯动地方了。

    “啪。”伸手将这黑气境界的水鬼掐在掌中,关横低吼道:“怎么,不相信我能收拾你吗?”

    “叽叽叽……叽叽……”水鬼在他手里不住挣扎,关横常年和鬼物在一起,自然知道这家伙在说什么。

    原来这水鬼以前就是住在北号山的妖族人,在浊河上行船捕鱼的时候,被一种诡异的水兽掀翻渔船,自己也被吃了个尸骨无存,万幸的是凝聚出一股魂体,在这河里欺负一些小鱼虾米。

    关横打听的八珍鲳,就是掀翻渔船的水兽,这妖鱼体型小的时候看不出凶恶,一旦身长超过数尺,那嘴里的一排排尖牙利齿就可以咬碎人骨兽骨,还能把木船底部啃出窟窿来,不少打鱼人就是这样遭了毒手。

    所以,关横抓住的这只水鬼最怕的就是八珍鲳,如今让它引路,此鬼死活都不肯答应。

    听明白这家伙的意思,关横冷哼一声:“你怕八珍鲳?难道就不怕我?告诉你,在这浊河里,没有我收拾不了的家伙,只要你带着我去找妖鱼,我一高兴兴许打赏你些许水灵之精,这可是天大的便宜。”

    说着,他把手一摊,掌心倏然浮现出急速旋转颤晃的水球。

    “叽叽?!”身为水里的鬼物,这家伙顿时感到水灵之精的力量非同小可,发出的叫声增添了几分惊喜。

    水鬼能在浊河里混了这么久,都安然无恙,是有几分见识和胆量,在权衡利弊之后,它又觉得关横的本事不小,终于决定带着对方去找八珍鲳了。

    ……

    与此同时,宋亚面带惊慌左顾右盼,周围之声越来越近,电光火石间,有十余道狭长之影倏地窜出了草窠。

    “铜骨金蜓?!”若桃跟随走南闯北,自然见过这种飞行速度极快的妖虫,她立刻尖声叫道:“小心,这些家伙身上也有毒。”

    旁边的宋亚虽然傻,也知道往树后躲藏,嘴里嘀咕道:“臭虫子,咬人又疼又痒。”

    “巨蜂,你来。”卿凰在下个瞬间呼喊道:“用鬼毒之雾。”

    “嗡嗡嗡”说时迟,那时快,巨蜂振翅疾掠,飞到那几只铜骨金蜓面前,对方依仗着自己铜皮铁骨力量强横,倏地冲了过来,要用身躯硬撞。

    “唰呼呼呼”风声陡起,漆黑霾雾迅速徘徊四溢,饶是铜骨金蜓躯体结实,也架不住鬼雾侵袭,一个个直接坠落在地,浑身抽搐而死。

    见此情景,若桃在旁边笑道:“哈哈哈,鬼虫杀妖虫,我说一定行。”

    可就在这时,半空中骤然飞来几道疾影,它们转瞬落在地上,开始不停啄食那些死去的金蜓。

    “呃?玄翎花,怎么是你们?”卿凰见状立刻喊道:“喂喂,别馋嘴呀,那些是被巨蜂鬼毒弄死的虫子,你们就不怕中毒吗?”

    但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四只玄翎花吞咽十几只肥虫,却是一点异状也没有。卿凰稍一思索,这才明白:“哦,你们体内有阿横灌注的五行灵气,估计也不会怕什么毒素了。”

    此时此刻,宋亚从树后跑了出来,他说道:“继续往前走吧,那些裂唇金蛇的窝巢已经不远了,就在那里。”

    说着,傻子伸手一指半里多地以外的高坡,那是面积宽阔的大片竹林,长得极为茂盛高大,被风一吹,这林子不住沙沙作响,声音已经传到大家耳边了。

    “好,那咱们就过去……”卿凰的话还没说完,前方陡忽传来了一声凄厉惨叫:“呃啊啊啊”

    ……

    另一边,关横和婴白鬼随着那只水鬼在河底潜行,不多时就来到大片漆黑礁石附近。

    “听宋亚那个傻子说过,八珍鲳不是栖息在河底淤泥里吗?这水鬼会不会把咱们带错了地方?”听到关横的话,旁边的婴白鬼也是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不管了,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把猎獬叫出来。”说话间,关横唤出猎獬真魂,对它说道:“在这片礁石周围布下金网阵,不管待会有什么东西逃出来,都给我来个一网打尽。”

    “没问题,这种本事我最擅长。”这句话甫一出口,猎獬立刻消失而去。

    “叽叽。”此时此刻,那带路的水鬼折返回来,对着关横叫了一声,意思是说,你要找的家伙就在前面不远。

    “好,为了证明你说的准确无误,暂时先困住你一会。”关横说罢,倏地一挥手,用水灵之精形成的球体把此鬼罩在了里面,婴白鬼在旁边顺势一推,水球顿时落到了礁石角落里。

    “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然向前疾掠,婴白鬼紧紧跟随,他们身后登时出现两道泛起无数水泡的长线。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有个诡异的影子摇头摆尾分水而来,悄无声息的游到附近,它就这么静静等在礁石群外,也不知有什么打算。

    “咕嘟……咕嘟……”

    礁石群的缝隙里,水泡不住泛起,一双双诡异转动的赤红鱼眼在盯着游过来关横。他感到周围这群家伙的敌意,嘴角上翘,脸上掠过一丝冷笑:“哼,是时候该和你们打个招呼了,都给我滚出来!!”

    “呼唰唰唰”霎时间,以关横的身体为中心,方圆数丈掀起了狂涌水浪涡流,那些在暗中窥视的妖鱼只觉得身躯不由自主,一下子就从原处被卷了出来。

    “砰砰砰嘭嘭嘭!”数不清的凶恶妖鱼,也不管是鲫鲤鲥鲆,一条条身躯统统被漩涡绞成齑粉,这些家伙都有一股对关横抱着必杀的信念,因为它们已经被邪气所侵染了。

    “哼,想不到邪气对水域污染的程度也这么严重,罢了,身上带着邪王晶石,正好把这里的邪气全部吸收走。”

    关横自言自语说着,迅速取出晶石,此物在他掌心里不住旋舞疾动,立刻将死去妖鱼身上残存的邪气彻底抽走。

    “可是到了现在,我还没看到八珍鲳的踪影,难道这种妖鱼已经死光了不成?”轻轻叹了一口气,关横在挥手间停止了水行之力旋涡急转,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呼”涡流停止的一瞬,看似是关横松懈了下来,电光火石间,从周围礁石后面窜出五道分水疾影,齐刷刷攻向关横,这些家伙最差的那个实力都有半紫之境,其余的无一不是紫气妖鱼。

    “哼,来得好,我就知道厉害的肯定会在最后出现。”关横的话音甫落,婴白鬼率先尖啸一声疾扑迎上,目标正是正前方的两条八珍鲳。

    它们俱都是紫气境界,可是这水里的凶兽攻击手段太过单一,除了咬噬就是猛撞,不用多想,婴白鬼倏地挥拳直捣,这拳劲挟裹水灵之精,在这浊河底部照样能爆发超强威力。

    “砰砰砰砰!”数拳接连落在同一个位置,登时打得左边妖鱼侧腹出现血洞窟窿,哗哗飙红。

    “咔嚓!”右面袭来的八珍鲳张嘴狂咬,正好叼住婴白鬼魂体,可就在它即将合拢獠牙的瞬间,婴白鬼倏地挪移到了妖鱼的头顶,双手合握成锤,顿时凿中这家伙的脑壳:“嘭!”

    另一边,关横掌中陡然亮出双剑,那凶悍气势霎时扩散开了,三条妖鱼此刻进退两难,但是它们知道如果现在扭身逃走,不出数息就会遭到斩杀惨死,现在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唰当!”倏地挥剑挡住迎面而来的妖鱼獠牙,关横冷然一笑:“早就说了,你们这是在找死。”

    顷刻间,剑锋分水疾绞,对方的巨齿獠牙顿时飙红断折,紧接着,关横擎剑的双手向左右一扫,顿时将鱼颅斩为两截,“噗”这妖鱼的死尸喷溅大片血水,直接坠向礁石群底部。

    “哗啦啦哗啦啦”水声在下一刻急速涌动,关横周围的两条紫气八珍鲳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惊骇,扭身逃遁,他哼了一声:“惹上老子还想跑?婴白鬼,上!”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和婴白鬼径直追了过去。

    ……

    卿凰等人听见了高坡竹林内传出惨叫声,心中俱都凛然暗惊,若桃说道:“过去瞧瞧吧。”

    “走。”卿凰一声令下,几个人拔腿便跑,数息之间就已经来到了竹林附近。

    “噌噌噌”下了一刻,有个浑身是血的妖族人,没头没脑的从里面扑了出来,一头栽倒在地。

    “噗”转瞬间,这家伙嘴里喷出血雾,浑身抽搐不止,傻子宋亚见状立刻说道:“这、这是被裂唇金蛇咬伤的……”

    那个妖族人听有人来到,勉强抬头向卿凰她们颤抖叫道:“救、救救我。”

    可还没等卿凰她们做出任何反应,从竹林内又窜出一道身影,这家伙好不凶恶,嘴里吼叫道:“临敌退缩者,死!”

    电光火石间,这魁梧壮汉拳头上汇聚疾旋紫气,呼的轰在了倒地那位的背脊上,就只听咯剌剌骨裂声响,对方哎呦惨叫,顿时骨断筋折而死。

    “这家伙好狠,听语气,对方可是他的同伴。”见此情景,卿凰心念急转,若桃却低声道:“你注意没有?这家伙身上有……”

    “邪气!”卿凰立刻说道:“八成是魇化盟的人,大家小心。”可就在这时,宋亚下意识跨前两步,他傻呵呵的问对方:“嘿嘿,你、你为什么要打他?”

    “老子不但要打他,还要杀了你呢!”魁梧壮汉目绽凶芒,倏地拽出腰间一柄短斧,挟风挥向宋亚脖颈,卿凰和若桃齐声叫道:“小心。”

    “呃?!”宋亚虽然憨傻,可是致命危机临头,他也能感觉到,说时迟,那时快,宋亚陡忽抱头一缩,躲过了对方斧劈,可是却站立不稳,一路向坡下翻滚而去。

    “可恶,你敢行凶?!”若桃见状怒不可遏,锵然拽出吞雷刃就疾扑了过去,寒光迭闪之间,照准对方“唰唰唰”连斩十余下。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