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8章 血蟒战群兔(第三更)
    “嗷呜”魂体内邪气一经驱除,让嘶吼的飞颅王登时从痛苦中缓解过来,可就在下一刻,这家伙眼中倏地晃过一丝凶戾之色,紧接着挥起一拳猛攻关横面门:“呼”

    “混账东西,你恩将仇报!”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顿时举拳相迎,“砰!”他俩的重拳赫然碰击在一起,关横怒吼一声:“滚!”

    顷刻发劲震退这凶戾家伙。暴退倒飞的玄骨王下个瞬间昂首发出厉啸:“嗷嗷嗷”

    若桃听了之后,立刻扬声叫道:“公子,这家伙说你在刚才对它挥拳羞辱,此仇必报,旁者要是敢帮忙,一并撕了。”

    “呸,好一头凶戾暴躁的畜生,少爷今天就用两只拳头打服你。”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倏地甩掉外衣,大吼急扑而上,和那玄骨王猛烈的激斗起来。

    ……

    地窟里,狞笑的相颇疾伸左手弯曲成爪,“呼”的一声扣向小黑脑门:“死丫头,看你往哪里跑!”

    “呀啊!”小黑尖叫的同时,猫儿登时扑上前一口咬在对方手腕上:“咔嚓。”

    “呃啊啊啊畜生,你敢咬我?!”一股钻心剧痛立刻让老东西羞恼成怒。

    “呀!”随着一声痛吼,相颇将猫儿身躯狠狠掼向地面,谁知道它在间不容隙之间,倏然拧身窜起,而后挥爪落在了相颇的脸上:“噗嗤”

    数道血痕应声飙红,这家伙疼得“腾腾腾”倒退后几步,他眼中骤忽闪过一丝嗜血狠厉之色,顿时大声尖叫道:“血雾狂蟒,快震塌岩壁!”

    “嘶嘶嘶”尖锐嘶鸣瞬间响起,相颇身后浮出五道血雾狂蟒飞颅,这些都是他在沿途路上捕捉到的黑气妖魂所炼化,此刻扑出,眨眼工夫就合身撞在附近岩壁上。

    “轰隆隆砰砰砰哗啦啦”暴响声不断响起此起彼伏,土石坠地四迸的瞬间,相颇已经拔腿向着岩窟外面跑去,他得意狂欢笑道:“哈哈哈,你们就被埋在废墟里慢慢等死吧!”

    这家伙刚刚走远,石头堆后面赫然响起卿凰的叫声:“大伥鬼、巨蜂,撞开岩石。”

    “嗷呜呜”“嗡嗡嗡”她身边的二鬼赫然发出尖啸,下个瞬间砰然撞中面前碎石堆,与此同时,相斐也在旁边挥手扬声道:“妖兔飞颅,一起帮忙。”

    “叽叽叽”听到主人命令,小妖兔、蛮牙兔、疾风兔、铜骨兔,荆背赤兔、牛角兔、龙鳞兔和虎纹兔同时嘶鸣,霎时急冲了过去。

    “砰砰砰砰轰隆!噼里啪啦!”这么多紫气鬼物一起动手,别说是乱石堆,就是铜墙铁壁也会瞬间迸碎,下一刻,被堵住的通路在扬尘飞舞时再次出现。

    刚才被手疾的卿凰救了回来,惊魂甫定的小黑气急败坏叫道:“那个该死的坏蛋敢偷袭我,你们、你们一定要让他好看!”

    “放心,他跑不了。”相斐此时拥有了八只半紫境界的妖兔飞颅,信心大增,于是立刻开口问道:“小黑,你有没有看见对方该往哪里跑了?”

    “应该……应该是跑出地窟了吧?”小黑歪着脑袋稍一思索,她继续说:“我在石头落下的时候,好像看见那个坏蛋往外面跑了。”

    “这就对了。”卿凰此时说道:“相斐,我觉得对方自认不是咱们和阿横的对手,肯定会觅路而逃,他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应该是……”

    “秘境出口的山间缝隙!”相斐心如明镜,他立刻分析道:“之前关兄也说过,已经让猎獬用金网封住了出入口,那咱们就不用担心相颇会逃走了。”

    卿凰微微颌首点头:“不错,现在只要先出去和阿横、若桃汇合,再去秘境入口即可。”

    商量妥当,几个人立刻朝着地窟入口的方向疾奔而去。

    ……

    与此同时,关横已经和那个玄骨王恶战了十几息时间,对方虽然是紫气巅峰境界,无奈只有魂体力量,和关横比起来还差了不少。

    再加上关横不住在挥出的双拳上附着原火劲,烧得对方剧痛无比,连连闪躲后退。

    “砰!”说时迟,那时快,重若万钧雷霆的一拳正面轰中对方魂体,打得王一个跟头直接翻滚了出去,“咣当!”随即狠狠摔在地上。

    “怎么样?不服的话起来再打!”关横对着倒地那个家伙晃了晃自己的拳头,对方虽然想挣扎着爬起来,最终还是力竭倒下,而后嘴里呜呜的叫了两声。

    听到这声音,四只都是欣喜若狂,若桃也跟着叫道:“公子,这家伙服气了,说是打算将自己的魂体力量分给四个后辈,让它们增长些许实力。”

    “哼,照这样不就完了?”关横仰面大笑:“哈哈哈,们,就让你们和这飞颅王单独待一会,去吧。”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若桃向着地窟方向疾奔,他还自言自语说:“真没想到,融合了王的魂体,这几个家伙竟然起了不一样的变化。”

    他刚说到这里,若桃一指前方叫道:“公子你看,是卿凰和相斐他们出来了。”

    “阿横”卿凰朝着他俩挥手说道:“刚才相颇那个家伙在地窟里出现,不过已经逃走了,我们推测他是想出去。”

    关横飞奔几步掠到她身旁说道:“那就妥了,咱们只要去秘境入口那里,自然能逮到这个混账东西。”

    “关兄,这场战斗是属于我的……”

    相斐的话音甫落,关横立刻笑道:“明白了,你现在已经有了妖兔飞颅大军,我们只会观战,不会随便多手帮忙的。”

    “这就好,多谢大家成全。”大家说完这几句话,猎獬真魂的分身倏忽浮现在了他们眼前,关横笑着说道:“让我猜猜,是不是你已经发现相颇的踪迹了。”

    “没错。”猎獬很肯定地说道:“不过有一点,你没猜对,这家伙没直接逃跑,而是去了秘境西南的一个角落,我看他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什么?竟然竟然不急着逃跑?”关横心中微微一动,他低声道:“难道这厮还有别的诡计不成?”

    “关兄,多余的事情先不要想了。”相斐此时摩拳擦掌道:“让我去铲除叛徒吧。”

    “也好,咱们走吧。”关横振臂一挥叫道:“先去堵住相颇那家伙再说。”

    闻听此言,大家齐声叫道:“好。”

    ……

    与此同时,奔到九岭山秘境偏僻角落的相颇,用双手不断的刨着地面浮土,转瞬间,就让他挖开原地三尺多深。

    “嘿嘿嘿,好在我进来的时候想起自己预先留了一手,将此物藏在了这里。”

    相颇伸手抱起一个古旧的木匣子。他嘴里喃喃自语道:“相柳,你没想到吧?当年把我赶出九岭妖族,我可没有空手出来,这炼制飞颅王的秘法,还是让我偷到手了,这么多年,你一定十分疑惑,本族秘宝是如何不翼而飞的。”

    “咯吱吱啪!”说到这里,他倏然收拢五指将木匣子捏个粉碎,然后展开落在手里的兽皮卷,瞪着赤红的眼睛贪婪地看了起来。

    “什么?!”看完兽皮卷的内容之后,相颇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年将此物偷出来,我急着逃走,匆匆把它埋在了这里一直没看,没想到,融合飞颅王的方法竟然这么简单……而且如此残酷……”

    眼中寒芒闪烁不定,相颇突然咬牙跺脚道:“好,反正我已经是走投无路,不如就赌一把!”

    “飞颅,都给老子出来!”随着这家伙一声呼吼,数只血雾狂蟒飞颅转瞬浮现而出:“呼”

    “啪!”伸手攥住其中一只狂蟒飞颅,相颇竟然瞪着双眼将他吞进了自己肚子里,嘴里低吼道:“咬我的心脏,快咬!狠狠的咬啊!”

    那条入腹的血雾狂蟒听见主人的催促,顿时不敢违抗,战战兢兢的张嘴咬了一口相颇的心脏。

    “呃啊啊啊畜生,下嘴好狠!”相颇疼得目眦欲裂,冷汗如瀑急落,但是这家伙不敢犹豫,伸手又抓住两只飞颅,硬生生塞进口中,而后低吼道:“下一个,咬我的肝,然后是胃……”

    用自身的血肉、五脏饲喂飞颅魂体,激发对方的凶性,而后让其互相吞噬、融合,这就是最强飞颅王的炼制秘技。

    不过这种方法实在是太过血腥残忍,九岭妖族内部数百年前就已经弃之不用,如今终于在相颇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手里再现了。

    “呃啊啊啊”

    五脏六腑被肚子里翻腾的血雾狂蟒飞颅胡乱啃食,疼得相颇发出凄厉惨号,在原地不停翻滚喷血,但是这家伙对九岭妖族、对相柳相斐、对关横等人的无尽恨意,让他不断的坚持了下来。

    “砰砰砰!”发狂似的以拳捶地,打得地面全是下陷坑洞,五脏内腑的剧痛,导致相颇在数息之间变得面容枯槁、须发皆白,好似一具骷髅活鬼。

    这家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杀!杀掉相斐、杀掉关横、杀掉下一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任何一个人!”

    “呃啊啊啊”倏忽间,昂首张嘴疾喷,一股凄声厉啸的漆黑魂体陡忽疾冲天际,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雾狂蟒魂影,竟然是紫气顶峰之境的飞颅。

    “哈哈哈,是血蟒飞颅王,太好啦!”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养”出这么一个嗜血狂暴、凶戾滔天的家伙,相颇忍不住得意狂笑:“听着,老子是你的主人,你这畜生以后要一直为我杀人……”

    “呼”谁知道骤变忽生,没等相颇这句话说完,那庞大的血蟒飞颅王倏地疾扑下来,张嘴就把他上半截身子吞噬了,“嗤嗤嗤”只剩下半个腹部、两条腿的残尸,在原地飙溅无数红雾,最后扑通一下软倒在了原地。

    相颇这家伙根本就没料到,让飞颅吞噬自己的五脏内腑,达到互相融合之后,当然可以快速变成飞颅王,不过,这种东西凶戾无比,只要一出现,马上就会弑主。

    “嚯,咱们来晚了一步。”关横站在不远处说道:“那只古怪的血蟒飞颅倒是自己解决了相颇,我说少族长,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闻听此言,旁边的相斐紧攥双拳回答:“关兄,这个畜生虽然是死有余辜,可是仍有遗祸,那只血蟒已臻紫气顶峰,应该就是本族传说中的一种‘速成飞颅王’,十分凶戾嗜血,不把此物解决掉,九岭妖族终会深受其害。”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立刻点头道:“嗯,有道理,那你就上吧。”

    “呃?!你让我去?”看到相斐满脸疑惑的样子,关横继续开言:“当然是你去了,别忘了,铲除叛徒是你的责任,清理叛徒遗留的渣滓,自然也归你管,快去吧,要不然那只血蟒飞颅王就跑远了。”

    “那好吧。”一边答应着向前跑,相斐一边在心里念叨:“关兄,你可一定要罩着兄弟,万一我的妖兔不敌血蟒,还得靠你救命呢。”

    “噌噌噌唰唰唰”骤忽间,血蟒飞颅王四周风声陡起,杀气腾腾的相斐拎着骨刃,带领八只妖兔飞颅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他厉声吼道:“邪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嗷嗷”暴吼的血蟒飞颅王才不管那一套呢,但凡是拦在自己面前的家伙,一律吞噬便是。

    “呼”此獠倏地旋动魂影,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下来,“当!”相斐横过骨刃豁尽全力格挡,和对方獠牙疾撞的瞬间,顿时被震得喷出血雾。

    可是此时,这位九岭妖族的少族长意志无比坚定,陡忽扬声叫道:“全力围杀。”

    “叽叽叽”八只妖兔飞颅,小妖、蛮牙兔、疾风兔、铜骨兔,荆背赤兔、牛角兔、龙鳞兔和虎纹兔齐刷刷浮现在周围。

    按理说,妖兔看见血蟒这种天敌,不被吓得掉头逃窜才怪呢,但此时为了帮助主人相斐,它们也是豁出去了。

    小妖、蛮牙、疾风骤忽间直捣血蟒飞颅王魂体内部,铜骨兔、荆背赤兔倏地杀向两侧,最后是牛角、龙鳞和虎纹,竟然燃烧自己的魂体,毫不犹豫的冲向对方血盆大口。

    “砰砰砰轰轰轰!”

    激烈的撞击声,惨嚎声不断响起,这血蟒竟然开始节节败退。就算一只妖兔不是血蟒飞颅王的对手,可是八只半紫境界的飞颅压制一个飞颅王,似乎也不是那么困难,所以它们暂时占了上风。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