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70章 北号分裂(第五更爆发)
    “北号妖族?!你们终于决定要前往那里了。”相柳此时挥手让一众族人各自退去,只留下相斐以及蒲刚、尤廷和季隆三位长老,而后对关横等人说道:“来,咱们大家进屋聊聊吧。”

    看到对方郑重其事,关横微微颌首点头,与卿凰她们跟着到了内室。相柳往桌案前盘膝一坐,而后说道:“蒲刚啊,你在年前不是去过北号妖族一趟吗?说说自己的经历,让关横他们也听听。”

    “行吧,族长让我说,那我就说说。”

    蒲刚挠了挠头,随即开言道:“唉,以前我觉得北号山的家伙虽然有些古怪,却不失妖族人的本色,尚有几分豪迈朴实,可是自从去年到了那里,这种感觉却消失不见了,北号妖族,现在只剩下‘诡异’二字而已。”

    闻听此言,关横等人为之一愕,互相对望后,他缓缓开口问道:“蒲刚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蒲刚当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自己在过去的所见所闻都说了一遍。

    北号妖族,位于四大妖族领地的最边缘,这个地方一边比邻浊河,一边通往浩瀚广袤的大西漠,是个生存条件极为恶劣的苦寒之地。

    栖息在这样的地方,养成了北号妖族人异常剽悍的性情,有一部分人安于平淡生活,在浊河捕鱼、大西漠周边狩猎妖兽为生,他们住在北号山。

    另一部分,却热衷于武力掠夺,到处袭击商旅路人,靠着抢来的各种资源,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范围西漠土城。

    这些妖族自称“北号沙盗”,下手劫掠的对象不分人类和妖族,杀戮目的十分明确,不过和所有的妖族人一样,北号沙盗崇尚武力,只要你能够用武力将其折服,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关横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这么说,北号妖族现在是分裂状态,有两股势力存在喽?”

    “不错,居住在北号山上的妖族,是实际意义上的‘正统’北号妖族。”

    蒲刚此时解释道:“他们的首领是狙,而北号沙盗的势力范围是西漠土城,他们的城主叫‘莱孤’,这家伙那才叫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呢。”

    “狙、莱孤……”关横将这二人的名字默默念了两遍,记在了心里。

    这个时候,蒲刚继续说道:“北号山和西漠土城之间原本矛盾重重,双方就算说不上老死不相往来也差不多了,但是去年却出了一档子怪事。”

    蒲刚当时奉了族长之命,前往北号山采购一批才出产的药材和木料。因为与那里的人经年做买卖,所以大家彼此很熟悉,都是不错的朋友,他满以为这次到北号山的事情很容易办妥,谁知道这一回,蒲刚连北号山村寨的大门都进不去了。

    经过多方打听,被拒之门外的蒲刚才知道,不是自己一人一家被赶出了北号山,如今那里完全禁止任何人出入,据说北号妖族的领袖狙要和西漠土城的城主莱孤联姻,打算去莱孤的妹妹为妻,缓解双方的矛盾。

    可是蒲刚很奇怪,为什么两家办喜事,却禁止旁人出入北号山,直到后来,才有人传出消息,两家人根本不是真正联姻,而是想借机吞掉对方的势力,婚宴当天,双方大打出手,火并的那叫一个热闹。

    据说,狙的三个亲兄弟、几个族叔都死在了莱孤手里,而莱孤的亲妹子,就是打算成为新娘的那位,被狙硬生生撕成了两半,随后的结果就是莱孤一行北号沙盗被赶出了村寨。

    但是蒲刚听说的这些消息,大部分都是以讹传讹,真实信息能有几分,那就不得而知了。

    从那以后,北号山才彻底封山,不允许任何人逗留、徘徊,那是狙族长下的死命令,说是为了防止沙盗内鬼混进村寨。

    说到这里,蒲刚苦笑道:“说起来真是倒霉,我原本仗着在北号山村寨内有几位好朋友,想叫开寨门进去探望,谁知刚刚走到那里,对方二话不说就放箭了,要不是我躲得快,差点被攒成刺猬。”

    他讲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其余二位长老、相柳和相斐父子都是相视摇头。

    关横也说道:“看来北号山那个地方似乎不好去,不过也没关系,我们不打算进入人家的村寨,只是要去浊河龙门而已,应该不会和对方发生冲突才对。”

    “不管怎么说,我总觉得北号妖族的人有些反常,之前两股势力虽然小有摩擦,可是都能保持本分克制,那种血仇厮杀的惨烈事情,我们可是几百年都没听说过了。”

    相柳此时继续道:“关横,总之你们前往北号山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我知道诸位都是有本事的人,只是对方是地头蛇……”

    “这个我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关横微微一笑:“只要北号山或者西漠土城的人不找我们的麻烦,大家自然会相安无事,要是他们不长眼惹到我头上,我不介意展示一手,震慑对方为主,尽量少造杀戮也就是了。”

    闻听此言,相柳哈哈一笑:“听你这么一说,我可真是放心了,说实在的,我就怕那些不长眼的家伙招惹你,说不定以后四大妖族就变成三个了。”

    “哈哈哈,瞧您说的,我又不是嗜杀如命,怎么可能灭人家一族呢?”关横说到这里,还伸手拍了拍肚子:“族长大人,临别之际,你是不是得款待我吃一顿呀?我可不想饿着肚子上路。”

    “哎呀!”闻听此言,相柳大叫一声:“该死、该死,竟然忘了设宴,儿啊,赶紧吩咐下去,摆酒上菜,我要和关横他们再喝一顿。”

    “好嘞。”相斐下去传话,不多时,肉山酒海流水一般摆到了桌案上,族长父子、几位长老,和关横等人尽情吃喝。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吃得沟满壕平,残席撤下,众人这回可真的是要走了。

    就这样,相斐、相柳把他们送到了距离村寨数里的大道上,关横扭头说道:“二位,就到这里吧,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走了。”

    “几位,多保重。”相斐此时伸出手和关横紧紧一握,他又说道:“兄弟,不管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面,我都不会忘记你对我的种种恩情。”

    “呵呵呵。”闻听此言,关横淡然一笑:“是兄弟的话,不用多说,一切都在心里了。”

    “好,一路保重。”相斐说完,缩回自己的手,关横朝着他一抱拳,随即就和卿凰她们骑上坐骑,策马扬长而去。

    ……

    一路无话,大家除了必要的休息时间,始终兼程赶路,总算是在几天之后到达了距离北号山数十里的地方。

    按理说,数百里的路程不需要耗费这么长时间,可这道上都是山林丘壑,极不好走,其他的人都还好说,就是把小黑折腾得够呛,经常叫苦不迭。

    “哎呀,总算是要到地方了。”小黑此时骑着马,伸手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她嘀咕道:“这一路可把我颠死了,以后说破大天,也不和你们骑马走长途。”

    听到小黑的牢骚,在她衣襟里打盹的吞鬼喵也懒洋洋叫了一声:“喵呜。”

    “叫什么叫?你这一路就知道缩在我衣服里睡觉,懒猫,哼!”

    她的话甫一出口,旁边的若桃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公子平常叫你多多锻炼,只可惜啊,自己全当耳边风,这下吃苦头了吧?”

    “桃桃,你又在幸灾乐祸了,真过分。”

    若桃闻言摇头道:“我哪有?你自己羸弱,就不要抱怨旁人奚落啊。”

    “可恶,我要打你。”小黑说着,伸手一拍自己的坐骑叫道:“冲过去,今天我要教训教训她。”

    “来呀来呀,有本事追到我再说。”说完这句话,若桃屈指轻轻一弹尸马脑门:“跑起来吧,咱们一起甩掉小丫头。”

    “呜噜噜”她下令的一瞬间,戎宣尸马立刻喷着响鼻朝前跑去,小黑则是驱马在后面一通猛追,嘴里还喊着:“你给我站住啊”

    目睹这一切,关横笑道:“呵呵呵,真有活力。”

    “你还笑,尽由着她们胡闹。”卿凰也是莞尔一笑:“还不赶紧把人找回来,万一两个傻丫头迷路怎么办?”

    “怎么可能,她们精明的很,就算我丢了,那二位也未必会迷失方向。”虽然是这么说,关横还是一拍赤瞳犟驼的脑门:“走,跟我去把若桃和小黑揪回来。”

    ……

    另一边,大道旁的低矮树林里,“噌噌噌”急速窜行之声络绎不绝于耳此起彼伏,有个妖族人正在没命狂奔,一边跑,这个家伙还一边神情紧张的向后张望。

    “唰!”风声陡起,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疾影破空飙至,径直钉向他的后背。

    “啊?!”猛听身后恶风不善,这妖族人立刻就晓得致命攻击袭来,他的身手倒也敏捷,倏然合身前窜接连翻滚,“啪!”飞来的兽骨短矛挟风掼入地面,不偏不倚钉在了距离身边数步之遥的地方。

    “嗤嗤嗤”可就在下一刻,又有三支短矛直飞过来,惊魂未定的妖族人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竭尽全力勉强一侧身。

    戳向心窝的一击堪堪避过,劲风甫动,“噗、噗!”另外一双短矛随即没入他的肋下和下腹。

    “呃……噗!”妖族人夺腔而出的一口逆血登时飙洒在地,他也扑通半跪在地上。“哼,何必逃跑呢?没来由多受一番活罪。”

    此时此刻,冷厉狠鸷的声音赫然响起,一个手拎短矛的家伙迈步从远处走来。

    “可恶,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死?”妖族人用手捂住伤口,可血线依然不住从指缝里流淌而出,他嘶声叫道:“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少说废话,只要是北号山村寨下来的人,全部都要死。”那人晃了晃手里的短矛,接着冷笑道:“因为你们的存在,让我的‘主人’很不高兴,知道了吧?”

    “可恶,我们北号山的族民兄弟是不会放过你的!”妖族人说到这里,倏地伸手拽出掼入身躯的短矛,就听“噗噗”几声,两道疾飙而出的喷洒在地,与此同时他也抖手将短矛掷向对方:“去死吧!”

    “哼,垂死挣扎。”那人冷声一笑:“在我楚争眼里,你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砰砰!”话音未落之时,神秘杀手楚争出手打飞迎面而来的两支短矛,此刻,那妖族人全身一晃,扑通栽倒在地,似乎已经力竭伤重而死。

    楚争心中大喜:“好小子,自己咽气了,倒是替我省了一番麻烦。”

    快步疾奔上前,他想看看对方是否还有气息,可就在接近倒地妖族人的瞬间,这家伙竟然陡忽疾跃而起,厉声吼道:“老子和你拼了”

    “你?!”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诈死等自己接近,楚争稍一愣神,重伤者疾扬双手,两把沙土顿时呼的拍到了他的脸上,顷刻迷住楚争双眼。

    “砰砰砰砰!”妖族人趁着对方看不见东西,照准他的肋下就是狠命几拳,虽然妖族人伤重,可再怎么说也是黑气顶峰的霸者,立时打得楚争断了一根肋骨,腾腾腾连退七、八步。

    只觉得肋下剧痛,楚争迷眼无法视物,下个瞬间立刻挥舞手中短矛护住身前,等到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再一看,对方已经跑的没影了。

    “呸,真是老猫烧须,被这家伙摆了一道。”楚争气得目眦欲裂,随即一瞧地上点点滴滴掉落的血迹,马上咬牙切齿的朝着前方追去:“老子不把你身上戳出百十个窟窿,难解心头之恨!”

    此时此刻,身受重伤的妖族人连滚带爬,忍着浑身剧痛钻进了草窠,沿着树林边缘不断窜行,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跑跑……跑回北号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自己的族人!”

    ……

    “桃桃,别跑!”小黑骑着马在若桃后面叫道:“这不公平,你仗着尸马的速度快,有本事跳下来用脚跑啊。”

    “少嗦,我才不上你的当呢。”若桃话音甫落,骑乘的戎宣尸马倏忽打了个响鼻,它前蹄高高撩起,险些把若桃摔下来。

    “哎呦,你做什么?!”

    “啪!”电光火石间,若桃用双臂匝住尸马脖颈,这才勉强稳住身形,可就在下一刻,她瞧清楚了,原来地上倒着个浑身是血的妖族人。

    “哒哒哒……”就在此时,小黑的马蹄声陡起,她也跑了过来。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