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73章 猲狙发疯(第三更)
    孔世点头颌首,伸手相让:“诸位,请。”

    走过不到半里的崎岖山路,众人一转弯就进了村寨的大门。

    此时此刻,见到北号妖族一行人都在前边,和己方拉开了距离,卿凰忍不住低声对关横说道:“有一件事,我始终感觉有些奇怪。”

    “怎么,连你也察觉到了?”关横嘴角上翘,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这些人虽然始终对咱们恭恭敬敬,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却一直没有提到某个人的名字,显得有些怪异。”

    卿凰见到关横和自己一样的心思,嘴里嘀咕:“是啊……”

    若桃在此时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喂,你们说的是谁?”

    “就是北号妖族的族长,狙!”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前面那一行人已经驻足不前,孔世开口道:“关公子,这里就是族长住的地方,你们……”

    此话尚未说完,众人猛然听到对面这座二层小楼爆发惊天动地的响声:“轰隆!”

    紧接着楼上窗户砰然爆碎,有一道速度如同风驰电掣般的身影倏地落在了地上:“砰!”

    这人是个身形高大、面貌丑陋的壮汉,脖子上还长了一圈如同恶狼鬃毛的硬刺,二话不说朝着关横身边的宋亚就扑了过来。

    见到对方气势汹汹的扑过来,宋亚这傻子不但不害怕,反而傻兮兮的笑着迎了过去:“族长大叔,你是不是又要和我玩打架的游戏?”

    就在此刻,对面大屋里趔趄着奔出一人嘶声喊道:“宋亚,不要!族长他已经……”

    但是为时已晚,眼中迸现凶芒的壮汉已经霎时伸手拽住了宋亚的肩膀,而后将其狠命掼在了地面上:“砰!”

    “噗”这一摔着实沉重无比,宋亚不但口喷红雾,周身骨裂声响络绎不绝,最少也断了数根肋骨。

    “呃,族长大叔,你欺负我……噗!”他再次喷血之后,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嘴里不清不楚喃喃自语,说时迟,那时快,对方闪电般又薅起宋亚的脖颈,双手用力就要把他扼毙。

    “族长,快住手!”电光火石间,孔世和屋里出来的那个人齐刷刷扑上前来,同时挥拳落在了他的前心后背:“砰砰砰砰!”

    但是这凶神一般的家伙倏地狂吼一声:“呃啊啊啊”

    随着这吼声,他身上登时起了变化,转换一副红发狼兽的怪物面貌,“呼呼呼!”随着这变化,此人周身原本处于半紫境界巅峰的气息,瞬间飙升到了紫气。

    “滚!”这家伙振臂疾挥,受伤的宋亚、孔世和另一人周身遭到无数拳劲轰击,“砰砰砰!”他们的躯体顿时倒飞了出去,“乒乒乓乓”撞在了附近障碍物上。

    “卿凰若桃,你们去看看受伤的人。”关横话音甫落,又扭头问道:“阳崆,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你们的族长?为何对别人下这种毒手?”

    “他、他确实是我们族长,可……”没等阳崆解释完,发了疯似的北号妖族族长就看见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关横,他立时发出一声嚎叫:“老子杀了你!!”

    “唰!”风声陡起,声到人到,此人瞬间欺近关横面前,“呼呼呼”连出十余拳,分袭关横的头脸、心坎、小腹。

    “玛德,北号山上的疯子真多。”关横心中暗骂不止,双掌刀霎时抵住对方两拳,“砰砰砰砰!”激烈碰撞声此起彼伏。

    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倏地双膝微弯蹬地疾窜,与此同时双拳挟风陡出,挟裹全身威猛无俦的紫气轰击而来。

    双拳劲力势如万钧雷霆,关横心中立刻燃起高炽战意:“你以为老子不敢硬接吗?那就来试试!”

    “呼”他这边也是汇聚全身力量,包括五行之力在内,霎时迎了上去。

    “砰砰砰轰!”二者拳劲俱都豁尽了全力,在连环暴响声中硬碰对撞,登时各自倒掠而出,余劲转瞬间呈涟漪状扩散,有几个躲闪不及的妖族人立刻被震得口飙血箭,扑通软倒在地。

    那个被大家称为族长的家伙,自然就是狙了,此时受到关横五行灵力拳劲所催,顿时狂喷逆血:“噗”

    另一边的关横也不好受,毕竟狙这家伙的实力已经飙升到了紫气,疯狂的全力一击震得关横五脏挪移、喉间发甜,也是险些喷血,但他的伤势不重,脸上更是不动声色,没让旁人瞧出来而已。

    “呃啊啊啊”受伤以后的狙更显凶戾狂暴之态,他昂首咆哮,因为过于激动,全身毛孔爆出无数细小血线,看得旁人瞠目结舌、胆战心惊。

    关横看到伤得最轻的孔世被人搀扶起来,他立刻叫道:“你们族长现在神志不清,我只能先制服他了。”

    “那好,拜托关公子动手……”没等对方说完,关横倏地一挥手:“七鬼,一起上,把他给我摁住。”

    “嗷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咆哮的大伥鬼魂影一晃,率先扑了过去。

    “呀!”见到对方疾影,狙倏地出拳直捣,“呼!”谁知道一拳走空,大伥鬼闪电般挪移到了他背后,双爪疾伸,砰然扣住了他的后脑。

    “呜呜呜”尖啸的们也在同一时间疾掠过来,揪胳膊、扳大腿,顿时把此人掀翻在地,紧接着就是巨蜂,它用自己的巨颚钳住了对方颈嗓。

    “吱吱吱!”挟风而来的婴白鬼登时落下,不偏不倚骑在了狙身上,对方稍有异动,脸上顿时被它打了两拳。

    “呃啊啊放开老子呃啊啊”此时此刻,被制住的狙依然情绪激动,狂吼着不停挣扎,要不是七鬼合力,恐怕还真的不能压制他。

    “阿横,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如果狙族长不能平静的话,咱们怎么给他治疗?”

    听到卿凰的话,关横微微点头,他说道:“就在刚才,此人还是好端端的普通妖族外貌,可是突然转换成了怪物模样,这和咱们以前见过的那种‘凶妖变’很相似……”

    “等等,你们见过‘凶妖变’?!”刚才从屋里跑出来的人立刻凑了过来,旁边的孔世介绍道:“这是我们北号山另一位长老,顾爻。”

    “老孔,那些废话就先别说了。”顾爻此时盯着关横问道:“客人,凶妖变是四大妖族的族长代代相传的秘术,旁人轻易不会知晓,请问你是怎么得知的?”

    关横照实答道:“在前一阵,我看见伊水妖族的马腹族长为了诛杀强敌,曾经使用过这种招数。”

    “那就对了,我们族长使用的也是凶妖变。”顾爻火急火燎说道:“关公子,这种秘术是有极大副作用的,长时间保持妖化外貌,会大大缩减使用者的寿命,请你救救族长吧。”

    “虽然你这么说,可我也只是见过一次,不知道解除办法……”关横刚说到这里,猎獬真魂倏地浮现而出,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不是有金光鬼首吗?用它吸尽对面那个家伙体内的灵气就行了。”

    “真要是如此做,这狙可就变成废人了。”

    关横微微摇头,可是猎獬却说道:“放心,吸出对方那种狂暴状态的紫气,再用护腕的力量把它变成紫气晶石,让这人自己吞服炼化,不久就会恢复力量的。”

    闻听此言,没别的办法的的关横微微颌首:“唉,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罢了,死马当活马医,我就试试好了。”

    “啪。”下一刻,关横疾伸左手摁住对方额头,金光鬼首之力瞬间抽出对方体内凶暴狂戾的紫气。

    “呼呼呼”

    周围风声陡起,顿时狙身躯周围泛起一层旋转气流,紧接着,他身上的气息不断锐减下降,眨眼间变为了黑气、半黑、红气,最后跌到了淡青境界,而后脸上恶狼鬃毛、额前红发全部退去不见,变回了普通妖族人的样貌。

    “暂时稳定了,喂,大家赶紧过来帮忙,把他抬进屋子里。”

    ……

    少时片刻之后,看着在榻上呼呼大睡的狙,关横扭头问道:“顾爻长老,请问你们族长为何会变成这样的?”

    “哦,其实事情是这样……”

    顾爻和孔世对望一眼,而后照实把经过讲了一遍,就在数天前,有族人来报,说是北号山村寨后山的浊河河滩上出现了一只怪物,不但袭击寨子里的同族人,而且还击毁了几艘渔船。

    对于这种事情,狙当然不会放任不管,于是率领着两个长老顾爻、孔世赶到了河畔。

    见到那条庞大的绿鳞水兽此时正要潜回水中,勃然大怒的狙仗着自己凫水之技精熟,倏地跳入水中,和那个家伙搏杀起来。

    最开始,狙不明对方真正实力,以为这绿鳞水兽至多不过是半紫境界的凶兽,和自己也就是不分上下,谁知道对方越打越猛,双方在水中激斗一刻时间,狙竟然压制不住它,心中顿时有些紧张。

    就在那个时候,绿鳞水兽突然喷出一股水柱,砰然打中狙身躯,撞得他直接飞出水面摔在了河滩上,那水柱里也不知有什么东西,让狙在起身之后,觉得自己头晕目眩,站都站不稳了。

    可令人意外的是,大占上风的水兽不愿意恋战,就此潜水扬长而去,两个长老扶着狙返回村寨歇息,狙到了家里一直昏迷不醒。

    直到方才,顾爻正想给他喂些水喝,这家伙倏然睁眼翻身,一拳震飞了他,紧接着跑到屋外去了。

    听到顾爻说的这一番话,关横心中暗喜,他立刻问道:“二位长老,你们说的那只水兽,具体出现在什么位置?可否相告。”

    “这个嘛……让我好好想想。”孔世此时低头不语,顾爻却说道:“关公子,我觉得当天见到的绿鳞水兽,好像只是路过我们后山的浊河码头,它应该是另有栖息之地才对。”

    “那,看见对方往什么地方走了吗?”

    听到关横询问,孔世抬起头说道:“这个我当时留意过,水兽离去的方向,是浊河上游的龙门,而且那里已经是西漠土城的势力范围了。”

    “土城?!”听了他的话,关横心中微微一动。

    “对了,我还想起一件事情,就是族长带着我们找到水兽之时,它正在探着脑袋啃食岸边的植物。”

    就在此时,顾爻继续道:“那是一种叫做‘八叶虹彩芝’的东西,看样子很喜欢吃,当时族长的吼叫声可能是打搅到了对方吃东西吧。”

    “八叶虹彩芝?!”刚刚听到这里,关横发现卿凰冲着自己使眼色,就知道对方有事,于是对大家说了一声“少陪”,就和她走到了房间。

    下一刻,和凿齿、修蛇它们都跑了出来,纷纷叫嚷道:“没错了没错了,就是小绿那个家伙,它可是非常贪食八叶虹彩芝这种东西的。”

    “是吗?”虽然已经在预料之中,关横还是随口问道:“这虹彩芝有什么特别的?难道吃了可以延年益寿?”

    “错错错。”白龙此时搭言说道:“小绿那个家伙是我的近亲,关于它的事情我最了解,当初小绿迷上虹彩芝的味道,还是因为一个笑话。”

    “笑话?这是什么意思?”关横觉得有些莫名奇妙,封此时噗嗤笑道:“哈哈哈,我想起来了,原来那个傻蛋还没忘记以前的事?!”

    接着,它就把过去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绿蛟在很久以前脾气很差,动不动就和灵界的凶兽们打架互殴,也只有芫歆公主能够出言制止它这种暴躁脾气的发作。

    后来公主告诉它一个缓解脾气爆发的方法,每当自己想要生气的时候,就去寻找一株灵草吞服,因为那都是蛟龙类最喜欢的食物,与其把时间浪费在和别的妖兽争执互斗上面,倒不如先满足自己的口福要紧。

    还真别说,公主这个主意很不错,从那以后的灵界,少了一个脾气暴躁的绿蛟,却多了一个云游四方的吃货。

    “后来公主因为我们不幸殒落,大家自我放逐到了人间界,小绿的这个贪嘴的毛病却没改,还是一样到处云游,寻找那些珍贵的灵草。”

    封笑着说道:“呵呵呵,肯定是它没错了,就算是被邪气侵入魂体,导致灵智迷失,这傻蛋的老毛病是不会改的。”

    “喂,好歹小绿也是我的亲戚,你别总是‘傻蛋、傻蛋’的叫好不好?”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