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72章 傻汉宋亚
    此人话音甫落,关横又拿出那块捡到的令牌,他说道:“这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宋兄遗留,所以我就随身携带过来了。”

    “呃,这是族长亲赐给宋大哥的令牌,我们都见过。”为首的那个妖族人说到这里,对关横一抱拳:“还请阁下通报姓名,我马上回村寨告知族长和长老此事。”

    关横说了自己的名字,对方立刻派了身边一个同伴飞奔上山送信,这个叫“阳崆”的妖族人又继续说道:“不知能否请关公子上山小坐?因为族长也许想知道具体情况。”

    此人自忖如此说法未免有些唐突,生怕引起关横的反感,故此说的时候小心翼翼。关横却笑道:“无妨,我们其实也想到北号山村寨去打听一些事情,就是怕诸位不欢迎啊。”

    闻听此言,阳崆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关公子,以前我们北号山也不是这样的,只是,唉,这两年出了不少事情,对于外来的朋友拒之门外,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

    “呵呵呵,可是来这里采购做买卖的朋友,好像也被你们拦在了外面。”

    卿凰此时轻笑道:“我们认识一个叫蒲刚的朋友,就是这么说的。”

    “蒲、蒲刚?!”阳崆听了她的话失声叫道:“那不是九岭妖族的长老吗?你们还认识他?”关横点了点头:“当然,因为我们就是从九岭山那边过来的,怎么,你们也认识?”

    “是啊,蒲刚大哥以前经常来采购药材和木料,都是住在我家里。”

    阳崆苦笑道:“年前,我出门办事,听说那个时候蒲刚大哥来过一次,结果被其他的族人硬生生给赶走了,我们俩也没见面,就因为这件事,我懊悔了好久,唉,总觉得有些对不起老朋友。”

    “原来如此,看来你还真的是蒲刚的好友。”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他又说道:“我听说,北号妖族这次对外封山,起因就是和西漠土城那边的争斗,这个没错吧?”

    “对,原本两边要结亲的时候,大家还都很高兴,因为彼此关系不好,我们的族长总想找个机会和对方修复同族情谊,因为毕竟都是北号妖族的后裔。”

    阳崆此时低声说道:“其实从前些年开始,西漠土城那边就逐渐放弃了四处劫掠的生活,开始在土城周遭垦荒种树,打算让自己的生活安定一些,而且我们北号山族人有的还悄悄和对方结了亲呢。”

    “结亲?”听了他的话,不要说是关横了,就连卿凰、若桃和小黑都来了兴趣,纷纷凑过来听阳崆继续说,此人倒是十分健谈,心里又藏不住事,于是把知道的全都讲了出来。

    原来,西漠土城那边的住户是不少,只可惜男丁大部分只知道好勇斗狠,四处劫掠为生,故此年轻早亡的不在少数,导致土城里剩下不少孤儿寡妇,生活孤苦,大家没有办法,这才开始垦荒为生。

    彼时,有不少北号山的人为了报酬或是其他原因前去土城帮忙,当然,这种情况都是被双方族长和城主所默许。

    一来二去,那些还算年轻的寡妇看上了不少青壮的北号山汉子,天雷接引地火什么的,双方就偷着成了亲,暗地里两边跑,后来,这些事都变成了公开的秘密。

    阳崆此时说道:“唉,现在想起来,宋鹄大哥就是第一批娶了西漠土城女子的北号山族人,他的妻子年轻守寡,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之后就跟了宋大哥。”

    听到这里,关横心中一动,随口问道:“那这里封山以后,宋鹄和妻子岂不是要分开了吗?”

    “是啊,宋大哥他们也是很可怜的。”

    旁边又有一个妖族人小声嘀咕道:“自从婚宴火并、发生惨烈厮杀之后,族长下令封山,宋大哥也被迫留在山上,后来有人传来消息,说他妻子受了惊吓,又气又怕,已经病死了,两个娃儿没人照顾,实在可怜,宋大哥知道这个消息以后,痛苦的几乎也想随妻子一起去了。”

    “可不是嘛,后来大家死劝活劝,才让他打消了轻生念头。”

    阳崆继续说道:“为了能下山去照顾西漠土城妻子留下的两个孩子,宋大哥在族长的房间前面一口气跪了三天三夜,直到族长答应让他拿着令牌悄悄下山为止。”

    “这么说,宋鹄可以离开被封锁的北号山喽?”听到关横这么问,几个妖族人一起点头道:“就是这样。”

    “不过,我听宋大哥提起过,西漠土城那边也是彻底封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他没办法进城。”

    阳崆马上又说道:“所以宋大哥只能把每次送去的米粮和衣物放在竹篮里,让里面的人帮忙吊进去,能为了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做到这一步,他真了不起。”

    “可惜啊,这么一个好人,却偏偏遭了毒手。”说到这里,阳崆的拳头忍不住攥了攥。

    接着,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关公子,杀我宋大哥那凶手,到底是谁?”

    “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杀手,对方名叫‘楚争’,只可惜,让他受重伤跑了。”

    关横刚刚说到这里,山上倏忽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人大叫道:“阳崆,是哪一位带来了我大哥被害的消息?快告诉我!!”

    这人天生嗓门奇大无比,说话声如闷雷相仿,此时跑下山来,正和关横他们来了个脸对脸。见到他之后,关横心中忍不住暗叹一声:“好一个妖族大汉,这身板,真像半截黑塔。”

    见此人,身高过丈,黑脸如灶膛锅底,浓眉大眼,连鬓络腮的虬髯卷曲,一件破旧兽皮甲,裹住满身隆起的粗壮肌肉,他的体重不轻,每走一步都好似地动山摇。

    “呃?是你吗?”那人跑下山道的瞬间,一眼就看见了关横,他陡忽大吼一声:“我大哥在哪里?说!!”

    “呼”这句话甫一出口,这家伙转瞬张开蒲扇似的巨掌扣向关横额头,好像要一把攥住他的脑袋。

    “哼。”关横岂容对方随意妄为,他突然双掌疾翻,“啪!”正中对方拍下来的掌心,那妖族大汉顿时站立不稳,“腾腾腾”暴退了好几步。

    “可恶,你害了我大哥,现在还想打我?”大汉一晃脑袋,额头上的青筋气得如同蚯蚓乱窜,他好似疯虎下山一般,又合身猛冲而来:“我要打扁你。”

    旁边的阳崆和其余妖族人见状立刻扬声大喊:“宋亚,快住手,这不是害你哥哥的人,关公子是好心来报信的。”

    可是那巨汉宋亚却充耳不闻,不顾一切挥动拳头向关横猛砸过来:“呼!”

    “哼,原来是个混人,也罢,先把你打服了再说。”

    关横的话音甫落,倏地挥拳相迎,他早就看出对方浑拙不堪,似乎是脑子有问题,可是天赋异禀,竟然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黑气,达到达到半紫之境了。

    只可惜,比起关横还差一点,“砰!”双方以拳相抵,关横倏地催吐拳劲,顿时把妖族巨汉宋亚再次震飞,这家伙倒飞出去数丈,咣当撞在了一棵树上,他身子笨重,连树身也碰折了半截。

    “关公子,这宋亚是个傻子,他只是心疼大哥去世而已。”阳崆急忙叫道:“请你手下留情啊。”

    “放心,我心里有数,只是把他打醒了即可。”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倏地疾掠而上,没等摔倒的宋亚爬起身,他就已经骑了上去。

    “砰!”狠狠一拳打在宋亚小腹上,这家伙哀号一声:“好疼。”

    “现在知道疼了,刚才就不该说是我害了你哥,现在我就打醒你。”关横的话音刚落,又是两拳落在对方肋下、肩头,他倒是心里有数,明白轻重,找的都是宋亚身上皮糙肉厚的地方下手。

    “砰砰砰!”

    “我害了你大哥没有?你小子还敢不敢乱说?”

    “乒乒乓乓!”关横一边骂,一边挥拳猛揍宋亚,这家伙最开始还能挣扎两下,随后被打得哀嚎不止:“不是、不是你害了我哥,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阿横,差不多就行了。”卿凰赶紧开口叫道:“在这么打下去,没有意义。”

    “嘁,谁说的?最起码我过了一把手瘾。”关横嘴里嘀咕着站起身来,随即把自己的手伸到宋亚面前:“喂,赶紧起来。”

    “哦,好。”宋亚这浑人傻子挨了一顿好打,现在倒是学聪明了,听到关横的话,他是一点也不敢反抗,乖乖站起身来。

    旁边的阳崆都纳闷了:“怪事,这傻子平时除了自己大哥的话谁也不听,现在却让关公子给打服了。”

    “噗嗤……”对方的话顿时把卿凰等三女给逗乐了。

    “这位客人,真是好身手!在下佩服。”一个突兀声音赫然在山道上响起,有个身形颀长的妖族人迈步疾奔而来,见到关横就抱拳说道:“在下白号妖族长老,孔世,见过客人。”

    “原来是孔长老。”关横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说道:“不好意思,关横为了自保伤了贵族的兄弟,还请见谅。”

    “嗨,只不过是这莽撞傻子自己找事而已,我还想感激关公子出手教训他,省得我回去还要用鞭子抽这小子一顿。”

    孔世说话客气,一来是看见关横身手了得,二来还有宋鹄的关系在里面,孔世此时说道:“在山下待客,实在失礼了,请大家到山上村寨一叙如何?”

    “好,我等正要叨扰。”关横说完这句话,孔世等人心中大喜,立刻引着他和卿凰等人上了北号山。

    这山上村寨位于半山腰左边的一片密林后方,郁郁葱葱的山林衬托着硕大一座竹木村寨,浑然一体。

    大家走到到附近的时候,孔世突然驻足不前,他对关横等人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请诸位稍等。”而后扭头对跟随而来的阳崆说道:“去,启动两侧的机关吧。”

    “遵命。”

    阳崆答应一声之后,小心翼翼的从左边走到巨大岩石后,伸手攥住一条粗长锁链,狠命拽动,下个瞬间,就听见“咯剌剌”声响起,众人面前一片草坪顿时左右两分,陷落了下去,那里俨然变成沟壑陷阱。

    孔世此时略带赧然,又对关横说道:“抱歉,为了防备强敌入侵,在这里设下了些许埋伏,耽误关公子的时间了。”

    “孔长老说话客气了。”关横嘴里说着,眼睛却瞧向前方,这时,阳崆和其余两人用力拉拽沟壑上方的粗索,一条简易的锁链桥立刻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关公子,几位姑娘,请。”孔世毫不犹豫的迈步向前,异常灵巧的走过了锁链桥,别看此桥瞧着简易粗陋,实际上非常结实,就连赤瞳犟驼、尸马等坐骑走过去的时候,都很轻松。

    众人过桥已毕,阳崆他们立刻放下粗索,让陷阱恢复了原状。

    小黑低声嘀咕道:“这么谨慎,到底是要防备谁呀?”

    关横在旁边听到,立刻提醒道:“嘘,小声一点,不要随便议论人家的事情,明白吗?”

    “呵呵呵,无妨无妨。”孔世一边往前走,一边大大咧咧说道:“这些事情原本是不打算瞒着关公子的,当然可以和你们说了。”

    接着,孔世便说道:“其实这些陷阱就是为了防备魇化盟的杀手而摆下的。”

    “什么?你们也知道魇化盟的事情?”听到对方说出老对手的名字,关横心中倒是有一丝意外。

    孔世却说道:“是啊,而且这消息是关公子你们的老朋友,钟山妖族的族长‘烛龙’、伊水妖族的族长‘马腹’二位用飞鸟传书通知本族的,不然单凭你们遇到宋鹄的经历,是不能被我等迎接上山的。”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大叔你早就知道我们是谁了?”

    “对,当然知道了,最近妖族境内魇化盟那群家伙闹得太凶,多亏有你们屡次阻住对方诡计,消灭它们的有生力量,其实四大妖族之间也已经开始暗中商议联手、将其剿灭的事宜了。”

    听了小黑的话,孔世继续说道:“关公子,你们几位可是我等重要的盟友,仅仅凭这一点,我们北号妖族就得对几位奉如上宾了,我现在只方便说这么多,其余的事情,咱们进了村寨再详谈吧。”

    “也好,客随主便,我们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关横微微颌首,他微微一笑道:“孔长老,烦请您继续带路吧。”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