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9章 大仇得报
    “啪嗤、啪嗤!”妖兔的尖牙利齿咬住血蟒魂体不放,旁边擎起骨刃的相斐眼中闪烁寒芒,他嘴里大吼一声:“好机会,杀!”

    “呼唰!”骨刃挟裹相斐的全部力量挟风劈砍,他原本是黑气顶峰的战士,可是最近经过磨砺锻炼,终于迈进半紫境界,这一斩之力,不容小觑。

    “噗!”说时迟,那时快,血蟒飞颅王魂体骤分左右,看似已经被相斐劈为两爿,他下意识面带喜色叫道:“成功了?!”

    突然间,相斐身后传来了关横的吼声:“喂,小心暗算!”

    “唰唰唰嗖嗖嗖”没等相斐反应过来,两爿血蟒王的残影倏地变为两个整体,陡忽张开獠牙狠狠咬在了他的左右肩头:“噗嗤。”

    “呃啊啊啊”骤遭重创,相斐疼得目眦欲裂,八只妖兔飞颅叽叽怪叫,眨眼间急窜上来撞得那两团残影砰然倒飞。

    “嗷嗷嗷”电光火石之间,两道猩红血影骤然发出吼叫,而后二变四、四变八,转瞬化为八个嘶吼咆哮的血蟒飞颅王。

    “这是……飞颅王分身?!”相斐见此情景,急得冷汗如瀑纷落,就在这时,对方已经杀过来了。

    “唰!”一道血影晃动,转瞬来到了铜骨兔近前,倏地缠裹住对方,而后不断匝紧,铜骨兔纵然有一身铜皮铁骨,如今也是魂体“咯剌剌”作响,眼看就要被挤爆了。

    “危险,你给我放开它!”这里的每一只妖兔,都是相斐用心收服的宝贝,一见铜骨兔有难,他顿时疾扑过去,挥起骨刃疯狂斩落:“嚓!”

    这一斩之力义无反顾,血蟒王分身不过是半紫境界,当然扛不住狠厉攻击,随即应声爆碎。

    可就在下一刻,相斐已经陷入了剩余几只血蟒重围,“嗤啦!”肩头被咬,撕去大片皮肉,紧接着就是胸腹、肋下、小腿同时中招,相斐顿时浴血当场。

    “哎呀,相斐危险。”见此情景,卿凰、若桃都想过去伸手帮忙,可是却被关横拦住:“等等,这是他的战斗,让相斐自己想办法吧。”

    “可是……”二女见到关横语气坚决,不好反驳,但小黑不管三七二十说道:“姐夫,你再不出手,相斐大哥就要完蛋啦。”

    “嘁,你也太小看他了,自己瞧吧。”说完这句话,关横倏地一指前方,原来战场上形势突变,又有了新的情况。

    “唰唰唰嚓嚓嚓!”说时迟,那时快,寒光闪烁掠空疾响,相斐挥舞骨刃倏地迫退面前两只血蟒王分身,可是对方的同伴又在瞬间欺身而上。

    “噗!”相斐左臂顿时遭到血蟒咬噬,骨刃终于抓不稳,“当啷啷”应声坠地,就在下一刻,其余三只血蟒狂甩魂影,倏地缠住了相斐身躯,就要硬生生把他绞碎。

    “呃啊啊啊”他惨叫刚一响起,咯剌剌骨裂声也已经络绎不绝,见此情景,小妖兔飞颅顿时不顾一切飞扑上来救援。

    “嘭!”狠狠撞中一只血蟒分身,对方魂影吃疼之下凶威爆发,倏地一口咬住小妖兔,随即合拢獠牙:“咔嚓!”

    “不要啊啊啊”相斐看到自己第一个飞颅同伴惨遭噬咬,顿时发出凄厉吼声。

    就在这时,其余七只妖兔飞颅瞬间闪烁出淡金光芒,由于之前被关横灌注了些许五行灵气,它们早已达到半紫境界顶峰,要想撕破桎梏晋升,唯独缺少一个契机。

    恰在这一刻,小妖兔的悲鸣、相斐的厉吼,终于是它们产生了绝强的同仇敌忾之心,一起迈进了紫气之境。

    “叽叽叽”尖鸣声陡起,在血蟒分身嘴里不住挣扎的小妖兔魂体,倏然也起了变化。

    “唰唰唰唰!”

    这魂体耀眼的光芒,甚至超过其余七只妖兔总和,只因为上次在斜风堡郊外,关横为了让相斐有生命保障,特别多输送了一些灵气给小妖兔,这才导致它的厚积薄发,瞬间进阶到了比同伴更高的层次。

    “砰!”咬住小妖兔魂体的血蟒分身瞬间爆成齑粉,彻底魂消湮灭,在空中的小妖兔之魂已经暴涨了数倍大小,在下一刻发出尖锐嘶鸣:“叽叽叽”

    “呜呜呜”

    其余七只妖兔同时尖叫了起来,这八个紫气飞颅的威压倏地如同惊澜狂浪滔天翻转,震得周围那几个血蟒分身砰然粉碎,残余的气息勉强化为了血蟒飞颅王的模样,但是这家伙魂影几近透明状态,显然元气大伤了。

    “哈哈,这个大逆转好棒啊。”观战的小黑顿时高兴地抚掌大叫:“我早就说了,相斐大哥输不了。”

    旁边的关横嘴角上翘,偏偏带着几分狭促揶揄的笑意说道:“哼,刚才也不知是谁,说我不出手,相斐就会完蛋。”

    “那个……只是小小的判断失误嘛,别在意了。”小黑搓着手红脸嬉笑:“不过还是姐夫你厉害,能瞧出他可以逆转胜负,我敢打赌,这天下没有谁的眼光比你更厉害了。”

    “哼,小马屁精,这张嘴就像抹了蜜似的。”关横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盯着战场,他喃喃自语的说道:“真正的胜负,只怕在眨眼间就能分出来了。”

    “阿横,你说相斐他……能赢吗?”

    听了卿凰询问,关横沉声答道:“难说,虽然八只妖兔飞颅都已经进阶到了紫气之境,但它们消耗不轻,持久战未必对其有力,而血蟒飞颅王的分身尽毁,这家伙也是吃了大亏,所以双方是半斤八两。”

    “快看,他们动了。”若桃此时一指前方,顿时把众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

    “嗷嗷嗷”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不堪再战,血蟒飞颅王登时昂首咆哮一声,要做最后的挣扎,而相斐那边也是晃着摇摇欲坠的身躯,大声叫道:“咱们就和它拼了这回,杀呀!!”

    “叽叽叽吱吱吱”愤怒的妖兔们一个个爆发浑身紫气,竟然在瞬间融合一处,隐隐形成了巨大光团。

    见此情景,关横倏地一弹手指:“们,都过来观战。”

    “呼呼呼。”眨眼间,四只的魂影出现在他周围,关横随即说道:“诸位都看清楚了,这才是真正飞颅王出现时的前兆。”

    这句话甫一出口,经过融合的巨大光团倏忽变成一只怪异的妖兔模样,身披龙鳞、四肢布满虎纹,额上生牛角,脊背生芒刺,唇边有獠牙,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煞气。

    小黑此时远远望见,脸上顿时出现一丝失望神色,她嘀咕道:“这是什么呀?刚才那几只可爱的兔子呢?真是叫人太失望了。”

    卿凰和若桃也是面无表情齐声说道:“我们也好失望。”

    “嘁,姑娘们的心思太难判断了。”关横心中暗叹,只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观战。

    与此同时,战场上风云突变,新融合而成的“妖兔飞颅王”瞬间和庞大血蟒恶斗在一处。

    “呼啪!”血蟒王倏忽甩动长尾,狠狠抽中妖兔王魂体,疼得对方叽叽怪叫,可就在下一刻,这妖兔倏地疾窜上天,而后缩紧四肢迅疾滚落,犹如狂转车轮似的,用背上锋锐芒刺碾过血蟒王正面。

    “嗤啦噗噗噗!”血蟒王猝不及防之下,妖魂顿时被扯开大半,还没等这家伙迅速愈合,妖兔王一记俯冲猛撞,再次双角将其彻底顶飞出去数丈之遥。

    “呼”说时迟,那时快,这血蟒直接朝着身受重伤的相斐扑了过去。

    “叽叽叽”见到对方用心狠毒,朝着自己主人杀去,妖兔王气得七窍生烟,顿时紧追不舍,可就是慢了半步。

    “啪嗤嗤!”电光火石间,血蟒王的魂影已经彻底缠住了相斐的身躯,只要此獠稍一运劲,估计相斐粉身碎骨。

    眼见主人被擒,妖兔王难免有几分投鼠忌器,相斐却在下一刻狂吼道:“你还犹豫什么?杀呀!”

    这句话甫一出口,他倏地奋力扯开自己的衣服前襟,显出的肌肤上有一个怪异的兽面图腾,那是每个九岭妖族飞颅战士身上都要纹刺的标记。

    这纹身,就是控制自己飞颅的秘密,一旦鬼物产生反抗情绪,和对方连接的纹身就会出现异常反应,瞬间毁掉飞颅魂体,甚至这些人稍微心念一动,纹身就可以让飞颅痛苦不堪。

    不过,相斐一次都没有使用这东西,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的飞颅是朋友。

    此时此刻,相斐嘴角上翘,显出一丝微笑:“以我相氏一族之血,逆转纹身就可以毁掉距离自己最近的飞颅,这么做,父亲一定会以我为荣的。”

    “噗。”霎时间用骨刃划破掌心,鲜红飙溅的一刻,相斐用沾满血迹的手狠狠击在心口:“血印,启!!”

    “轰!!”惊天动地的声音赫然响起,匝住相斐躯体的血蟒飞颅王应声魂碎,彻底化为虚无,方圆十余丈尽是漫天扬尘,双眼不能视物。

    “叽叽叽”见此情景,妖兔王昂首悲鸣,似乎是在自责无法救护主人。

    可就在下一刻,关横的声音突然在那里响起:“相斐,你是白痴吗?我只让你竭尽全力打一场,可没唆摆你拼命啊,你小子要是死了,相柳岂不是要被气疯?不孝子!”

    霎时间,扬尘散尽,关横和相斐站在了原地,四周围焦黑一片,原来刚才爆发的,根本就不是纹身血印的威力,而是他的原火劲。

    此时关横攥住相斐的手,嘴里嘀咕道:“我去,真特么惊险,就差半寸,你这血手就拍在纹身上面了。”

    就在这时,卿凰、若桃、小黑她们全都跑了过来,三女纷纷问道:“怎么样?他没事吧?”

    “我看看。”关横伸手拍了拍相斐的脸颊:“喂,兄弟,你被吓死了没有?死了的话回答我一声。”

    “呸。”相斐此时啐了一口,继而苦笑道:“死了还能回答你吗?”

    关横笑着说道:“怎么不能?不信你问若桃。”

    “为什么又扯上我?”若桃晃了晃脑袋。

    关横笑了笑没说话,先是一把拉起跌坐在地的相斐,随即对半空中的妖兔王飞颅勾了勾手指:“喂,自己解除融合状态,都飞回来吧,我知道你们能做到。”

    他的话音甫落,对方魂体一晃,立刻化为八道虚影,倏地落回了相斐身边。

    “关兄,这回真是多亏你救命了。”

    听到他说出感谢的话,关横可不领情,他板着脸开言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这话?动不动就想出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招数,万一要是真的完蛋了,我怎么和你老子说呀?这不是连累我吗?”

    听了他的话,相斐只好苦着脸不停道歉:“呃,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不过大家朋友一场,别怪我没提醒你。”关横此时低声道:“同归于尽这类事,能免则免,毕竟身边还有关心你的人,可别轻易让他们伤心难过,知道吗?”

    闻听此言,相斐身躯一震,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他微微颌首点头:“关兄,你这句话说的实在太对了,在下一定铭记在心里。”

    “呵呵呵,经验之谈、经验之谈而已。”说到这,关横拍了拍他的肩膀:“试炼也算结束了,咱们回村寨吧。”

    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相斐答道:“是,关兄,请。”

    ……

    少时片刻之后,伤疲满身的相斐终于和关横他们回到了村寨里。

    一众九岭妖族的族民、长老和相柳看到相斐虽然一脸疲态,却是昂首挺胸,充满信心的走向大家,俱都满意的点了点头。

    尤其是族长相柳,看到儿子这般气势迫人、实力大增的模样,就知道对方没让自己失望。

    “小兄弟,犬子这回能通过秘境试炼,又亲自手刃本族叛徒,全靠你大力相助。”

    相柳此时满脸感激之色,抱拳躬身道:“请受老朽与阖族上下一拜。”

    九岭妖族的长老和族民与此同时齐声道:“在下请受一拜!”

    “诸位,别这么客气。”

    见此情景,关横轻声一笑:“这只是举手而劳的事情,再说了,族长,我这次进入秘境也并非空手而归,与飞颅王的相遇,让我受益匪浅,大家互相帮助,不要再说感激的话了。”“如此说来,老朽就不矫情了。”

    相柳说道:“几位现在有何打算?”

    “我们要寻找名叫‘绿蛟’的巨兽,如今对方踪迹的线索,全都指向北号妖族领地那边的浊河、龙门。”关横回答道:“所以,我们当然是前往那里。”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