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3章 深夜奇事(第三更)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族长请说。”

    “实不相瞒,在方才那个巴隆出现时,你也听见了他的目的,这厮是为了本族第一秘宝飞颅王而来。”相柳面带严肃低声道:“我想把这东西送给小兄弟你……”

    “呃?!”闻听此言,关横、卿凰和若桃都是为之一愕,他急忙摆手说道:“使不得,此物是九岭一族的宝贝,我一个外人怎么能够染指?”

    “小兄弟先别急着拒绝嘛,听我把话说完。”

    相柳话到此处稍微一顿,这才继续开言:“那飞颅王说是本族秘宝,确实不假,但是数百年来无人能够御使,与其继续放在秘境里无所事事,倒不如让它跟随在你身边出一把力,毕竟对付魇化盟,驱除人间邪气这些事情,都需要帮手,我说的对吧?”

    闻听此言,关横低头不语,若有所思,相斐也在旁边说道:“关兄,我父亲说话一向斟酌周祥,想得面面俱到,你不妨考虑一下。”

    “不错,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方才没说出来。”相柳突然把话锋一转问道:“小兄弟,在说这个之前,能否再让我瞧瞧你那七只鬼物的模样?”

    “呃?可以。”听了他的要求,关横立刻唤出婴白鬼和六伥鬼,当相柳看见四只的时候,倏地一拍大腿,他亢奋叫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就是它们了。”

    “嗷呜?!”被对方这么近距离一吼,们微微错愕,差点翻脸动手,可下一刻,相柳扭头问关横:“小兄弟,你这几只鬼物生前难道是……”

    “不错,就是啊。”关横笑道:“细想起来,和它们相遇的时候,还真是有意思,这几个家伙当初的实力可弱了,不过现在也没好多少,一直都喜欢打群架。”

    听了关横的话,四只气得呜呜低鸣,那意思是说,老大你也太不给面子了,枉我们劳苦功高为你拼命,到头来也得不到一句夸奖。

    “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关横没好气瞪了它们几个一眼。

    “小兄弟,我此时觉得你肯定和飞颅王有机会相识,知道吗?根据我们九岭妖族的故老相传,这飞颅王生前是一只‘玄骨王’,那可是天下猿类妖兽的翘楚。”

    相柳此时接着说道:“你身边也有们作伴,说不定飞颅王对你会产生不一样的好感。”

    “玄骨王?”关横闻听此言,立刻愕然说道:“我在伊水妖族的典籍里见过此兽的名字,这可是灭绝了数百年的妖兽,没想到竟然还有飞颅魂体存在?”

    “对,最后一只玄骨王在寿终正寝之后,衍生出了妖魂,后来一直跟随我们九岭妖族的先祖,还获得了飞颅王的美誉。”

    相柳解释道:“不过在百多年前,九岭山附近发生了一场攸关本族存亡的大战,我族多名至高强者战死,就连飞颅王的魂体也被打得四分五裂,湮灭大半,强敌们也是伤亡殆尽。”

    讲到此处,相柳看了关横那几只一眼,而后缓缓说道:“飞颅王魂体即将消失的那一刻,我的曾祖父舍不得老朋友就此湮灭,于是将它放进了九岭山秘境,将入口封闭,希望飞颅王在里面休养生息,能够重振雄风。”

    听到这里,关横下意识问道:“族长,后来你见过那只飞颅王吗?”

    “这个嘛……我当年在进入秘境接受五天五夜试炼的时候,好像远远见过它一面。”相柳有些犹豫的说道:“当时,年轻的我一次控制了太多的飞颅魂体,险些遭到反噬……”

    说着,他眼前就浮现起了当年的情景:年轻的相柳被九只狂暴的蛮熊飞颅咬住身躯,险些被撕扯成碎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不远处陡忽响起震动整个秘境的吼声,那些蛮熊飞颅吓得魂影颤抖不止,顿时松开了嘴。

    就是趁着这个机会,相柳控制住了九只飞颅,他在慌忙间抬头望去,数百张丈的高坡上静静漂浮着一道魂影。

    那种紫气顶峰之境的淡漠威压、模糊不清的样貌,都让相柳感到凛然大惊,可是对方却没有恶意,而是在下一刻飘然而去。

    “呵呵,原来相柳大叔也没看见对方的模样。”小黑此时嬉笑问道:“你怎么肯定那就是飞颅王呢?”

    “呃,这个嘛……嘿嘿,俺认为应该是自己的直觉。”相柳老脸一红,忙不迭说道:“总而言之,小兄弟,你就陪着犬儿去一趟秘境好了,倘若能收服飞颅王,那可就多了一大助力,你说是吧?”

    “嗯,族长说的也对。”关横微微颌首点头:“能对付魇化盟的力量越多越好,再说那个什么玄骨王可能还是我这几只的亲戚了,去和它见个面也好。”

    “那我也要去!”小黑毫不犹豫的挥手说道:“九岭山秘境一定很好玩。”

    “这……”关横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相柳。

    对方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孩子想去,就让她去吧,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面,秘境里的紫气鬼物、飞颅不在少数,虽然都是些实力锐减的残魂,但要是一窝蜂似的围攻,你们就会有一定危险。”

    闻听此言,卿凰、若桃齐声说道:“既然这样,我们都去,也好有个照应。”

    “呃,娘子军全员出动?声势浩大,不管是什么鬼物邪祟,估计都得退避闪躲。”关横苦笑一声:“相斐兄,你看有我们这些保镖跟着,你此行还有什么害怕顾忌吗?”

    “我肯定是没有。”相斐低声笑道:“此时此刻,我开始可怜那些秘境里的飞颅鬼物了。”

    就在此时,相柳说道:“好啦,天色渐晚,大家休息一夜,咱们明天清晨再前往秘境。”

    关横一伸懒腰说道:“好,终于可以歇息了。”

    小黑悄悄凑到少族长身边低声道:“相斐哥,让你的兔兔陪我玩一会。”

    闻听此言,相斐只得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我这妖兔胆子很小,你可不能再让吞鬼喵欺负它了。”

    相斐之所以会这么说,那是因为之前猫儿看到那只较小的妖兔飞颅好玩,追得对方在屋里不住乱窜躲避,苦不堪言,弄得关横和卿凰都很不好意思。

    小黑此时听到他的话,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了,要是吞吞再敢欺负妖兔,我就把它捆起来丢到墙角去。”

    闻听此言,众人都是莞尔一笑,下一刻都回到自己的房间歇息去了。

    ……

    一夜的工夫,眨眼就晃了过去,就在天蒙蒙的时候,关横觉得有些口渴,于是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想去抓桌案上的水碗。

    “呃?!”突然间,感觉脚下地面产生一阵轻微颤晃,他心里不禁纳闷起来:“怪事,难道说有人趁此时在地下挖洞经过不成?”

    想到这里,关横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这怎么可能?八成是我疑神疑鬼而已,不过既然醒了,倒是不妨去看看‘她’是否睡得安稳才好。”

    下一刻,关横把碗里的水一饮而尽,而后悄无声息的出了房门。

    隔壁,就是卿凰一个人房间,尽管关横死乞白赖的要求卿凰和小黑、若桃分开睡,可这妞儿还是没给关横机会亲热就把屋门关死了。

    关横来到门口的时候,心中暗想:“怎么才能把这门撬开,来个‘突然袭击’呢?”

    刚想到这里,这门竟然吱呀一声轻轻开启,卿凰的倩影俏生生站在了关横面前。

    见此情景,他毫不犹豫的张开双臂就把对方揽进怀里,嘴里还说道:“好啊你,这么早出门,肯定是想我了吧?别着急,咱们马上就可以……”

    “去你的,别胡闹了。”卿凰的脸色微红,她忙不迭把关横推开,而后低声说:“我是听见脚下有莫名其妙的声响,这才起床看看。”

    “这么说你也听见了?”关横此时一愣:“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呢?”

    卿凰接着说:“好啦,被你这么一抱,我可是睡意全无,不如……”

    “我知道,不如现在回到床上‘运动’一下。”

    说着,他就想把卿凰抱起来进屋,对方实在忍不住,伸手拧住关横的耳朵低呼道:“小色鬼,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我是说,去屋子外面调查声音来源,懂了吗?”

    “哎呦呦,松手、松手!”关横晃动脑袋,带着哭腔说道:“你要是把我的耳朵扯下来,以后吩咐什么事情让我去做,咱可就听不见了。”

    “嘁,根本没用力。”卿凰松了手,拽起关横的胳膊就往外走,她还说道:“咱们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最好不要惊动大家。”

    “这、这天都还没亮呢,我只想和你在被窝里好好聊一聊……哎呀,别踩脚,我去就是了。”

    关横看到卿凰薄怒微嗔的样子,知道不能拒绝,只好随着她一起悄无声息的出了此间居所,当他们跑到屋外时,地面的震动逐渐变小、远去。

    “嗯?!朝着村寨西北、东北两个方向去了?”见此情景,关横立刻叫出婴白鬼:“赶紧觅着对方向西北掘洞的声音追过去看看。”

    到了现在,连他都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了,于是对卿凰说道:“咱们去东北方探查一下,走。”

    ……

    少时片刻之后,不少灰毛小兽从村寨围墙边缘的土洞里钻了出来,卿凰和关横恰在这时悄悄摸过来,躲在了岩石后面,她轻声问道:“这些家伙是什么东西?”

    “嗯……是一种小妖兽。”关横挠着头想了想,而后说:“应该是‘三趾跳鼠’,这种东西素来胆小,从不敢轻易到人类居住的地方来,而且他们除了掘洞之外,也没有其他本事了。”

    “阿横,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背后控制三趾跳鼠,在村寨地下掘洞?”

    “有可能,不过谁吃饱了没事做,派它们挖洞?”

    关横的话音甫落,婴白鬼魂影悄无声息的飞了回来,稍一接触,他就知道了对方发现了什么,于是对卿凰低声道:“西北方也是一群三趾跳鼠在围墙边缘掘洞,它们已经跑了。”

    “叽叽叽……叽叽叽……”就在此时,一只肥硕的妖鼠突然抬头叫了几声,招呼着自己的同伴在围墙角落“吭哧吭哧”啃噬了起来,眨眼之间,围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数尺宽窄的大洞。

    见到这番情景,关横和卿凰互相对望,眼中都有几分惊异。下一刻,有个黑影倏然从大洞对面钻了进来,而后挥手对鼠群低吼道:“都给老子滚,到距离此地十里外的树林等着我。”

    此人说话瓮声瓮气,十分粗鲁,那鼠群首领听了他的话,带着一帮子小鼠顿时顺着围墙孔洞跑出去了。

    这家伙却猫着腰向前摸索走了一阵,他注意到此时天色微亮,天昏地暗,于是大着胆子跑到了三趾跳鼠刚才挖掘的地洞口,哧溜一下钻了进去。

    见到对方消失,卿凰低声问道:“那家伙是谁?”“不太清楚,但是说来奇怪。”

    关横摸着下巴低语道:“我总觉得这厮的背影有些眼熟,八成在什么地方见过。”

    他们刚说了两句话,那个家伙又从地洞里窜了出来。

    这一回他可是大胆多了,立刻就往围墙这里疾奔,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相柳,你这个老东西,还有这九岭妖族所有的人,你们都该死,哼,就在这里好好享受我留下来的妖蚊吧,让这些虫子把你们的血全部吸尽!”

    他的话音甫落之时,躲在岩石后面的卿凰心中愤怒,就想拽出灵剑去拦截对方,可关横一拽她的手腕,微微摇头以示阻止。

    “噌噌噌”黑影快步疾奔纵出围墙缺口,就此扬长而去。卿凰此时眼看着对方背影消失,她跺脚急道:“哎呀,你为什么要放跑这个家伙?”

    “他跑不了,记得吗?此人刚才吩咐过那些三趾跳鼠,要到十里之外的树林等候,再说,我已经派婴白鬼跟过去了。”

    关横抓住卿凰的手就往那个家伙方才进出的密洞跑去:“我认识这家伙,所以怀疑他在地道里动了手脚,你也听见了,好像是什么妖蚊……”

    “嗡嗡嗡嗡嗡嗡”关横这句话刚一出口,地洞口方向倏地响起一阵翅膀扇动的声响,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一抖手,顿时将大团原火劲扔了过去。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