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4章 疫毒妖蚊
    “呼砰!”火球落在洞口的瞬间,顿时烧得几只即将飞出来的妖蚊浑身冒烟,眨眼间便化为了灰烬。

    “六条节足、全身红黑斑点,糟了!”关横低吼一声:“是‘疫毒妖蚊’这些家伙传播的毒素十分迅猛,要是稍有不慎,就会有大批无辜者枉死。”

    想到这里,他立刻呼唤道:“猎獬,赶紧出来。”

    “唰!”下一刻,猎獬真魂赫然出现在二人眼前。

    “我现在明白了,那个家伙利用自己驯服的三趾跳鼠掘洞,把妖蚊又扔进了地洞里,这隧道四通八达,遍布整个九岭妖族村寨,要是从各个入口出去袭击大家,根本防不胜防。”

    关横说道:“现在只能靠你救急了。”

    猎獬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冲进隧道,用你所有的金线分身全力杀光疫毒妖蚊。”关横火急火燎的说道:“现在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没问题,不过你也可以为我的分身增加一些威力,比如说,附着原火劲。”猎獬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立刻点头:“好,就这么办。”

    数息之后,猎獬化为无数金线分身,到处追杀村寨地下隧道里的妖蚊,不让一只到达外面。

    与此同时,关横和卿凰也顺着围墙缺口向树林方向追了过去。一边跑,关横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混账东西,真是禽兽不如,竟然想出这种恶毒的方法,要把所有人都害死。”

    “阿横,你不是说认识那个家伙吗?”卿凰此时问道:“他到底是谁?”

    “是相柳族长的堂弟、相斐的堂叔相颇!”关横随口回答道:“在伊水妖族斜风堡,这家伙就挟持过相斐,结果被我给揍跑了,没想到又出现在这里。”

    他们俩疾奔谈话时,已经跑到了树林外,就在此刻,婴白鬼魂影倏地飞落到关横近前,他微微皱眉:“怎么?树林里除了相颇还有别人?”

    婴白鬼点了点头,关横随即对卿凰一使眼色:“走,进去看看。”

    ……

    另一边,相颇在树林空地站定,他面前还有一只浑身萦绕半紫气息的硕大妖鼠,正在对着他吱吱尖叫。

    “放心,老子答应过你,只要在九岭妖族村寨地下掘洞成功,就把这些珍贵的妖珠赏给你。”

    相颇此时晃了晃手里的兽皮袋,那妖鼠首领见到此物,馋得嘴唇边直淌哈喇子,可是他倏地把脸一沉冷哼道:“可我现在后悔了。”

    “动手!!”说时迟,那时快,意狠心毒的相颇身边骤忽出现七只飞颅诡影,朝着妖鼠首领疾扑而去。

    可这妖鼠既然敢和对方做这个交易,自然也有超乎常人的灵智和实力,只见它身形一晃,嘴里同时发出厉声尖叫:“吱吱吱”

    电光火石之间,无数三趾跳鼠从附近草窠、岩石缝隙周围疾窜而出,把相颇和七只飞颅团团围住。

    “嘿嘿嘿,你们这些肮脏鼠辈,痴心妄想得到大爷的紫气妖珠?别做梦了,我早就想好如何对付你们了。”

    “疾!”嘴里倏然吐出这个字,那些飞颅疾影转瞬在空中汇聚成一团,迅速变成了一个诡异的怪物大嘴,他桀桀怪笑道:“这七只都是罕见异兽花鳞吼的飞颅,它们的叫声可以……”

    “嗷嗷嗷”相颇话音甫落,花鳞吼的厉啸瞬间席卷整个鼠群,让它们一个个七窍流血,随即身躯爆碎成血雾。

    “吱吱?!”鼠群首领见状,顿时怒不可遏,这家伙仗着自己半紫境界顶峰妖兽,立刻嘶吼一声冲向相颇面前。

    “畜生,还是这么不自量力?老子送你上路。”相颇说着拽出一柄铜斧,倏地挟风劈落:“呼”

    “叽叽!”妖鼠首领尖啸一声,在空中旋拧身躯,顺势险险躲过这一斧,而后用利爪狠狠挠向相颇面门。

    “嗤噗!”数道血痕顿时出现在脸上,相颇疼得差点扔掉短斧,这家伙御使飞颅伤敌还有两下子,可是论起直接对敌,他连一只老鼠也未必打得过。

    “可恶呀,杀杀杀”霎时间斧影上下翻飞,却砍不到敏捷灵巧的妖鼠首领,不过七只飞颅融合的花鳞吼已经用啸声将鼠群尽数杀灭,周围只剩下鼠群首领一个了。

    “畜生,你跑不了。”相颇一怒之下抖手将短斧抛掷而出,呼的掠向鼠群首领脖颈,这妖兽见势不好,突然来了个前扑翻滚,立时躲开了飞斧,自己哧溜一下跑向附近地洞,打算开溜。

    可就在这么个时候,树林外突然窜来一道人影,电光火石间,飞脚踹中这只妖鼠的脑壳:“嘭!”

    “黄?!”见到来者是熟人,他立刻吼道:“宰了这只畜生。”

    “哼。”那个膘肥体壮的胖子“黄”,倏地用脚底一碾,硬生生把半紫境界的妖鼠踩成了肉泥,随即冷哼一声:“好歹你也是九岭妖族首屈一指的飞颅师,怎么会如此狼狈?”

    “别提了,本以为自己的飞颅能够轻易灭杀鼠群,没想到,还是差点让这畜生跑了。”相颇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而后问道:“我托你打听的事情,有没有消息?”

    “老兄,你真的认识魇化盟的人?这消息是他们让你探查的?”

    听到黄这么问,相颇不耐烦地说道:“没错,魇化盟的谭卜是我的老朋友,一直让我留意‘绿鳞水兽’的消息,只要咱们把此事搞清楚,再准备一份见面礼,魇化盟必然会让你我加入。”

    “这就好,如今魇化盟势力庞大,投奔他们,对你我大有好处,不过……”

    黄有些犹豫地说道:“绿鳞水兽的踪迹我没找到,但我那结拜兄弟‘姜绅’已经用飞鸟传书送回了消息,说是有了眉目,他今天上午就能赶到九岭山秘境入口附近,和咱们汇合。”

    “好,到时候咱们三个还可以悄悄潜入秘境,把那些能用的飞颅魂体全部掳走,嘿嘿嘿,用它们换几颗能晋升到紫气之境的妖珠,应该没问题。”听了相颇的话,黄连连点头:“说的对极了。”

    此时此刻,听到二人谈话的关横和卿凰藏身在附近一棵古树的树冠里,收敛气息静观其变。

    卿凰有两次都想直接跳下去宰了这两个家伙,可是却被关横阻止,直到对方说完话,转身扬长而去,消失不见,他们这才从树上纵落在地。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或者生擒?”卿凰此时有些纳闷的问道:“抓住他们应该不费劲吧?”

    “你刚才也听见了,他们还有一个同党,得知了‘绿鳞水兽’的消息,正赶来和相颇汇合,对方说的极有可能是绿蛟,万一打草惊蛇,咱们可就错过得知重要讯息的机会了。”

    关横微微一笑:“这些家伙正好要在九岭山秘境附近汇合,还打算进去,和咱们倒是不谋而合,到时候进了秘境,要收拾他们、问出绿蛟下落,这还不简单吗?”

    “倒也是,不过你确定他们这些话的可信程度吗?”卿凰说道:“万一对方要是跑了……”

    “不怕,我已经让婴白鬼去找四只玄翎花盯住对方了。”关横接着言道:“只要到了上午,就能发现对方是否进入秘境,咱们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即可。”

    卿凰见到关横都已经盘算好了,于是微微颌首:“好吧,就照你说的做。”

    ……

    少时片刻之后,天色大亮。

    关横和卿凰也赶回了九岭妖族村寨,正巧猎獬真魂迎面飞来,它说道:“行了,没用片刻的工夫,我的分身就已经把疫毒妖蚊都解决掉了。”

    “做得不错,辛苦了。”关横点了点头:“我们先去找相柳族长说说刚才发生的事情。”

    “咣当!”在听关横讲述前情之后,相柳气得一拳捶在了面前桌案上。

    他低声吼道:“相颇这个畜生,真是意狠心毒,当年只不过和我竞争族长位子失败,就怀恨在心这么多年,此次还要利用疫毒妖蚊害死全族人,简直是可杀不可留。”

    说到这里,相柳又抬头问道:“小兄弟,你确定这个畜生打算前往九岭山秘境?”

    “没错,对方是这么说的,我也派了几只妖禽暗中跟踪,确保他们不会逃走。”

    “那就好,这一次,万万不能再让这个祸害跑了。”相柳此时霍的站起身来,他说道:“我要亲手宰了这……呃?!”只可惜相柳伤重未愈,身子稍一摇晃,顿时向后跌倒。

    “父亲大人,小心。”少族长相斐赶紧伸手搀扶他,而后说道:“您的病体实在是太严重了,解决本族叛徒的事情,不如让我来处理吧。”

    “你?!”相柳看着儿子的脸,倏地心中一动,而后大声道:“好,有志气,这才是老子的种,我答应你了。”

    说罢,相柳从身边的墙上摘下一柄五尺长的带鞘骨刃,将其递给了儿子:“喏,这是为父当年使用的兵刃,也是历代族长的信物,我要你拿着它将叛徒斩杀,这不仅是替你自己报仇的好机会,更是铲除祸患的良机,听明白了没有?”

    “扑通。”相斐此时半跪在地,双手将骨刃捧过头顶,他大声说道:“叛徒相颇不顾同族、血脉的生死,妄图加害于族众,可杀不可留,相斐在此发誓,势要将其斩杀,以除后患。”

    “说得好、说得好。”相柳此时拍了拍儿子的肩头,又扭头对关横言道:“小兄弟,我这蠢钝犬子进入秘境之后,还请照顾一二。”

    “这个一定,族长请放心。”关横笑着回答,他稍微一顿又继续说:“不过也只有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我才会出手,不然的话,相斐的试炼也就白费工夫了。”

    “不错,老夫也是这个意思,知我者,小兄弟也。”相柳此时和关横对望大笑,而后吩咐道:“快来人,准备饭菜,大家用餐之后立刻赶往后山秘境。”

    少时片刻,众人饱餐之后,相柳带上儿子和蒲刚、尤廷、季隆三位长老,引领着关横众人出了村寨,径直来到了后山。

    相柳开口说道:“儿啊,为父只能把你和关横他们送到这里了,前路也许艰险、荆棘遍地,随时面临死亡,不过你记住,只要有决心,任何沟壑都无妨挡住你的脚步,为父,等你归来。”

    “是,父亲,我这回绝对不会再让您失望了。”相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老族长微微颌首点头,而后又看了关横一眼,双方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相柳大叔,我们进去喽。”小黑此时满不在乎、大大咧咧说道:“放心好了,也许吃午饭之前,我们就能回来。”

    “哈哈,那敢情好,大叔就准备庆贺的宴会等着你们。”

    说完这句话,相柳便带着三位长老转身离去了。看着他离去时微微颤晃的肩头,相斐低声道:“父亲,你真的老了,但愿我这次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飞颅,然后早一天替您分担劳苦。”

    听他这么一说,关横笑道:“相斐,走啦,大家还等着呢。”“好,关兄弟,请。”

    相斐说着,自己带路走在前面,再怎么说,他也是本地人,虽然没进过秘境,可是与自己的父亲在入口附近徘徊过数次,自然熟悉路径。

    若桃一边走,一边在旁边笑着说道:“呵呵,咱们这一行人,好热闹,不像是跟着相斐去接受试炼,倒像是在郊游。”

    “是啊,而且什么人都有,九岭妖族的少族长、灵界的公主和驸马,人间第一小女鬼,还有一只能变成猛虎的猫儿……哦,对了。”

    关横一指身侧的小黑:“喏,还有个小赌鬼。”

    “哼,什么公主驸马,不害臊,羞羞羞。”小黑听到关横的话,气得嘟着嘴,怀抱吞鬼喵就往前走。

    卿凰摇了摇头苦笑道:“唉,你呀你呀,何苦又要去撩拨她?”

    “只是提醒这丫头戒赌而已,有什么不对吗?”听到关横这么说,卿凰嘴唇动了动,随即把话锋一转问道:“怎么样,相颇他们出现了没有?”

    “应该还没有,毕竟婴白鬼和花都没都没传来消息。”关横小声嘀咕道:“也许这两个家伙要等的同伴还没有到,故此都没出现。”

    “关兄。”听到他们谈论本族叛徒,相斐立刻驻足转过身来。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