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1章 长老出手(第一更)
    蒲刚和尤廷出现、灭杀对手,都在兔起鹘落完成,那个巨汉杀手头目原本抱了看热闹的心思没上前帮手,可是眼见两个得力手下惨死,顿时让他勃然大怒:“杀千刀的,老子要碾死你们!”

    “呼”开山骨刃陡忽挟裹无俦邪气斩向蒲刚、尤廷,这二人见到对方来势实在凶猛,顿时汇聚五巨蜥、六猛蝰十一道飞颅之魂硬碰巨汉骨刃。

    “呼砰砰砰砰!”暴响声赫然传遍方圆十丈,那些实力稍差的黑气境界杀手全被震得“腾腾腾”后退,还有那不济的家伙哇的吐出了血箭。

    蒲刚、尤廷的实力可比不上疯狂的巨汉,多亏十一道飞颅力量不弱,勉强扛住这凶猛斩击,不过二人也是憋得面色青紫,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这家伙真是个凶神,我二人要对付起来实在有些勉强。”心中刚刚泛起这个念头,屋内又有人喊道:“二位兄弟坚持住,我来啦!”

    “噌噌噌”有一人在喊话同时疾掠出房门,而后扬声厉吼道:“毒蝶飞颅,上”

    “呼呼呼嗤嗤嗤”破空之声络绎不绝响起,六团黑影霎时冲向巨汉杀手。

    “嚓!”巨汉手擎骨刃一时间没有防备,顿时被一道疾旋黑影蹭过脸颊,狭长血槽立刻飙红,他只觉面颊又麻又疼,顿时吼道:“这玩意有毒?”

    “要不然怎么会叫‘毒蝶飞颅’呢。”

    第三个冲出房门的人御使六只在空中疾舞的毒蝶鬼影,随即叫道:“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季隆’的厉害,上!”

    “嗤嗤嗤”电光火石间,毒蝶飞颅再次飙向巨汉杀手,这家伙勃然大怒之下将开山骨刃狂舞如风:“呼呼呼”

    虽然刃影疾旋堪称风雨不透,但巨汉还是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他心中暗叫不妙的瞬间,一个趔趄向后疾退,季隆大喊道:“哥几个还等什么?一起动手。”

    “不错,同时出手诛杀此獠才是最重要的。”说时迟,那时快,蒲刚、尤廷驱使巨蜥猛蝰十一道飞颅齐刷刷冲到巨汉面前,他们齐声吼道:“尝尝九岭妖族飞颅三绝的‘蜥蝰蝶杀阵’。”

    “呼呼呼、嗤嗤嗤!”十余道飞颅诡影罩定巨汉杀手全身上下,这家伙到此时还不忘狂吼道:“没用,你们这些攻击如同隔靴搔痒,根本伤不了老子一根汗毛。”

    “呀啊啊滚!”下个瞬间,巨汉的暴吼声响起,这家伙释放全部的力量终于震开那些飞颅噬咬侵袭,可是他的身上也并非毫发无伤,尤其是疾旋的毒蝶给巨汉增添了无数细小伤口。

    “噗噗噗!”黑血不断涌出狭长伤口,巨汉脸上罩上了一层黑气,显然中毒非轻,季隆大声叫道:“毒蝶的毒素发作只在顷刻间,趁机诛杀此獠,快。”

    “想要以多取胜?也不看看老子带了多少帮手。”巨汉此时振臂一挥:“杀,宰了这三个杂碎,生擒相柳。”

    “三位长老,我们来帮忙!”

    说时迟,那时快,房间周围聚集了十余名妖族武士,他们周围都浮现着飞颅诡影,季隆见到对方脸色大变:“飞颅亲卫?混账东西,谁让你们来帮忙的?族长那里需要人保护。”

    “可是……”为首的亲卫刚要说话,蒲刚和尤廷也大吼道:“快进去保护族长,我们顶得住。”

    “桀桀桀只可惜,你们再也进不去了。”霎时间,一个突兀的诡笑声响起,紧接着,半空中妖禽嘶鸣呱叫不止,大群枯木妖鹫挟风疾落,朝着那些御使飞颅的亲卫疾冲而来。

    “呼呼呼噌噌噌”三道黑影也随之落在了巨汉杀手身边,这家伙目眦欲裂的低吼道:“列骜、孙迟、牛景,你们总算来了。”

    “放心,我们一到,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列骜发出得意笑声振臂一呼:“嘿嘿,要对付神出鬼没的飞颅,当然要靠这些妖鹫,上”

    “呱呱”一只妖鹫倏地扑向面前飞颅,张开长喙将其吞咽下肚,下一刻,此禽身躯应声爆碎,飞颅当然也随之湮灭。

    见此情景,蒲刚失声叫道:“糟了,这是枯木妖鹫,要是让它们吞了咱的飞颅,双方会立刻自毁同归于尽。”

    “弟兄们,快收回飞颅,不能让妖鹫吞噬它们。”

    季隆的喊声甫一出口,魇化盟的牛景和孙迟立刻叫道:“来不及了,妖鹫们,杀呀”

    “可恶,不用飞颅老子照样能杀了你们。”

    勃然大怒的蒲刚抄起一杆长矛,倏地扑向巨汉杀手,他认为这个家伙是个领头的,只要拖延一时半刻,对方毒发,必然会对己方有利。

    “呼”长矛挟风掼向巨汉心坎,他咧嘴狂笑:“想伤老子,瞎了你的狗眼,来吧。”

    “嘭啪嚓!”对方护体邪气果然不是吹牛,顿时震碎了蒲刚掌中矛杆。

    “你以为小小的鬼毒就能让老子头疼吗?天真!”

    “啪!”巨汉随手将骨刃掼进地面,倏地出手攥住近前蒲刚的臂膀,他带着凶戾狂暴的语气叫道:“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呼”这家伙单手一用力,竟然将蒲刚整个身躯高举过头顶,紧接着狠狠摔在地上:“砰!”

    “咯剌剌”骨裂声络绎不绝响起,蒲刚的胸椎、肋骨和背脊齐刷刷断折,顿时飙出一口血箭,但是他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寒芒:“终于……贴紧你这家伙了……”

    “巨蜥飞颅,杀呀!!”下个瞬间,蒲刚张开大嘴,五道巨蜥飞颅顿时狠命撞在巨汉面门上,“砰砰砰!”飞颅魂影近距离猛攻,赫然击碎巨汉双眼,而后在他脑袋周围疯狂噬咬的起来。

    “呃啊啊啊”惨叫声不断响起,但是巨汉抓住蒲甘的双手始终没有松开,他只要用力一撕,这个御使飞颅的九岭妖族好汉的身躯就会被扯成两爿。

    ……

    另一边,相柳的居所内,这须发皆白、满脸病容的妖族族长听到屋外打斗声愈演愈烈,心中大感不妙,于是挣扎着掀起被子,就要下地。

    旁边两个近身的亲卫急忙阻止他:“族长,您……”

    “少嗦……咳咳咳……孩子们在拼命,我这个族长岂能坐视不理。”相柳的身体已经虚弱之极,此时不停咳嗽,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低声道:“快,扶我到大门前去。”

    “族长请三思。”

    “扑通。”这句话甫一出口,相柳面前的两个亲卫登时单膝跪倒,其中一人恳求道:“您老人家是本族的支柱,万一有什么闪失,我等万死难辞其咎。”

    “是啊。”另一个亲卫也说道:“现在少族长也没有归来,我们万万不敢让您涉险。”

    听了他们的话,相柳长声一叹:“唉……难道是天要亡我九岭妖族一脉不成?”

    “桀桀桀”倏忽间,一阵尖锐冷笑响起:“相柳族长,你说错了,天?天算什么东西?亡你一族的,是我的魇化盟,是我‘巴隆’才对。”

    “呼!”卧室窗前风声陡起,一道诡异黑影登时出现,两个亲卫慌忙站起,锵然拽出自己的兽骨剑,他们齐声怒吼道:“大胆,休想靠近族长半步。”

    话音未落之时,二人舍生忘死朝着对面这个家伙疾扑而去:“杀”

    见到神秘的巴隆脸上出现不屑冷笑和凶戾杀意,相柳立刻叫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快回来!!”

    “哼,自不量力的渣滓,你们去死吧。”随着残忍的冷笑声响起,巴隆身边陡忽浮起两道黑影,倏地迎向对方。

    ……

    “要你的命!”此时此刻,巨汉杀手一声暴吼,双掌用力就要撕开蒲刚的身躯,可就在下一刻,愤怒叫喊声赫然响起:“放开他!”

    电光火石间,一道疾影骤然掠空而来,砰然撞在巨汉心坎,这家伙虽然有厚重邪气护体、堪称刀枪不入,可是被紫气鬼物全力一撞,也陡忽飙出一口血箭:“噗”

    对方吃疼松手,“扑通!”蒲刚被重重摔在地上,尤廷和季隆立刻飞掠上前把他拽了回来,他们同时叫道:“是少族长的妖兔飞颅?!”

    说实在的,若是搁在往昔,本族实在没什么人把相斐的妖兔飞颅放在眼里,因为最弱的战士,也可以御使两只以上飞颅,相斐偏偏只能控制一个,还是最弱小不堪的妖兔。

    可是今天,这妖兔竟然救了三大长老之一、于是五只飞颅的蒲刚。

    “噌噌噌唰唰唰”衣袂破空之声骤忽响起,关横和相斐齐刷刷掠到不远处。

    相斐和蒲刚等人遥遥相望,并且扬声问道:“三位长老,你们不要紧吧?”

    “多谢少族长相救,族长在房间里,赶紧去保护他吧。”蒲刚嘶声吼道:“小心这些家伙控制的枯木妖鹫,对方可以吞噬飞颅魂体,然后自毁同归于尽,太棘手了。”

    “桀桀桀现在提醒他是没用的。”列骜看到相斐,眼中登时一亮:“哈哈,你是九岭妖族的少族长,生擒一定有用处,妖鹫,快上吞了他的飞颅。”

    “呱嘎”被列骜、孙迟和牛景邪气控制,那些妖鹫顿时舍了一众亲卫,朝着相斐的妖兔飞颅扑了过来。

    “可恶,妖兔快退。”相斐见到妖鹫掠来,知道不能力敌,只好喝令自己的飞颅闪避。

    关横在旁边倏地冷笑一声:“你们的枯木妖鹫很厉害吗?未必。”

    “啪。”说时迟,那时快,他猛地弹动手指,为首的一只妖鹫顿时浑身巨颤,继而在凄声惨叫中变为了一团火球。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列骜他们三个面带惊愕骇然,关横长声笑道:“没想到吧,你们把雒水河畔的山峰,用邪气控制妖鹫的时候,我也把原火劲留在了所有的妖鹫身上。”

    紧接着,关横看着对方冷冷说道:“现在,只要我心念一动,这些妖鹫便会……”

    “唰轰!”下个瞬间,顿时又有七、八只妖鹫尖叫着化为火球,砰然着地惨死。

    “糟了,没了妖鹫吞噬飞颅魂体,我们胜算不大。”列骜此时气得浑身颤抖,那巨汉杀手却还想负隅顽抗,他大吼道:“怕什么?老子手下兄弟多的是,给我上”

    “呼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附近魂影乱窜,鬼啸声此起彼伏,卿凰的声音也随之响起:“阿横,村寨里的杀手全部解决了,就是这边的几个,我们来啦!”

    “好极了,这里的残敌都有你们处理,至于妖鹫,六伥鬼也能引发它们体内的原火劲。”关横一拽相斐的胳膊:“快跟我进去找族长。”

    “休想,相柳那个老东西是我要献给主人的礼物!”巨汉此时挥舞骨刃疯狂拦阻关横二人的道路,他倏地拽出虹云剑,“嚓嚓嚓!”寒光乍闪迭现,骤然把骨刃削成数截,“当啷”坠地。

    关横的身形甫动,转瞬挪移到这家伙身后,巨汉陡觉喉头一凉,剑锋已然蹭过他的脖颈,斗大颅首随着喷溅红雾直飞上天。

    “哼,这就是魇化盟杀手的下场,走。”他的话音甫落,已经拉着相斐扑进对面房门。

    ……

    “唰!”亲卫的兽骨剑扫过面前黑影,却是什么也没砍中,脸上不由得出现骇然之色:“这是什么?”

    “呼嚓嚓嚓!”黑影陡忽亮出双爪落在亲卫头脸身躯上,挠得他浑身暴现红雾,忍不住发出惨叫:“呀啊啊啊”

    “哼,能死在我的邪魇分身爪下,那是你的福气。”巴隆冷笑一声的同时,那邪魇分身倏地伸爪扣住亲卫脖颈,随即把他整个身躯拧成了麻花状。

    “咯剌剌!”清脆骨裂声在相柳耳边响起,他不由得颤抖着大吼一声:“畜生,住手啊!!”

    “哎呀,不好意思,族长大人的命令,本来应该给几分面子的,只可惜,晚了一步。”巴隆一挥手,邪魇分身把血肉模糊的残尸抛在地上,但是他桀桀怪笑道:“不过嘛,还有一个没死。”

    话音甫落之时,剩下那个亲卫已经被邪魇分身擒住,相柳目眦欲裂的低吼道:“住手,别杀他,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巴隆这才开口笑道:“嘿嘿,好说好说,你想让这个渣滓活命不难,赶紧把九岭妖族秘藏数百年的‘飞颅王’献出来就行了。”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