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6章 群兔飞颅(第一更)
    “妖兔,上”眼见蛮牙兔之魂也就是深红境界,和自己这半紫妖兔飞颅相差甚远,相斐毫不客气的驱使飞颅扑上,那只蛮牙兔也是倒了霉,数息之间被完虐的上蹿下跳,最后遭到生擒活拿。

    “啪!”被狠狠摔落在地的蛮牙兔被相斐顺手摁住,因为对方已经被打伤,魂体力量衰减,很轻易就被他用秘法炼制成了新的飞颅。

    “哈哈,其实这蛮牙兔的外表可比你原来那只妖兔威风多了。”关横把对方捧在掌心里笑道:“尤其是这两颗尖锐大牙,啧啧,漂亮啊。”

    话音甫落之时,他已经把些许五行灵力输送给了蛮牙兔,这新生飞颅只觉得魂体力量瞬间充盈溢满,不由得舒服的尖叫了一声:“叽叽叽”

    “好啦,已经把它的实力从深红境界提升到黑气了。”关横此时把蛮牙兔递给相斐:“喏,好好培养,争取让这家伙成为你的得力大将。”

    “谢了关兄。”相斐喜滋滋把蛮牙兔唤到自己身侧,他一抬头说道:“咦?卿凰、若桃和小黑呢?”

    不远处赫然响起卿凰的声音:“阿横,我们在这边,快过来,遇到一个好玩的家伙。”

    当关横和相斐疾奔过去的时候,发现面前的乱石堆中间风声甚劲,“呼唰唰唰”一道鬼影破空疾飙,绕着一个小家伙不住挪移徘徊。

    “喵呜、喵呜!”在中间被疾影晃得晕头转向的,正是吞鬼喵,它的眼前发花、脚步趔趄,下个瞬间顿时扑通栽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了。

    “吞吞?!”小黑在旁边气得直跺脚:“笨蛋笨蛋,连一只兔子都打不过,我敢打赌,你就是最近缺乏锻炼,罚你不许吃东西!”

    见此情景,关横嘀咕了一句:“怎么,这也是一只妖兔?!”

    “没错,这是一只‘疾风兔’。”相斐话音甫落,也不再和大家多废话,立刻振臂呼道:“小妖、蛮牙,立刻给我把那家伙抓住。”

    “叽叽叽”此时此刻,小妖兔和蛮牙兔飞颅破空疾飙,分左右围袭对方,可疾风兔妖魂骤忽在空中“噌噌噌”翻滚数周,顷刻躲过了它们,自己倏地飘落在地。

    “呼!”风声陡起,这妖魂就地一滚竟然化为了实体,看样子膘肥体壮,不像是个善类大概是被围堵的心生烦躁,疾风兔竟然朝着小妖和蛮牙发出急吼,以示搦战之意。

    “嘿嘿,这家伙还挺嚣张的嘛。”关横在旁边笑了笑:“这倒是让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来。”

    “我知道。”若桃卿凰和小黑同时说道:“是‘兔子急了会咬人’。”

    下一刻,他把话锋一转说道:“不过这疾风兔妖魂能够凝聚实体,可见实力不弱,最少也是半紫境界以上,相斐,小心一点。”

    此言甫一出口,相斐已经大叫:“知道啦。”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疾风兔倏地一个翻滚疾窜,眨眼间落在蛮牙兔飞颅近前,“砰!”速度加力量的合身猛撞,顿时把蛮牙兔碰飞,旁边的小妖兔急忙上来截击。

    只可惜对方实在是太快,就只听空中“唰唰唰嗖嗖嗖”破空挪移声络绎不绝,疾风兔竟然晃出百十道残影,眼前发花,小妖兔暗感不妙,“啪!”下个瞬间,它也被撞了出去。

    “好厉害的‘魂影撞击’。”关横在旁边喃喃自语说道:“这一招每个鬼物都会使,是最普通的招数,可是能借助自己迅捷无伦之速度发挥超强威力,恐怕只有疾风兔这样的家伙能办到。”

    “哎呀,小妖、蛮牙?!”相斐此时看到自己的飞颅一个照面就被打退,心中不免慌乱了起来。

    “相斐大哥,冲啊,别怕它。”小黑此时倒是看得兴高采烈,她大声叫道:“我敢打赌,你一定能赢的。”

    “谢了,妹子。”相斐苦笑一声:“我可没这么乐观。”

    说罢,他急忙一挥手,让被撞飞出去的小妖兔、蛮牙兔掠回待命,此时此刻,关横说道:“不要用自己的短处和对方优势硬拼,喂,你那一双飞颅有自己的特点,要充分利用。”

    “自己的特点?!”听到对方的话,相斐还没琢磨出来是什么意思,疾风兔那家伙尝到了甜头,竟然再次主动朝着蛮牙兔疾扑而去:“呼”

    这一回蛮牙兔飞颅也急了,豁尽全力也是向对方迎了过去,“嘭!”二者魂体在空中猛烈碰击,竟然是不分上下。

    “吭哧!”电光火石间,蛮牙兔骤忽张嘴咬住了对方的魂体,狠狠一扯:“嗤啦!”

    “叽叽叽”疾风兔吃疼尖叫,登时御空暴退出去数丈之遥。

    “唰!”就在此时,小妖兔趁隙扑了过去,奋起全力和对方撕扯起来。

    “我明白了,咱们这边二打一,一个黑气顶峰、一个半紫之境,围攻的话,能赢!”相斐倏地大吼道:“冲冲冲,别给这家伙喘息的机会。”

    数息之后,疾风兔终于扛不住一对强敌的猛攻,呼的向地面坠落下来,相斐见到机会难得,向前合身一扑,将其擒拿在手:“哈哈,这下你可跑不了啦。”

    “半紫境界的疾风兔,这可是上好的飞颅‘材料’。”关横抱着肩膀笑道:“有了它以后,再寻找捕捉其余的妖魂,那可就容易多了。”

    若桃也在旁边笑道:“不错,能够遇到速度迅捷无伦的疾风兔,相斐,你的运气不错呦。”

    “哎呀,这哪里是运气不错,完全是大家帮忙的结果嘛。”相斐脸色微红,一边施展秘法将疾风兔炼成飞颅,一边说道:“我最大的幸运,是认识了你们才对。”

    “呵呵呵,你小子的嘴巴像是抹了蜜一般……”关横刚说到这里,和身边的卿凰脸色同时一变,他们互相下意识对望,卿凰随即问:“怎么,你也感觉到了?”

    “不错,一股很强的气息,最少也是紫气顶峰的存在。”关横低语道:“这秘境里的鬼物半紫境界不在少数,不过少有这种厉害角色,‘它’很有可能就是相柳族长提过的飞颅王。”

    他的话音甫落,身边的四只骤忽亢奋低鸣了起来:“呜呜呜”

    此时此刻,若桃和小黑以及刚刚把疾风兔炼成飞颅的相斐同时问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感到来了个有趣的家伙。”

    关横意识到疑似飞颅王的家伙气息游走不定,距离大家所在的位置尚有数里之遥,知道就算现在追过去,对方也已经跑远了,于是他接着说道:“咱们继续帮相斐寻找飞颅吧。”

    除了卿凰之外,大家俱都感到有些纳闷,于是她在旁边解释了两句,若桃闻听此言,兴奋的不得了:“哈哈,飞颅王?一定是个厉害的家伙,我要是能和它打一架,肯定过瘾。”

    “哼,我怎么可能把这种机会让给你呢?开玩笑。”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刚要说话,身边陡忽飘出猎獬真魂的影子,对方说道:“那个相颇东北方向数里出现了,他也在捕捉鬼物的魂体。”

    “什么?”闻听此言,相斐气得目眦欲裂,他大声吼道:“我去杀了这个叛徒。”

    “又来了,我跟你说过,这家伙又没有肋生双翅,逃不出秘境,他早晚是你嘴边的肉,不用急在一时。”关横微微一笑:“所以说,还是多找几只合适你的飞颅,之后再去收拾他吧。”

    但是他此时看到相斐的脸憋得通红,怒火遮眼的样子,又说道:“但是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这样吧,就派猎獬去吓唬一下相颇,让他吃点小亏。”

    说着,关横一挥手,猎獬倏地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边,为了躲避关横,狼狈逃进秘境的相颇犹如惊弓之鸟,最开始不断在秘境里东躲西藏。

    但是这家伙跑了一阵以后,就开始活动心思:“相斐和那小子追进来之后,绝对不可能放过我,真该死,我竟然把自己扔到了一条死路里,不行,就算是被对方堵上,我也得拼上一把。”

    打定了主意,相颇开始寻觅比自己手里那些飞颅更厉害的鬼物,因为就在逃进来之前,他让自己的七只飞颅负责殿后,那几只没用的家伙让伥鬼们三下五除二就给撕了,如今的相颇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倏然间,一道飞魂由远至近疾掠而来,相颇经验老道,早就看出对方是一只黑气妖狼之魂,他嘴角上翘,脸上顿时出现一丝狠毒冷笑:“来得正好。”

    “呼”说时迟,那时快,这老家伙倏地晃身形挪移,拦在了妖狼之魂前面,嘴里叫道:“畜生,乖乖变成我的飞颅吧。”

    “唰唰唰、砰砰砰!”他的话音甫落,双手攥拳迅猛挥击,登时打得这只妖狼之魂嘶吼哀嚎:“嗷呜呜”

    “啪。”趁着对方魂体虚弱,相颇五指微曲,陡忽将其擒在手中,脸上刚出现一丝笑模样,这家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狼嚎:“嗷嗷嗷”

    “糟了,这家伙还有同伴?!”相颇心知要是一只妖魂还好对付,如果来了一大帮,自己这两下子就会立刻陷入重围。

    “事不宜迟,快走。”想到这里,老东西捏着妖狼之魂拔腿就跑,谁知道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不远处骤然飞来几道金线,电光火之间缠住他一只脚。

    “扑通!”笨重的身躯狠狠摔在了地上,五指一松,抓住的妖狼之魂也乘机跑了,此时此刻,数十只大大小小的妖狼之魂已经将相颇围住,这家伙老脸苍白,心中一惊:“倒霉了。”

    ……

    与此同时,相斐已经在关横他们的帮助下又找到了铜骨兔、脊背赤兔和牛角兔三个家伙,将对方打败后炼成了飞颅。

    “呼,总算是抓到牛角兔了。”相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关兄,我已经有了六只飞颅了,是不是可以去找叛徒算账了呢?”

    “别着急。”关横此时说道:“相颇那家伙最多可以御使七只飞颅,你现在是六只,数量上不占优势,为了确保能够稳胜他,最好能找到第七、第八只飞颅。”

    “唉,你说得轻巧。”相斐苦笑道:“不是人人都像你这般强得离谱,竟然可以御使七只紫气鬼物,我现在控制六个飞颅,已经是极限了。”

    “胡说,你父亲相柳族长还可以控制九只蛮熊飞颅呢。”关横沉着脸说道:“你身为九岭妖族的少族长,有点志气和耐力好不好?”

    “好……好难啊。”这个时候,相斐满嘴发苦、愁容满面,卿凰等三女却在捂嘴偷笑,心说关横还真有作为严师的潜质,把对方训得一愣一愣的。

    “叽叽叽”就在这时,刚刚被收服的牛角兔、疾风兔转瞬从远方飞来,绕着众人不住发出低鸣,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哦?又发现妖兔魂体的踪迹了?咱们走。”

    ……

    数息之后,秘境内东南方,一处漆黑的地窟入口附近。

    “一只虎纹兔,一只龙鳞兔,全都跑进地窟里了。”相斐挠了挠头说道:“我是不是得追进去抓它们?”

    “当然。”关横等人齐声说道:“去吧,我们看好你。”

    可就在这个时候,关横双眉微蹙,倏然扭头看向东北角一个高坡上方,卿凰低声问道:“怎么了?”

    “是邪气!”关横沉声道:“虽然力量很微弱,不过我怀里的邪王晶石在颤动,这恐怕是万魇邪王的残余气息之一,我必须要去确认一下。”

    闻听此言,卿凰和若桃几乎同时说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不,得留一个人看着小黑和相斐。”关横看了卿凰一眼:“你比较稳重,还是跟着他们吧。”

    “行。”卿凰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那你自己小心。”

    说着,她一挽小黑的手,径直朝着地窟方向追赶相斐去了。

    “公子……”若桃虽然获准留下来,可还是有些不悦的说:“你说卿凰稳重,那就是骂我行事鲁莽了,对不对?”

    “喂,你的心思别想歪了。”关横没好气的说道:“我可没这么说过。”

    “哼,是吗?”若桃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拔腿跑向高坡那边,嘴里还喊道:“对方也许是飞颅王,刚才是谁说想和它打一架的?你还不快跟过来,等什么呢?”

    “哎呀,有道理。”若桃不习惯多想其他事情,于是也飞奔跟了过去。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