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10章 冰虱皮坎肩(第五更爆发)
    闻听此言,关横等人俱都双眸一亮,不约而同问道:“这话怎么说?”

    “老九那些颅首的大小不一,可是其中有三个最大的,前额突出,都有双眼能视物。”

    修蛇接着说道:“其余那几个脑袋都没有眼睛,像放大无数倍的蚯蚓似的,所以说,我推测三个最大头颅就是老九的要害和弱点。”

    “没错,听小修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说道:“老九能喷吐水火攻击的脑袋,就是这三颅其中之二,说是要害,倒也符合推测。”

    “三个最大的脑袋是吗?”若桃此时嘀咕道:“公子对付一个、卿凰对付一个,剩下那个归我,还有六个‘假脑袋’正好让六伥鬼缠住,你们说,这个战术怎么样?”

    “行啊若桃,想不到你还挺能琢磨。”关横哈哈一笑:“嗯,和我心中所想相差无几,了不起。”

    “嘿嘿,难得被公子夸我脑子好使,还真有些不适应。”若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卿凰此时继续说:“初步遭遇动手时的战术,决定就是这样了,但是其中不排除会有变故,可是阿横那里还有猎獬、婴白鬼,咱们周围的吞鬼喵、犟驼和尸马都能帮上忙。”

    “说的是,此外还有那几只玄翎花,它们跟着你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不会主动参战,可是大家有危险的话,花都会很自觉的过来帮忙。”

    关横搓着手掌低语道:“如此说来,咱们手上还有能炼化邪气的原火之力这个‘大杀手锏’,胜算还是很高的。”

    “不错、不错,听你们如此说,我都认为诸位有几分把握了。”

    绿蛟之魂此刻搭言道:“剩下的,就是要怎样在大西漠境内寻找老九的踪迹了,我听说,这荒漠的面积可不小,旅行的话一年半载都未必能走出来。”

    “什么?!这大西漠真的如此宽广?”闻听此言,小黑暗暗吃惊,她嘀咕道:“上回就只是在沙漠边缘走了一遭,就热得我几乎喘不过来起了,这种地方要走一年?!我敢打赌,那感觉肯定生不如死。”

    “嘁,傻丫头,谁会让你在沙漠走上三百六十五天呀?”关横此刻扶额苦叹:“就算你肯,我们也不会陪着你一起疯。”

    说着,他用手指敲了敲桌案边缘,而后开言道:“你们都还记得吧?石觥说过,疑似九婴的凶兽出现时,可正在袭击魇化盟的家伙。”

    “不错不错,石大叔好像说过,对方是在吸收杀手身上的邪气。”现在正是小黑抖机灵的时候,她拍掌笑道:“姐夫、姐夫,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这么浅白的推理既然连她都懂,卿凰、若桃自然也是齐声笑道:“我们也了解啦。”

    “其实道理很简单。”卿凰此时拿起水瓮,给关横斟满一碗。

    她随即笑着说道:“石觥替咱们前往大西漠探查魇化盟的窝巢,以及对方动向,却看到了疑似九婴的凶兽吸取杀手邪气,这就说明,此兽对邪气有极重的偏好,哪里有邪气,它在哪里出现的几率就大一些,我说的可对?”

    “没错,也就是说,不用我们特意在沙漠里兜圈子,只要前往魇化盟的地盘,就极有可能找到这个目标,更何况……”

    关横手腕一翻,亮出邪王晶石说道:“咱们还有此物,只要九婴接近周围,晶石必有反应,还愁找不到它吗?”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三女齐声笑道:“呵呵呵,正是如此。”

    之后,大家各自去忙碌,准备进入沙漠所需的东西,尤其是食水之类的东西必不可少,就这样,一直忙碌到了黄昏时分。

    “呼,别看咱们就几个人,可细算起来,需要的东西还真不少。”卿凰将一捆粗绳子往行李堆内一扔,随即问身边的若桃:“咦,小黑呢?还有阿横,怎么半天没见到他们俩?”

    “噢,刚才莱孤说是在找到的宝箱里又发现了夹层,可是那玩意太坚固,他劈断了两柄骨刃都没砍开,只好把公子找去,要借用虹云剑斩开夹层。”

    若桃说道:“小黑一听说就要瞧热闹,也跟着跑过去了,你刚才去内室找东西,所以没注意而已。”

    “宝箱夹层?!”卿凰此时抿嘴一笑,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若桃:“走吧,咱俩也去看看热闹。”

    ……

    另一边,莱孤的住所内,他说道:“关兄弟,拜托啦,既要砍开这宝箱夹层,也不能划坏里面的东西,你有把握吗?”

    “喂,莱兄,这话你都问了我十八遍了。”关横手里把玩着虹云剑说道:“每次我要动手都被你拦下来,在这样,原本有十成把握的事,都变成五成了。”

    “呃?!抱歉抱歉。”莱孤老脸一红,忙不迭说道:“是我太紧张了,总是想着再弄点什么好东西,拿回北号山给狙大哥他们看看。”

    “行啦,你那点小心思,我最清楚不过……咦?!”关横说到这里,突然低声道:“别动,你鼻子尖上有只苍蝇!”

    “唰嚓嚓嚓!”说时迟,那时快,莱孤只觉得自己面前寒光迭现,鼻尖上的飞虫顿时被削成两截,但是关横剑锋并没有就此停歇,倏地朝着他两腿之间劈了过去。

    “呃啊啊?!”一声惨叫响起,莱孤顿感眼前发黑,他心中暗道:“我不会是被骟了吧?!”

    “喂,睁眼看看,我可没拆你家祠堂。”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还剑入鞘,他伸手一指,莱孤这才注意到,关横出剑位置正是自己脚边的那口敞开盖子的宝箱。

    “咯剌剌……啪嗒、啪嗒……”这箱子侧面的夹层瞬间龟裂,紧接着,掉落了一地,里面还骨碌出来一个古怪的兽皮袋子。

    “咦,这是什么玩意儿?”小黑正好站在距离袋子最近的地方,便伸手捡了起来。晃了晃,她略带失望的说道:“轻飘飘的,也不可能是珠宝之类的东西,给你们吧。”

    言罢,就将此物递给了莱孤,关横在旁边笑道:“傻丫头,没重量的东西不一定不是宝贝,待会你可别后悔。”

    “嘁,少瞧不起人,买定离手,绝不更改。”小黑此时说得斩钉截铁,可还是忍不住偷眼观瞧,想看看袋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阿横。”

    “公子。”卿凰和若桃恰在此时进门,她们不约而同问道:“喂,宝箱夹层是何物?”

    “嘿嘿,来得正好,大家一起瞧瞧吧。”关横的话音甫落,便示意莱孤将袋子打开,顺手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咦?这是……好小巧的一件兽皮坎肩啊。”莱孤拿起此物捏了捏,随即说道:“轻薄,在手中好似无物之感,而且,触摸起来冰冰凉凉的,很舒服,哎呀对啦!!”

    言到此处,他自己倒是想起来什么重要之事,紧接着失声叫道:“这兽皮坎肩,应该是‘上古冰虱’的外皮做的,可是相当罕见。”

    上古冰虱,是一种非虫非兽的古怪物种,它们在千百年前就已经绝迹灭亡了,不过此兽有个极为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外皮极为抗热。

    把这冰虱皮整张剥下来,制成穿戴的物品,主人从此不惧炎热,在大太阳底下行走都会感觉神清气爽,凉意沁入心脾。

    听了莱孤的叙述,关横哈哈一笑。“嚯,还真是一件宝贝。”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带着几分狭促笑意瞥了一眼小黑,那丫头一听说穿着这冰虱皮坎肩不怕热,心里顿时后悔不迭:“哎呀呀,真是宝贝,这把骰子本小姐掷了个‘蹩十’,手气当真背到家了。”

    不表小黑如何自怨自艾,关横笑着问道:“莱兄啊,这件宝贝冰虱皮坎肩,你打算如何处理?”

    “你这不是废话了吗?”

    莱孤翻了翻白眼,随即苦笑道:“这要是个别的宝贝,说不定我就带回北号山和顾爻、孔世他们瞧瞧,好好显摆一番,可是冰虱皮坎肩,说实话,虽然罕见,对我们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你拿走吧。”

    “呦,真给我呀?”

    关横两手一摊,带着几分为难说道:“虽说我们明天就要进大西漠晒太阳了,可你也知道,我不怕热,因为咱擅长御使水灵之精,稍微驱动一下空气中的水汽,就凉快的……不得了,所以啊,我用不着。”

    “你们不用看我。”卿凰笑着摆摆手说:“本姑娘的莲花奇刃嵌着一颗寒冰妖珠,这就是降暑奇物,我也不怕热。”

    若桃耸了耸肩膀:“你们说,我这个尸鬼之躯会怕热吗?呵呵,就算掉进滚油锅,估计也没感觉。”

    听到这些人一个个拒绝接受“冰虱皮坎肩”,最怕热的小黑对着大家满脸都是祈求之色,就差没有流口水了,可众人就像是故意的,根本就不去看她。

    “哎呀,我想到啦。”关横突然一拍巴掌说道:“诸位,咱们也不能太自私了,就算你我用不到,也可以用在‘别人’身上嘛。”

    闻听此言,小黑感动的都快飙出眼泪了,她心中大声呐喊:“亲爱的姐夫,那个人不就是我吗?”

    可就在下一刻,关横的话彻底打碎了小黑的幻想,他说道:“唉,赤瞳犟驼那家伙天天让我骑着东跑西颠,也够辛苦的,我看不如就把这个给它好了。”

    “岂有此理,姐夫你这个大坏蛋!!”小黑此时终于忍不住爆发,她大声喊道:“犟驼、犟驼它是人吗?难道在你眼里,我还不如这家伙吗?你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谁敢欺负你呀?”若桃呵呵一笑,拿出手帕在小黑脸上擦了起来:“看看,眼泪都气出来了,我早就说不要逗这孩子,你们不听,现在赶紧哄哄她吧。”

    “好好,都是我的错。”关横率先举起双手,摆出了投降的架势。

    “来,先穿上试试。”莱孤展开冰虱皮坎肩,随即披在了小黑身上,笑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一股凉爽舒适的感觉?”

    “嗯。”小黑看到宝贝坎肩上身,立刻就高兴的说道:“真的好舒服,谢谢莱孤大叔。”

    “呵呵呵,我们大家第一眼瞧见这冰虱皮坎肩,就知道最适合给你穿了。”卿凰在旁边轻声笑道:“因为尺寸嘛还有功用,简直就是给你量身定做的一样。”

    “是啊,不过刚才他们看我的眼神,大家就达成了默契,想要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没想到你还当真了。”

    关横此时带着几分赧然,帮小黑系上了坎肩侧面固定的带子,他说道:“看看,淡蓝色坎肩,最适合小公主你啦,大家说,是不是很漂亮?”

    卿凰、若桃和莱孤异口同声道:“那是当然,小黑最漂亮啦。”

    “喵呜、喵呜。”就连一直在房间角落卧榻上打盹的猫儿也抬头叫了两声,表示附和。

    “呵呵呵,你们说的是真话吗?”小黑此时穿着凉爽的冰虱皮,感到无比满足,她随即说道:“算啦算啦,本小姐大人不计小人过,那个,我原谅你们的过分玩笑了。”

    “呼……能把你哄笑了,可真不容易。”关横笑了笑,随即抬头叫道:“莱兄,晚餐准备好了吗?公主殿下要用膳了。”

    “呃,是是是,我马上去催一下。”莱孤极为配合的说了一句,而后朝大家眨了眨眼睛,转身奔出门催促晚餐去了。

    “对了姐夫。”小黑此时撒娇似的拽着关横肩膀说道:“上次爬到屋脊上的时候,我发现上面的风景很不错啊,反正待会才吃饭,你先陪我去那里欣赏夕阳。”

    “又要登高乱跑,摔着你怎么办?”听到关横想拒绝,小黑又把嘴扁起来。

    见此情景,卿凰立刻说道:“算了阿横,反正有你陪着也出不了什么危险,就趁晚餐前这片刻,和她去看看夕阳也无所谓,最近咱们东奔西跑,能停歇下来的时间太少。”

    关横微微苦笑,心说接下来肯定又是一大堆“小黑还是个孩子、无论如何也要先顾着她”之类的话,为了避免耳朵起茧子,关横赶紧拉起小黑就往外走。

    “呃,夕阳啊……”看到眼前云端尽头一片火红的景象,关横双手枕头,还真有几分惬意的感觉:“还真别说,这里确实不错。”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