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60章 九岭危机(第五更爆发)
    “找死!”这两个字甫一出口,虹云剑陡现寒光,就只听“嚓嚓”脆响在耳边出现,骨刃应声断为数截,关横的剑锋也已经洞穿对方心坎。

    “呼”随手在这家伙额头上一摁,原火劲霎时间把他的身躯烧成了飞灰。

    “妈呀,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已经完全邪化到了紫气之境,竟然也打不过他?”

    其余的杀手见此情景大惊失色,稍一愣神的工夫,大伥鬼倏地疾抖魂影,“唰唰唰嗤嗤嗤!”无数蕴含原火之力的风刃瞬间掠空乱飞,将十余人身躯洞穿,随即让这群家伙变成了原地焚烧的火球。

    “呃啊啊啊救命啊我不要死!”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借助邪气获得了力量,我怎么还……”

    杀手们在升腾烈焰里不住挣扎,紧接着被炼化成虚无,剩余的四、五人见势不好,都想在第一时间紧急撤退,关横冷笑道:“现在想走?晚了。”

    “哗啦啦”若桃的锁链断掌瞬间匝住两人脚踝,硬生生将其拽倒在地,就在此时,在树上歇息观战的玄翎花终于疾掠而下,将逃向左右两边的杀手双眼啄瞎。

    “连同郑楚在内,活捉了五个……”

    “呀啊啊”“噗噗噗”相斐刚说到这里,其中两个魇化盟吞服邪气妖珠和兽心的副作用爆发,顿时惨叫着七窍飙血,而后全身抽搐着惨死当场。

    达文还有些纳闷,失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被邪气反噬了而已。”关横满脸不屑的一挥手:“把他们的身躯烧了,免得邪气造成尸变。”

    他的话音甫落,大伥鬼已经在旁边弹出两团原火劲,炼化了残骸。相斐此时目眦欲裂,伸手薅住郑楚的脖颈吼道:“畜生,九岭妖族待你不薄,还委以重任,你为何要背叛我们?”

    郑楚眼中凶芒迸现,毫不客气的大吼道:“哼,因为你们都该死!!”

    “你!!”达文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拽出腰间的兽骨短刃叫道:“老子先宰了你……”

    “依我看,这家伙未必是你们认识的‘郑楚’本人。”关横说完这句话,不顾相斐、达文脸上的惊异表情,倏地伸手在对方脸上一掀,“嗤啦!”一张脸皮顿时给扯了下来。

    原来这家伙把一张假面具贴在了脸上,此时鲜血淋漓的被撕了下来,疼得他发出凄厉惨号:“呀啊啊”

    “这玩意叫做‘兽皮假脸’,我也有几张。”关横把手中血糊糊的东西一扔,而后说道:“很明显,他们杀了真正的郑家兄弟,剥下了脸皮,成了对方的模样。”

    “畜生,郑楚他们是不是已经被你害死了?”相斐不停摇着对方吼问。

    可是那家伙脸上倏地晃过一丝残忍笑意:“你说得对,而且还有几十个九岭妖族人,都已经被我们杀人剥脸混进了九岭山村寨,估计现在已经开始屠戮你的族人了,哈哈哈,老子有他们陪葬,值了……呃?!”

    他这话甫一出口,相斐气得七窍生烟,立刻用力扼断了对方脖颈,关横此时说道:“对方的内鬼已经混进村寨,咱们也不能再耽搁了,赶紧上山去救人吧。”

    “关兄说得对,带上这几个俘虏,走。”相斐之所以没有宰了那几个魇化盟杀手泄愤,是因为关横建议让他们指认自己的同党,另外再问些有用的信息。

    就这样,一行人风风火火来到九岭山村寨附近,突然间,寨子里升起几道漆黑烟柱,而且还响起了凄厉的喊杀声。

    闻听此声,相斐和达文的脸色微变,俱都失声叫道:“糟了,杀手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与此同时,九岭山村寨大门附近的木墙上,几个妖族人正在行走巡逻,突然被悄悄摸上来的三五个“同族人”堵上,其中有人还笑嘻嘻的问道:“兄弟们,有事吗?”

    “有事,当然有……”对方为首的一个也是笑呵呵迎了上来,却在瞬间翻腕亮出短刃狠狠攮进对方小腹,他眼中闪烁凶芒低声道:“就是想要你的命!”

    “呃啊……你……”

    受伤的人只感到短刃在自己身躯里几进几出,登时飙出一口血箭栽下了木墙,其余的巡逻妖族人都感到不妙,但是要反抗时却已经来不及了,被对方利索出手,杀得一个不剩,尸身全都扔下了木墙。

    “快,犯下绞索,封住寨门,不要让一个九岭妖族跑掉,盟主有令,鸡犬不留,全部屠尽!”

    为首那个魇化盟杀手扔掉掌中短刃,顺势抄起旁边一把长弓和箭壶,他的同伴也挥起骨刃将绞索抓牢,就听见“吱呀呀”刺耳声响起,巨大木门迅速升起,眼看就要关严了。

    “且慢”就在此时,寨外不远处陡忽飞驰来数骑,其中有人喊道:“我是少族长相斐,快把大门放下来让我进去。”

    “咯吱吱……”杀手头目张开长弓,搭上利箭,与此同时大吼道:“四个兄弟赶紧继续升起绞索,其余的人一起放箭,快快,不能让这家伙靠近寨门一步。”

    “嗤嗤嗤嗖嗖嗖”霎时间,箭如飞蝗铺天盖地、疾如雨落不停朝相斐马前飞来。

    “哒哒哒”马蹄不断后退躲避飞矢,他气得怒吼道:“可恶,你们瞎了狗眼,不认得我了?”

    “相斐兄,别跟这些家伙嗦了,一看他们就是魇化盟杀手,现在唯有以牙还牙了。”关横的喊声甫一出口,倏地亮出似雪弓,照准寨墙上就是嗤嗤嗤十余箭。

    “噗噗噗!”众杀手刚一在寨墙缝隙间出现,想要继续放箭,陡觉喉头一凉,顿时软倒在原地,那个杀手头目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什么?!竟然有如此犀利的箭法?”

    可还是还没等这家伙惊异消失,那些箭杆上面骤忽浮现六伥鬼魂影,霎时间,鬼啸声频起不断,杀手们顿时吃了大亏。

    “呼砰砰砰!”大伥鬼拳重如雷,转瞬打碎其中三人脑壳。

    下一刻,巨蜂魂影微微震颤,刹那间晃出十余道疾影,尾蛰针嗤嗤作响时,已经戳中不少杀手面门。

    “呜呜呜”电光火石之间,四只汇聚成巨大伥鬼之拳,朝着实力最强的杀手头目直捣而来。

    “岂有此理,当老子怕你不成?”对方全身暴现紫气境界的邪气,头顶倏忽出现本源魔魇之影,原来又是一个能够自行邪化的家伙。

    “砰!”伥鬼拳劲摧枯拉朽,堪堪与对方拼了个不相上下,那家伙狂笑一声:“老子才用了六成力量,你……”

    “轰”狂妄自大的他话音甫落,巨大伥鬼之拳骤忽暴现无匹原火劲,转瞬再次落在他身上。

    “呃啊啊啊烫死我啦!!”紫气之境的杀手头目扛不住火劲侵体,口鼻耳等七窍顿时冒出漆黑烟柱,这家伙身上升腾烈焰,顿时重重摔在了平地:“嘭!”

    “破门!”眼见对方已经把寨门用绞索转盘升起,关横毫不犹豫的下出了指令。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猎獬真魂在吼声中瞬间化为巨大金剑,婴白鬼也聚集起硕大血刃,就在下一刻,双重迅猛无俦的攻击正面击中了九岭妖族寨门。

    “轰砰砰砰咣当!”巨大厚重的寨门被强行击碎,无数木片“嗤嗤嗤”疾飙迸飞。

    被震飞的杀手们乐子更大,就听见“噗噗噗”破空疾响络绎不绝此起彼伏,他们的身躯被碎片打出无数窟窿,就此惨死当场。

    “哒哒哒哒哒哒”众人在下个瞬间纵马冲进寨门,关横扬声叫道:“相斐兄和我一起去找相柳族长,卿凰,你们和六伥鬼、达文清剿其余的魇化盟杀手,大家行动吧。”

    “好。”他的话音甫落,卿凰、若桃和小黑她们已经随着达文而去。相斐一拽自己的坐骑缰绳说道:“关兄,家父的居所在寨子东边,快跟我来。”

    ……

    另一边,村寨的族长相柳居所附近,一群魇化盟杀手已经围拢上来。

    “快,进去保护族长安全,这里的敌人我们来抵……”

    “噗!”还没等这个护卫说出“抗”字,他的脑壳就被一柄长逾九尺的开山骨刃削掉,使用这兵刃的彪形巨汉吼道:“杀杀杀,主人有令,生擒族长相柳,其余九岭妖族人,一律斩尽杀绝。”

    “砰!乒乒乓乓!”这家伙的话音甫落,已经有数杆长矛搠中他的身躯,一双大斧和长柄铜锤也落在了他的头顶,可这彪形巨汉脸上都是疯狂之色:“哈哈哈,你们都在给老子挠痒吗?”

    “给我滚!”暴喝声响起的同时,巨汉周身邪气倏地向周围数丈方圆猛冲,震得那些妖族战士一个个哀嚎倒飞,兵刃随之脱手飙向半空。

    “嚯哈哈哈”巨汉此时大声狂笑:“老子的邪气可以让身躯坚硬如金石,刀枪不入,就算是紫气王者也休想轻易伤我一根汗毛,你们这些家伙,只配被我碾压致死!”

    “给我杀”巨汉的狂吼点起周围魇化盟杀手的狂戾之焰,他们一个个嚎叫着朝相柳的住所冲去,那些拼死抵抗的妖族战士接二连三浴血倒下,还被杀手们践踏得血肉模糊。

    “住手!”就在这时,一声怒吼赫然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杀千刀的杂碎,你们谁敢杀我的族人,老子要和你们拼了!”

    “呼”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疾影冲出,此人身形颀长却不失壮硕,周围陡忽浮出五道咆哮魂影,他厉声喝道:“巨蜥飞颅,上”

    “嗷呜呜呜”尖啸声中,五道飞颅疾影顿时向着前方杀手疾扑过来,其中一个杀手不信邪,挥舞掌中双斧纵了过去:“区区黑气妖魂算个屁,看老子两三下就劈碎你们。”

    “唰唰唰”斧影挟风狂动,暴现威猛无俦的半紫气息,可见这家伙确实有几分凶戾手段,下一刻,他就一斧斩在了妖魂鬼影,“嗤啦!”不过对方速度极快,间不容隙的躲过了这一下。

    “呜”巨蜥飞颅霎时间掠过对方手臂,只听“噗”的一声轻响,这家伙腕子上立刻少了大片皮肉,疼得他大吼一声:“呃啊”

    “嗤嗤嗤嗖嗖嗖”就在下个瞬间,五只巨蜥飞颅在杀手周围疾旋飞舞,眨眼之间,皮肉脱离躯体,飙红疾飞的响声络绎不绝,登时把这家伙变成一具残尸,“扑通”瘫倒在原地。

    “别小瞧九岭妖族的飞颅秘术,杀我族人,就得付出惨痛代价!!”

    此人威风凛凛一挥手,巨蜥飞颅陡忽折返到他的身后,恰在此时,一个提着双短矛的杀手疾纵而上,这家伙疯狂吼道:“飞颅算个渣滓?老子要杀了你!”

    “唰!”双短矛倏地直搠此人颈嗓,他冷冷凝视对方却不躲闪,正要命令巨蜥飞颅出手的时候,身后骤忽响起一个声音:“蒲刚,让我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矫健身影啪嗒落在了驱使巨蜥的蒲刚身边。

    “罢了,就让你也杀一个。”蒲刚的话甫一出口,对方已经唤出自己的飞颅:“猛蝰,杀”

    “唰唰唰呼呼呼”周围诡异腥风陡起,六道猛蝰飞颅鬼影顿时缠在了一双短矛上面,那杀手用力回夺却是纹丝不动,直气得目眦欲裂的吼道:“给老子松开。”

    “你做梦!”驱使猛蝰飞颅的是个矮胖妖族人,说话尖细,倏地挥手,一道猛蝰飞颅之影顿时匝住对方脖颈,直勒得这家伙双眼微凸,面色青紫。

    “呃啊啊啊滚!!”刹那间,双短矛杀手奋力爆发周身邪气,震得猛蝰之影溃散倒飞,这家伙正要近前再战,突然感到自己全身竟然僵直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这是怎么回事……”

    “噗噗噗”下一刻暴响声络绎不绝,杀手双耳倏地窜出两道猛蝰飞颅之影,原来它们刚才已经趁隙钻进了对方耳孔,稍一震颤,顿时绞碎了这家伙脑中红白之物。

    “呀啊”

    “嘭!”惨叫声只响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杀手脑壳已经应声而碎。

    “好家伙,尤廷。”蒲刚在后面大声赞道:“你的猛蝰飞颅越来越厉害了,杀得好!”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