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58章 邪化兽心(第三更)
    “当然,咱们此时可不知道树林里有多少邪化妖兽。”关横又复说道:“反正我感觉不在少数,这样吧,猎獬,用你的金线分身散布到林子里探查一下。”

    “明白。”猎獬答应一声,立刻放出无数涌动金线,唰唰唰向着四面八方冲去。

    数息之后,刚刚走进密林左侧的他们看到迎面飞来一群长翅妖蚁,小黑见了就说:“呃,密密麻麻的,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喵呜。”猫儿在旁边叫了一声,表示深有同感,关横哈哈一笑:“行啊,那就让你去对付它们吧。”

    “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抖手扔给吞鬼喵一块魂石,它张嘴一咬,霎时间化为巨虎彪躯模样,而后立刻发出一声厉吼:“嗷呜”

    破邪虎啸的声浪转瞬席卷周围方圆十余丈,聚于正中半空的长翅妖蚁顿时为之一滞,紧接着,“砰砰砰”暴响络绎不绝此起彼伏,妖蚁身躯一个接一个应声化为齑粉。

    “嗡嗡嗡”可就在下一刻,愤怒的虫鸣声赫然传来,五只一模一样的半紫境界妖蚁齐刷刷疾掠而至,它们看到同族惨死在巨虎的吼声下,顿时怒不可遏!

    电光火石间,妖蚁分成前二后三的队列,向着吞鬼虎俯冲进袭,可巨虎毫不犹豫的加速迎上,“呼砰!”在沉重的头槌面前,两只半黑长翅妖蚁如同草扎泥捏相仿,顿时粉身碎骨。

    可是剩余三只妖蚁倏地向周围散开,吞鬼虎一下扑空,霎时间,那些家伙已经狠狠咬在它两肋的皮肉上了。

    “呀,吞吞!”不远处观战的小黑见状惊叫一声,可是还没等她接着说话,吞鬼虎骤忽晃抖彪躯,“砰砰砰!”那些妖蚁顿时被它的护体劲震得向后飙飞而去。

    “好。”杏树木灵抚掌赞了一声。

    恰在下个瞬间,树林尽头噌噌噌窜出数只摇着粗大长尾、周身长满癞斑的野鸱,这些家伙翅膀短小,不会飞行,可是窜蹦跳跃的速度快得惊人,眨眼工夫就已经咬住妖蚁身躯,将它们吞噬殆尽。

    “咕咕咕”一只癞斑野鸱看到小黑,立刻发出嘶哑叫声急扑而来。

    “找死。”关横倏地挥出一拳直捣对方身躯,可就在刹那间,这野鸱“呼”的一声纵跃丈余高,堪堪来到他的头顶,两只锐利鸟爪登时挟风急落。

    “你的速度挺快,不过一样要死!”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头也不抬,骤忽翻手疾挥,掌刀破空扫过,立刻将其一剖为二,他见到这几只癞斑野鸱移动速度极快,于是扬声吼道:“猎獬,用金网抓住它们。”

    “呼呼呼嗖嗖嗖”霎时间风声陡起,猎獬金网阵铺天盖地般笼罩而下,立时将其中三只野鸱缠住,可是最后一只紫气野鸱身形好不滑溜,稍微一晃竟然奇迹般迅速退出丈余距离。

    “吱吱吱”

    “嗷呜!”左右斜刺里扑来一鬼一虎,这野鸱惊慌之间再也难以躲过它俩联手疾袭,“砰!”虎爪悍然落在对方脑袋上,打得脑壳迸碎,婴白鬼更是连环数拳,震得野鸱身躯四分五裂。

    “好,配合得天衣无缝,能在眨眼间击杀紫气妖禽,除了你们也没谁了。”

    听了关横的话,杏树木灵突然说道:“神使大人,我发现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些邪化妖兽的实力没有全部发挥出来呢?我感觉紫气妖兽的力量应该不止这些吧?”

    “呵呵呵,这就是我把木灵气留在古杏树那边的好处了。”关横此时笑了笑,接着解释说:“别忘了,千载古木是天下妖邪之物的克星呢,我只是扩大了它释放破邪灵气的范围而已。”

    “原来如此,多谢神使大人帮忙。”杏树木灵忙不迭说道:“我想森林里的生灵都会十分感激您的。”

    关横说道:“不必客气,走,赶紧去摘树果吧。”

    他们仨很快走到了古杏树那里,把树果摘完就此折返到了树林边缘地带,关横突然问道:“猎獬,这树林里还有没有邪化妖兽出现?”

    “没有了,大部分都已经被我们驱逐……不过……”猎獬此时低低的说了两句话,关横便对小黑开言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办。”

    “姐夫,什么事?”小黑说:“我也一起去。”

    “别胡闹了,人有三急,你也跟着凑热闹,快回去。”关横毫不犹豫的把小黑往树林外赶,他还说道:“婴白鬼和木灵会在你身边保护的,快回小木屋。”

    “不至于吧?这才几步路,你竟然让保镖陪着我?”小黑的叫嚷声在林子外面不断响起,可还是逐渐远去了。

    “哼,让你跟着,只会引起麻烦坏事。”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朝着林中疾奔而去,一边跑,他一边问:“猎獬,那几个家伙在哪里?”

    “我的金线分身发现对方时,应该在密林的西北角落。”

    猎獬开口回答:“不过他们的移动速度很快,已经朝着这边来了。”

    “很好,我倒想看看对方在搞什么鬼,走”关横身形挪移似电,倏地窜入附近一丛齐人高的蒿草中,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

    另一边,两只邪化妖鬣没头没脑的向前狂奔,可是它们身后破空风声陡起,“嗤嗤噗噗!”一双长矛登时疾掠而至,直接把惨叫的妖鬣钉在了地上。

    “又抓到两只。”出手之人亢奋大叫,霎时间窜上来,用掌中短刃迅速掼入妖鬣小腹,随手豁开。

    “好,这颗‘邪化兽心’已经成熟了,只要泡在药水里几天,就可以成为妖珠的替代之物。”那人喜滋滋的把兽心揣进随身携带的皮囊里。

    旁边的同伴也出手豁开另一只妖鬣的肚子,取出兽心装好,并且说道:“不过我总觉得逃走那些妖虫妖禽似乎少了很多,如果不赶紧找到,回收邪化兽心,列大哥肯定会怪罪咱们的。”

    “那又有什么办法?又不是你我打开笼子放走虫兽的?”先开口的家伙撇了撇嘴说道:“列骜那家伙仗着自己和主人说过几句话,就把自己当成魇化盟的的头目了?我偏偏不服他。”

    “你?!”另一个人听了他的话,登时额头见汗,这家伙压低声音说道:“小声点,被列骜的心腹听见这些话,到时候传到他耳朵里,我们都要倒大霉的。”

    “哼,你的胆子也忒小了。”嘴里不服列骜的那个人说道:“我要是能彻底融合十颗邪化兽心、迈进紫气顶峰之境,才不会怕他呢。”

    言到此处,二人骤忽听到附近出现急促蹄声,顿时对望一眼,迎了上去。

    “呼噜噜”响鼻声沉重有力,来者是一头疾奔的粗壮妖豕,长得膘满肉肥,看到这两个家伙的瞬间,粗壮妖豕登时亮出唇边一对尖锐锋利的獠牙,嘶吼着朝二人扑纵而上:“嗷嗷嗷”

    “畜生找死!”其中一人毫不把对方放在眼中,倏地疾抖掌中长矛,挟裹劲风搠向妖豕颈嗓咽喉。

    “呼”谁知道这粗壮妖豕周身骤然泛起一层淡紫光芒,原来它已经迈入紫气之境,刚才只是麻痹对方的一种手段。

    “嘭咔嚓!”半紫境界的魇化盟杀手掌中长矛断折,他一时大意惨败收场,暴喷血雾直接倒飞出去。

    “可恶。”另一人见状急忙把一颗血淋淋的邪化兽心吞服下肚。

    “呃啊啊啊”邪化兽心入肚,躯体如同被锋刃切割似的剧痛,但这家伙全身泛起一层绝强杀气,紧接着头顶浮现出本源魔魇之影,他嘶声吼叫道:“畜生,看老子收拾你。”

    话音甫落,这家伙陡忽用双足蹬地,“嘭!”转瞬来到粗壮妖豕面前,“砰砰砰!”找准对方头脸身躯连轰十余拳。

    “嗷噗噗噗!”饶是已经成为紫气妖兽防御力惊人,这妖豕依然被打得全身都是坑洞窟窿,大蓬红雾顿时飙溅而出。

    “腾腾腾!”接连暴退七、八步,妖豕心中大慌,扭身想逃,“啪、啪!”对方却在瞬息间探臂扣住了它的脑壳和背脊。

    “你去死吧!”这四个字甫一出口,魇化盟杀手就奋力撕开了妖豕身躯:“嗤啦!”

    “噗嗤”暴响声中,两爿碎尸被扔向远处,这家伙昂首大笑道:“哈哈哈谁还不服?老子要杀杀杀,列骜算什么东西?别说是他,就连主人,我也……呃?!噗”

    此人目眦欲裂狂吼不止,却在下个瞬间七窍飙红,全身上下的毛孔里喷溅出无数血线,继而扑通栽倒在地,就此绝气身亡。

    “关横,这家伙为什么会死?”此时此刻,猎獬真魂和关横从不远处的草窠里走了出来,他们在附近已经观察了许久,见到此人惨死,这才现身。

    “哼,强行使用不属于自己的邪气力量,这个‘容器’承受不住压力,所以崩坏了。”

    说到这里,关横微微冷笑,随手扔出几团原火劲,将妖兽和杀手的尸骸全部炼化,他继续道:“邪气还在这些家伙的残躯里,如果不及时处理,非得产生邪化尸变不可,必须赶紧烧了。”

    “我已经用金线分身调查过了,来到这树林里的家伙,只有他们而已,而且邪化妖兽都已经被灭杀殆尽了,咱们下一步怎么做?”

    听到猎獬的询问,关横低声道:“先回去吧,对了,让你在对面峰顶监视枯木妖鹫的分身警醒一点,我觉得对方很快就会有动静,还有,树林四面八方也要留下分身监视。”

    “明白,看我的。”说时迟,那时快,猎獬向空中疾掠,而后一抖魂影,立刻化出几十条金线向周围迅疾掠去。

    ……

    不一会之后,关横已经回到了小木屋,把自己刚才经历的事情和卿凰、若桃她们说了一遍。

    “好啊,还说什么人有三急,把我一个人赶回来,你自己还不是去玩?”小黑此时不满的跺脚顿足,关横说道:“我要是带上你,又能有什么用?还不是多个累赘。”

    “你、你好过分……”小黑扭身扎到若桃怀里叫道:“桃桃你看,姐夫又骂我是累赘。”

    “公子,你说话的语气是不是重了一些?”若桃苦笑着开言道:“小黑在力所能及的事情上,没少帮咱们,怎么可能是累赘呢?”

    “唉,妹子你就别帮她说话了。”

    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继续道:“我哪里是在骂她?就是想让这丫头跟咱们学两手防身的手段,如此一来,我才能放心让她跟着,可是这死妮子就是不肯学,我有什么办法?只好把她打发回来了。”

    “不学不学就是不学。”说着,小黑还扭头对关横做鬼脸吐舌头:“咧咧咧”

    “呃,等你把我气死了,就算是想学都没人教。”关横刚说到这里,卿凰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呵呵呵,你们这两个活宝,真有稀奇的话说。”

    “咚咚咚、咚咚咚。”就在下一刻,小木屋外响起了敲门声,关横说道:“是谁?自己进来吧。”

    “嗷、嗷呜。”进门的原来是犟驼,卿凰听了对方的叫声,立刻对关横说道:“雒水妖兽们都陆续回来了,犟驼说大家正在河边等咱们。”

    关横微微颌首:“走,去瞧瞧。”

    ……

    少时片刻之后,雒水河畔。关横问无鳞银鲴它们:“怎么样,可有绿蛟的消息?”

    “这个嘛,方圆百里之内的水域,我们已经找遍水兽打听过了,刚才还交换了彼此的讯息,不过,你说的栖息于浑浊水域的绿蛟,似乎没什么踪迹可查。”银鲴说道:“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呃,是这样?没关系,我们再继续找找就是。”

    关横说到这里,语气中难免带着几分失望,可是荆棘蟹继续说道:“关横,虽然我等没找到绿蛟,不过已经查到了妖族境内最大的浑浊水域在哪里,你们应该可以首选那个地方去瞧瞧。”

    “是吗?”闻听此言,关横眼中一亮,立刻问道:“快告诉我是什么地方?”

    “浊河的龙门附近……”锯齿黾蚌此时说道:“我派出甲壳内的小银鱼游出去数百里之遥,它们得回来的讯息就是浊河龙门最近突然产生异变,原本还算清澈的水质已经变得浑浊不堪了。”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