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59章 绿蛟下落
    卿凰听话听音,而后说道:“阿横,这个现象很古怪,可能与绿蛟有关联。”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关横闻言微微颌首,他开口问:“谁知道浊河龙门具体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清楚。”裂壳荆棘蟹立刻回答:“以前听几个路过雒水的妖兽谈起,浊河那片水域都属于北号妖族的领地。”

    “哦,原来是四大妖族里最靠近极北苦寒之地的北号妖族。”若桃马上说道:“公子,咱们是不是要前往北号山?”

    “嗯,就这么定了,解决了九岭妖族的事情之后,咱们下个目的地,就是北号山了。”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猎獬真魂突然在他身边浮现而出,紧接着说道:“关横,树林对面峰顶那里有动静,应该是来人了。”

    “嗯,终于来了。”关横道:“那我就去一趟,探查清楚。”

    闻听此言,卿凰立刻说道:“我陪你一起去。”

    ……

    少时片刻之后,无名山麓峰顶,枯木妖鹫的窝巢。

    耳边骤听有人在谈话,关横和卿凰倏地闪身躲在岩石后面,下个瞬间,三个人已经从妖鹫窝巢侧面走了出来。“估计就在今晚开始行动。”

    为首说话的那个家伙,就是关横之前见过的魇化盟杀手头目列骜,其余两个分别是牛景和孙迟。

    此刻,列骜接着说道:“主人传回来的消息,说是让咱们在入夜之后,驱赶这群妖鹫前往九岭妖族领地,见人就杀,鸡犬不留,势必要把对方的族长‘相柳’引出来,你们明白了吗?”

    “是,我们都听列大哥的吩咐。”

    孙迟说了一句,而后又开言道:“除了这群妖鹫,咱们不是还有大量邪化兽心备用吗?看起来是万无一失了。”

    “不可以大意。”牛景在旁边说道:“莫要忘了,昨晚狂风骤雨,导致妖兽出笼暴走,咱们能找回来的已经十不存一了,这要是传入主人耳中,一定被责备失职的。”

    “呃……”孙迟闻听此言,悻悻说道:“这是天灾突变,和你我可没半点关系。”

    “够了,别再为这些事烦心了。”列骜哼了一声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派出去寻找走失妖兽的那两个家伙,他们已经失踪了大半个时辰,就怕是出了什么变故。”

    “列大哥不必担忧。”孙迟大大咧咧说道:“张、王二位兄弟估计是在什么地方歇脚,很快就会回来了。”

    牛景也在旁边搭言道:“不错,那两个家伙虽然平时叽叽歪歪总是偷着议论闲话,可是办事从没耽搁过太久,列大哥,你就放宽心吧。”

    “好了,不说这些。”列骜此时驻足不前,倏地一挥手说道:“这里距离妖鹫窝巢已经很近了,二位兄弟,随我一起释放本源魔魇之气,先将十只妖鹫召唤过来。”

    “好。”牛景、孙迟齐刷刷答应一声,他们和列骜周身上下眨眼间就涌出大股邪气。

    “这群家伙,可恶……”卿凰见到三个家伙释放邪气威压,气得紧咬银牙,关横见状轻轻捏住她的小手低声道:“冷静点,咱们早晚会收拾他们的。”

    闻听此言,卿凰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了,于是点了点头,就此缄口不言。

    此时此刻,三个魇化盟杀手周身邪气四溢萦绕,让几只返回窝巢里的妖鹫情绪激动,倏地向他们这边飞了过来。

    “啪嗒、啪嗒。”

    陡忽抿翅收翎,十只枯木妖鹫瞪着赤红双眸,老老实实趴伏在列骜面前,他不由得大笑道:“好好,这就对了,今天晚上,就以你们十个为首,带领所有妖鹫攻向九岭山,哈哈哈,杀他个鸡犬不留。”

    “呱咕咕咕”随着列骜的狂笑,这群妖鹫也跟着发出凄厉嘶鸣,声音里散发着无尽嗜血凶戾,好不骇人。

    “走。”列骜轻轻吐出一个字,身后跟着孙迟牛景二人,十只妖鹫毫不犹豫的起飞、在他们头顶徘徊相随。

    等到这些家伙消失之后,关横便说道:“猎獬,让你的金线分身盯上对方了吗?”

    “放心,已经派过去了。”

    猎獬说完这句话,又带着几分纳闷问道:“有件事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不在此处就把那几个家伙宰了?非要等到他们去袭击九岭妖族呢?”

    卿凰也点了点头搭言道:“对呀,我也想问这个问题。”

    “嗨,这几个家伙谈话的时候提过,说是晚上袭击九岭山时,那个魇化盟的盟主‘巴隆’也许会出现。”

    关横摸着下巴回答:“我想,对付魇化盟这么久了,遇到的都是小虾米,此次难得遇见巴隆这条大鱼,就算是为了把他引出来,咱们也不能打草惊蛇先杀了列骜等人,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嗯,不错。”卿凰一拍手:“你说得有道理,魇化盟的小喽死得再多,也不及一个盟主来得重要。”

    “没错,我的打算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掌。”关横脸上掠过一丝冷笑,他说道:“更何况,巴隆是盟主,宰了他,魇化盟都有可能瓦解,咱们不能放过这个良机。”

    ……

    少时片刻之后,河边小木屋,关横他们刚刚到达门口附近,耳边突然响起马蹄声,还有人在呼喊道:“关兄、卿凰姑娘,是你们吗?”

    “咦,这个声音是……相斐?!”关横他们扭头一瞧,对面疾驰而来两匹坐骑,马上正是九岭妖族的少族长相斐,以及之前和大家一起渡过雒水的达文。

    “吁吁吁”相斐霎时间勒住坐骑缰绳,而后翻身落马,几步走到他们面前,向着关横单膝跪倒:“恩人,请受我一拜。”

    “哈哈哈,相斐兄,怎么突然如此客气了?”关横抓住他的双臂,猛然将其拽起,接着大笑道:“你能平安无事返回九岭山,我真是很高兴啊。”

    “这都多亏了关横你帮助我的妖兔飞颅提升了实力的缘故。”

    相斐笑着回答道:“其实一路上凶险不少,我那飞颅力敌不少妖兽,才保护我到了家,说到底,我这条命可是你救的,关兄,这份大恩,相斐永世难忘。”

    “别这么说,我救你只是因为两个很简单的理由,第一,你是无辜者,第二……因为你当我是朋友!”此言甫一出口,相斐立刻高声叫道:“好,就凭这句话,我这一生都认定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关横大笑道:“一言为定。”

    说罢,两个人的手就紧紧握在了一起。相斐接着道:“我回到九岭妖族以后,发现爹爹重伤,于是一直在床前守候,现在才来和关兄你相见,希望不要介意。”

    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怎么,相柳族长重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兄弟有所不知,我来告诉你吧。”

    达文在旁边搭言道:“大约在十天前,一群失控的中邪妖兽杀进九岭山的树林,我们的族人虽然拼死抵抗,可还是伤亡惨重,族长迫于无奈,使用自己的九只飞颅自爆,一举灭杀为首的几只妖兽首领,对方这才败走。”

    “唉”相斐长叹一声:“我父亲年岁已大,驱使控制飞颅原本就不如壮年,再加上魂体自毁引发的余劲将他炸伤,现在他已经身受重伤了。”

    “是吗?”关横和卿凰听了这句话,互相对望之下,心中俱都暗想:“此事会不会和魇化盟有关系?”

    恰在下一刻,小木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若桃、小黑也走出来和相斐他们打招呼,达文此时说道:“二位,我们见到今天族长的情况稍有好转,这才下山来接你们,不知诸位在此间的事情办完了没有?”

    “正好已经了结。”关横急忙说道:“其实我们也打算马上前往九岭山,因为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你们。”

    看到他们眼中似有疑惑之色,卿凰说道:“阿横,时间紧迫,大家在路上说吧。”

    “也好,若桃、小黑,我们一起走。”关横扭头对跟过来的杏树木灵说道:“你就在树林里好好待着,放心,不会再有妖兽来林中骚扰了。”

    “多谢神使大人,请收下新酿的杏果酒。”木灵递给关横一个大葫芦,而后和小黑她们告别,就高高兴兴走了。

    “相斐兄,咱们出发吧。”

    “好,诸位请随我来。”相斐说着,翻身上马,自己和达文在前面带路,引着关横等人直奔九岭妖族领地而去。

    这一路上,关横把魇化盟即将驱使枯木妖鹫攻打九岭山的事情说了一遍,相斐吃惊不小,但是关横也做了保证:“这些魇化盟的家伙,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放心吧。”

    “要真是这样,那我更该感谢关兄弟相助了。”相斐的心情大好,他知道关横等人的实力甚至强过九岭山阖族上下的联手,魇化盟的诡计肯定是难以得逞了。

    “哒哒哒哒哒哒”他们一边说着,一边策马疾驰,眨眼间就跑到了九岭山的半山腰,在前面引路的达文叫道:“再有四、五里路就可以进入村寨了,大家……”

    他刚刚说到这里,关横骑着赤瞳犟驼倏地奔过来,嘴里扬声道:“前面矮树林里好像有不少人影晃动,是你们的族人吗?”

    关横的话音甫落,相斐心中疑惑骤起,他摇头道:“没听说本族人在这里有什么聚会活动呀,奇怪。”

    “走,过去看看。”关横说完,立刻和相斐、达文策马奔到树林附近,相斐还扬声叫道:“九岭山少族长在此,前面林子里的人出来回话。”

    “呃?是少族长?”那树林里突然走出两个矮胖的妖族人,样貌一般无二,像是孪生兄弟。

    “郑宏?郑楚?怎么是你们两个?”

    相斐看到出来的人属于本族,稍微放心了一些,可是达文在旁边有些纳闷:“你们哥俩不是负责守卫后山隘口,不让邪化妖兽侵入本族领地吗?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这个嘛,我们……”郑宏郑楚二人脸上变颜变色,似乎有些紧张不安,关横却倏忽把脸一沉:“不用问了,因为这两个家伙身上,都带着一股微弱的邪气,他们是魇化盟的内鬼无疑!”

    “糟了,被戳穿了,快走!”郑宏、郑楚听了关横的话登时大惊,转身就要逃跑,与此同时还喊道:“弟兄们,一起出来迎敌。”

    “噌噌噌唰唰唰”衣袂破空之声陡起,低矮树林里骤忽窜出数十人,一个个恶形恶相手里拎着兵刃,甚至还有黑气妖兽跟随。

    见此情景,达文和相斐立刻低呼道:“这些家伙都不是九岭妖族的人。”

    “哼,邪气外现,与魇化盟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杀!!”关横冷哼一声,倏地振臂扬声道:“六伥鬼,动手!”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鬼啸声频繁骤起,魂影掠空疾窜,那郑宏挥舞骨刃瞬间劈向大伥鬼,可是对方尖啸的同时出爪扣住他的兵刃。

    “啪嗤噗!”大伥鬼运劲一拧,硬生生绞碎郑宏的手臂,顺势扯了下来。

    “呃啊啊啊兄弟救我!”他的话音未落,郑楚嚎叫着扑上来:“兄长,我……”

    “来帮你”这三个字刚刚在喉咙里打转一圈还没出口,这小子就被四只狠命摁在了地上,他眼睁睁看着大伥鬼挥拳如风,霎时在自己兄长身上打出无数血洞窟窿。

    “不好,这些鬼物太难对付,快吃邪气妖珠和兽心。”有个魇化盟的杀手探手入怀取出东西刚要往嘴里塞,卿凰骤然挪移到他身后冷冷说道:“晚了。”

    “唰噗!”灵剑挟风急落,从对方肩头倏地劈到下腹,把此人分为两截,“扑通。”死尸眨眼便栽倒在地。

    “嘿嘿,魇化盟的杀手,姑奶奶来啦。”

    “哗啦啦”若桃的话音甫落,腕上的锁链断掌兜风疾转,“唰噗噗噗!”顷刻间掠过周围几个魇化盟杀手的颈嗓,那断掌爪子甫张,对方只觉得脖子一凉,喉管已经被抓断了。

    “呃啊啊啊”饶是关横他们出手如电,依然有几个吞下邪化兽心、妖珠的家伙头顶冒出了本源魔魇之影,他们昂首爆发厉声惨吼,一个个气势飙升,全部迈进了紫气境界。

    “杀!”

    “嘭!”其中一个杀手蹬地疾窜,倏地来到关横面前,翻腕疾转之时,骨刃赫然抹向他的颈嗓。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