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57章 树林惊变
    “没错,记得那时,芫歆公主奉了灵王大人之命,押送着不少典籍返回大殿,白龙对那些东西十分感兴趣,不惜每天晚上偷偷跟在公主左右,悄悄的查看典籍,有时候还因为看得入神,大声朗读,吵得公主无法入睡……”

    “够了够了,这些都是当年的糗事,不要再提了,说起来我都觉得有些害臊。”白龙之魂在大家中间飞来飞去,它接着开言道:“现在,咱们身边只少了两个同伴,就可以返回灵界去救公主了对吧?”

    “不错,还剩下你那个老兄弟绿蛟,和最难找的‘九婴’。”此时落在关横的酒碗旁边,在上面轻轻一点,而后说道:“哎呦呵,味道不错啊。”

    关横见状有些愕然的说道:“喂,你只是个魂体,竟然也可以喝酒?”

    “呵呵呵,你小子少见多怪,我们可是神兽,神兽懂吗?就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断。”得意洋洋地说着,白龙之魂也凑了过来开言道:“这酒确实好喝……”

    “真的?我们也要尝尝。”话音甫落之时,封、凿齿、御雷犴和修蛇全都朝着酒碗围拢上来,关横立刻用掌心扣住了碗口。

    “这可是我的酒。”关横哼了一声说道:“想喝也成,先把剩余那两只神兽的情况说一下吧。”

    “这、这……”嘀咕了一句:“那两个家伙素来神出鬼没,真是不太好找,只能慢慢打听消息,要不然,咱们先喝酒吧。”

    闻听此言,关横毫不犹豫的对其说道:“滚一边去,说不出有用讯息,没你的酒喝。”

    封说:“我知道一点情况,绿蛟那家伙平常只在洁净水域栖息,但如今被邪气侵染,也不清楚它是否改了习惯。”

    “唉,说了等于没说,不过你比强点,来,赏你一口。”说着,关横手掌掀起一道缝隙,封登时钻到酒碗旁,美美的喝了一口酒。

    下一刻,看到这猪头得了好处,其余几个神兽七嘴八舌开始说了起来,什么二兽的外貌特征,生活习惯等等,听得关横和三女瞠目结舌,不一会,关横那碗酒就几乎要被它们分光了。

    “白龙,你怎么了?”卿凰看到白龙之魂在旁边愣了半天不说话,她随口问道:“你不是最喜欢喝酒吗?要不要我去给你舀一碗?”

    “呃,好啊。”白龙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句,可是马上又说道:“卿凰姑娘,先等等,不忙喝酒,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哦?什么事情?”听它这么一说,关横也来了兴趣。

    白龙说道:“过去,绿蛟在灵界和我分别掌管南北水域,你们知道它为什么喜欢栖息在洁净的河流里吗?那是因为绿蛟本身就有净化水源的异能,它周身散发的气息,可以将水里的杂质彻底驱除。”

    “不过,绿蛟也曾经告诉我,自从上次被邪气占据躯体、控制灵智误伤公主以后,它的净水异能就消失了。”

    白龙叹了一口气继续言道:“相反的,如今的绿蛟不管出现在在哪一片水域,时间长久,一定会让那里变得浑浊不堪,咱们可以凭着这个特点,去找它。”

    “原来如此。”卿凰微微颌首点头:“嗯,这倒是一个重要线索。”

    “至于九婴那边,我们就真的毫不知情了。”凿齿此刻在旁边嘀咕了一句:“往昔那些时候,除了每年一次的聚会,我们谁也没见过九婴。”

    “是啊,虽说大家在灵界的时候一直跟随芫歆公主很开心,不过自从误伤公主以后,九婴变得越来越孤僻,和我们甚少来往。”

    修蛇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而且它,是唯一和五行神很亲近的神兽。”

    闻听此言,关横问道:“怎么,九婴和五行神很熟吗?”

    “九婴在我们之中,是能够同时使用水火之力的异类。”御雷犴解释道:“虽然大家没有具体问过它,不过都觉得它有这种能力,肯定和水神玄冥、火神祝融有一定关联。”

    “是啊是啊,大家都是朋友同伴,我们是不经常议论旁者是非的。”

    言到此处,封呵呵笑道:“关横,我看不如就这么决定了,先去留意打听最近变得浑浊的水域,寻找绿蛟的踪迹,九婴的事,容后再说。”

    也在这时表示赞同:“不错,要是凑齐我们八个的力量,说不定可以探知九婴的下落。”

    “行,那就听你们的。”关横倏忽将碗里的温酒饮尽,而后笑道:“不过嘛,咱们得先去一趟九岭妖族,解决一批老对手。”

    ……

    暴风雨之夜,注定不平静。

    此时此刻,雒水河畔对面,某个石屋里,有几名黑袍人正在紧张兮兮的谈论事情。

    “糟了,主人才刚刚离开九岭山附近,这雒水就出现了天地异象,会不会是那白龙出了什么事?”

    “这个可没人清楚。”另一个人低声道:“不过外面风大雨大,你我就算是想调查,也出不去啊。”

    “哼,别管这么多了。”最后说话的那个人明显是个头目,他沉声开言道:“白龙的实力,就算是主人也忌惮几分,估计不会有什么家伙会打它的主意,咱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天亮以后,准备行动。”

    “好,驱使那些枯木妖鹫,先把九岭妖族的家伙解决一部分再说。”

    “嗯,一切等到天亮,就会见分晓了。”

    这三个人说到这里,突然听见石屋外传来了急促脚步声,他们互相对望,立刻明了,像这种天气,还冒着强风暴雨赶来的,一定是自己人。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下一刻,石屋大门被推开,有个家伙趔趄着跑了进来。看到这个同伴满脸是血、狼狈不堪的样子,三个人脸色微变,不约而同问道:“怎么回事?”

    “列大哥……事情不好了!”此人说完这句话,全身毛孔顿时随着“嗤嗤嗤”声响爆出来无数血线,他本来就已经受了重伤、油尽灯枯,如今看到众人,心里一松弛,顿时扑通软倒在地。

    “喂,快醒醒。”那个列大哥伸双臂抱起同伴上半身大声吼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呃……”此人嘴角不住溢血,喉咙里不断咕噜作响,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见此情景,旁边那人问道:“可恶,如此不清醒,难道他已经不行了吗?”

    “那我就让这家伙最后清醒一会。”“啪!”话音未落,这列大哥倏地挥掌轰在伤者心坎上。

    “噗”数尺长的血箭顿时夺腔而出,不过也激发了伤者最后的生命潜力,此人猛地抓住列大哥手臂惨呼道:“那些笼中的邪化妖兽情绪失控暴走了,几个看守兄弟全都已经……呃……”

    此话还没说完,这人就已经绝气身亡了。

    “什么?妖兽暴走?糟糕!”这三个家伙脸色剧变,下一刻就听见石屋外面响起阵阵凄厉兽吼:“嗷嗷嗷嗷呜”

    ……

    时间,过得飞快,此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凌晨。

    “呃……睡的好饱。”关横伸了伸懒腰,随即走出小屋,卿凰跟在他身后问道:“怎么样,是不是马上动身前往九岭妖族领地?你不是说,那群魇化盟的家伙,想要控制妖鹫去进攻他们吗?”

    “不,暂时先等等吧。”关横摸着下巴说道:“猎獬告诉我留在峰顶妖禽窝巢监视的金线分身一直没反应,这就说明魇化盟的杀手还没行动,咱们也没必要太着急,而且我还想在附近收集一些情报呢。”

    闻听此言,卿凰有些纳闷,随口问:“什么情报?”

    “是……”关横刚要说,不远处的若桃和小黑齐声喊道:“喂,大家都来了。”

    “走吧,让你亲眼瞧瞧就行了。”言到此处,关横轻轻一挽卿凰的皓腕,二人立刻向着河畔走去。

    ……

    这个时候,雒水的河面上,浮起来一大片攒动的水兽颅首,为首的正是无鳞银鲴、锯齿黾蚌和裂壳荆棘蟹。

    见到关横和卿凰到来,它们立刻凑上说道:“我等拜见大恩人。”

    “算了算了,不用这么客气。”关横挥手笑道:“昨天之事,大家都是舍生忘死的出了力,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银鲴毕竟和他最亲近,于是抢着问道:“关横,你让若桃姑娘唤我们前来,有什么事情吗?”

    “嗯,有些事想拜托大家帮忙调查一下。”

    关横此时抱着肩膀,好整以暇说道:“我们是打算寻找下一个神兽的踪迹,它有可能栖息在浑浊不堪的水域,我希望你们能提供线索,如果现在不知道,也没关系,希望诸位动身去调查一番,可以吗?”

    “没问题。”锯齿黾蚌瓮声瓮气的说道:“咱们兄弟姐妹的家园都是因为你保住的,做些小事报答恩人,理所应当。”

    稍微一顿,黾蚌又继续说道:“我手下有成百上千的兄弟,它们的甲壳内藏了很多小银鱼,现在我就吩咐下去,让兄弟们开始做事。”

    银鲴和荆棘蟹也异口同声开言道:“我们也让同族兄弟去打听一下。”

    对于雒水妖兽积极报恩的态度,关横感到非常满意,他说:“这样就好,总而言之,我不会让大家白辛苦,谁要是能提供确切讯息,加倍奖励,这些水灵之精,就先送给你们了。”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一挥手,六伥鬼登时齐刷刷掠上半空,释放出大片水灵之精,犹如急落雨点,纷纷掉在众水兽身上、头上,既能报恩,又有奖赏,它们自然是更加卖力,此时吆喝一声,各自潜回水里开始忙碌了。

    关横目送着水兽离去,喃喃自语的说道:“希望它们能早点送回我们需要的讯息。”

    小黑此刻说道:“姐夫,杏树木灵说,上次催生的树果还有一些没摘下来,如果不酿酒的话,也是浪费,你不如陪着我们走一趟,把果子带回来如何?”

    “也罢,左右闲着无事,我就陪你去吧。”听到他这么说,卿凰笑道:“那我和若桃就去准备早餐了,记得快些回来。”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小黑、吞鬼喵、杏树木灵来到河畔树林边缘。

    倏然间,关横脸色一沉,他开口叫道:“且住,你们都停下。”

    “姐夫,怎么了?”小黑这句话刚刚问出口,树林里骤然掠出一片疾影,顿时吓了她一跳:“这是啥?”

    “白腹毒蝠,看来都是黑气境界左右。”关横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寒芒:“最重要的是,它们身上都带着邪气。”

    “哎呀,我的古杏树!!”木灵听到关横的话,心中立刻一紧。

    就在此时,关横身边的婴白鬼已经挟风迎了过去,“呼嗤嗤嗤”破空血刃破空疾飞,铺天盖地袭向那些白腹毒蝠。

    可这蝠群也不是能迅速被打发掉的蹩脚货色,面对血刃俱都临危不惧,霎时振翅掠空堪堪躲过袭击,婴白鬼这无往不利的绝招,竟然只打中三、四只躲闪较慢的家伙。

    “唉,可惜。”杏树木灵和小黑跺脚叫道:“要是打准一点就好了。”

    “别着急,好戏还在后面呢。”关横莞尔一笑的同时,婴白鬼在空中倏地一招手,八成落空的血刃顿时打了个回旋,再次飞了回来,“噗嗤嗤”这回白腹毒蝠可躲不过去了,眨眼工夫坠落了一大片。

    “回、回旋血刃?”小黑见状抚掌笑道:“哇,厉害厉害,婴白鬼什么时候会这种厉害招数的?”

    “应该是自行领悟的变招,这和敌人动手的次数增多,自然能够想到更多有效的办法。”关横笑道:“婴白鬼和你这战五渣小丫头可不一样,它和我在一起经历大小数百战,灭杀强敌无数……”

    “不听不听,就是不听,咧咧”小黑这时捂住双耳对关横吐舌头,她还叫道:“接下来,你又要说‘还是学点打打杀杀的本事好’之类的话,我才不要听呢。”

    “唉,劝你学两招防身健体,你还不乐意了。”关横撇了撇嘴说道:“以后想学,我还不一定教呢。”休看好似信步闲庭,他们之间说话轻松,实际上关横却是外松内紧,带着木灵和小黑快步走进了密林。

    “神使大人,我好担心自己的杏树本体……”

    听到对方这么说,关横安慰道:“放心吧,我早就在你的杏树周围释放了大量木灵气作为保护只用,那些带着邪气的妖兽别说是靠近,就算在百十丈外都会因为害怕绕路而行的。”

    闻听此言,杏树木灵这才松了口气:“呼,听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