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52章 白龙上钩
    关横这几句话说的夹枪带棒,顿时让凿齿哑口无言,过了数息沉寂不语的时间,这家伙才嗫嚅道:“我、我也就是说着玩,关横,你别在意,咱错了还不行吗?”

    “哼,知道错了就行。”他此时屈指疾弹,有数道水灵之精立刻将神兽之魂包裹起来,而后说道:“走,下水行动。”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神兽们便来到昨天和三只紫气水兽见面的地方礁石水草丛。

    “呼哗啦唰唰唰”一阵迅疾分水声赫然响起,关横抬头一看,登时笑着说道:“没想到,第一个出现的竟然是你。”

    来者是无鳞银鲴,它晃着硕大的身躯说道:“那当然,毕竟白老大可是占据了我原先居住的泥洞窝巢,如果你能把它收服赶跑,我就可以回家了。”

    稍微一顿,无鳞银鲴继续言道:“不瞒你说,银鲴一族都是雌雄同体繁殖,我今年产出鱼卵的时间将至,再不赶紧回家,成千上万的孩子无法躲进河底淤泥栖息,都得变成其余水兽的口中食。”

    “原来如此,难怪你这么上心,希望我找到白龙。”听了对方的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好,希望能如你所愿。”

    “嗖嗖嗖哗啦啦”

    急促水声由远至近,就在下一刻,锯齿黾蚌率领着自己的大群同族游曳了过来,关横此时笑道:“我一直都很奇怪,它们妖蚌类没有四肢、甚至是鱼鳍也没有,究竟是怎么在水里畅游无阻的?”

    “呵呵呵,那是因为它们在张开蚌壳的瞬间,迅疾吐出一股水泡,就借着这力量在水里滑行,没什么稀奇的。”

    这句话从慢悠悠、姗姗来迟的荆棘蟹嘴里传了出来,关横这才恍然大悟:“啊哈,真是各有各的招数,厉害了妖蚌哥。”

    “关横,现在我们都到齐了,你打算怎么……”

    裂壳荆棘蟹刚刚说到这里,大家就突然感到周围的河水猛地颤晃了一下,就连水底泥沙都被掀起数尺高,一下子遮蔽了它们的视线。胆子最小的无鳞银鲴叫道:“不好,难道是白老大出来了,咱们赶紧开溜吧。”

    “笨蛋,冷静一点。”锯齿黾蚌没好气的张开了自己甲壳,从里面冒出数十条四处疾窜游曳的小银鱼,它接着说道:“我先让这群‘手下’去侦察一番,大家在此静候就是了。”

    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而后低声道:“婴白鬼,你也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听到他的命令,婴白鬼魂影微颤,登时分水疾游而去,大家就此焦急的等待了起来。少时片刻之后,水中的震动消散,大量银鱼再次游回到甲壳里,紧接着,婴白鬼也回来了。

    锯齿黾蚌沉声说道:“不好,刚才的动静,应该是那群‘小龙鼋’惹出来的!”

    “小龙鼋?”

    看到关横和几只神兽不太明白,无鳞银鲴在旁边解释道:“我们雒水这边,有一只极为厉害的紫气水兽,名叫癞头龙鼋,之前因为不服白龙,和它打了一架,结果不敌败走,如今已经不知所踪了。”

    “那些小龙鼋都和这家伙有些关系,是龙鼋和本地水域的妖鳖、妖龟杂配出来的。”

    荆棘蟹在旁边搭言道:“但是癞头龙鼋逃走之后,这些小崽子就失去了主心骨,它们又不甘心让白龙霸占雒水,便三天两头去白龙睡觉的泥洞附近骚扰滋事,无非就是想恶心对方。”

    “哈哈哈,癞头龙鼋我见过,如今正在宿龙河的河湾孵蛋呢。”关横此时笑着说:“没想到这里还有不少它的孩子。”

    “吱吱。”他的话音甫落,婴白鬼便凑过来,悄悄传递了一些重要讯息。

    “什么?有这种事?”关横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寻常,三只紫气水兽立刻问道:“怎么了?”

    他回答道:“婴白鬼告诉我,自己看见的那群小龙鼋在附近游曳的时候,透着些许古怪,只怕是已经沾染白龙散发的邪气了,不行,我得去确认一下。”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立刻挥手说道:“神兽和你们在此地等候,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被邪气侵体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的话郑重无比,三水兽听了俱都凛然暗惊,只好陪着几只神兽之魂在礁石群里等候。

    “呼呼呼哗啦哗啦”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分水踏浪,转瞬间游出去一箭之地,他心中暗自思忖对付那些水兽的办法。就在下一刻,婴白鬼倏忽吱吱一叫,指着前方示警。

    “来了吗?好。”关横在水中一振双臂:“婴白鬼,猎獬,同时动手,务求在最短时间内把对方一网打尽。”

    “嗷呜”

    “吱吱”兽、鬼倏然发出低吼,顷刻间在他眼前飙出两道水线。

    “呼砰砰砰!”婴白鬼的拳劲瞬间爆发,硬生生将方圆十丈内的小龙鼋当场震昏,其余的家伙见势不妙,顿时扭身逃遁。

    “唰唰唰”恰在此时,猎獬魂影化为无数金线,编织成看不到边缘的巨网,霎时罩住了所有的小龙鼋。

    “哼,既然被抓住,那就别再跑了。”

    关横猛地挥出双掌,大股水行之力立刻包裹住金网内的小龙鼋,他嘴里说道:“在这里对付你们,用普通招数施展原火劲炼化邪气,很显然有些麻烦,所以,只好用这招了。”

    “嗤嗤嗤!”身边涡流疾转,关横周围突然出现无数水灵之精构成的“球体”。

    这些只有拳头大小的水球十分奇特,里面居然隐隐泛着红光。“先试一试,走着。”

    “唰!”他轻挥左手,一个红光水球登时扑进网中挣扎的龙鼋嘴里,这家伙突然疯狂的颤抖了起来。

    “砰砰砰!”感到体内剧痛无比,小龙鼋在金网里开始暴走,撞得同伴们东倒西歪,它自己的口鼻、眼眶里不断冒出黑线似的杂质,接二连三顺水飘走了。

    “有效,那些杂质就是被炼化的邪气残渣。”关横心中大喜过望,顿时控制周围红光水球朝着金网内其余小龙鼋嘴里飞去。

    “啪啪啪噗噗噗!”吞下水球之后,这些小龙鼋浑身冒出黑水似的渣滓,而后便恢复了正常。

    倏忽挥手撤掉金网,关横抓过其中一只小龙鼋说道:“喂,白龙那个家伙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赶紧走吧,对了,想找癞头龙鼋的话,它就在雒水下游的宿龙河湾,产卵孵蛋。”

    听了他的话,这些小龙鼋个个都是十分惊喜,于是在他周围游曳两圈表示感谢,便朝着远方游去。

    “关横你看。”猎獬真魂此时在他身边漂浮,接着说道:“西北不远的地方,好像就是那个巨大泥洞。”

    “没错,就是在这里,我怀中的‘邪王晶石’都在微微颤抖,很显然,它是感觉到了白龙蕴藏的邪气力量。”关横说道:“走,会礁石群那里,我们要开始布置擒拿白龙的计划了。”

    ……

    少时片刻之后,礁石群、水草丛里。

    “喏,你们各带上一个。”关横把三只小酒桶给了黾蚌、银鲴和荆棘蟹。

    “里面的酒水只要稍微漏出些许,那味道肯定就会引起白龙的注意,我们引诱它朝着河岸来的计策就能成功。”

    他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诸位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约束其余水族,不可以在闻到酒味的时候往泥洞方向去,那样会阻碍成功的几率,明白了吗?”

    “关横说的倒是不错……”荆棘蟹用自己的螯钳敲了敲面前木桶,它低声道:“这里面的腥味连我闻了都忍不住想凑近,白龙肯定也会上当。”

    “嗯,那大家就行动吧。”无鳞银鲴小心翼翼的咬住木桶边缘,它接着开言道:“第一只木桶,由我带往泥洞入口,在那里释放气味。”

    锯齿黾蚌说:“然后就是向前百丈这里的礁石群,我在这里再把第二只木桶掀开。”

    “第三只木桶是我的。”荆棘蟹说道:“我会在靠近河岸的‘浑水漩涡’那里让酒味传出来,今天漩涡是向左侧岸边旋转,味道也会流向那边。”

    “好,剩下的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关横拍了拍腰间第四个酒桶说:“你们记住,一旦白龙出现,便率领所有水族退出十里水域,这里没有打完,千万别回来,不然的话,遭殃可别怪我。”

    “你就放心吧!”三只紫气水兽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可是惜命得很,绝不可能胡乱掺和进来。”

    “好,果然够精明。”关横微微一笑,挥手说道:“大家行动吧。”

    “唰唰唰嗖嗖嗖”分水声赫然疾响,无数道身影登时朝着四面八方疾游而去。

    ……

    片刻之后,巨大鱼影陡然出现在水底泥洞入口附近,无鳞银鲴喃喃自语:“白老大,你占我家园,威胁到我和没出世那些孩子的小命,我也只好对付你了。”

    “咯剌剌……”说时迟,那时快,银鲴用獠牙轻轻一阖,在嘴边小酒桶上嗑出几道缝隙,那刺鼻腥味混合着酒味,立刻向泥洞里飘去。

    “咕嘟……咕嘟……”几个水泡此起彼伏,胀大又破开,下一刻,在泥洞某个位置打盹的巨兽突然翻了个身,这家伙提鼻子一闻,微微掀起的眼皮顿时闪过一丝亢奋之色。

    ……

    “呃?!这威压,是、是白老大醒过来了!”无鳞银鲴浑身微颤,显然是惧怕的不得了,紧接着倏地一扭身,向远处疾游而去,它心中暗想:“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现在逃命要紧。”

    “呼呼哗啦”就在银鲴消失数息以后,一颗硕大的颅首从泥洞入口探了出来,这家伙看到掉落在水底、兀自散发着酒味的小木桶,顿时张开大嘴迅速一吸,那木桶毫无悬念的进了巨兽的嘴巴。

    只可惜,这家伙嘴大而木桶小,它吞咽的速度又快,根本就没尝出味道。

    “呜……”喉咙里传出一声低吼,似乎是在抱怨只有这么一点酒,巨兽显得十分不悦。

    可就在下个瞬间,不远处的水流又送过来一股酒腥味,巨兽眼中顿时泛起高兴神色,晃动浑身白鳞游出了泥洞。

    另一边,锯齿黾蚌得到了自己那些小银鱼的报讯,知道白龙已经出了泥洞,朝着自己这边而来,这家伙不敢怠慢,急忙用甲壳边缘又给木桶蹭破了几道裂痕,然后疾窜逃遁而去。

    “呼”白龙晃动巨大身躯追过来的时候,已经瞥到了锯齿黾蚌的影子,只不过它对酒桶的兴趣更大一些,于是不去理会对方,探出脑袋一吸,把水草丛里的东西统统纳入口中,自然也包括第二酒桶。

    片刻间,似乎是在回忆自己尝到的酒水滋味,白龙愈发感到不能满足,因为这酒实在是太少了,不过瘾!

    “哗哗哗呼呼呼”

    恰在此时,百余丈外突然响起水流疾旋的声音,白龙这才想起附近有个巨大漩涡,会偶尔出现,这些对它来说没什么兴趣,可是漩涡在急转的同时,竟然往这边飘过来一股酒味。

    “嗷呜……”白龙倏然发出一声低吼,就想游过去。

    可是下一刻,这家伙倏地停了下来,眼中带着几分狐疑之色,白龙开始思索刚才自己找到酒桶的经过,它又不是傻子,自然能感觉到这件事,似乎是有人故意做出来、打算引诱自己上当的举动。

    不过仅仅数息之后,白龙就把这个念头抛诸脑后,开什么玩笑,如今这凶猛巨兽浑身邪气萦绕,已经是雒水霸主,说句不客气的话,龙哥谁也不怕,让它这回不但要把诱饵吞下,连布置诱饵的家伙也一并吞了就是。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被邪气侵脑的白龙,毕竟不是那么喜欢思考问题,它低吼一声,倏地朝漩涡疾扑而去。

    下个瞬间,这巨大白鳞凶兽晃动长躯直接钻进漩涡位置,硬生生用自己的蛮力震得漩涡消失,而后把那第三只酒桶吸进了嘴里。

    “咔嚓!”在巨大獠牙缝隙间粉碎的木桶,溅出无数酒水,缓缓流淌进了白龙喉咙里,这家伙原本就是嗜酒如命,此时只是喝了三小桶酒,距离喂饱肚子里的酒虫,实在差得太远了。

    “呼!”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疾掠之影在水里划出长线般的水泡,有个突兀的声音笑道:“喂,你还想不想喝酒?”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