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51章 杏果酿酒(第一更)
    这句话甫一出口,木灵摘下身边一枚杏果,“呼!”飞掷进了小黑掌中,她刚要张嘴咬,关横眼珠一转,突然笑着说:“喂,这果子可不一定好吃,你最好小心一点。”

    “哼,你这是在嫉妒,因为我能尝个鲜,你却没机会吃。”

    小黑对关横的提醒毫不在意,登时狠狠咬了杏果一口,谁知道下个瞬间,她感觉满嘴酸涩难当,立刻哇的一口给吐了出来,并且哭丧着脸大叫道:“难吃死了。”

    “你看看,我们早就提醒过了。”

    树上的木灵和古桑女齐刷刷落在平地,她笑着说道:“我这古杏树上的果实要是按照季节自然生长出来,当然是入口香甜爽滑,好吃极了,可一旦被灵气催生出来,味道就全变了,因为这是违反规律衍生的树果,只能用来酿酒,不可以直接吃的。”

    “呜,这次我算是知道清楚了。”小黑接过关横递来的竹筒不断漱口,而后说道:“以后我绝对不敢轻易吃了,危险当真无处不在。”

    闻听此言,其余的人都是捧腹大笑:“哈哈哈”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用杏树木灵编好的两个竹篓盛满树果,带着小黑她们回到了码头那边。

    “哦,这就是可以酿酒的古杏果、云头芝?”若桃和卿凰围拢过来,顺手拈起几颗观看,关横赶紧说道:“喂,这果子只能酿酒,千万别吃,小黑刚才已经倒霉先尝了,比黄连还苦。”

    “是吗?”闻听此言的卿凰立刻把果子扔回了竹篓。见此情景,小黑气得直跺脚:“姐夫你真是的,我刚刚要说可以随便吃,你就泄底了。”

    “你这小东西也够歹毒的。”关横扶额苦叹说道:“就这么希望卿凰也和你一起中招?”

    “那当然,有福未必同享,有难最好同当嘛。”众人听了小黑这一番歪理都是哭笑不得,关横却不去理她,而是问杏树木灵:“材料现在都凑齐了,你要多久能帮助我们把酒酿出来?”

    “一晚上时间足够了。”木灵此时满脸笃定的说道:“请神使大人放心,这一夜我会紧盯着的,保证把酒浆酿好。”

    “好,那就拜托你了。”关横说道:“婴白鬼呢?”

    “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听到呼唤,一抹白光霎时间浮现在他的面前,关横道:“去,弄点新鲜的活鱼回来,大家晚上煲鱼汤喝。”

    “好啊,有鲜鱼汤喝喽。”他这句话甫一出口,卿凰和小黑都显得格外高兴,她们之前发现这雒水中肥硕的鱼类可是不少,用来做汤肯定大饱口福。

    下一刻,婴白鬼入水抓鱼,众人则是在船上找到不少厨具炊具,全都搬到了十余丈外的河边小屋里,古桑女、若桃和杏树木灵忙着去酿酒,关横和卿凰小黑则是准备开饭。

    ……

    就这样,大家一阵忙碌之后,匆匆吃了晚餐,此时,杏树木灵把树果和云头芝搁进了密封木桶,自己看守静等着第二天酒浆酿好。

    小黑疯玩了一天,早就累得睁不开眼,由若桃陪着去休息了,关横、卿凰去了河边散步。

    “呵呵呵,这么说,六伥鬼以前都不会游泳,后来和一些‘水鬼’的魂体融合,才有了凫水的技能?”卿凰听着关横讲述之前的经历,觉得十分有趣,不由得笑了起来。

    “对呀,那些水鬼都是鲆河附近一个部落的女子,她们的族人因为捡到大量因为洪水爆发冲到浅滩的金沙,被强盗害死了。”

    关横接着说道:“之后,我和若桃、阿狗和恬琳他们灭了强盗,替那个部落的人报了仇,水鬼们才平息了自己的愤怒,自愿和六伥鬼融合的。”

    “可惜,你们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一直在沉睡。”此时此刻,卿凰脸上带着几分遗憾说道:“要是大家能在一起,那该多好。”

    “放心,此时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来吗?”关横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对卿凰的表情突然泛起一丝异色,她立刻察觉出来:“你怎么了?”

    “你、你背后的水面上……有鬼呀!”关横说出最后三个字的瞬间倏忽提高声音,卿凰顿时哎呀一声,继而扎进了他的怀里。

    “哇,这么夸张?!”关横顺势用双臂匝住对方纤腰,而后凑到卿凰耳边低声道:“老实说,你怕鬼吗?”

    “和六伥鬼它们在一起那么久,我才不怕呢。”卿凰的脸颊绯红,继而说道:“我还不是为了配合你这句不吓人的鬼话吗?”

    “呵呵呵,凰妹,我今天才发现,你绝对是个大善人!”

    “呼”话音甫落之时,关横此时已经把卿凰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她慌忙说道:“别闹了,小木屋里有人,咱们可不能……”

    “不要紧。”关横微微一笑:“你以为我没想到这一点吗?白天的时候,我早就在附近找到一片向阳草坪,那里被太阳晒得可暖和了,咱们的床就决定是它了。”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第一缕曙光终于落在了草坪上,卿凰缓缓睁开双眸,享受着晨曦的柔和抚弄,她嘴里喃喃自语道:“呃……好舒服啊。”

    “嘿嘿,你是在说现在的阳光呢,还是昨晚的事?”听到旁边用双手枕着头、微眯双眼的关横说话,卿凰顿时抓起旁边的衣服扔在他头上:“快穿好,待会要是让别人看见怎么办?”

    “哈哈,美女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是不是都有些‘隔夜怒’发作?”关横尴尬的笑了一声,立刻套上衣服。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了若桃的喊声:“公子、卿凰,你们在哪里?木灵说酒已经酿好了。”

    “来啦、来啦。”闻听此言,卿凰迅速掩上裙子、系好腰带,关横在旁边嬉笑道:“你说,昨晚那几只没品的神兽会不会偷看呢?”

    “糟了,也许真有这种可能……”听了他的话,卿凰的脸色变了变,关横立刻接着笑道:“所以我严重要求,下次一定要把腰带扔到树梢上去。”

    “去你的,怎么可能有下次?!”卿凰红着脸轻啐一口,此时此刻,他们快步走到了奔来的若桃身边,面对他们衣衫凌乱的样子,若桃马上就选择了彻底无视。

    “咳咳。”若桃故意清了清嗓子,她说道:“昨晚你们俩彻夜未归,我和小黑还纳闷呢,不过二位的‘本事’厉害得很,我们倒不是很担心……”

    “好啦,闲话少说。”关横赶紧岔开话题道:“杏树木灵是不是把酒酿好了?赶紧带我们去看看。”

    ……

    数息之后,他们三个走到小木屋旁边,陡忽听见里面有人在大笑:“哈哈哈,好喝,再给我一点。”

    “不行、不行,这是神使大人要用的酒,让你尝一口就行了。”此时此刻,屋里的木灵对小黑连连摆手道:“听我说,不能再喝了。”

    “少嗦,不用你管。”小黑可是第一次喝酒,尝了之后,感到酸酸甜甜味道不错,还想再要。

    可是她实在量窄,才喝了一口,就已经满脸通红、脚步趔趄,此时这丫头指着木灵身后说道:“你不让我喝,可吞吞和犟驼也在喝呢,为什么不拦住它们?”

    “啊?!”木灵此时扭头一看,吞鬼喵和赤瞳犟驼趁着自己不注意,把脑袋伸进盛酒木桶舔舐起来,越喝越起劲。

    “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飞起一脚蹬在了门上,随即就和卿凰、若桃扑了进去。

    “你们这几个酒鬼,真是坏事!”

    关横看到犟驼那家伙连着喝了几口杏果酒,已经四蹄发软、闹了个大红脸,吞鬼喵更是站立不稳,已经喵呜叫着在地上打起滚来,他气得连连跺脚:“混账东西,真给我丢人现眼。”

    “姐夫……呵呵……你现在好像有两个脑袋、两个身子……”小黑醉眼迷离,现在看什么都是双影了。

    卿凰摇了摇头,立刻过去把她抱了起来,而后说道:“一身的酒气,若桃,赶紧弄些冷水来,我要给她擦擦脸。”

    “噢,马上就去。”若桃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嘀咕:“我这才离开了一会,屋里就闹翻天了,你们这些活宝啊。”

    “神使大人,我实在是拦不住她们……”没等杏树木灵说完这句话,关横飞脚踹在犟驼身上:“撒酒疯的牲口,滚一边去。”

    “啪。”随手拎起猫儿,他又说道:“吞鬼喵,你还要不要脸?馋嘴贪吃也就罢了,现在又喝上酒呢?!”

    “喵呜”此时此刻,猫儿酒意上脑,挥起小爪子就向关横面门挠了过来,“嗤啦!”他躲得稍微慢了一点,脸上霎时添了几道伤痕。

    “岂有此理,你还挠我?!”一怒之下,关横冲向拎着水桶进门的若桃,将猫儿一把塞进了冷水里:“噗通。”

    “我让你偷酒喝……哎呀!你还咬人……该死的!”

    “公子,不要拔剑,你该不会是想杀了它吧?”

    “阿横,冷静一点,别冲动。”关横的怒骂声、卿凰和若桃的劝阻声,还夹杂着吞鬼喵、小黑、犟驼的尖叫,小木屋在顷刻间几乎被大家给掀翻了。

    ……

    少时片刻,卿凰坐在门口,给满脸都是抓痕的关横上药,她的纤纤玉指轻轻一触碰伤口,顿时疼得关横呲牙咧嘴的倒吸冷气:“呃……”

    “真是的,我叫你不要和猫儿一般计较,你偏偏不听。”卿凰带着几分狭促笑道:“吃亏了吧?活该。”

    “到最后,我确实已经要住手了。”关横摸着自己的脸说道:“谁知道那死喵趁着醉劲偷袭,你瞧瞧,差点把我眼睛抓瞎,哪有这样的?此仇不报……哎呦,轻点啊。”

    稍微一顿,他继续开言道:“不行,这个场子我说什么也得找回来,要不然,以后对它就更难管教了,万一偷酒喝、撒酒疯都成了习惯,大家可就不好过了。”

    “呜呜呜……”就在这时,一直被关横勒令在门口罚站的犟驼,腆着脸走了过来。

    “对了,还有你,跟着一起凑热闹。”关横本来打算伸手打对方一巴掌,不过转念一想,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下不为例,滚吧滚吧。”

    “嗷呜、嗷呜……”犟驼最担心关横一气之下赶走自己,此时得到他的原谅,立刻屁颠屁颠的溜到附近啃青草去了。

    “就连犟驼你都原谅了,那吞鬼喵那边……”

    关横听出卿凰的意思是想劝和大家,他晃了晃脑袋说道:“那死喵和小黑不是因为酒醉还没醒吗?这样也好,等我下水去找白龙的时候,她们也不至于给你和若桃多惹麻烦,其他的事,等我回来以后再说。”

    “嗯,也好。”卿凰此时轻轻握住他的手说道:“你要多加小心,这水中的战斗可不比陆地,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小黑身边不能没人照顾。”关横微微一笑说道:“再说了,还有几只神兽之魂可以帮忙,就放心吧,我只要带着婴白鬼、猎獬和它们就行了。”

    “唉,我知道,你做出的决定不会轻易更改,这样吧,把此物带上。”卿凰说着,递给了关横一样东西:“有它在你身边,就如同我在帮忙了。”

    “嗯,也好。”关横把东西带好,随即扭头喊道:“木灵、若桃,你们准备好没有?”

    “来啦、来啦。”杏树木灵和若桃抱着几个尺来长的小木桶走了过来,她抢先开口说道:“神使大人,我们把一大桶杏果酒分成了四份,喏,就是这些了。”

    “公子,其中三桶酒里都被金鳖血蜕浸泡过,而且我还把血蜕放进了第四桶里。”若桃低声道:“按照你的吩咐,这一桶是单独准备的。”

    “嗯,这就行了。”关横接过那四个小木桶,继而说道:“喂,,你们几个神兽也该醒醒了,大家一起下水喽。”

    “呼呼呼唰唰唰”众人耳边风声陡起,、凿齿、封、修蛇和御雷犴一股脑全钻了出来。

    此时此刻,凿齿有些不满的说道:“又想让我们跟着?你就不能自己去吗?说实在的,在水里对上白龙那家伙,我可是没把握脱身……”

    “哼,胆小鬼。”关横撇了撇嘴说道:“我以身犯险都是为了谁?还不是想早一天把芫歆公主救回来?你们口口声声把公主说成是自己的朋友,现在出一点里都不愿意吗?未免也太自私了吧?”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