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47章 藤林古城
    虽然关横嘴里不住抱怨,可是三女谁也没把他说的话当真,就这样,商队车辆一路前行,午后果然来到了位于大山边缘的“藤林古城”。

    车队缓缓进入城中,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汤晋让人赶紧准备午餐,因为关横他们吃了之后,要立刻继续赶路。

    就在饭菜刚刚摆上桌案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扬声问道:“汤大哥,你在吗?”

    汤晋正陪着关横众人进餐,看到来人之后立刻起身问道:“羌固,怎么了?”

    “汤大哥,咱们古城的人今天上午在雒水支流附近捕鱼,谁知道有两艘船突然驶来,把咱们兄弟的渔船直接撞翻,大家气得破口大骂,可是那些船上的人却在河里扔下了一些东西。”

    羌固此时喘着粗气说道:“那些古怪东西腥气极重,把附近的水兽都吸引过来了,大家要不是逃得快,只怕就要遭殃了。”

    “什么?那些人投放的东西竟然可以吸引水中妖兽?”汤晋急忙问道:“都把什么妖兽引来了?”

    羌固擦着额头上的汗说道“其他的就不必说了,最凶的妖兽要数近几天刚刚从上游来的那群‘雒水皴皮鳄’。”

    说到此处,羌固还用手比划了两下:“汤大哥,那群怪人投放的东西,是一个酷似龟甲花纹的石头,约莫有尺来长的椭圆之物,就是这种东西,居然能散发恶臭腥气,把妖兽们都吸引而来,你说吓不吓人?”

    汤晋问道:“有没有兄弟因为妖兽受伤?”

    “有有,这就是我来找您的原因。”羌固说:“听商队的人说,你这回带回了不少疗伤药,能不能给我一些,拿去给大家治伤?”

    “行啊,你先等等。”汤晋说着,扭头对关横他们言道:“公子你们先用餐吧,我去去就来。”

    “好,你忙你的。”关横大大咧咧说:“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嗯。”汤晋点点头,随着羌固出了房门,他们刚一走,卿凰腰带上的骤忽宝石突然晃颤了起来,紧接着,修蛇、封两个神兽之魂浮现而出,关横见状便问道:“怎么,你们有事?”

    “关横,他们说的那个散发恶臭、有龟甲纹路的石头,你最好弄到手。”封哼叫了一声,接着说道:“那东西的作用,修蛇比较清楚,你来说吧。”

    “好。”看到关横他们瞧着自己,修蛇便开了口。

    “那个漆黑的椭圆石头,名叫‘金鳖血蜕’,是一种上古奇兽身上的肢体……”闻听此言,卿凰有些迷糊,她问道:“奇兽的肢体?什么意思?”

    “确切的说,是那种奇兽的尾巴才对,没人知道那种奇兽的名字和栖息地点,不过它的尾巴倒是很古怪,每隔数百年就会自动脱落尺来长的一截。”

    修蛇解释道:“因为拥有酷似妖鳖的花纹、漆黑腥臭,故此得名‘金鳖血蜕’,这东西没有其他用处,却可以吸引不少妖兽聚拢到此物附近,为什么要让你弄到手呢?因为咱们接下来要寻找的神兽‘白龙’,也会被这味道吸引出现,到时候就可以抓它了。”

    “修蛇说的不错,这金鳖血蜕不难寻找,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它的真正用途,故此出现在人前的机会不多。”封说道:“关横,这么便利的东西,你可一定要弄来,不要白不要。”

    “好吧,那我就走一趟,把这血蜕找到。”关横此时三口两口吃完了午餐,他说道:“诸位姐妹,你们谁愿意和我一起去?”

    “当然是我了。”卿凰笑嘻嘻的说道:“若桃和小黑还得看着龙蛋呢,就咱们俩同行吧。”

    “那就走吧。”二人对若桃和小黑嘱咐了两句,就出门去找汤晋和羌固,正好没走几步就看见对方急匆匆奔了来,关横开口说道:“老汤,来得正好,我有事情要问你们。”

    “公子,什么事情?你快说吧。”汤晋擦着头上的汗苦笑道:“现在我都忙得快四脚朝天了。”

    “我要找羌固刚才说的那群怪人,对方的那块石头对我有用。”

    闻听此言,羌固脸色一变,忙不迭说道:“关公子,那群人坐的船就停在距离藤林古城码头七、八里远的地方,可是他们似乎有控制水里妖兽的能力,不好惹呀。”

    “没关系,这个我倒是可以应付。”看到对方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关横笑着拍了拍羌固的肩膀,他接着道:“你只需要把对方所在的位置告诉我就行了。”

    “这样吧,我带你们去。”羌固稍一思索,而后说:“我顺便也要看看那群聚拢在水边的皴皮鳄什么时候离开,他们不走,古城的人都没有办法打鱼了。”

    “也好,那就麻烦兄弟你了。”关横也不矫情拒绝,他们告别汤晋以后,立刻骑上马朝着古城码头方向疾驰而去。

    ……

    少时片刻之后,码头附近的浅滩。

    “吁吁吁”羌固倏地一拽坐骑缰绳,让它停止前进,随即扭头说道:“关公子,你瞧那边。”

    说着,他伸手指向正北河面,数里之遥的地方,停泊着两只大船。

    “那就是投下古怪石头,把妖兽吸引而来的家伙所坐的船。”羌固此时低声道:“这群家伙好不蛮横,完全不在乎别人的安危……”

    “哗啦啦哗啦啦”就在此时,浅滩周围水声急速涌动,羌固见状大惊失色:“糟了是那些皴皮鳄,咱们快退吧。”

    “不要紧,几条小水兽,没什么了不起。”关横倏地向天上一招手,就听见“啪嗒、啪嗒”翅膀扇动声响,一只玄翎花赫然疾掠而下,羌固看它模样凶猛,登时吓了一跳:“这是哪里来的凶禽?”“

    呵呵呵,是我们的朋友。”关横说罢,又扬声叫道:“喂,把这群皴皮鳄收拾了,我就赏你一些五行灵气,动手吧。”

    “咕咕咕”闻听此言,花高兴的不得了,倏地展翅飞掠到贴近水面的位置,电光火石间,双爪立时擒住一条黑气凶鳄,只是稍一用力,就把对方撕成了两爿。

    “嗷呜!”其余十余只皴皮鳄看见同伴惨死,登时勃然大怒,可是要让它们对付在空中的强敌,实在有些困难,毕竟皴皮鳄只能在水里扑腾。

    “咕咕呱呱”嘶鸣声陡起,说时迟,那时快,玄翎花再次凭着迅捷无伦的飞行速度掠过水面,又将两只凶鳄眼球抓爆,疼得这俩家伙在水中狂吼翻腾,还误伤了好几个同伴。

    “好厉害呀!”羌固可是第一次看见半紫境界的凶禽对敌,不由得瞠目结舌,大声叫好,可就在下一刻,水中陡忽冒出一只硕大凶鳄头颅,呼的朝玄翎花喷出一股挟裹紫气的粗大水柱。

    “砰”

    花玩得正起劲,一不留神骤遭偷袭被水柱击中,背上翎羽乱飞,疼得它呱嘎直叫,不过这几天玄翎花吸收了不少五行灵气,防御力大幅飙升,勉强扛过了这一击的严重伤害,眨眼工夫落在了关横和卿凰面前。

    “先用这灵气缓解伤痛吧。”关横倏地一挥手,把灵气输送给灵禽,他说道:“对方是紫气凶鳄,你打不过了没什么新鲜,我替你报仇。”

    “嗷呜!”在水中偷袭花成功高的巨鳄此时却不肯罢休,骤忽扑出水面,咆哮着来到了浅滩上。

    “哼,急着送死是吧?我成全你。”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已经和卿凰落在平地上,他还说道:“羌固,先后退,免得我们战斗时误伤你。”

    “好。”闻听此言,羌固不敢怠慢,立刻策马后退数丈之遥。

    “锵!锵!”

    电光火石之间,关横、卿凰同时亮出兵刃,双剑和莲花奇刃转瞬就落在了巨鳄头上,“嚓噗嗤!”霎时间鲜红飙飞,这皴皮鳄王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上岸就吃了闷亏,头脸上出现数道伤痕。

    “嗷呜!”剧痛引起这紫气凶兽的暴怒,它陡然扭身狂甩长尾,呼的一声破空扫向关横脚踝。

    “小心。”卿凰见状,立刻卯足全力挥动莲花奇刃斩落,“砰!”这散发极强寒气的兵刃把凶兽巨尾冻了个结实。

    “咯剌剌咣咣咣!”巨鳄的尾巴此时就是一块巨大冰坨,在地面上笨拙拖动,根本就抬不起来,气得它不住嗷嗷咆哮,关横则是长笑一声:“看我的。”

    “唰嗤嗤嗤噗噗噗!”双剑附着迅猛无匹原火劲,瞬间钉进巨鳄双眼,不管是什么凶兽也罢,变成看不见东西的瞎子,只能任人宰割了。“嗤啦”

    关横的剑锋顺着巨鳄上唇疾撩,锋芒暴现的瞬间,应声削落它半边脑壳。

    这水中凶兽霸主顿时翻滚在地,他立刻扬声说道:“婴白鬼,把这畜生的尸首扔进河里,警告其余的皴皮鳄,在靠近这段水域,皴皮鳄王就是它们的下场!”

    遭到斩杀厄运的巨鳄被扔进了前方水面,那些水中妖兽见状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嘶吼尖叫着四散奔逃。

    此时此刻,关横微微一笑,卿凰在旁边说道:“阿横,咱们刚才斩杀巨鳄的时候,数里外那两条船上,似乎有人在观察。”

    “嘿嘿,让他们看见也好,说不定还有些许威慑力呢。”关横言罢,对身后的羌固挥手说道:“你先回去吧,告诉汤晋和我们的同伴,解决了事情,我俩也会返回。”

    “是,请公子放心,我一定把话带到。”羌固看到二人对付那皴皮鳄王轻而易举,顿时放下心来,策马扬长而去。

    “咦?”卿凰双眼倏忽一眯,突然指着前方说道:“阿横,你看那两条船,似乎是在起锚,难不成是要逃走?”

    “跑不了,婴白鬼。”关横喊道:“追过去,找机会给那两艘船送几个窟窿。”

    闻听此言,卿凰笑道:“好主意。”

    ……

    另一边,两艘比邻的大船上,有个人扬声喊道:“快快,赶紧起锚。”

    “大哥,为什么走得如此之急?”在喊话的粗壮大汉身边,有个矮矬男子道:“咱们才刚刚试验了一下找到的‘金鳖血蜕’功效,有些不太合适吧?”

    “笨蛋,再不走,咱们大家都有危险。”粗壮大汉没好气的说道:“刚才前方河滩上那两个搏杀巨鳄的男女你又不是没看见,他们肯定会过来找麻烦的。”

    矮矬男子有些不服气的说:“怕什么?你我弟兄人多势众,又有主人赐下的邪气妖珠,难道杀不了这对狗男女?”

    “哼,寻找那只神兽的任务要紧,现在可不是好勇斗狠的时候。”粗壮汉子一边喝令手下收锚,一边吼道:“快走……”

    “唰嘭!”这家伙的话音未落,远处骤忽飞来一支挟裹劲风的雕翎箭,正好蹭着他的脸颊钉入桅杆!

    “想走?先问问我手里的似雪弓吧。”关横此时骑着赤瞳犟驼一路疾驰而来,他扬声叫道:“你们大可以试试,谁要是敢动,这箭镞锋矢立刻就能贯穿他的颈嗓咽喉。”

    “可恶,老子偏偏不信邪!”说时迟,那时快,矮矬男子骤忽朝着船下疾纵而落,双足啪嗒着地的瞬间,他从怀里掏出数颗萦绕邪气的妖珠,全部扔进嘴里,下一刻就朝着关横疾扑而去:“和你拼了!”

    “邪气妖珠?!果然是魇化盟的杂碎渣滓。”关横此时冷笑一声,看到对方浑身暴现邪气,猛地朝自己挥出全力一击,他的凌天箭也在瞬间离弦疾飙而去:“唰嗤”

    闪耀寒光的箭镞锋矢正面贯穿邪气拳劲,矮矬男子这一拳被彻底绞碎,徒劳无功。

    “这不可能……”“噗!”箭尖倏地钉进他的咽喉,从后脖颈直接穿出,强大力量带着此人躯体倒掠直飞,“砰!”霎时间将尸体固定在了船身侧面。

    “啊?!”见此情景,两艘船上的几十人全都吓得魂飞魄散,与此同时,一道急速魂影飙至,“呼呼呼砰砰砰!”蓄劲鬼拳接二连三轰在左边船身上。

    “咯剌剌……哗啦啦……”船身的窟窿破洞瞬间涌进无数河水,上面的人惊叫道:“不好,快到另一艘船上去,咱们的船要沉了!”

    “吱吱吱”可就在下一刻,婴白鬼陡忽尖啸,双手微扬呼的飞掷一道火劲血刃,狠狠轰在了另一艘船上:“轰”

    “咯剌嘭!”那艘船的侧面被火劲血刃狠狠击中,顿时出现丈余宽窄的巨大窟窿,刚刚跳上去的众人俱都大惊失色,在粗壮大汉的带领下“噌噌噌”跳到了浅滩上。

    此时此刻,关横和卿凰迈步上前,旁边还有耀武扬威的赤瞳犟驼和玄翎花,那群人惊慌之余,有人被一股直冲脑门的愤怒迷住了心智。

    其中一个家伙突然声嘶力竭的叫道:“弟兄们,他们只有两个人,难道咱们还要畏惧吗?一起上,剁了他们啊”

    “呃啊啊”

    “呼”此人也是仗着自己本身实力接近半紫巅峰,发出咆哮声的同时,亮出一对瓜形铜锤,照准关横和卿凰就疯狂砸了下来:“杀呀!”

    “嗷嗷嗷”就在此时,以前都对战斗不怎么热心的赤瞳犟驼竟然来了劲头,它嘶吼一声瞬间从关横头顶越过,双蹄倏地踩中对方那一对大锤:“嘭!”

    “嚯,今天犟驼想打一场?!”见此情景,关横和卿凰都很惊讶,于是笑呵呵的开始观战。

    “岂有此理,你这畜生找死!”抡锤汉子见到对方嚣张,立时气得目眦欲裂,倏忽运劲震开犟驼双蹄,霎时间开始猛攻。

    “呀啊啊”

    抡锤汉子此时双眸赤红,他只想把面前的犟驼一击捶成肉饼,而后杀向关横和卿凰那边,只是锤风虽然纵横错落、上下翻飞,急切间却碰不到对方一根汗毛,究其原因,就是犟驼的速度迅捷无伦,而且……实力在他之上!

    “嘭!”双锤挟裹劲风落下,砸得地面陷落龟裂,犟驼间不容隙地闪过这一下,骤忽用自己的头槌向前猛撞,“呼啪!”抡锤汉子来不及格挡,这一头槌正中自己肋下。

    犟驼因为长期跟随关横,受到五行灵气洗涤,实力早就超过了半紫境界,就差一个契机即可迈进紫气妖兽行列,现在正是好时机。

    “噗”咯剌剌暴响声中,抡锤汉子半边肋骨尽碎,他自己喷着满天红雾倒飞而出,坠地时眼见就不能活了。

    “嗷嗷嗷”一击得手,赤瞳犟驼得意洋洋,昂首咆哮,霎时间,它周身斑驳的半紫气息急速涌动,彻底转向单纯的淡紫色,正式向着王者之境踏进了。

    “哈哈哈,好,我说这家伙怎么突然起了争斗之心,原来是要借此机会进阶王者紫气。”关横一声长笑,随即对那些家伙吼道:“还有谁想出来送死?!”

    “可恶,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些人中为首的粗壮汉子低吼道:“我们和阁下无冤无仇……”

    “当你那个同伴拿出邪气妖珠吞服、向我进攻的时候,我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宰了你们,魇化盟的杂碎。”关横此时冷冷说道:“怎么样,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是你!传说中一直在和本盟作对的人?!”

    被关横一言点破身份,粗壮汉子登时又惊又怒,这家伙终于明白了,此时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倏忽间扬手吼道:“弟兄们,主人有令,全力诛杀此獠,哪怕是同归于尽……”

    没等粗壮汉子的话说完,从斜刺里疾窜而上的婴白鬼照准他面门就是一拳:“呼”

    “呀!”此人挥拳硬拼,顿时被鬼拳爆发的五行之力震出数丈之外,“噗”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关横挥剑和卿凰疾掠而上,他朗声叫道:“降者免死,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嚓!”他的话音甫落之时,双剑早已斩断面前二人手里的骨刃,这俩家伙吓得魂飞魄散,不由自主叫道:“我们降……”

    “临阵投敌者,杀!!”就在此时凶戾吼叫响起,附近十余个魇化盟的疯狂属下扑到同伴近前,硬生生将其剁成肉糜。

    剩余的那些人,原本想投降,可在死亡暗霾笼罩头顶的情况下左右为难,见此情景,关横冷笑道:“好,我成全你们,婴白鬼,先杀了那些死硬的家伙再说。”

    “吱吱吱”鬼啸陡然响起,婴白鬼周身倏地聚集出来数十道原火血刃,在瞬间朝着疯狂扑来的魇化盟杀手身上爆开:“砰砰砰嘭嘭嘭!”

    “噗嗤、嗤啦!”血刃疾掠之处,这些家伙霎时变成碎肉齑粉,顿时染红了一片河边浅滩。

    “不要怕,快吞了身上的邪化妖珠。”粗壮汉子此时七窍涌血,伤势极重,可他还是掏出数颗妖珠塞进了嘴里。“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拥有拼命的机会吗?笑话!”

    目光如炬的关横转瞬掠到对方近前,倏忽翻腕疾转,虹云剑向下一戳,“噗!”剑锋正好将对方的脚钉入地面。

    “砰!”双拳挟风轰中这家伙左右耳门,原火劲立刻疾涌冲进他的躯体。

    “轰!”炽烈无比的火劲不停烧灼这家伙每一个毛孔,疼得他瞬间凄声惨号:“呃啊啊啊”

    周围的杀手原本想要吞下邪气妖珠拼命,却被这番情景吓得骇然失色,瞬间就被卿凰、婴白鬼和花打翻在地。

    仅仅过了数息,粗壮汉子身上萦绕的邪气就被彻底炼化,这家伙受到如此痛苦不堪的经历,满头黝黑的须发转瞬变为了雪白,整个人像是老了几十岁。

    “扑通。”关横把这半死不活的家伙扔在地上,他说道:“你现在连碾死蚂蚁的力气都没了,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倚仗什么本钱作恶。”

    粗壮汉子无力的张了张嘴,顿时气晕了过去。

    “啪。”随手薅住另外一人的衣领,关横喝问道:“那块金鳖血蜕在哪里,说!”

    “我、我不知……”

    “废物,留着没用。”

    “咔嚓、咔嚓。”关横的话音甫落,扭断了这家伙的双臂,又将其体内邪气化为虚无,他此时踩着哀嚎不止的家伙说道:“有谁能告知我想要的讯息,可以免受痛苦……”

    “我说、我说。”

    旁边有个魇化盟的中年杀手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趔趄着扑到在关横脚前,一边连连叩首,一边说道:“饶命啊,那块金鳖血蜕,就、就在左面那艘船的底舱里放着,如今在水里,饶了我吧。”

    “嘭!”飞脚将此人踹翻在地,关横扬手说道:“婴白鬼,你潜进水里一趟,去找金鳖血蜕。”

    “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答应一声,倏地窜进了水中。

    “其余的人既然不愿意招供……那也好办。”关横继续说道:“猎獬,把他们罩入金网内,我要用原火劲烧尽他们身上的邪气。”

    “不要啊啊啊”下一刻,惨叫声此起彼伏,被猎獬金网罩住的魇化盟杀手一个个全身泛起漆黑烟柱,不断抽搐颤晃痛苦不堪。

    “哼,这就是企图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把身心出卖给邪气的下场。”关横此时只是面带不屑的瞥了这些人一眼,而后立刻拽着刚才说话的家伙和卿凰到了旁边。

    “小子,别的废话我也不说了,我只问你一件事。”关横冷冷开言道:“你们魇化盟的盟主‘巴隆’,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这……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那个人耳边听着自己同伴被原火劲焚烧的惨叫声,吓得浑身抖似筛糠,他结结巴巴嗫嚅道:“大爷,我们主人……啊不,是巴隆,他素来行踪不定,除了少有的几个心腹,根本没人知道他的具体行程。”

    “什么?!不知道,那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卿凰此时相当配合的按住腰间剑柄,随即低叱道:“阿横,不如宰了他算啦。”

    “别、别杀我……”那个人忙不迭叫道:“我虽然不知道巴隆在什么地方,可是却知道他一个手下在哪里,你们、你们可以去找他问清楚。”

    关横喝问道:“那个人是谁?”

    “他叫‘萧炬’,是个中年妖族人,长得孔武有力,左脸颊有三道疤痕。”

    这家伙说到此处,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言道:“大家都知道,此人是盟主的心腹,一般盟主去哪里,他就会随护跟到什么地方去,真的。”

    卿凰在旁边接着问道:“这个萧炬在什么地方?”

    “原先就在我们的船上,一天前改走旱路,直奔九岭山去了,听船上的大哥说,他是要去九岭妖族领地附近,见一个重要人物,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听了这个人的话,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心中俱都若有所思。

    ……

    与此同时,潜入河底的婴白鬼已经来到了沉船附近,可就在下个瞬间,周围突然泛起异常强烈的水流旋动,原来距离两艘沉船不远的位置,正好是个巨大的漩涡。

    婴白鬼眼见那漩涡形成速度极快,就知道有极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自己奉命前来搜找金鳖血蜕,可不容有失,得立刻行动。

    “咕嘟……咕嘟……”霎时间,十余丈外水泡不断浮起,隐隐约约有无数条黑影游曳而来,它们都是被沉船里的金鳖血蜕腥臭气息吸引而来,但婴白鬼决定抢在它们前边动手。

    “嗖哗啦啦”婴白鬼下一刻分水破浪,陡忽向前方窜行一箭之地,迅捷无伦的身影顺势钻进了沉船破窟窿里,这个破洞,原本就是婴白鬼在河面上打漏的,如今倒成了方便它进出的入口了。

    沉船内,此时已经聚满了不少从四方疾窜的水中妖兽,它们也是为了寻找金鳖血蜕而来,眼见婴白鬼突兀出现,登时视其为大敌,不约而同疾窜围拢而来。

    “呼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魂影丈余内顿时形成水灵之精四溢的球体,这水行之力瞬间搅动卷裹沉船内的每一寸地方,立刻把水兽震得纷纷倒窜,砰然撞在船体的残垣断壁上。

    然而,婴白鬼击退的都是些不足为虑的黑气妖兽,那些半紫境界以上凶兽们,看到它异常勇猛非常棘手,纷纷退避,不敢直接与之对抗。

    趁此大好良机,婴白鬼嗅到一丝血蜕腥气,立刻向前疾游而去。

    “砰砰!”倏忽出手,两拳击碎面前坚硬船板,婴白鬼哧溜一下窜进内部,就看见这破烂船舱的尽头角落有一口破旧小铜箱,血蜕的腥臭气息,就是从那里钻出来的。

    “嗖”电光火石间,一道疾影从婴白鬼身后袭来,终于有半紫境界的水中妖兽按捺不住对金鳖血蜕腥气的极度渴望,朝着它偷袭而来。

    “砰!”慌忙回身的婴白鬼阻击对方,那条身长过丈的“犬首龙鱼”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它。

    “啪!”不退反进的婴白鬼用一只小手塞进鱼嘴,霎时间形成血刃,“噗嗤嗤!”这锋锐无比的血刃直接在对方嘴里急速旋拧,硬生生把鱼头绞得粉碎稀烂。

    “嘭!”犬首龙鱼的无头尸身随即被它一脚踹出去,堪堪堵住了船舱缺口。

    “呼”眨眼之间,婴白鬼就扑到小箱子前面,伸手将其抱住,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咯剌剌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暴响声陡起,它附近那堵船舱墙壁赫然被轰碎,“嗤嗤嗤!”十余条布满倒刺钩从破碎舱壁彼端疾伸而来,顷刻间就缠住了婴白鬼和那只小箱子。

    “吱吱吱?!”感觉到对方触手收紧用力,同时暴现汹涌紫气,婴白鬼不由得痛叫一声,可是它久经大敌经验丰富,下个瞬间就想出了脱身办法。

    “呼唰!”周围水流疾旋,只见婴白鬼魂影一缩一张之间爆发水灵之精气息,那只想要运劲绞杀它魂体的巨大妖乌贼顿时感觉剧痛无比,趁此机会,婴白鬼凶猛的力量彻底向四周扩散。

    “啪、嗤!”暴响声起,妖乌贼的触手被硬生生震断成数截。霎时间,婴白鬼的绝地反击也出手了,巨大血刃赫然劈水疾掠,“噗嗤”斩在了妖乌贼正面,大片乌黑血幕顿时在水中扩散开来。

    “嘭!”挟裹紫气狂劲的鬼王珠也在刹那间重重轰在乌贼头上,这家伙疼得浑身巨颤,登时将所有触手疯狂甩动起来。

    “哗啦唰唰唰”无数翻水破浪、掀起波涛的疾舞触手却没有碰到在水中不住闪躲疾行的婴白鬼,它在下一刻赫然抓住对方不慎丢掉的小箱子,接着就向水面疾游而去。

    “嗷呜”巨大妖乌贼身为水中紫气王者,从没吃过这种大亏,此时岂能轻易放过它?顿时晃动身躯,哗哗分水急急追赶。

    “呼呼呼”眨眼之间,巨大妖乌贼就追到了距离婴白鬼身后数丈之遥的地方,不得不说,这家伙在水里游动的速度比它更胜一筹。

    “唰!”电光火石间,妖乌贼晃动一条触手就要抽向婴白鬼,可就在这个时候,它身后骤忽出现了一条更大的黑影,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下去。

    “吭哧噗!”这庞然大物的一口硬生生咬去妖乌贼半个身躯,立刻混囵吞下肚子,但是它也不肯放过前面疾游的婴白鬼,一晃身躯倏地疾追而去。

    “呼哗啦!”说时迟,那时快,抱着小箱子的婴白鬼终于窜出水面,在岸边的卿凰兴奋大叫道:“快看,它出来了。”

    “嗷呜!!”可是她的话音刚落,婴白鬼下方的河面陡忽掀起数丈高的滔天巨浪,一条厉吼咆哮的巨蟾顿时跃了出来,张开布满獠牙利齿的血盆大口朝它咬了过来。

    “畜生,你这是找死!”

    “啪嗤嗤嗤!”电光火石间,三支凌天箭呈品字形倏忽破空疾飙,瞬间钉进巨蟾眉心、颈嗓和心坎,箭镞锋矢上的炽烈原火劲立刻爆发,直接把这只绿皮巨蟾烧得焦透,“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吱吱。”此时此刻,婴白鬼拿着小箱子飞了过来,顺手将其递给关横,他笑着说道:“做得不错,一会再奖励你。”

    说着,他伸手掀开箱子,里面顿时泛起一阵扑鼻腥臭,关横不由得大叫道:“我擦,臭死了!”

    “呃,确实是太臭了。”说话间,旁边的卿凰掩鼻退出去老远,赤瞳犟驼紧随其后,玄翎花受不了这股气味,登时“呱呱呱”叫着直飞天际,呼吸新鲜空气去了。

    “得想个办法,封住这种气味,不然……”关横此时瞥了一眼河面,发现有数不清的水兽缓缓浮出背脊,朝着自己这边游了过来,他心中暗忖:“不然带着这东西,必会受到水兽们的袭扰的,对了!”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关横立刻让掌中泛起一股后土神之息,包裹住整个小箱子,顿时把这股刺鼻腥味隔绝在里面。

    “呼呼呼”下一刻,周围刮过阵阵清风,渐渐吹散了半空中残余的腥味,关横看见附近水面上“咕嘟……咕嘟……”气泡纷纷破开轻响不断,那些水兽就此潜回河底,就此不见了踪迹。

    “好,成功了。”把小箱子在掌中掂了掂,关横对卿凰招手道:“过来吧。”

    卿凰走过来的时候,身边还浮现出修蛇和封的魂影,它们齐声笑道:“哈,这么刺鼻的味道,肯定是金鳖血蜕中的上品,我想要是白龙闻到这个味道,肯定忍不住现身的。”

    “不过这味道真是臭死了,实在让人受不了。”卿凰说道:“阿横,你把箱子拿远一点,千万别离我太近。”

    “放心吧,这里面散发的刺鼻气味,已经被我的土行之力封闭了。”关横苦笑道:“要不然,我哪里敢让你过来,现在东西也到手了,咱们也可以回藤林古城了,走吧。”

    ……

    少时片刻之后,藤林古城,汤晋的家里。

    “啪嗒。”关横把小箱子往桌案上一放,他说道:“若桃,反正咱们之中也只有你闻不到任何气味,这金鳖血蜕只好让你带着了。”

    “没问题,小事一桩。”若桃说着,就把箱子揣进了自己的包袱里,关横此时看了看旁边的竹篮,他又问:“怎么样,这蚕龙蛋有反应吗?”

    “没有。”小黑在旁边嘟着嘴说道:“唉,盯了它小半个时辰,还是一动不动,真是气闷。”

    “好啦,大家要有点耐心嘛。”听到关横的话,三女齐声道:“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当初谁也没强迫你们照顾龙蛋啊。”关横有些委屈的说道:“我说的也是实话。”

    “吱呀。”就在这时,房门开启,汤晋走了进来,他说道:“公子,你们的坐骑都已经换了城里最好的马,饱草饱料都已经喂好。”

    “谢了老汤,我们也要抓紧时间出发了。”关横微微一笑,他说道:“这两天多得你和商队兄弟们的照顾,谢谢啦。”

    “公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汤晋回答道:“应该是我们说谢谢才对,这一路上要不是有你们驱赶吓退强敌和妖兽,车队不可能这么快安全回来的。”

    大家就这么聊了几句,关横等人已经到了屋外,卿凰说道:“现在要骑马赶路,可就没马车了,阿横,龙蛋宝宝还是你来背着吧。”

    “我?!”关横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你们不是嫌我粗手笨脚的吗?万一把龙蛋磕着碰着怎么办?”

    “少嗦,我说行就行。”卿凰此时刁蛮起来,根本不给关横拒绝的机会,她对着若桃一使眼色,二人立刻把蚕龙蛋包裹起来挂在了赤瞳犟驼的脖颈上。

    “呃,好吧好吧。”关横无奈的摇了摇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欠了你们的,还是欠了这龙蛋什么。”

    告别了汤晋和商队来送行的众人,关横他们就此出了藤林古城,卿凰说道:“还记得咱们之前听说的事情吗?”

    “当然没忘。”关横此时笑了笑:“古城和九岭山之间有一道‘龙河湾’,那里是上古出现过龙迹的地方,大家先去那里看看吧,也许能找到孵化蚕龙蛋的办法。”

    “好。”三女齐刷刷答应一声,立刻策马跟在关横身后,大家一起向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枯涸的龙河湾古道附近,数条疾行而至的人影“噌噌噌”掠下河滩,这里的地面早就皴皮开裂,没有半点水源的痕迹。

    为首一人疾奔到此之时,倏地一样手臂:“止步。”

    身后几个人立刻停了下来,其中一个勾鼻瘦子开口问道:“怎么,谭卜大哥,难道是到地方了?”

    “应该就是在这附近才对,之前萧炬和我碰面,传来了主人的口谕,说是这龙河湾也许有龙迹出没。”

    那个叫谭卜的家伙微微一笑:“你们知道吗?一般的妖龙很难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可这些家伙力量十分惊人,黑气妖龙凭着自身天赋血脉,搏杀其余紫气妖兽,都不是困难之事。”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