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46章 依水村(第一更)
    “方才我用拳劲震动水面,那些黑影竟然能够瞬间逃开,速度好快!”关横想到这里,立刻扬声叫道:“小黑,快后退。”

    “呜呜呜”

    说时迟,那时快,溪水里陡忽浮出数道漆黑鬼影,鸟兽鱼虫形态各异,它们原本想向关横和小黑扑过来,可是关横霎时冷哼一声,身上半紫气息朝着四周狂涌而出,吓得这几个鬼物顿时在空中一转,往远处逃遁而去。

    “喵呜!!”在村子里被鬼物暗算失态、又在溪水中遭到偷袭,吞鬼喵早就感到脸面无光,此时鬼物逃窜而走,气得这猫儿目眦欲裂,登时嚎叫一声窜出老远疾追而去。

    “吞吞,别冲动。”小黑见状立刻拔腿追赶,关横摇头叹气:“真是被这活宝给气死,罢了,我就陪你们走一趟吧。”

    别看那几只妖鬼不敢和关横他们正面对抗,不过这逃跑的速度堪称风驰电掣,虽然吞鬼喵疾窜追赶,一刻时间之内愣是没追上他们,气得猫儿火急火燎,喵呜直叫。

    “笨蛋,把这个吃下去。”

    “呼呼”从后面赶来的关横抖手抛给它两块魂石,随即小黑夹在肋下,吞鬼喵吃了魂石顷刻间就变成了巨虎形态。

    “噌!”关横和小黑翻身骑上吞鬼虎,他扬声叫道:“追,自己吃的亏要自己报仇,今天我罩着你。”

    “嗷呜”闻听此言,吞鬼虎精神抖擞,在发出咆哮的瞬间弓身疾窜,嗖嗖嗖几个起落间已经追上了前面那几个疾逃鬼影。

    “呼唰唰唰!”巨虎身上的皮毛霎时化为怪眼模样,迸现破邪瞳力将其中三个鬼影变成了宿魂之石。那三块晶石落下的一刻,吞鬼虎毫不犹豫的纵跃而起,张嘴就把它们给吞了。

    “叽叽叽?!”剩下两个妖鬼看到同伴的惨状,才知道这回是彻底捅了马蜂窝,这二鬼顿时朝着左右不同方向疾飞,小黑在虎背上满脸亢奋的叫道:“吞吞,追呀,别放过它们。”

    闻听此言,吞鬼虎更不怠慢,它看见自己距离左边上方的妖鬼较近,立刻发出一声虎啸,对方魂影颤晃为之剧震,巨虎倏地冲上岩石借力一窜,掠到魂影上方,直接张开大嘴把此物吞噬。

    “啪嗒!”虎躯落地的瞬间,关横说道:“最后一个了,它朝右边山上逃窜,快追。”

    “嗷呜”吞鬼虎的长啸顿时在山林中回荡不止,它一晃彪躯,登时疾掠而去。

    ……

    少时片刻之后,密林深处。“咦,真是怪了,那妖鬼魂影跑得不快呀,怎么到了这里突然就不见了?”

    小黑此时跳下虎背,看到附近一棵矮树上长着不少红彤彤的鲜果,伸手摘下两个,在衣襟上擦了擦张嘴就要啃,关横见状立刻阻止道:“喂,你又不怕有毒吗?吃了小心肚子疼。”

    “说的也是,来,姐夫,你先咬一口。”小黑说着就把果子递到了关横嘴边,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吞鬼虎,有好事便宜你,过来吃东西吧。”

    在巨虎毫不知情的试毒以后,关横和小黑开始吃了起来,他边吃边说:“都追到这里,也不见那只小鬼的踪迹,依我看还是算了,吞鬼虎,趁着你还没变回小猫模样,咱们赶紧回依水村吧……”

    “嗷?!嗷呜、嗷呜!”闻听此言,巨虎的表情显得很激动,它低声吼叫着,很不满意关横的决定,而后用鼻子贴地嗅了起来。

    “呃?我倒是忘了,你的嗅觉还可以,罢了,要是能闻到那些妖鬼的的窝巢在哪里,咱们就去把对方灭了,省得这些家伙以后祸害村民。”关横刚说到这里,吞鬼虎立刻朝着左边疾奔起来。

    关横和小黑在后面紧追,其实吞鬼虎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就在百余丈外,原来是一片被嶙峋怪石、齐人高的蒿草环绕的山坳。

    巨虎噌噌噌几下落在了山坳正中,关横跟过去一看,那里有个巨大的石窟,入口旁边立着一块因为年代久远,风蚀斑驳的石碑,上面刻着两个殷红古字:鬼方。

    “原来这里就是鬼方石窟?!”关横刚刚念叨了一句,小黑和吞鬼虎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往里面走了,他扬声叫道:“喂,小黑,也不怕有危险?”

    “不怕,反正有你在身边跟着呢……”小黑说得轻松之极,谁知道话音甫落,她自己就发出一声尖叫:“呃呀!”

    “什么?!”关横听见她的声音立刻疾奔过去,就看见小黑跌倒在洞口附近,上空此时飞掠来一大群振翅啪嗒作响的黑蝠。

    “玛德,给老子滚蛋!”关横没好气的一挥手,大片星点原火劲顿时席卷而去,烧得那些黑蝠尖声怪叫,眨眼的工夫就逃出了洞外,不见了踪影。

    “呼。”小黑此时拍着心口嘀咕道:“这些家伙出现往我脸上扑,吓死我了。”“吞鬼虎怎么没保护你?咦……”

    “大猫呢?!”言到此处,关横才发现吞鬼虎不见了,小黑有些茫然的说道:“我也没注意,刚才看见那些臭蝙蝠,我吓得跌倒,吞吞那个时候好像就往里面跑了。”

    “这个家伙,真没规矩。”关横帮小黑掸了掸身上的浮土,而后拉着她就往前面走,边走边说:“你看,地上都是它的脚印,应该是一直往……往西北去了。”

    ……

    与此同时,吞鬼虎终于撵上了那只逃窜的妖鬼,可是对方进了石窟之后,周围顿时聚集过来不少同类,一时间鬼影四处疾掠乱窜,把巨虎包围在了正中。

    见此情景,凛然不惧的吞鬼虎登时发出一声咆哮,那些较弱的黑气恶鬼立刻凌空爆碎,残魂气息被巨虎张开大嘴瞬间吞噬殆尽,这样吞鬼虎就不担心自己会突然变成小猫。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厉吼的独角熊罴妖鬼赫然凝聚实体,这家伙暴现浑身黑气,朝着吞鬼虎急扑而来的瞬间,“唰唰唰”挥爪连挠。

    下一刻,吞鬼虎嘴角上翘,脸上出现一丝拟人冷笑,心说,小样,就凭你也敢单挑虎哥?给你点厉害瞧瞧。“呼”

    巨虎此刻不退反进,低头垂首豁尽全力凶猛俯冲撞去,“嘭!”挟裹紫气的头槌登时把鬼影碰碎,这是吞鬼虎进阶紫气以来第一次卯足劲发招,一时间发力过猛,余势不减,撞碎熊罴妖鬼的瞬间继续前冲,又把两只黑气鬼物变成了齑粉。

    “轰!”巨虎头槌在撞中附近岩壁,造成坍塌巨响之后,终于遏止了下来。吞鬼虎此时扭头发出一声咆哮,那意思是在问:还有谁想过来送死?虎爷一并接着便是!

    见此情景,周围百十只群鬼吓得魂影乱颤,它们叽叽怪叫着就想四散奔逃。

    “哼,现在打算走?已经晚了。”关横的声音突然响起:“猎獬金网阵,现!”

    说时迟,那时快,猎獬真魂陡现半空,大片金线瞬间结网呼的铺天盖地罩下,将这百十只鬼物全部擒拿。

    那金网此时自己在空中疾旋拧结,被鬼物彻底控制住,就只见网中的家伙一个个叽呱乱叫,有些实力较差的黑气鬼物已经在压力下砰然爆碎,大股鬼气都被金网吸收殆尽。

    见此情景,吞鬼虎有些着急,对着金网又吼又叫,似乎是在说:喂喂,你别独吞啊,分给我一点。

    就在下一刻,金网自己掀开了一条缝隙,十几只仓惶尖叫的半紫、黑气鬼物疾逃而出,吞鬼虎立刻施展破邪瞳力将这些家伙变为了魂石,关横在底下接了个正着。

    猎獬金网阵的威力今非昔比,仅仅十几息时间,就把那些鬼物彻底炼化为虚无。

    紧接着,猎獬倏忽变小,轻飘飘的落回关横的肩头,它笑着说道:“哈哈,这回真是饱餐一顿了,虽然有不少黑气渣滓不太合我的胃口,不过那几只半紫境界的鬼物却是大补。”

    “唉,你的嘴可是越来越刁了。”关横摇了摇头说道:“连黑气鬼物都变成了渣滓之类的东西。”

    “呵呵呵,今时不同往昔,我的实力在你的帮助下飙升极快,自然要求高一点,咦?!”

    言到此处,猎獬突然语带惊讶的说道:“怪了,我怎么感觉这石窟的尽头,有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在缓缓涌动,这家伙……很强!”

    “是吗?在这破洞里面住着的家伙能有多强?”小黑有些不屑一顾的说道:“肯定打不过我姐夫。”

    “嘿嘿,关横的实力倒是很强,这个我承认。”猎獬此时说道:“不过真要是和里面那个家伙动手,胜负未必可知啊。”

    “哼,你是在激我去瞧瞧对方吗?”关横嘴角上翘,面带微笑,一副不置可否的轻松模样,但是心里却在暗暗感受对面散发过来的威压。

    他暗忖道:“猎獬这家伙说的不错,对面那个应该是某种不知名的巨兽吧?隐约释放过来的气息,竟然能让我有汗毛倒竖、背脊发凉的感觉,这份实力少说也是紫气顶峰以上。”

    “姐夫,猎獬这家伙根本是瞧不起你。”小黑在旁边火上浇油的说道:“咱们赶紧过去,给那个不知名的家伙一点教训,免得让猎獬觉得你没本事。”

    “呃,你这丫头,说话真是口无遮拦。”关横苦叹一声还没表态,小黑就已经骑上虎背叫道:“走,吞吞,咱们在前面给姐夫打头阵。”

    “嗷呜。”闻听此言,吞鬼虎一晃彪躯立刻向前跑去。

    “喂,回来……罢了,去就去,但是未必会和那家伙打起来。”

    关横一边追她们,一边低声对猎獬说道:“喂,我感觉到那股力量并没有什么邪恶气息的倾向,有可能不是咱们的敌人,对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这个世界里有很多连五行神都没见过的家伙存在,咱们还是先确认一下再说吧。”

    听了猎獬的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嗯,有道理。”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追着小黑、吞鬼虎来到了一排横向洞口前面。

    “姐夫你来啦,看看这里的入口。”

    小黑笑着说道:“我刚刚才数过,一共有十二个。”

    “十二个洞口?!”关横闻听此言,双眼倏忽一眯:“应该就是鬼方石窟里那些可以酿酒的山泉所在位置,猎獬,你能感觉到那股力量是从什么地方传过来的吗?”

    “可以,你稍等一下。”猎獬说完这句话便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它才开口说道:“咦,好奇怪啊,我觉得每一个洞窟都有‘那个家伙’散发的气息,难道说随便走一个入口,都能见到它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小黑嘻嘻一笑,伸手从怀里掏出几颗骰子:“姐夫,咱们就用掷骰来决定走哪个洞口好了,出现几点,就是第几个。”

    他脸上出现一丝苦笑:“呃,虽然这方法有些胡闹,但也不是不可以,小黑,动手吧。”听到关横同意,小黑大喜,顿时把骰子脱手掷出:“来呀,给我出来三个六。”

    关横闻言一捂脸:“笨蛋,那样可就是十八点了……”

    “当啷啷骨碌碌!”三颗骰子坠地乱滚,转瞬间就有两个停住不动,俱都是殷红的一点,只有第三个还在原地疾转不停,小黑、关横和吞鬼虎,甚至猎獬都瞪大眼睛在看着。

    说时迟,那时快,最后一颗骰子在急转中啪嗒撞到尖石上,继而呼的弹起,“啪!”正好砸中了小黑的额头。

    “哎呦。”小黑一捂脑袋,却没顾得上揉一揉,她急忙问道:“是几点?”

    “三、三点。”关横呵呵一笑:“你的额头帮这骰子掷出了个一点,恭喜恭喜。”

    “岂有此理,不算不算,咱们重来。”

    “重来你个头啊。”关横没好气的打了对方额头一巴掌:“这又不是在赌,哪里来的讲究?赶紧跟我进去。”

    “哼,就知道欺负我。”小黑嘴里不停抱怨,絮絮叨叨的跟着关横、吞鬼虎进了第三个洞口,猎獬此时说道:“我先把金线分身撒出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对方的踪迹。”

    话音甫落,无数金线“唰唰唰”向前飞舞而去,吞鬼虎则是晃了晃脑袋,继而用鼻子贴地猛嗅,小黑在旁边问道:“喂,你这样能闻到什么?除了泥土腥味就是一股古怪的恶臭,还能有啥别的?”

    “那是硫磺的味道,难道说附近有什么离不开此物的东西?”就在关横心中产生一丝疑惑的同时,一道金线倏地从远处疾飞而来,紧接着便化成了猎獬分魂。

    它说道:“发现前方尽头有个巨大石槽,似乎是山泉的泉眼,对了,那古怪家伙的气息就是从下方传来的。”

    “既然如此,咱们就去看看。”关横、小黑、吞鬼虎随着猎獬左拐右绕,十几息后终于来到了岩窟尽头的巨大石槽。

    “噌。”纵跃跳进石槽里,他伸手一摸:“嗯,看来这里枯涸很久了,一点湿润的迹象都没有,到处都是龟裂的细纹。”

    “姐夫,让我也瞧瞧。”小黑带着几分好奇,站在吞鬼虎背上做“踏板”,也翻进了石槽,紧接着,就是膘肥体壮的巨虎在下一刻也爬了进来。

    “喂喂,你们这两个家伙就别过来凑热闹了,万一这里要是塌……”关横的话刚说到这里,大家就听见脚下发出一阵阵“咯剌剌”脆响,他大叫不好:“这里要崩塌了!”

    “轰哗啦!”关横他们两人一虎登时顺着龟裂崩毁的石槽碎片一直坠向下方,他心中暗道:“也不知下面有多深,必须要做防范措施。”

    “婴白鬼、猎獬!”关横伸手将下坠的小黑揽进自己怀里的同时喊道:“快到下面去,准备托住我们。”

    “呼呼”一鬼一兽两道魂影霎时间疾落而去,先是猎獬迅速铺开金网呼的托住二人身躯,紧接着,婴白鬼也陡忽发力把他们往上一举,赫然消减坠落之势。

    “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把小黑负在自己背上,双脚瞬间一踹旁边岩壁,借力向下落去。

    与此同时,婴白鬼魂影周围呼的浮起一层原火劲,照亮方圆数丈的地方,关横心中暗喜:“好,下面是平地就行。”

    “啪嗒。”平稳落地的同时,关横感到头上一股恶风大作,原来是吞鬼虎那个家伙也坠了下来。

    “婴白鬼,从横向给它一拳,抵消下坠之势。”

    关横急中生智喊了一句,婴白鬼登时老实不客气的挥拳直捣,“嘭!”正中巨虎肚子,疼得这家伙闷哼一声,咣当撞在了岩壁上。

    “嗷呜。”吞鬼虎中拳之后,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气得它狠狠瞪了婴白鬼一眼,认为对方是在故意下重手、趁机占自己便宜。

    可关横却慢悠悠说道:“我觉得,这一拳力道刚刚好吧。”

    “嗷呜?!”

    闻听此言,巨虎很不满的低吼了一声,埋怨关横偏心,可就在此时,小黑向前奔了两步,借着婴白鬼散发的原火之光,她指着地上说道:“姐夫你看,这里有很多白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呀?”

    “不管是什么,都不要用手去碰。”关横一把将小黑拉到自己身后说道:“这里情况不明,危险重重,我可不能让你出危险。”

    小黑点了点头:“好啦,人家知道了。”

    “关横,这些黏液,似乎是那紫气巅峰的巨兽遗留之物。”猎獬真魂此时开言道:“前面还有向前蠕行爬动的痕迹,咱们过去看看。”

    “正有此意。”关横拉着小黑,身边跟随吞鬼虎,往前走了约莫十余丈,发现这片地底石窟的面积觉来越宽阔,前边不远还出现了一个巨大深坑。

    “呼”猎獬抢先上去观望了一番,突然惊愕地叫了起来:“这、这坑里的家伙是……”

    关横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发问:“是谁?”

    “是一种上古奇兽,我还以为这种家伙全都灭绝了呢。”猎獬此时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我先下去看看,千万不要吵醒对方,估计它正在休眠中。”

    “嗯。”关横低头一看,发现这坑里的巨兽白乎乎的身躯,不知到底有多长,只是一圈接一圈盘绕正中间,此兽浑身无鳞,却长了一个生有独角的巨大头颅,看起来和蜥蜴或者巨蛟有几分相似。

    他拉着小黑纵下深坑之后,轻声问道:“猎獬,这家伙叫什么名字?”

    “我记得以前和金神大人出游凡间的时候,见过一次,它们名叫‘无鳞蚕龙’,是上古异种,早在五行神降临人界之前,蚕龙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猎獬此时解释道:“蚕龙的性情很温和,不喜欢争斗、且寿命悠长,通常一休眠就是数百年。”

    “原来是条龙?!真好玩……”闻听此言,小黑按捺不住好奇心,用手指轻轻碰触对方的身躯,下一刻,她说道:“很有弹性啊。”

    “丫头,别乱摸呀,会吵醒这个大家伙的。”关横先是阻止对方的莽撞行为,而后又问道:“它为什么会在这里睡觉?此处就是蚕龙的窝巢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听说蚕龙这种异兽都会择地而居,它们一般会寻找不容易被人打扰的地方睡觉。”猎獬说道:“不过,有一点倒是应该注意。”

    关横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事?”

    “蚕龙是半水生的妖兽,它们不会凫水,却喜欢在水气充盈的湿润地域栖息,也许,这就是这条蚕龙在鬼方石窟的泉眼附近休眠的缘故。”

    听到猎獬这么说,关横微微颌首,此时,他的目光落在地面上,发现蚕龙巨大身躯的下面,隐隐传来哗哗轻响,而且还有滴滴答答的声音,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

    “嗷呜?!”就在此时,在巨坑上方的吞鬼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噌的一下纵跳了下来,关横听见这个响动赫然一惊,立刻扭头叫道:“喂,你的动作慢一点……”

    “骨碌碌嘭!”他的话音甫落,巨虎的身躯就狠狠撞在了那条盘身巨坑的蚕龙上面。

    “呃?!”见此情景,关横和小黑都有些傻眼,因为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面前巨大龙身发出咯剌剌脆响,而后表面出现了无数龟裂细纹,还在不断及远扩散。

    “糟啦,姐夫。”小黑结结巴巴说道:“吞吞,把这条龙撞、撞碎了……”

    “不会吧?这无鳞蚕龙躯体会这么脆弱?”关横也有些愕然,他嘴里嘀咕道:“我明明感觉到它身上还在蔓延紫气之息,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对劲,我先来补救一下。”说时迟,那时快,猎獬真魂倏地化为千百条耀眼金线,“唰唰唰”向着四周不停扩散,眨眼的工夫就用这金网把即将溃散的龙身缠裹起来。

    “喂,关横。”猎獬的分魂落在他的肩膀上说道:“你用五行之力帮我把这蚕龙身躯修补一下好吗?”

    “可以,我也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双掌呼的摁在了蚕龙身躯上,紧接着不断输出五行之力来修复上面的龟裂痕迹。

    数息之后,灵气勉强将破损的地方弥补好,可是猎獬分魂却低声说道:“奇怪,我的金线在缠裹龙躯的时候,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似乎没有东西,可这股凝实的紫气是从哪里来的呢?”

    闻听此言,关横失声低呼道:“你是说,这巨大粗长的蚕龙之躯里没有东西?”

    就在下一刻,旁边的吞鬼虎赫然低吼示警,原来另一端的龙身也在不停发出“咯剌剌”声响,碎裂的纹路还是扩散开了。

    “罢了,我们的努力都白费了。”猎獬真魂此刻瞬间撤回所有金线,它说道:“关横,你也不用输出五行之力,看来这副蚕龙之躯,马上就要……”

    它的话音甫落,盘绕在深坑里的蚕龙之躯砰然爆碎,在关横和小黑、巨虎面前化为了漫天齑粉,目睹这番情景,顿时让他们凛然大惊:“这?!”

    “呼呼呼唰唰唰”可就在下个瞬间,四周围风声陡起,一股五行灵气组成的涡流急速旋转起来,关横这才发现地面上还有些东西,原来是一颗圆乎乎的白蛋!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方才输入蚕龙之躯的那些灵气顺势涌进这白蛋里面,让它表面泛起了一层炫目耀眼的光泽。

    “我好像明白了。”

    此时此刻,猎獬在旁边说道:“这条蚕龙大概是活的太久了,寿数已尽,它在睡梦中意识到自己即将离世,于是用尽全力产下这颗蛋,不过却没能力孵化,只好把蛋留在了自己身体里,用残存的紫气保护最后的血脉。”

    “嗯,我觉得也是如此。”关横微微颌首点头,表示赞同,他接着说道:“不过,死去蚕龙那些紫气虽然不少,似乎没有将这颗蛋顺利孵化,对吧?”

    “应该是这样,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此蛋里面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猎獬说:“是一枚‘死蛋’。”

    “死蛋?姐夫,这是什么意思?”听到小黑询问,关横解释道:“有些动物是从蛋内孵化出来的,不过它们的兄弟姐妹偶尔没那么好的运气,在破壳之前就已经死去,就像这颗……等等!”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晃了晃脑袋:“不对不对,蛋里要是没有生命迹象,咱们感到的浓郁紫气又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这颗蛋刚才还吸收了我的五行之力,它说不定还有被孵化的可能。”

    “有道理,先来检查一下吧。”猎獬真魂呼的一下飞到了蚕龙蛋前面,绕着此蛋飞了两圈,关横也走过来说道:“让我看看。”

    这句话甫一出口,他就把方圆二尺左右的龙蛋捧了起来,小黑在旁边问道:“姐夫,怎么样?里面是不是空壳?”

    “不对,蛋壳表面萦绕着紫气和我方才输送五行之力……”说着,关横把耳朵贴在蛋壳上,仔细聆听以后,缓缓说道:“嗯,好像、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跳动的声音。”

    “真的吗?”小黑踮起脚尖伸手说道:“给我、给我,我也要瞧瞧。”

    “唉,你跟着添什么乱?”关横没好气的把手抬高,不然小黑碰到此物,他说道:“万一被你破了怎么办?”

    “你胡说,我才没这么粗手笨脚呢。”小黑恳求道:“拜托,让我摸摸龙蛋宝宝就好,我可舍不得碰坏它。”

    “好,这可是你说的,要记在心里。”说着,关横把蚕龙蛋轻轻放在小黑双手上:“喏,抱好了。”

    此时此刻,他接着说道:“猎獬,我听见这深坑下方似乎有水声,也许,这鬼方石窟里十二眼山泉的源头,就在这里,既然来了,那就不妨帮帮依水村的忙,把这些水给引出来,让他们继续酿酒。”

    “嗯,我想就是因为这无鳞蚕龙的身躯常年堵在深坑里,才导致积水无法涌出,只要把下方数尺厚的土层打碎就可以了。”

    听了猎獬的话,关横点了点头,小黑在旁边说道:“姐夫,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吧。”

    “笨蛋,你怎么就不知道动脑子想想?”关横摇了摇头说道:“此时把土层击碎,水一下子涌出来,咱们往哪里跑?会被冲跑的。”

    “哎呀,我确实没想到这一点。”小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这样吧,让猎獬和婴白鬼留在深坑这里,咱们先跑出石窟再说,大猫,你过来。”

    关横此时招手唤过吞鬼虎,而后对一鬼一兽说道:“记住,一刻之后,用尽全力轰碎土层就行了。”

    “嗯,估计到那时候,你们已经出去了。”猎獬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和婴白鬼,没问题。”

    少时片刻之后,堪堪冲出鬼方石窟关横和小黑就听见身后洞中轰隆声响络绎不绝,并且伴有哗啦啦疾涌的水声,他立刻说道:“成了,看来它们已经轰破土层,让积堵的泉水出现了。”

    “嗷……喵呜?!”说时迟,那时快,二人刚跳下虎背,吞鬼虎就变成了小猫形态,他们笑道:“时间刚刚好。”

    ……

    当天晚上,整个依水村都沸腾了起来,关横带回了石窟泉水再现的消息,可把郎峰那群村民乐坏了。

    大家原本是打算凑出十缸百年陈酿,送到鬼方石窟作为祭酒倾倒在里面,期盼能够让泉水再生,可是祭酒还没用上,这泉水就回来了,所以百年陈酿全都被村民搬出来招待了藤林古城商队的一行人,并且大摆筵席,又吃又喝好不热闹。

    最高兴的,就是汤晋那几个酒鬼,硬是把自己喝得辨不清东南西北,惹得同伴们哈哈大笑。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众人酒足饭饱,各自回房休息。

    这个时候,若桃、卿凰和小黑,都凑在关横的房间里,大家盯着桌案上的蚕龙蛋出神,卿凰突然问道:“阿横,你说这颗蛋到底怎么样才能孵化?”

    “唉,我也不知道。”关横把两手一摊回答:“如今唯一清楚的就是,这龙蛋就是个无底洞,不管我给它输送多少五行灵气,这家伙都会照单全收,可就不见破壳出来。”

    稍微顿了顿,他又继续言道:“现在我只好让六伥鬼它们轮流输送一些灵气给它了,反正我是扛不住喽。”

    “姐夫你真没用,肯定是舍不得自己的灵气,你才偷懒耍滑的。”小黑在旁边抱怨道:“依我看,你应该再多多输送一些灵气给龙蛋宝宝才行。”

    “凭什么?”关横没好气的回答道:“谁的灵气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给了它,万一我累到虚脱怎么办?”

    “好啦,阿横,你也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卿凰说道:“龙蛋就先放在我们这里,反正六伥鬼也都在,它们会轮流输送五行灵气给它的。”

    闻听此言,关横凑到卿凰耳边低声问:“让我去休息,那你呢?”

    “我?今天当然是陪着龙蛋了。”卿凰笑嘻嘻的回答道:“要把这么贵重的蛋托付给后面那两个粗手笨脚的妹子,我可不放心。”

    听到她的话,小黑和若桃可不乐意了:“谁是粗手笨脚?你说得太过分了。”

    “你、你……唉……”关横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有了龙蛋就不要我,早知道我就不见这个倒霉的蛋回来了。”

    ……

    这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藤林古城商队的人早早起床,收拾车马,准备启程。

    卿凰她们还特意向村民讨来了一个小巧坚固的竹篮和几条被子,把龙蛋保护的严严实实,关横见了之后直叹气:“你们呐,把心思全用到它身上了,就没人关心我了吗?”

    “有啊,你看那边,它们来了。”

    听了卿凰的话,关横扭头一瞧,半空中赫然飞来了四只玄翎花,这些家伙还是和过去一样,总过来缠住关横,不过斯文很多了,就是落在关横附近的马车上面,时不时对他叫几声,表示亲热。

    “哼,就算有你们这几只傻鸟陪着,我也高兴不起来呀。”关横看着那几个家伙长吁短叹,胯下骑着的赤瞳犟驼似乎也是深有同感的样子,走起路来拖拖拉拉,没精打采。

    商队车马离开依水村之后,又走了百余里的路程,关横此时问身边的汤晋:“现在走到哪里了?”

    “公子,再往前走个二十里,就是宿龙河上游支流的区域,那里也是雒水附近了。”

    汤晋此时回答道:“咱们的藤林古城也快到了,您和卿凰姑娘她们可以在城中歇息一阵,不出半天,就能到达九岭山附近。”

    “嗯,不枉这两天赶路辛苦,咱们似乎提前了不少时间。”

    听了关横的话,汤晋凑近一些悄声说道:“其实这都多亏了一直在咱们车队附近徘徊,偶尔落下来歇脚的那四只花,它们都是半紫境界的灵禽,等闲妖兽只要感到花的气息,就都躲得老远了,嘿嘿,省了咱们不少麻烦。”

    “唉,这几只傻鸟倒也不是全无用处,至少可以保护商队的安全。”

    关横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忧喜参半,就在这时,小黑突然掀开马车帘子,朝着关横喊道:“姐夫,这龙蛋宝宝动了,你快来看看,它是不是要破壳出来?”

    “是吗?”关横伸手一拍犟驼额头:“走,过去瞧瞧。”他这么一走,就连汤晋也来了兴致,这家伙急忙说道:“我、我也想看看。”

    下一刻,关横猫腰进了马车,凑到装着龙蛋的竹篮旁边,卿凰说道:“阿横你看,这蛋是不是在微微颤晃?”

    “嘁,大惊小怪。”关横故作轻松的说道:“蛋在摇晃,说不定是因为马车颠簸而已。”

    “哼,此话也就只有关横你这么漫不经心的人才说得出来。”若桃说道:“公子,你再仔细瞧瞧吧。”

    “别吵,没看见我已经动手了吗?”

    关横此时轻轻捧起龙蛋,他说道:“按理说,咱们这一天多注入的灵气,已经不少了,这小家伙不肯出壳,实在是不给我面子,要不然这样,五行灵气就不要再输送了,晾它两天,你们看怎么样?”

    “不行。”三女登时异口同声说道:“宁可累瘫你和七鬼,我们也不能让龙蛋宝宝吃苦受罪。”

    “我去,就知道你们三个会这么说。”关横摇了摇头,刚要继续说话,马车旁边的汤晋突然掀开帘子说道:“几位,我倒是有个主意,你们想不想听听?”

    “什么主意?”卿凰眨了眨眼睛说道:“只要是能把龙蛋孵化,我们都愿意尝试一下。”

    “对呀对呀。”小黑和若桃齐声说道:“我们迫不及待想看看龙宝宝出世了。”

    “嘿嘿,那我就说了。”

    汤晋此时稍微一顿,又继续说道:“藤林古城和九岭山之间,有一道古老的河湾,如今已经枯涸,不过听说百多年前有龙出没,我听老辈子人说,那里至今还有上古之龙遗留的气息,你们不妨去那里瞧瞧,也许碰运气能让龙蛋有所感应,自动孵化呢。”

    “我说,你出的这都是什么主意?”闻听此言的关横没好气翻了翻白眼,他嘀咕道:“为了一个缥缈虚无的传说,不值得前往……”

    “谁说的?”卿凰说道:“我们愿意去试试看,阿横,你也得陪我一起去。”

    “得,就因为老汤一句话,我的腿又要绕远喽。”关横无奈苦笑,随即往车厢里的角落一靠,他说道:“腿好酸,小黑,过来给姐夫捶捶腿。”

    听了他的话,小黑毫不犹豫、义正言辞拒绝道:“不要,我还得照顾龙蛋宝宝呢。”

    “哼,小白眼狼,平常白疼你了。”

    关横此时抱起落寞的吞鬼喵说道:“猫儿,唉,自从龙蛋出现以后,咱俩在姑娘们心中的地位可是一落千丈,早知道这样,我真该把那倒霉的蛋扔到河沟里去,一了百了。”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