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45章 玄翎花鶄(第五更爆发)
    “哈哈哈,你们这几个家伙,以后都是我的宝贝了!”郑乩说到这里,忍不住伸手就去抚摸身边一只玄翎花的羽毛,谁知对方眼中陡忽闪过一丝愤怒,扭头就用鸟喙啄击郑乩的手背。

    “噗嗤啦!”疾响声中漫天飙红,郑乩腾腾腾连退几步,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袭击自己,猝不及防之下,手背上被撕走大片皮肉,就连小拇指也应声折断了。

    “可恶,你这养不熟的畜生,竟然敢伤我?!”

    “控禽咒,疾!”这句话甫一出口,这家伙嘴里念念有词,那只袭击他的花顿时哀嚎嘶鸣栽倒在地,不断打滚。

    “哗啦啦”说时迟,那时快,郑乩瞬间甩出一条铜锁链,不偏不倚匝在了花的脖颈,而后将其扯到了脚边,“嘭!”就此狠狠踩在足下。

    论起实力,郑乩勉强算是半紫境界,未必打得过这五只玄翎花联手,可是他们控禽妖族有一种极为诡异的秘术,能使自己和妖禽的血脉、大脑相连,对方只要敢造反,立刻就会遭到无比痛苦的严惩。

    “畜生,打死你!打死你!”看到自己的手背鲜血淋漓,郑乩顿时对倒地的妖禽下了毒手。

    “砰砰砰、啪啪啪!”雨点似的拳脚加上锁链猛抽,打得妖禽滚地惨嚎,可是其余四只玄翎花都是目光呆滞的旁观,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很显然是被郑乩所控制。

    眨眼之间,半紫妖禽就被打得奄奄一息,说时迟,那时快,眼中迸现凶芒的郑乩用铜链猛然匝住对方鸟颈,眼看着就要把它活活绞杀。

    “可恶,虐杀一个没有反抗之力的禽鸟算什么本事?”

    见此情景,藏身岩石后的关横都看不下去了,他想要迈步出去阻止对方,可就在此时,西北天空赫然飞掠来一只拳头大的妖禽,倏忽落到了郑乩面前的石头上。

    见到这家伙之后,郑乩把濒死花甩到一边,而后随口问道:“白首隼?我让你去看看周围有什么人烟或者经过的车队,可是已经找到了?”

    闻听此言,白首隼低鸣着连连点头,忙不迭叫了几声:“咕咕……咕咕……”

    “呵呵呵,有一支商队正在向九岭山那边前进?太好了。”郑乩脸上出现一丝嗜血凶戾的神情:“是时候让我这些宝贝去玩一玩了,就让它们沾点血,把车队的人全部虐杀好了。”

    “玛德,这家伙说的商队不就是我那些同伴吗?”

    关横在岩石后面听得心头火起:“这个杀千刀的杂碎,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卿凰她们身上去?实在该死。”

    可是他又复一想,嘴角立刻泛起一丝冷笑:“六伥鬼它们都在商队那边保护卿凰、小黑,若桃现在也回去了,这几只杂毛鸟就算能拦住车队,也是过去送死,我就跟在后面瞧瞧热闹好了,顺便把你这厮的退路堵死。”

    他刚刚打定主意,郑乩就已经取出一串铜铃“当啷啷、叮铃铃”摇了起来,四只半紫妖禽立刻腾空而起,却不远去,就在他的头顶十余丈徘徊。

    “好,白首隼,你在前面带路,咱们就去拦住商队,杀个痛快!”

    “咕咕咕”

    “呼”

    白首隼闻言立刻鸣叫一声展翅疾掠,郑乩紧随其后,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关横此时走出岩石后,倏地打了个唿哨,在数十丈外的低矮树林里垂首啃草的赤瞳犟驼立刻奔了出来,他刚要跨上驼背,就在此时,猎獬真魂却飞到那只濒死的玄翎花面前,关横问道:“怎么了?”

    “这只鸟还没有断气呢。”猎獬说道:“关横,你有没有兴趣救它一命?”

    闻听此言,关横挠了挠头说道:“好吧,看在它被打得如此惨的份儿上,保它一命好了。”

    说罢,关横转瞬间掠到妖禽跟前,用手摁在附近的土上,嘴里嘀咕道:“大地灵息,速速汇聚,将周围草木生灵的气息稍微分出一点,供给这花疗伤吧。”

    “呼呼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周围方圆十丈的厚重泥土气息全部狂涌而来,化作一股气流灌入妖禽体内,这气息虽然不算多,可是却让花的伤口渐渐合拢、止血。

    关横此时说道:“好了,替它治好了七、八成,至于能不能继续活下去,就看自己的耐力和坚持了,咱们走吧。”

    “咕……呱嘎……”此时此刻,那花挣扎着抬起头,对关横低鸣一声,他呵呵一笑:“哈哈,我又不是卿凰,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猎獬在旁边搭言道:“我懂啊,这家伙是在说谢谢。”

    “那就不必了,以后不要随便袭击路人,我今天就不算白救你一场。”说这句话的时候,关横已经翻身骑上犟驼,并喝令它朝着郑乩消失的方向疾奔而去了。

    数息之后,伤势好转的玄翎花勉强站起身,而后昂首向天悲鸣一声,紧接着,也向空中奋力飞去。

    ……

    犟驼的速度不慢,没费吹灰之力,就已经带着追上了郑乩那个家伙。

    这个时候,郑乩这家伙已经带着白首隼,只身拦住了藤林古城的商队。脾气暴躁的领队汤晋低吼道:“喂,没看见我们要过去吗?赶紧让开,大家还可以免伤和气……”

    “桀桀桀只可惜,老子不想与你们和和气气,我要杀了你们!”这句话甫一出口,郑乩向着天空一招手:“下来吧,我的宝贝。”

    “呱嘎咕咕”电光火石间,四只挟裹半紫凶威的玄翎花赫然急落而下,不偏不倚停在了郑乩身侧,这家伙狂妄大笑道:“哈哈哈,宝贝们,杀戮盛宴即将开始了,动手,先从这家伙开始!”

    这家伙倏然间一指正面的汤晋,一只尖鸣的花登时朝着他振翅疾扑而去。

    “找死!”汤晋身为领队,也是半紫境界武者,岂能畏惧这么一只凶禽,当下抽出自己的长剑骤然猛斩。

    “唰!”剑锋寒光迭现,却只是蹭过妖禽虚影,这家伙的速度实在太快,汤晋骤感脑后恶风不善,原来猛禽利爪已经狠狠挠向自己后心,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糟糕!”情急之下,他合身纵向马下,扑通一声就地翻滚,可是花利爪如同附骨之疽,霎时间疾追而至。

    “危险,大伥鬼,拦住这家伙!”卿凰的声音赫然响起,一道掠空疾行的鬼影瞬间撞中袭向汤晋的凶禽:“砰!”

    大伥鬼这奋力一撞威力爆发,顿时将凶禽碰出十余丈,漫天翎毛乱飘,一口血雾就喷了出来:“咕”

    “什么?!”郑乩原本以为这些人只是任自己宰割的普通商队,现在看到紫气之境的鬼物出现,顿时吓得瞠目结舌。

    “围住这些家伙。”卿凰此时好整以暇的打着哈欠从马车上走了出来,旁边还跟着用手揉眼、迷迷糊糊的小黑,她嘴里嘀咕道:“吵死啦,连个午觉都不让人睡好,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在狂吠?”

    “哎呀,你们都起来了?”若桃骑着尸马从旁边奔了过来,她说道:“喏,就是前面那个大胡子白痴,弄了几只破鸟就想来这里撒野。”

    闻听此言,整个商队的人都大笑起来:“哈哈哈没错,找上咱们,算这家伙瞎了狗眼。”

    “可恶,你们这些杂碎……”现在的郑乩简直是骑虎难下,四只半紫凶禽实力不差,可一上来就被对方重伤一个,现在就算是想扭头跑都来不及了。

    “喂,这里好热闹啊!”下一刻,关横的声音突兀响起,众女俱都叫道:“喂,你可算回来了。”

    “我也没出去多久啊。”说完这句话,关横乜斜了一眼那个郑乩,他说道:“其实一直跟着这个不知死活的杂碎来着,他竟然叫嚣要来袭击车队,差点把我笑喷了。”

    闻听此言,商队众人,汤晋、卓盛他们都是哄堂大笑:“哈哈哈哈”

    “岂有此理,我就用这五只妖禽和你们拼了!!”被面前众人不断嘲笑,郑乩气得目眦欲裂,也是为了急于逃命脱身,他立刻命令周围四只花和白首隼向前疾冲:“杀,给我杀”

    “真是不知死活。”卿凰那边轻启贝齿:“六伥鬼,生擒这几只鸟儿,我看它们应该是遭到对方施用秘术强行控制灵智,被迫袭击咱们,动手。”

    “我可不能在此久留,快跑。”原想御使凶禽尽情杀戮一番,谁知道不慎踹中了铁板,此时的郑乩只能先保命了,命令妖禽出击之后,这小子拔腿就跑。

    “想走?哎呦,我还不想放你呢。”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掠向对方身后,呼的一拳直捣郑乩背心:“杂碎,给本少爷留下吧!”

    “嘭!”这拳劲势如破竹,直接打得对方护体气劲溃散,口喷红雾飞回原处,啪嗒跌在了商队前面,周围的人在马上马下不约而同奚落道:“呦呵,爬着回来了,有点意思,哈哈哈”

    “呼!噌噌噌!”关横转眼间落在这厮身前,扬起拳头迅猛急落,顷刻间就是十几记重拳,将这家伙打得哀嚎不止,最后还被关横的金光鬼首硬生生抽走了满身灵气,直接跌到了淡青境界。

    “啪!”说时迟,那时快,小巧的白首隼被一只擒住,连抽了几个嘴巴,这鸟登时晕头转向,让随手扔到了地上。

    “呜呜呜”鬼啸声频起,第一只受伤的花先被大伥鬼摁倒在地,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先后被巨蜂和几只擒拿,只有第四只哀叫一声直飞上天,想要夺路而逃。

    “吱吱吱”下个瞬间,嘶鸣的婴白鬼紧追不舍,骤忽来到对方身后。

    “啪!”

    婴白鬼伸手一攥,正好抓住对方尾翎,唰唰唰在空中旋转狂甩起来,就在这凶禽头晕欲炸的刹那,已经被狠狠摔回了地面,“砰!”霎时间,地面土石四迸、尘屑飞扬,这倒霉鸟的身躯砸出了一个巨大深坑。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就迫问出郑乩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控制妖禽了,原来这狗东西利用秘法,剖开禽腹取走了半边鸟心,换上了一半用秘术炼制的腐肉,这样的话,玄翎花就会听从自己的指示,做任何事情。

    不过就在今天,有一只玄翎花没有被取走心脏,却意外的直接进阶到半紫之境,郑乩高兴之余,立刻用秘药暂时控制了对方的头脑,谁知道没有完全成功,对方反倒偷袭了他。

    “哦,原来就是我救的那只花……”关横想到这里,立刻喝问道:“说,要如何解除你对妖禽的控制?”“这、这没办法解除啊。”

    郑乩此时被绑得和粽子一个模样,头脸上吃了不少拳头,都是汤晋在旁边打的。

    这家伙哭丧着脸说道:“妖禽一旦被取走半颗心脏,受我控制以后,除非是死,否则无法脱离我的掌控,因为我的秘法已经把它们半颗心脏炼化了。”

    “你这个畜生,竟然用邪法祸害活物?”

    “嘭!”在旁边的若桃实在气不过,挥拳落在郑乩脸上,打得他噗嗤喷出几个断折碎牙,可是郑乩哀号道:“真的没办法,你就是打死我也没用。”

    “那就打死你算了。”若桃正要再挥拳,关横却说道:“行了,等会再和这家伙算账,他没办法,不证明我也没有,咱们先看看这些妖禽的情况。”

    说着,关横便走到了卿凰身边,对方摇头说道:“虽然不想承认,可就和郑乩说的一样,这些妖禽都被剖开过腹部,你瞧,上面还有用针线缝上的痕迹。”

    “唉……”闻听此言,关横轻叹一声,他嘴里嘀咕道:“除非,咱们能找到替代妖禽半颗心脏的东西。”

    “这个似乎可以想办法。”

    猎獬真魂此时悄无声息的浮现而出,它在关横耳边说道:“我以前听蓐收大人说过,灵界的上古灵族有很多秘法,可以再生活物的躯体、五脏,可是这些办法大部分都随着上古灵族消失了。”

    闻听此言,小黑在旁边啐了一口:“呸,说了等于没说。”

    “小丫头,你着什么急?我还没说完呢。”猎獬接着开言道:“咳咳,说到上古灵族,仅存的末裔应该是灵王大人,说到灵王大人,就可以想到芫歆公主,说到这个公主嘛……”

    这家伙言到此处,关横、卿凰立刻异口同声低呼道:“当然就能想到九大神兽!!”

    数息之后,、凿齿、封、修蛇、御雷犴统统都被关横叫醒了。

    “什么?治好失去半颗心脏的妖禽?”此时没好气的说道:“你就是因为这种小事把我们都吵醒了?至于吗?”

    “少废话,人命……啊不,鸟命关天。”关横说到这里,都觉得有些别扭,可还是接着言道:“不管怎么说,大家能不能想个办法,救救这几只玄翎花,妖禽可以成长到半紫境界可以不容易啊。”

    “我倒是知道一个办法。”御雷犴突然说道:“除非你能找到充满浓郁灵气的替代品,占据消失的那半颗心脏的位置,就可以继续延续这些妖禽的生命,不过,这种东西也不好寻到吧?”

    “充满浓郁灵气的东西?”小黑在旁边闷了半天没说话,她突然开言道:“喂,你们说,妖珠是不是这种东西?”

    “妖珠?!”关横随手从怀里拈出一颗妖珠,他递到几只神兽面前问:“小黑的话你们也听见了,怎么样?这东西可不可以代替妖禽的半颗心脏?”

    “这个嘛,我们可没亲眼见过。”凿齿说道:“小犴,这主意是你出的,你倒说说看,行不行?”

    “呃,这种办法,我以前也只是听芫歆公主偶尔提过而已,我又没换过心,具体的事情也不太清楚。”

    御雷犴嘀咕道:“关横,你看,那只被大伥鬼撞伤的妖禽已经快断气了,不如在它身上试试,要是成功了,其余几只自然有把握救活,要是失败的话,只能算它命短。”

    “这话虽然有些不中听,却也没什么毛病。”关横一挥手说道:“大家退后吧,我要动手了,顺便把卓盛叫过来给我帮忙。”

    就在众人围观之下,关横和卓盛拆掉了妖禽腹部的线绳,这家伙原本就已经奄奄一息,此时也没有挣扎的力气,只能任由他们动手,倒省去了关横不少麻烦。

    “关公子,你看,这花的心脏果然少了半颗。”

    卓盛此时惊得目瞪口呆,他瞧着另外半个腐臭漆黑之物说道:“肚子里有这种东西,竟然还能好好活着,真的是很邪门,我行医数十年,都没见过如此怪异的事。”

    “控禽妖族的秘术,果然有些门道。”关横此时瞥了一眼濒死的妖禽,又轻声道:“喂,你眼看就要死了,我现在只能尽力相救,万一要是失手,可不要怪我呀。”

    “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用剑尖瞬间削掉半颗心脏周围的腐肉,那妖禽已经溃散的眼神立刻蒙上一层死灰色,失去了邪法炼制的腐肉,只有半颗心脏的它不可能再活下去。

    “就是现在。”关横在电光火石间把指尖拈住的妖珠放在心脏旁边,然后屈指疾弹,“唰。”一声细不可闻的声响中,大股灵气从妖珠内里急涌而出,紧紧包裹住了半颗心脏。

    霎时间,花的身躯剧烈的颤晃了起来,紧接着,它的双眼仓惶张开,透着一丝濒死的绝望,“砰、砰、砰!”妖珠和心脏被包裹在一起,连续跳动三次,可是在刹那间又停顿了下来。

    见此情景,几只神兽之魂同时感到不妙,它们异口同声说道:“糟糕,妖珠里的灵力太少,无法维持心脏跳动,这家户要完蛋了。”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岂容轻易失败?看我的。”关横急中生智,立刻运起周身蕴藏的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诸般灵气霎时汇聚在一处,呼的贴在了那半颗包裹妖珠的心脏上。

    “呼呼呼唰唰唰”这一次的异变造成心脏不规则的剧烈颤抖起来,关横此时也只能目不转睛继续观察了。

    在数息之后,妖禽的心脏终于缓慢复苏,继而跳动起来:“咚、咚、咚……”

    “呼……好像成功了吧?”御雷犴此时松了口气说道:“没想到,这回又让关横误打误撞碰巧蒙对了。”卿凰走近两步问道:“这话怎么说?”

    “嗯,稍等,让我先捋一捋头绪。”御雷犴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卖关子,过了半晌,它才沉声说道:“明白了,就是这样,你们听我道来……”

    原来,在失去那半块秘法腐肉之后,玄翎花根本就活不下去,但是因为有了那颗妖珠提供灵气,确实让半个心脏产生了新的悸动,不过,妖珠本身蕴含的灵气实在太少,充其量只能让花心脏再跳动几下而已。

    万幸关横提供了一股五行之力给这颗怪异的心脏,让它重新恢复了生机,五行之力循环不息,恰巧可以自行产生必要的灵气输出,源源不绝的给妖禽提供生命给养。

    “原来如此,这么说,是我的五行之力救了它喽?”关横看着卓盛正想用针线不好对方破开的肚腹,于是阻止道:“不用那么麻烦,我来吧。”说着,他便伸手轻轻一挥,大地灵息瞬间从四周涌了过来。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妖禽的伤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收拢,这玄翎花随即摇头晃脑,站起了身来。

    “咕咕?!咕咕……”听见这叫声,卿凰笑道:“哈哈,这家伙是在说,奇怪,我怎么又活了?”

    “这些事,卿凰,你把它带到一边解释去吧。”关横挥手说道:“我还得去救其余几只花呢。”

    ……

    接下来的一刻时间,关横利用手里的妖珠、五行之力把几只妖禽全部治愈,众人对于他的能力倒也是见多不怪了,唯独那个被绑在树上的郑乩吓得满头是汗,这家伙嘴里不住喃喃自语:“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大家看到此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对方已经完全吓疯了,心中俱都想道:“作恶多端,有这种下场,也是应该的。”

    到了此时,几只神兽之魂各自隐身消失,可关横却对卿凰、若桃和小黑苦笑道:“虽说救了几只鸟也是做了好事,可也给我找了不少麻烦,唉,现在可怎么办啊?”

    “这个嘛,麻烦是你惹回来的,我们可不管,姐妹们,走吧。”卿凰说完,带着二女扬长而去,就把关横晒在了原地。

    原来,关横治好了四只花以后,它们居然就这么紧紧跟在关横身后,一刻也不离开,任凭他怎么驱赶威吓也好,这些家伙始终都是不肯走。

    按照猎獬的推测,这些妖禽是因为被五行之力修补了心脏功能,又是让关横所救,所以对他亲近的不得了。

    再加上关横身上是五行力量的汇聚“容器”,玄翎花就更离不开他了,关横原本想放生这几个家伙,可是它们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真是让他急不得恼不得。

    “婴白鬼!”最后被妖禽们缠得没办法,关横突然急中生智喊道:“快出来,向着天上飞,释放自己的五行之力。”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嘶鸣的婴白鬼登时掠到半空,将灵气大规模释放出来。

    “呼呼呼唰唰唰”风声陡起的瞬间,那几只傻鸟赫然感到天上的五行之力在周围萦绕徘徊,立刻振翅腾空,到那里火速吸收了起来。

    “呼。”关横此时舒了一口气嘀咕道:“总算是脱身了,不如这样,让六伥鬼轮流升空,散发五行灵气,花们吸够了,自然对我这边就会减少纠缠次数了。”

    “喂,关横,和你说件事。”猎獬真魂在旁边开言道:“你用五行之气修补了花的心脏,它们以后可就不是妖禽了,而是‘五行灵禽’,记住,以后别叫错了。”

    “你可真嗦,快回小鼓这里来。”关横拍了拍腰间小鼓说道:“最近你自己跑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是不是想一直待在外面?那我可就得考虑多给你找一些苦差事做了。”

    “别别,我还是回去睡觉好了,没事不要叫我,有事……最好也别叫我。”

    “唰!”话音甫落之时,猎獬已经缩回了绿魍小鼓,关横估计,受到自己说的话影响,这家伙恐怕几天都不会自动出现了。

    “咕咕……咕咕……”就在此刻,关横的耳边听见那几只花在叫唤,他一抖手说道:“又来了,婴白鬼看来撑不住喽,赶紧让大伥鬼它们替班吧。”

    ……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七鬼轮番出动,释放五行灵气吸引玄翎花的注意,总算给关横腾出了一点休息的工夫,就这样,到了半晚。

    “前面是一个很大的村落,叫做‘依水村’。”汤晋此时在关横身边催动坐骑跟随,他嘴里说道:“我们每次来往此地,都在这个村子歇息一晚。”

    “明白了,那今天自然也不会例外了。”关横微微颌首点头,他继续开言道:“大家走了一整天,都很辛苦,晚上就吃一顿好的,对了,可以打点酒,让他们喝了解解乏。”

    “酒?”一听见这个字,汤晋和身后的几个人感觉到喉咙发痒,顿时被勾起了馋虫,但是他却在下一刻摇了摇头:“公子,你的好意大家心领了,不过在这依水村,咱们是一滴酒都看不见的。”

    “为什么?”闻听此言,关横心中有些纳闷,他问道:“难道说这村子里不卖酒?或者也不酿酒?”

    “并非如此。”

    卓盛正好从旁边经过,他开口解释道:“要是搁在几年前,咱们经过这依水村要多少酒就有多少酒,因为此地可是妖族的‘酿酒圣地’,境内最早的几种烈酒,都是从这里兴起的,可是现在……”

    言到此处,他不禁摇了摇头,才继续说:“昔年的依水名酒,已经不复存在了。”听卓盛的语气里不无惋惜之意,关横眨了眨眼睛说道:“想必这其中另有一番缘故吧?”

    “对呀,想起以前这里的佳酿,我都忍不住……”汤晋说到这里,喉头还滚动了几下,都快哈喇子了。

    “竟然馋成这样?!”关横心中暗笑:“听你如此形容,我都想尝尝这佳酿的滋味了。”

    “依水村的酒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在村后不远的山里,有个名叫‘鬼方石窟’的地方。”

    这时,卓盛继续说道:“听说窟内有十二眼清甜甘冽的山泉,都可以酿造最好的酒浆,可就在六年前,这些山泉眼竟然同时枯涸殆尽,一滴水都看不见。”

    “哦,明白了。”关横摸着下巴说道:“酿酒不能失去水,那些山泉一枯涸,好酒自然就没了。”

    “公子真聪明,说的一点不错。”汤晋此刻哭丧着脸道:“唉,我的好酒啊……已经有三、四年没有喝到了。”

    “拜托,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关横扶额苦叹道:“普天下又不是只有这里才能喝到酒,藤林古城难道就没酒了喝吗?”

    “有倒是有,不过味道大不一样而已。”听到他的话,就连卓胜都觉得有些丢人现眼,正想开言劝这家伙住口,此时此刻,车队侧面飞掠过去几匹快马,马上骑士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

    突然间,汤晋对着其中一个人的背影叫道:“喂,这不是‘郎峰’兄弟吗?”

    骑马之人觉得声音耳熟,倏地勒住缰绳回身观瞧,立刻惊喜叫道:“汤晋大哥?这些原来是你们藤林古城的商队吗?可把你们盼来了。”

    “嗯?”汤晋闻听此言,觉得有些纳闷,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关横和这群人认识一下,便赶紧说道:“先不说别的,来来,我介绍这位关公子给大家……”

    原来刚才这一行人,包括郎峰在内,都是依水村的村民,和汤晋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以前商队来往,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郎峰家里。

    最重要的是,郎峰家原来是依水村最大的酿酒作坊,像汤晋这种酒鬼,怎么可能与他不熟悉呢?

    就这样,郎峰他们放慢了脚步,牵着马和大家边走边聊,他此时问道:“你们的商队是从斜风堡方向来吧?”

    “当然,还满载着从那里拉来的各种货物,打算带回藤林古城一带出手,怎么?是不是你们想要?”汤晋也是老资格的行商,总算是琢磨出来对方的意思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郎峰点头道:“不错,说实话,因为依水村无法在酿酒的关系,最近可是萧条了很多,连来往送货的行商也逐渐稀少,我们需要的很多必需品,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

    汤晋微微颌首点头,他说道:“不要紧,这回我们商队运送的货物不少,反正拉回去也得出手,倒不如先替你们解了燃眉之急再说,至于价格嘛,按照往年的数目,再低一成好了,毕竟依水村最近过得也很不容易。”

    “多谢多谢,汤大哥,您可是帮大忙了。”

    闻听此言的郎峰喜出望外,要知道以前因为是老朋友的关系,汤晋商队卖给他们的货物就已经是最低价了,如今在减一成,等于亏本帮他们依水村,这如何能不叫郎峰心存感激呢。

    “对了,我想问兄弟一件事。”汤晋看到自己家车队已经入村,被其余村民引领着去安排住宿事宜,于是拉住郎峰的手问道:“哎,你家里还有酒没?哥哥肚子里的酒虫已经快钻出嗓子了。”

    “呃……”听了他的话,郎峰叹了一口气:“别人若是问,肯定是没有了,不过既然大哥想喝,我家里还有一缸百年没开封的陈酿,今天就请大哥尝尝吧。”

    “百年陈酿?!”汤晋一听,心中便有些犹豫,他本来是想问问对方有没有普通的酒,自己过过瘾也就完了,可是百年佳酿都是依水村的“祭酒”,寻常时候,是动不得的。

    这些事情,因为和郎峰来往多年,汤晋都是知道的。

    他此时老脸泛红,呐呐说道:“兄弟,那些百年佳酿都是祭酒,哥哥我可不敢喝,怕折寿啊,算啦算啦,商队的货物里还有不少酒,咱们今晚就用那些一醉方休吧。”

    郎峰也是个红脸汉子,见此情景立刻说道:“那不成,汤大哥从来没向我开过口,咱们兄弟一场,我怎么会吝惜家中一点薄酒?你也太瞧不起我了,这缸百年佳酿,咱们今晚喝定了!”

    话音甫落,突然有一道疾影从大家身后不远的地方跑了过来,而且小黑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吞吞,别在村子里乱跑,要不然待会我就找不到你了。”

    “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顺手抄住疾奔的吞鬼喵,而后对赶过来的小黑说道:“怎么,你又没看住它?”

    “不怨我、不怨我。”小黑急忙争辩道:“大家一进村子的时候,这家伙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上窜下蹦,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你看,它的眼睛好像红红的,是不是病了?”

    “嗯?!”闻听此言,关横的脸色微变,低头细瞧时,吞鬼喵竟然低嚎一声,挥起小爪子狠狠挠了他的手背。

    “我擦!疼!!你特么竟然玩真的?!”手背霎时间火辣辣的,关横疼得一时火遮眼,险些把猫儿狠狠掼在地上,可是下个瞬间他就意识到吞鬼喵的眼神不对。

    “啪!”甩手狠狠给了这猫儿一嘴巴,关横嘴里骂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赶紧醒醒。”

    “喵呜?!”吞鬼喵被他打得惊叫一声,瞳孔的颜色顿时从晦暗赤红变成了正常的宝石蓝,关横见状这才捏着它的脸说道:“猫儿刚才肯定遇到了意外,小黑,你追它的时候发现什么异常状况没有?”

    “呃?!”突然被对方这么一问,小黑顿时发起愣来,可旁边的郎峰却脱口而出:“难道这小猫是碰上了鬼方石窟里的‘脏东西’?”

    “脏东西?”关横眨了眨眼问道:“老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嗨,你们有所不知,自从本村后山鬼方石窟里的泉眼枯涸之后,有不少山里的妖鬼邪物都跑到那石窟里栖息,这群家伙前些年还只在夜里出没,可是现在胆子越来越大,有时候白天都会四处游窜袭扰村民。”

    郎峰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言道:“但那些鬼物也不吃人、伤人,只是有时候会发出怪啸,让大家的脑子产生混乱,做一些古怪的事情。”

    “进入脑子,让大家做些古怪的事情?”

    汤晋听得有些莫名其妙,郎峰又解释说:“唉,奇怪的事情都有,被迷惑的人有时候当众不停地翻跟头,有些人会在道路中间肆无忌惮的便溺,有些会在房脊上又蹦又跳,也没什么严重的。”

    闻听此言,关横和汤晋齐声叫道:“这就已经够严重了,老兄,你们村子里的人也太淡定了吧?”

    就在这时,关横低头看了一眼满脸困倦、昏昏欲睡的猫儿,他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得先让这家伙清醒一下才行,最好是让它洗把脸。”

    “哦,出了村口向左是一条小溪流,那是我们村仅剩的水源……”郎峰的话音甫落,关横已经拎着吞鬼喵急匆匆的朝村外奔去,小黑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说:“姐夫,你走慢点,我都快追不上了。”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小黑来到溪流旁边,他毫不犹豫的把猫儿直接扔进了水里:“噗通。”

    小黑说道:“姐夫,你手上的伤口还在淌血,赶紧清洗一下吧。”

    “说的是,谁知道这死喵的爪子上有没有污脏的东西?”听了她的话,关横急忙用清凉溪水洗了洗伤口。

    一边动手,关横嘴里还一边嘀咕着:“说来也怪,以吞鬼喵这种实力竟然也会被鬼物成功袭脑中招,怎么搞的?”

    “姐夫,也许只是凑巧了而已。”小黑在旁边说道:“你自己不是也经常念叨‘猴子也有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之类的话吗?”

    “可……”关横心中疑惑不减,正要在说话的时候,在水里浸泡多时的猫儿倏忽尖叫一声,冒出头来:“喵呜”

    “喂,这只是溪水,淹不死你,还不赶紧上来?”小黑的话音甫落,就看见这吞鬼喵在水中晃动双爪扑腾了起来,关横突然叫道:“不对劲。”

    说罢挥起一拳呼的打在了水面上:“嘭!”霎时间,猫儿的身躯从水里哗啦飙起,二人立刻看见有一只黑不溜丢、拳头大小鲶鱼形态的黑气咬在它的尾巴上。

    “找死。”关横目光如炬,瞧出对方是一种潜伏在水中袭击过往货物的妖鬼,登时抖手一拳隔空轰去。

    “呼嘭!”这悍猛拳劲打得妖鬼魂影爆碎、湮灭当场,吞鬼喵从天而落,顺势掉进了小黑怀里,她嘴里叫道:“这溪水好邪门,里面好像还有怪物的影子在晃动。”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