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44章 蛮骨疯狨
    “呼……总算是逃出来了。”谷棠心中暗忖:“不过之前安排的计划,已经没办法实施了,我估计那些在地底坑洞的虎纹蝎,对方绝对不会放过,好在我们还有第三批毒蝎从远处赶来。”

    他又复想道:“只要这些虎纹蝎停留在斜风堡外围一时半刻,照样可以引来凶戾嗜血的蛮骨疯狨,那样的话,也能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拦住关横等人的去路。”

    打定了主意,谷棠发了疯似的朝着斜风堡外围的树林扑去,那里就是他和其余几个同伴约定见面的地方。

    ……

    与此同时,斜风堡入口附近,一抹白裙倩影,正在焦急等待,还不时眺望四周,正是卿凰在那里。

    “阿横这个家伙,怎么搞的?”卿凰嘟着小嘴,不住念叨:“让婴白鬼把我叫到这里来,也不知是什么事,他倒好,现在还不见人影。”

    她又想道:“这里寂静无人,难道说,这坏家伙是想和我……”

    “哎呀,讨厌死了!”心中泛起莫名念头,卿凰的脸登时红了起来,她嘀咕道:“堡内有高床暖帐不用,非要玩这种调调……”

    “喂,凰妞。”关横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背后,继而低语道:“你在说什么?”

    “呃?我刚才自言自语而已。”看到他出现,卿凰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柳眉倒竖低声喝问:“大半夜的,你究竟要做什么?”

    “啪。”关横的手突然捂住了卿凰的小嘴,而后说道:“小心,会惊动‘他们’的。”

    言到此处,关横一挥手:“婴白鬼,你和猎獬都附近巡视,看看对方还有多久才能到。”

    “唰!”婴白鬼、猎獬真魂顿时消失在了原处,关横此时才把手从卿凰的嘴边拿开,紧接着就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什么?你是说那些家伙要把凶兽引来,攻击斜风堡?我还以为是……”

    卿凰说到这里,脸上登时一阵发烧,蒙上了红晕,关横是何等精明,顿时坏笑了起来,他在卿凰耳垂边低语道:“先把那些坏蛋恶棍解决了,咱们后半夜还有大把时间解决‘私事’,对吧?”

    “去,别胡闹。”卿凰此刻一指前方:“你看,好像是婴白鬼他们回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光疾影从远处掠空而来,落在关横他们面前,婴白鬼立刻把自己探查的讯息传递给了关横。

    “来了。”关横在下一刻低语道:“那个谷棠已经和驱赶第三批虎纹蝎的同伴汇合了。”

    卿凰随口问道:“还有多远的距离?”

    “大概是三十里左右。”

    “婴白鬼,我记得那个地方有通向远方无人峡谷的岔路,你赶紧过去,务必把人和淡金虎纹蝎往那边驱赶,咱们要解决对方和蛮骨疯狨,就得找个没人的去处。”

    关横挥手说道:“就算不成功,也要尽量等我们赶到为止。”

    “吱吱吱。”婴白鬼答应一声,顿时再次疾飞而去。

    就在此刻,猎獬真魂倏忽折返而回,它说道:“关横、卿凰,我的金线分身在五十里外发现大批兽影急速赶来,好像是一群体型不大的猿兽。”

    “没错,看来就是那群蛮骨疯狨了,猎獬,你去帮助婴白鬼,把对方也引到无人峡谷去。”

    “好,我去了。”电光火石间,猎獬也急匆匆掠去,关横对卿凰说道:“竹笛带了吧?”

    “当然,这种宝贝,可是从来不能离身的。”听了她的话,关横呵呵一笑:“好,咱们也出发。”

    ……

    少时片刻之后,刚和同伴汇合、企图把虎纹蝎驱赶到斜风堡那边的谷棠就遇到了麻烦,一道莫名其妙的紫气鬼影出现,竟然出手偷袭了自己那两个手下,硬生生将他们格毙当场。

    谷棠见到驱赶蝎群的属下惨死,自己气得直跺脚,他可没能耐再控制这些虎纹蝎继续前进。

    这家伙心急火燎正没主意可想,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再次掠空折返,“呼”的一拳捣向谷棠脑壳。

    “可恶,老子和你拼了!”气急败坏的谷棠拽出背上一柄蝶翼铜斧,照准婴白鬼就是奋力一劈:“杀!”

    “嘭!”鬼拳、斧刃霎时间狂猛对撞,婴白鬼的紫气挟裹无匹五行之力,顿时震得对方斧柄断折,口喷血雾倒飞了出去。

    “扑通!”身躯摔倒在地的谷棠挣扎着翻身而起,他本想从另一边夺路而逃,可是猎獬兽影转瞬即至,挥爪正中他的面门:“啪!”

    “呃啊!”随着一声惨叫,这家伙左眼登时爆成齑粉,下个瞬间,谷棠终于慌不择路朝着无人峡谷那边疾奔而去。

    “哈哈,成功了。”猎獬真魂得意洋洋,而后还对婴白鬼嘀咕一句:“小鬼,看见没有?还是你獬大哥这一爪给力,要不然,那白痴还在这里打转呢。”

    “吱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却没和它争辩,只是指了指下方那群想要四散逃跑的淡金虎纹蝎。

    “对了,得赶紧控制住这些虫子。”话音甫落之时,猎獬又叫道:“你赶紧去追那个家伙,一定要把他赶进峡谷,我在这里困住虫子,等关横和卿凰到来。”

    “呼”闻听此言,婴白鬼魂影早就飞出去一箭之地,径直追赶窜逃的谷棠而去。

    与此同时,猎獬化为铺天盖地的金网,陡忽把地面上的虎纹蝎来了个“一网打尽”,就在十几息之后,卿凰和关横已经急匆匆赶到,她扬声道:“猎獬,稳住这群虫子,我要吹笛子了。”

    “呜呜呜……”

    下一刻,悠扬悦耳、轻忽曼妙的笛声赫然响起,那些在金网下不断挣扎尖鸣的虎纹蝎,渐渐停止了躁动,恢复了平静。关横此时低呼道:“猎獬,收了金网,让卿凰控制这群家伙前往无人峡谷。”

    接着,他又说道:“你们先赶过去,我也要确保那群蛮骨疯狨跟踪过来。”“那好,你要小心。”

    “彼此彼此。”二人话音甫落,相视而笑,继而各自行事。

    ……

    片刻之后,站在一处高坡的关横借着星月之光及远眺望,发现十余里外果然有一大群迅疾窜行的兽影急匆匆赶来,它们口中不时发出低鸣吼叫,似乎是在催促身边同伴快走。

    “嘿嘿,果然出现了。”

    关横此时眯缝着双眼,仔细观察这群家伙,突然间他感到黑暗中有两道寒光向着自己这边疾掠而来,“呼!”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那对目光也就此遏止收回。

    “唰!”下个瞬间,关横突然出现在数丈外一棵参天古树枝杈。

    他脸上陡忽泛起一丝亢奋:“好家伙,我说这群疯狨怎么会肆无忌惮,横冲直闯,原来族群里有一只紫气顶峰的怪物存在,行啊,刚才不是碰面的机会,咱们在峡谷见吧。”

    ……

    与此同时,随着卿凰的笛音,数百只摇摇晃晃、晕晕乎乎的淡金虎纹蝎全都进了无人峡谷入口。那个被婴白鬼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谷棠终于精疲力竭,扑通栽倒在地,“呼哧呼哧”不停喘息。

    “吱吱吱”在空中得意嘶鸣的婴白鬼仿佛是在说:“小子,这回你可是死定啦、死定啦!”

    “呼!”猎獬真魂、卿凰此刻倏然掠上峡谷上方的峰顶,看着十余丈在小峡谷内四处游窜的虎纹蝎,卿凰低声道:“嗯,差不多是时候了。”

    “呦吼,凰妞。”电光火石间,关横的身影从远处疾掠而来。

    “阿横。”卿凰扭头问道:“怎么样?那群猢狲到了没有?”

    “以它们的速度,半刻之内肯定会到达……”关横刚说到这里,突然看向峡谷内,他笑着问道:“怎么?谷棠那个家伙已经累瘫了?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我先去看看。”

    临走时,他还叮嘱道:“你和猎獬、婴白鬼等到疯狨进了峡谷之后,就如此……这般……然后静待我回来就行了。”

    ……

    “噌噌噌”风声陡起,关横几个起落间就已经掠到了倒地的谷棠身边,那些虎纹蝎原本想要围拢攻击过来,可是一感觉到他散发的骇人杀气,顿时叽叽叫着向后疾退。

    “呃?!你是……”

    “关横,就是之前宰了陈贲、陆兴,刚才弄死况埔,现在又要送你上路的人。”听到他的话,谷棠吓得面无人色,而后想要挣扎爬起。

    关横却冷笑道:“想逃?亦或是和我死拼到底,都可以,告诉你,那几个死去的家伙,可都是吞了邪气妖珠才被我活生生揍死的,你当然也不例外。”

    “啪嗒、啪嗒……骨碌碌……”说到这里,关横手掌一翻,将七、八颗邪气妖珠都丢在了对方面前。

    “像你们这些出卖自己的人心,甘愿向邪恶的杂碎渣滓,根本就没有存活于世的资格,所以,必须死!”

    关横用脚尖把邪气妖珠踢到对方脚边说:“如果说,你认为自己吞下这种东西,能和我有一拼之力,我成全你。”

    “呃,欺人太甚,我和你拼了!”气得目眦欲裂的谷棠抓起大把邪气妖珠塞进嘴里,可就在下个瞬间,这家伙突然扑通跪倒在地,不断抠着嗓子呕吐:“喔呜……噢呜呜……”顿时把妖珠又吐了出来。

    看到对方这副怕死的怂样,关横满脸不屑的言道:“窝囊废,你比陈赫、况埔之流差远了,至少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就算是将身心出卖给邪气,也都是非常彻底,哪里像你,呸,渣滓都不如。”

    “杀你这种废物,只会脏了我的手,还是留你在这里,让蛮骨疯狨来收拾你吧。”

    说着,关横转身便走,可谷棠心中骤忽爆发求生的渴望,他突然嘶哑着嗓子叫道:“别、你别走,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现在求救,晚了。”闻听此言,关横缓缓驻足,却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说了,你们这种渣滓只要活着,就会继续害人,所以,死亡才是终结你们罪恶的最好办法。”

    “不不,我不想死啊,是……是主人强迫我的。”

    霎时间,谷棠突然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借口,他嘴里不停重复着:“对,对,就是这该死的巴隆,他蛊惑我,说是可以给我强大无比的力量,只要、只要我们奉他为主、帮助他复活万魇邪王,巴隆,全都怪他……”

    “哼,你不但懦弱,而且无耻。”关横冷声说道:“依我看,由始至终,都没人强迫你,是贪婪嗜血的本性,在左右你的决定,谷棠,我说过,你就是个人间的败类渣滓,老老实实在这等死吧。”

    “不,求求你,救我走吧。”谷棠满脸惊惶不断哀求,连滚带爬扑到关横近前,嘴里叫道:“我知道的,我知道那个该死的巴隆在什么地方,只要你救救我,我全都说……”

    “嗯?!”

    还没等关横继续开口,不远处的峡谷口陡忽传来一阵阵兽群嘶吼,他微微冷笑:“终于来了,谷棠,既然你还有用,那我不介意让你暂时多活一会,如果你敢耍花样,只会死得比现在凄惨一百倍。”

    “啪。”伸手拎起死狗似的谷棠,关横拔身似电撒腿如飞,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谷中。

    “啪。”随手将谷棠狠狠掼在地上,让土行之力把他瞬间缠裹,变成立在原地的土堆。

    关横此时迈步走到卿凰身边,二人向下方峡谷口看去。

    就只见大群蛮骨疯狨呼啸着疾窜而来,这些家伙看似只有拳头大小,一个个却是面目狰狞,疾奔的同时,连路上的石头都不绕过,直接合身猛撞,硬生生将石头碰得四分五裂。

    “蛮骨疯狨,果然名不虚传……”卿凰喃喃自语着,突然瞥见关横神色有异,于是扭头问道:“你怎么了?”

    “有些不对劲。”关横低声道:“刚才我去调查这群家伙的行踪时,曾经感到有个紫气顶峰的存在,应该是疯狨的族群领袖,可是现在它的气息却消失了……”

    “吱吱吱”就在这时,飞掠环绕不远处断崖、四处巡风警戒的婴白鬼骤忽发出一声尖啸,关横和卿凰不约而同意识到身后泛起阵阵剧烈杀意。

    “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探臂膀匝住卿凰纤腰,转瞬朝着旁边扑纵躲闪。

    “砰!”刹那间落在卿凰原先站立位置的攻击爆发威力,硬生生将地面坚固岩石打得龟裂下陷,就只听咯剌剌暴响络绎不绝,蛛网纹裂痕霎时扩散到方圆十丈之内。

    “这家伙是?!”关横和卿凰瞬间落在数丈之外,依然感觉脚下震动不止,可见刚才一击威力骇人之极。

    他们一见面前凶兽身高不足五尺,身躯瘦巴巴,枯槁如柴,可是周身上下萦绕着紫气顶峰的凶焰,双眸更是迸现嗜血凶芒,尽显不可一世的悍猛气势。

    “嗷嗷嗷”一声厉吼霎时脱口而出,声震四野,在峡谷内不停回荡起伏,闻听此音,原本已经入谷的大群凶狨顿时停住了脚步。

    见此情景,关横暗叫不好,立刻卿凰叫道:“你去和婴白鬼、猎獬一起动手轰塌谷口石堆,把通路堵死,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我来拦住这个家伙。”

    “自己小心。”卿凰听见兽吼之后,也清楚不能耽搁,于是晃身形率领猎獬、婴白鬼疾奔而去。关横锵然拽出双剑扑向面前这只蛮骨疯狨王:“大猴子,本少爷来陪你玩玩。”

    “嗷呜!”疯狨王是灵智颇高的紫气顶峰凶兽,当然明白关横为什么要拖住自己,于是咆哮一声疾窜而上,势要将面前这碍眼的家伙撕成碎片。

    “唰唰唰唰!”凶狨双爪挟风狂落,漫天爪影霎时罩定关横全身上下。

    “雕虫小技!”关横的虹云剑转瞬接连点刺,“嗤嗤嗤当当当!”剑锋立刻弹开对方利爪攻势,另一只手的句芒剑暴现木灵气化作迅疾青龙之影,倏地钉向对方颈嗓咽喉:“唰!”

    谁知道句芒剑的剑尖入肉仅仅半分,竟然没能洞穿对方咽喉,“咯吱吱嘣!”摩擦声响中,疯狨王爆发蛮力,硬生生将句芒剑震得高高颠起,随即用凌厉一抓狠狠挠中关横肩头。

    “嗤啦噗!”衣襟飘碎、鲜红疾迸,虽然穿有九转聚灵甲护身挡住对方攻向心坎要害,可是肩头依然被抓走大片皮肉,疼得关横呲牙咧嘴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凶悍的畜生。”

    但就在下个瞬间,双方谁也没顾忌身上的轻伤,发了疯似的展开凶猛互攻。

    “唰嗤嗤嗤当当当!”

    挟裹紫气的爪影和剑锋屡次对撞,虽然关横只有半紫境界力量明显不足,导致自己不停后退,不过双剑暴现五行之力,锐利无俦的锋芒绽现,也劈得疯狨王双爪伤痕无数,疼得这家伙吱吱暴叫。

    他俩动手仅在数息之间,此时就听见不远处峡谷口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无数山石坠落,在尘沙激荡的瞬间,彻底堵住了谷口。

    “叽叽叽叽叽叽”无数闯进峡谷、正在捕食虎纹蝎的蛮骨疯狨吓得惊慌失措、爆发惨叫,想要再逃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成功了”卿凰的叫声在不远处响起。听到她的话,正在和关横动手的疯狨王气得目眦欲裂厉啸一声:“嗷呜!”

    “哼,你鬼哭狼嚎什么?本少爷马上送你去陪同伴。”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挪移似电倏地落在疯狨王附近,这家伙早就急红了眼,当即用双爪的指甲猛戳关横颈嗓和心坎。

    可是关横的句芒剑霎时覆盖上一层原火劲,呼的刺中对方左爪掌心,紧接着直掼而出,“噗!”又将右爪穿透。

    “叽叽?!”刹那间,死亡暗霾笼罩心头,疯狨王吓得惊声尖叫,就在下一刻,虹云剑犹如在空中落下一道厉闪,嗤啦声中,将疯狨王双爪齐刷刷斩断:“咔嚓!”

    “去你的吧!”

    “嘭!”兜心一脚正中此兽心坎,这家伙口飙红雾凌空倒飞,直接摔倒谷底,不知死活。

    “婴白鬼,用原火圈围住整座山谷!”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自己双掌在霎时已经汇聚出大团原火劲,呼的一声飞掷向谷底。

    “轰”与此同时,婴白鬼同时动手飞掷火球,和关横如出一辙,这两股炽烈无比的火劲登时将峡谷四周彻底围绕,最后汇聚成了一整圈,把所有的淡金虎纹蝎、蛮骨疯狨全都围在了里面。

    “哼,你们这些祸害人间的妖兽,根本没有生存下去的资格。”关横站在断崖上冷冷说道:“就乖乖在这里等死吧。”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把抓住的谷棠往树下狠狠一扔:“嘭。”

    “呃。”这家伙哀号一声,关横却不为所动,而是冷冷道:“说吧,你有什么能换取自己活命机会的东西?”

    “我、我……”看到对方支支吾吾,目光闪烁不定的样子,卿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阿横,我看这家伙嘴里没半句实话,干脆宰了他算啦,咱们还得回斜风堡呢。”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嗯,说的也是,就把他扔到峡谷里和疯狨毒蝎作伴。”

    “别别、别这样,我说。”谷棠此时已经被折磨得肝胆俱裂,惊骇得语无伦次,他说道:“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不一会,关横把这家伙知道的东西全都掏腾了出来,随即金光鬼首吸尽他体内的灵气,让谷棠从此只剩下淡青境界的气息,自生自灭。

    “大西漠……原来魇化盟的老窝在那个地方。”关横一边走,一边嘀咕:“谷棠这家伙说,叫巴隆的那个盟主,此时前往九岭山附近的雒水,可能有重大图谋。”

    卿凰在旁边说道:“是啊,只可惜这家伙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看来咱们还得赶紧出发前往雒水,因为下一个神兽极有可能在那片水域栖息。”

    “说的是。”关横说完这几个字,突然间攥住身边卿凰的手,她的脸色微红,轻声问道:“坏蛋,你又想做什么?”

    “当然是想继续咱俩的战斗了……”关横说着,就伸手揽住对方纤腰,卿凰却一把将他推开:“不行,荒郊野外感觉怪怪的,咱们还是赶紧回斜风堡吧。”

    “对对,还是高床暖枕最适合咱们俩。”话音甫落,关横倏地把卿凰负到自己背上,他说道:“为了快一点,还是我背你吧。”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第二天清晨。

    碧桑服过兽骨粉驱毒羹之后,毒伤很快就痊愈了大半,众人俱都十分欢喜,接着,关横等人和斜风堡的诸位告辞,大家依依惜别,说了一些彼此珍重再见的话,就此跟着藤林古城的商队出了斜风堡。

    “姐夫,你说咱们要走多久才能到那个什么雒水呀?”听到小黑的话,关横挠了挠头说道:“嘿,我还真的忘了打听,你等着,现在我们马上去找人问一下。”

    说着,他一拍胯下赤瞳犟驼的脑门:“走,到前面找汤晋。”

    “汤兄。”数息之后,关横骑着犟驼跑到车队前面,正看见和卓盛聊天的汤晋,对方急忙和关横打招呼:“公子好。”

    “二位辛苦,我过来问问,咱们要走几天才能到达九岭山附近。”他说道:“毕竟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打算解决,所以不想耽搁。”

    “公子,咱们只要全速赶路,去除歇马过夜的时间,大概要花上两天一夜到达藤林古城。”汤晋此时回答道:“到了那里,你和卿凰姑娘她们继续往西北走上百里,就已经是雒水的范围了。”

    “这么说,要用上两天多的时间……”关横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嗯,这倒是可以接受。”

    他抬起头时,突然发现卓盛脸上有些不自然,似乎有难言之隐,刚要开口打听,不远处的若桃骑着尸马跑了过来,她扬声说道:“公子,光是赶路,我总觉得无聊,不如到前面去转悠一圈,顺便探探路,你说行吗?”

    “呵呵呵,我看就是你和尸马憋得难受,想去溜溜才是真的,其实我也想去转转。”关横低声问道:“卿凰和小黑那边……”

    若桃当然知道他在问什么,于是笃定回答:“你放心好了,她们有些困乏,都在午睡,六伥鬼在马车随护,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那好,咱们去前面转一圈,反正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关横刚说到这里,卓盛终于忍不住了,他急忙说道:“公子,你要到前面去的话,能否帮我一个忙?”

    “怎么了老卓?从刚才开始就觉得你不对劲。”关横眨了眨眼:“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嗨,说起来真是丢人。”卓盛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我那个跟随在身边学医的小徒弟‘章洪’,你不是见过吗?刚才又和我吵嘴了。”

    “噗嗤。”闻听此言,关横还没怎么样,旁边的若桃先捂嘴偷笑了起来。

    因为卓盛这个徒弟章洪,还真算是个古怪的小子,年纪只有十七、八岁,却满脑子都是问题,甚至在和卓盛讨论治伤、疗毒的过程中,经常质疑卓盛的决定,和他辩得脸红脖子粗。

    就在刚才,卓盛在路上告诉章洪关于一种药草的疗效功用,没想到这小子又开始顶嘴了。

    再加上卓盛这个人的性情有些懦弱,又是个老好人,不擅长和人拌嘴,要是换了汤晋这种暴躁脾气,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唉,我们刚才说的就是‘紫斑白芝’这种药草,我告诉章洪,这白芝只有顶端华盖状的部分能用,可是这孩子坚持说自己在家乡的时候,吃过白芝根部,治好了咳嗽,我俩就争辩了起来。”

    卓盛说道:“然后章洪一时赌气,就骑着马跑到前面山里去了,说是要找到紫斑白芝,拿回来证明的说法。”

    此时此刻,旁边的汤晋也抱怨了一句:“老卓,你可真是的,任由着那孩子瞎跑,不知道这附近山里妖兽很多吗?太危险了。”

    “我……”卓盛的脸憋得通红,一时语塞,关横见状忙不迭说道:“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等会我和若桃去面遛马的时候,顺便把这熊孩子拎回来,这样行了吧?”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闻听此言,卓盛喜出望外,他嘴里说道:“这孩子不服别人,唯独对您另眼相看、言听计从,嘿嘿,我这个做师父的,都有些嫉妒了。”

    “那只是因为我上次救过他而已。”关横微微一笑:“人都说师徒如父子,我看章洪对你也不错啊。”

    双方说完这些话,关横和若桃立刻策马而去,少时片刻,若桃倏地喝令尸马停住脚步,而后指着大道旁一条岔路地面说道:“公子你看,是新鲜的马蹄印,看来章洪就是从这里进山的。”

    “就像汤晋说的那样,这山里妖兽众多,不能让那个小子单独行动太久,走,找人去。”说着,关横轻轻一拍赤瞳犟驼的后腚,这家伙立刻撒开四蹄往岔路上跑去,若桃骑着尸马紧随其后。

    ……

    另一边,有个身穿青褐色的麻衫、满脸稚气未脱的少年骑马走在山道上,他嘴里还嘀咕着:“师父竟然不相信我?哼,我一定要证明给他看,自己是对的。”

    打定了主意,他倏地一拍胯下的青鬃马:“喂,再跑快一点,我要尽量找那些阳光晒不到的昏暗岩缝,因为紫斑白芝通常就生长在那种地方。”

    “呼噜噜”这青鬃马也是被少年平时养熟了的坐骑,听到吩咐之后,立刻撩开四蹄向前疾奔而去。

    然而他们没注意到的是,周围岩石后、草窠里,黑影晃动,还不时发出低声兽吼,那些家伙在已经盯上了骑马少年。

    “驾驾驾”青鬃马在少年催促下,骤忽跑到了半山腰。

    “咦?有了。”少年在马上赫然一指前方悬崖峭壁古藤之间的角落,那里有几个白乎乎的圆物,他脸上出现一丝欣喜:“没错,看样子就是紫斑白芝,马儿,再往前跑一段,快快。”

    青鬃马倏地向前疾掠十余丈,身手敏捷的少年呼的一声从马背纵起,伸手抓住一根粗长坚韧的老藤,噌噌噌向上攀爬而去。

    “哒、哒、哒……”蹄声缓动,青鬃马此时漫步闲游,昂首看着主人越爬越高,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可就在下一刻,两道迅疾黑影赫然急扑而来,正好落在青鬃马背后,硬生生将其扑倒在地,当这匹马想要哀嚎嘶鸣时,对方已经吭哧一口咬在了它的脖颈上……

    此时,少年手里拽着老藤,越爬越慢,他只有深青境界左右的灵气护身,气力有些跟不上,已经开始微微喘息了。

    “不行,眼看就能拿到紫斑白芝了,让我放弃,绝不可能!”

    一时间倔强脾气发作,少年咬紧牙关再次向上攀去,十丈……八丈……五丈,就在他距离那生长白芝的石缝越来越接近的时候,一道掠空疾飞的黑影赫然急袭而来,尖锐鸟喙挟风直落,狠狠啄向他的后脑!

    “啊?!”骤忽感到脑后恶风不善,少年吓得手脚一哆嗦,可就在下个瞬间,“嗤”破空之音赫然响起,“噗!”一支雕翎箭猛地钉进妖禽躯体,直接将这家伙绞了个粉碎。

    “抓紧古藤!”与此同时,关横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少年惊魂甫定,立刻用双手紧紧攥住古藤,掌心皮肉立刻被摩擦的血肉模糊,不过,这也比被猛禽袭击,直接摔下去要强得多。

    这个时候,若桃在悬崖峭壁下对着两只妖狼拳打脚踢,她一边打一边骂:“你们这两个该死的东西,真是瞎了眼,还敢袭击别人的坐骑?皮痒欠揍的家伙。”

    原来就在刚才,青鬃马被妖狼扑倒在地,险些被咬穿颈嗓的瞬间,若桃和关横急匆匆赶到,救了这匹马。

    关横此时昂首扬声叫道:“章洪,千万别撒手,你听着,想往上爬的话,就继续吧,别担心危险,这里有我呢。”

    “好,关大哥,我听你的。”此时此刻,章洪一咬牙,立刻手脚并用,向上“噌噌噌”疾行起来,数息之后,伸手抓住几株紫斑白芝将其塞进怀里,章洪这才舒了一口气,接着就缓缓顺藤而下。

    “关大哥、若桃姐,多谢你们……”

    “啪。”还没等章洪说完这句话,关横就已经挥起巴掌打在他的额头上,章洪哎呦叫了一声。

    关横没好气的说道:“知道疼吗?刚才你要是从峭壁间掉下来,连这点疼痛都来不及感觉到,就得摔个粉身碎骨,臭小子,不就是和自己师父赌气吗?你竟然会傻到来这里找死?!”

    听到关横骂自己,章洪急忙争辩道:“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没赌气。”

    “你还敢说?这回我要是不打醒你,下次指不定还闯什么祸。”关横说着晃了晃拳头,若桃赶紧开口打圆场:“公子,你先住手,听听他怎么说呀。”

    “对对,若桃姐,你快拦住关大哥,不然他会把我打个半死的。”

    听了对方的话,关横气哼哼的说道:“打你两拳,还不是为了让你这个臭小子长记性?总比闯祸横死要强得多,还有,你说吧,问什么要来此处采这个倒霉的紫斑白芝?”

    “唉,关大哥你有所不知,我不是和师父赌气,才来这里采药的。”

    章洪叹了一口气说道:“师父他经常跟着商队东奔西跑,能医不自医,常年都有咳嗽呕血的毛病,我知道这白芝可以止咳,所以才想弄来送给师父。”

    “呃……原来是这样?!”

    关横本来想教训这个不听师父管教小子,倒是没料到他是一片孝心,他微微摇头叹气,又接着言道:“唉,即便如此,你也不要总是和师父顶嘴了,免得让他生气,再把病情加重。”

    闻听此言,章洪低声道:“是,关大哥,我错了,以后会加倍孝顺师父的。”

    “嗯,这还差不多。”关横刚要往下说,双耳却倏忽一动,他突然叫道:“不好,有大群妖禽振翅飞来的声音,肯定是刚才我用箭击毙那只凶禽的同伴。”

    “呃?!”章洪此时惊魂未定,急忙问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别嗦了,快和若桃骑马离开这里。”关横把章洪扶上青鬃马,随即一掌拍在马腿上,他大声喊道:“若桃,你带着这小子先回去,我确认妖禽们不会去袭击商队以后,再去和你们汇合。”

    “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一步。”若桃立刻答应一声,骑着尸马和章洪疾飙而去。关横倏地一弹手指,猎獬真魂和婴白鬼赫然浮现而出,他说道:“这回就看那些凶禽是不是想自找倒霉了。”

    “呵呵呵,要和那些鸟玩玩吗?”

    猎獬此时笑道:“不如让我张开金网,将它们一下子全部生擒好了。”

    “哼,你说的轻巧,自己看看天上吧。”关横言罢顺势一指,猎獬抬头观看以后,也不由自主失声道:“竟然有十几只都是半紫妖禽,这可是‘鸟多势众’,估计连我也没办法一网打尽了。”

    “嗯,说得倒也是。”

    关横此时隐身在岩石后,他低声自语道:“这些家伙和刚才中箭的凶禽种类一样,都是‘玄翎花’,这种妖禽通常都没有超过深红境界的存在,现在出现这么多半紫凶禽,事情有些古怪。”

    “可是,这些花身上可没有邪气,很明显,不是靠着与邪气融合飙升实力。”猎獬此刻提醒道:“也许它们是被别的怪异力量所控制。”

    “嗯,有道理……”关横微微颌首,恰在此时,那些凶禽已经落到了悬崖上的一片突起巨石上,而后“噌噌噌”跳进了面前石窟里。

    “呀啊啊”说时迟,那时快,石窟里赫然响起一阵凄惨吼叫,似乎是有什么人受到了莫大的痛苦。

    闻听此声,关横心中凛然暗惊:“这是怎么回事?”

    “呼”就在下一刻,有道黑影骤忽被扔出了岩窟入口。

    “啪!”电光火石间,黑影直接从十几丈高的位置摔落在地,尸身四分五裂,一片血肉模糊。

    下一刻,有个冷厉的声音赫然响起:“白世老弟,你也别怪我‘郑乩’心狠手辣,‘控禽妖族’素来只能有一个继承人,这些半紫凶禽可是绝强的战力,我怎么可能分给你一半呢?”

    这一番话说完,那人从突起岩石上振臂飞掷,呼的甩下一条十余丈长的藤条软梯,自己没费吹灰之力,就从上面爬了下来。

    此时,驻足平底的他倏地一挥手,周围登时飞落下来四、五只半紫境界的玄翎花,这些凶禽鸟喙上、利爪缝隙间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显然是经过了一场大战。

    “嘿嘿嘿,我让整群凶禽刚才在岩洞里互相厮杀,如今只有战斗力最强的家伙活了下来,你们这几只果然是没让我失望。”名叫郑乩的家伙,是个满脸落腮胡茬、发如杂乱鸟窝的跣足粗汉。

    他看着面前这几只花,眼中不断闪烁凶芒,嘴里喃喃自语道:“有了你们,想必就算是四大妖族中人,也不是我的对手,不!甚至说,我随随便便就可以灭掉一两个妖族的家伙,当真是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