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43章 淡金虎纹蝎(第三更)
    “咕嘟……咕嘟……”篝火上的瓦罐热汤不断冒泡,舀上一碗喂相斐喝下去,他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些许红润,而后对关横说道:“关兄,那只‘折耳妖兔飞颅’,其实是我的鬼物……”

    原来,那个矮胖老者勾结相斐身边两个侍卫,在今天上午将其偷袭击倒,可就在那个时候,汤晋前去拜访相斐,两个侍卫唯恐被他瞧出破绽,三言两语就将汤晋赶走。

    不过后来这两个家伙觉得不保险,又带着几个杀手去追汤晋,企图杀人灭口,却失了手。

    两个侍卫急匆匆赶回九岭妖族居住的院落,却被矮胖老者袭杀,原来这家伙也起了灭口之心,那老者是相斐一个远房堂叔,是个妖族御鬼师,他抓住相斐的目的,就是想迫问对方一些九岭妖族的机密。

    身为少族长,相斐对本族机密自然知道不少,可是任凭对方如何迫问,他就是不肯招供。

    最后,相斐被迫无奈,还找机会让豢养的“妖兔飞颅”钻进自己脑中,借此封闭部分感官,口不能言、眼不能视、四肢不能活动,这样的话,对方就拿他没办法了。

    矮胖老者“相颇”见此情景恼怒异常,不过也没办法,只好率领手下赶着马车,押解相斐冲出了斜风堡。

    令相颇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一行人先是遇到小黑追逐斑秃花狸,被天上雷霆霹雳所阻,又遇到关横、汤晋随后追赶,自己的手下全军覆没,相颇也差点丢了性命,只能只身落荒而逃了。

    不过,相斐让折耳妖兔魂体入脑,也有不小的麻烦,因为妖兔飞颅的胆子奇小无比,它进了相斐脑中只是缩在角落不动弹,要是没有外力惊扰驱赶,这魂体在相斐脑壳里多待一会,就会导致他爆脑而死。

    说到这里,相斐长出了一口气:“关兄、汤兄,刚才我虽然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不过耳朵能听见,多亏了你们想出驱赶妖兔飞颅的方法,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闻听此言,关横有些脸红,他嘀咕道:“嘿嘿,其实也就是歪打正着而已,也是少族长你命不该绝。”

    话音甫落,他就摊开手掌把妖兔飞颅魂体释放,对方哧溜一下飞回到相斐身边,静止不动了。

    “不过,你们九岭妖族御使的这种飞颅鬼物还真是奇特,我在别的地方就没遇到过。”

    关横此时带着几分新奇看着妖兔飞颅,他摸着下巴说道:“在刚才对付相颇的时候,他也能控制七只飞颅,算得上是有些本事。”

    “唉,何止有些本事啊。”

    相斐叹着气说道:“就连我父亲、九岭妖族的族长相柳,也只能控制九只黑气飞颅而已,所以妖族境内都称呼他为‘九颅相柳’,颇叔能御使七个飞颅,已经是本族第二高手了,只可惜他心术不正,早年叛族出走了。”

    “那怪胖子好凶恶,差点就要了本小姐的命。”小黑此时心有余悸,伸手拍着胸口说道:“多亏吞吞和小犴保护我。”

    “抱歉,小黑妹妹,连累你了。”相斐说话十分和善温柔,听得小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呐呐的说道:“我、我不是怪相斐大哥你啦,是那个臭老头不好。”

    “公子,相少族长。”此时此刻,卓盛掀开帐篷门帘进来说道:“外面雨停了。”

    “呃,那我……可得赶紧回九岭山了。”说着,相斐挣扎着起身,关横等人见状说道:“你这才刚刚清醒,要不然再歇一天?”

    “不、不了。”相斐摇了摇头说道:“我原本就没受什么外伤,现在必须赶回去,因为相颇在擒住我的时候,无意中提到要去九岭山暗算我父亲,作为儿子,我得回去报讯提醒他。”

    “原来是这样。”关横此时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不拦着你了,卓盛、汤晋,赶紧去给少族长找一匹快马。”

    “是,公子。”二人答应一声,急匆匆跑出了帐篷。关横看了看相斐,突然说道:“少族长,我看你身边只有折耳妖兔飞颅这个鬼物保护,似乎有些不妥。”

    “呵呵,那也没有办法呀。”

    相斐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的资质平庸,只能御使这一只黑气鬼物,和我年龄相仿的同族人,最少都可以同时御使三、四只,唉,平常大家不说,我也知道他们都有些轻视我这个少族长,谁叫我没本事呢?”

    “这样吧,我想办法提升一下折耳妖兔的实力,也好让它在路上好好保护你。”说着,关横对折耳妖兔飞颅勾了勾手指:“喂,过来一下。”

    妖兔飞颅刚才被关横信手擒住过一次,此时面对他还是战战兢兢不敢反抗,听到召唤立刻飘了过来。

    “这些许本源灵力,能让你在数个时辰内飙升到半紫境界,不过以后能否彻底驾驭它,为自己所用,就得看你的努力了。”

    关横屈指疾弹,把灵力输送给妖兔,他说道:“要是你没本事吸收融合这灵力,它们就会在数天以后消散,不过少族长也已经到家了。”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妖兔飞颅也感到自己力量飙升,霎时间从黑气顶峰迈进了半紫境界,于是亢奋的叽叽叫了起来,还绕着关横身边转了两圈,表示感谢。

    “关兄。”相斐心怀感激的说道:“我蒙你搭救,又得到如此厚礼,实在是没齿难忘。”

    “嗨,我又没说白白送给你。”关横此时笑着拍了拍桌案上的木匣:“这副竹节水鹛的骨架,我可就老实不客气的收下了。”

    “呵呵呵,说起来,好像我比较占便宜。”相斐说到这里,又对他和小黑言道:“你们记得要来九岭山做客,我可要好好招待一番表示谢意。”

    小黑笑嘻嘻说道:“相斐大哥放心,我和姐夫一定去。”

    “对,反正我们下面的行程,也要前往雒水和九岭山一带,少族长,到时候肯定登门拜访。”关横刚说到这里,卓盛又走了进来:“相少族长,快马以及路上用的食物、清水,都准备妥当了。”

    “多谢多谢,事不宜迟,我得赶紧走了。”相斐一抱拳:“几位,咱们九岭山再见。”大家俱都说道:“少族长一路顺风。”

    看着对方策马离去,关横对小黑言道:“丫头,咱们也该回去了。”

    不一会,他俩就拿着竹节水鹛的骨架返回了马腹族长家里。

    “你们可回来啦。”若桃见到二人立刻迎了上来,她说道:“刚才天降大雨之前,我本来想去找你们,可是卿凰却说不要紧,这雨来得急,肯定下不了多长时间,果然被她料中了。”

    小黑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哼,卿凰肯定是瞎蒙的。”

    “别嗦了,你在外面疯跑了大半天,难道不累?”关横拍了拍小黑的肩头:“回房和猫儿玩儿去吧。”

    “嗯。”小黑打了个哈欠,转身走了。

    他接着问道:“卿凰呢?”

    若桃说:“她和蓝苏在房间里研磨其余的兽骨,正等着你把竹节水鹛的骨架送回来呢。”

    “喏,就在这里。”关横晃了晃手中的东西,和若桃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房间。

    ……

    少时片刻之后,兽骨粉驱毒羹的大部分工序都已经完成了,关横对蓝苏说道:“好了,让这药羹半成品在清凉通风的地方搁置一晚上,然后拿给碧桑兄服下就可以了。”

    “多谢关大哥,这回全多亏大家帮忙,碧桑哥才有救。”蓝苏说到这里还揉了揉发红的眼圈,她接着言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了。”

    “呵呵呵,是朋友的话,就不要在乎这些细枝末节了。”关横笑道:“等到明天上午,碧桑服药之后确定好转痊愈,我们再出发离开。”

    闻听此言,蓝苏惊愕说道:“怎么,大家这就要走?”

    “是啊,我们接下来打算前往宿龙河上游之流的区域,那里应该就是‘雒水’。”关横摸着下巴说道:“雒水位于九岭妖族境内,如果我所料不差,大家下一个目标就在那里。”

    “原来是这样。”此时此刻,蓝苏的神情有些落寞,她低声道:“好不容易认识大家,成为了这么好的朋友,才相处短短几天,你们就要离开了,我心里真是舍不得。”

    卿凰、若桃异口同声说道:“蓝苏,其实我们也是一样。”关横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大家的行程紧迫,也只好来去匆匆了。”

    “吱呀”就在这时,房门开启,二位长老和马腹走了进来,风长老随口问道:“几位,你们聊什么呢?”

    “呵呵呵,几位姑娘在伤别离,估计今天晚上还得联床夜话。”关横莞尔一笑:“因为我们明天随着疏乐山藤林古城的商队出发了。”

    “哎呀,是真的?!”马腹一拍巴掌说道:“唉,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要离开的,不过我知道关兄弟你们要办大事,也不能强留,今天晚上,大家就痛痛快快喝一顿,权当是给你们践行了。”

    “好啊。”关横笑呵呵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天一定奉陪到底!”

    ……

    酒宴在半个时辰之后就已经摆下了,马腹、风长老、水长老等斜风堡头面人物,全都来了,大家山吃海喝、高谈阔论好不热闹,就这样,从黄昏一直吃喝到了深夜。

    众人酒足饭饱,大部分都已经离去,就连卿凰、小黑和若桃都离席休息去了,唯独马腹贪杯,拉着关横与风、水二长老继续开怀畅饮。

    “来来,关兄弟,再喝这一碗,我们妖族酿的酒没有太多优点,嘿嘿,就是入口如刀,尽显热血男儿的气概!”

    “啪。”几只酒盏狠狠碰在一起,溅得水点纷落,可是风长老刚把这酒送到自己唇边,猛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此扑通软倒,醉得人事不知了。

    “哈哈哈,老风你酒量真浅。”此时,水长老醉话连篇,嘴里刚嘀咕了几句,也是趴在桌案上打起了呼噜,关横和马腹瞧着有趣,都是忍俊不禁。

    “哈哈哈,关兄弟,我、我好像也有些过量了,先去‘走水’……”马腹只觉得自己小腹发胀,尿来刻不容缓,于是笑着离席而去。

    “呵呵,这些人啊,酒量是不错,不过比起我,还差这么一星半点。”

    关横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他虽然觉得脚下有些发软,不过意识还是相当清醒,心中暗道:“嗯,只怕也有了六、七分醉意,还是去门外吹吹凉风,然后再回房间休息。”

    想到这里,关横趔趔趄趄出了族长家的大门。

    时间已经到了大半夜,早已经是万家熄灭灯火,众人进入梦乡的时候了,他扶着墙,缓步向前走着,任由怡人的凉风拂面,嘴里嘀咕道:“嘿,还是蛮舒服的……”

    可就在下一刻,关横突然发现前方十余丈外有黑影晃动,他心中纳闷,又生出几分警兆,于是迈步走过去查看。

    前方是个是个陋巷的入口,关横走过去时,发现有个穿着青衣的中年汉子借着月光到处观瞧扫视,似乎是想找到地上什么东西,他此刻开口问:“喂,你在找什么呢?”

    那个人心中焦急,下意识抬头说道:“呃,是一包工具……咦?你不是关公子吗?”

    “你认识我?”看着这个人觉得没什么印象,关横很纳闷,这中年人立刻说道:“我是藤林古城商队的老赵,会做项链首饰的那个,你之前不是拿了一块黑石头,就是我做成了项链。”

    “哦,我想起来了。”关横一拍巴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赵师傅,咱们上午还匆匆见过一面,你在这里做什么?”

    “嗨,今天晚上马腹族长不是宴请您和同伴吗?我们藤林古城商队的人都来作陪了。”

    老赵此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自己也喝多了,刚才提前离席回了商队帐篷那边,结果一摸身上少了东西,就是随身携带的工具,仔细一回想,我因为酒醉在这陋巷附近呕吐过,工具小包很可能就丢在这里了。”

    “哦,看你这个样子,东西还没找到吧?”关横说道:“左右无事,我也来帮忙找找。”

    “公子,这怎么好意思?”

    “嗨,你有说客气话的时间,说不定咱们就已经找到了呢。”关横笑着摆了摆手:“两个人找,怎么着也比一个人强。”

    “呃,这倒也是,那就多谢了。”老赵和关横在陋巷口找了半晌,可是依然没有收获,他不禁纳闷了起来。

    “奇怪,难道是我记错了?把东西丢在了别的地方?”老赵这话甫一出口,脚下陡忽被某物绊了一下,他低头细瞧,立刻把东西拈在手中。

    而后惊喜叫道:“找到了、找到了,这是我打磨原石用的小锉刀。”

    “我这里也捡到一个!”关横眼尖,走进陋巷的时候,在地上摸到一个古怪的握柄,随手递给老赵,对方说道:“这个也是,奇怪,我明明把这些东西都装在兽皮小包里,怎么会散落的满地都是?”

    他刚刚说到这里,关横倏地扭头看向陋巷尽头昏暗角落,他低吼道:“谁在那里?”

    “叽叽叽”一声尖锐虫鸣赫然响起,紧接着陋巷尽头黑影晃动,关横毫不犹豫疾窜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迎面风声陡起,“嗤嗤嗤!”三道狭长疾影直扑关横面门,他冷哼一声,双掌瞬间挟风斩落,“嚓、嚓、噗!”对方顿时化为数片残尸,啪嗒坠地,但一时没有死透,兀自疯狂扭动。

    “淡金虎纹蝎?!”见到这些妖虫,关横心中倏忽一动,他嘴里嘀咕道:“这种妖虫一般只出现在荒野无人的地方,以兽类腐尸为食,怎么会来到这里?”

    “公子小心,前面还有!”老赵的示警声赫然响起,关横头也不抬,倏地疾伸二指钳住飞来的黑影,又是一只疯狂来袭的虎纹蝎,关横正好夹住它的蝎尾,二指轻轻一用力,顿时将其弄成两截坠地。

    “是药味。”

    感觉到指缝上泛起一丝诡异腥臭,关横想起以前在巫族部落的时候,族长高甫和他说过,妖族这边有人利用自己配置的“御虫粉”,能够控制大量妖虫袭击敌人,那种气味,和关横手上的一般无二。

    “哗啦。”用脚尖在地面上一挑,有个兽皮小包呼的落入了关横掌中。

    他把此物递给了后面走来的老赵,而后说道:“看来刚才这些妖虫路过这里,行进的虫群不小心把小包拱到了角落,锉刀和握柄就是在那时掉出来的,赶紧收回去吧。”

    “公子,你说这些妖虫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了老赵的询问,关横沉着脸摇摇头:“不太清楚,所以我打算调查一下,老赵,你先回去休息吧,记住,这里的事情对谁都不要声张,免得引起大家不必要的恐慌,不过是些虫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是,我明白了。”老赵低声道:“那,您多加小心,我先走了。”

    目送着老赵匆匆离去的背影,关横面带苦笑,嘴里嘀咕道:“原先无惊无险的就此离开斜风堡,谁知道今天晚上却出了这一档子事情。”

    有些话,其实关横没有和对方明说,虽然淡金虎纹蝎只是一种只能产生些许毒素普通妖虫,可它们却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妖兽必食之物,那种妖兽素来以整群出没,来去如风,名字叫做“蛮骨疯狨”。

    这蛮骨疯狨,成年的身材不过拳头大小,却有锋锐无比的四肢尖爪,它们都是迈进黑气境界的狂兽,可以轻而易举撕开任何同阶人、兽的皮肉,顺势打洞钻进对方体内,将肠脏彻底撕个稀烂。

    最重要的是,这种最爱进食虎纹蝎的妖兽经常会跟在大群蝎子后面出现,几天几夜持续不断地进食,谁要是敢出现打搅它们,立刻会遭到疯狂屠戮。

    关横心中暗道:“要是斜风堡内的淡金虎纹蝎引来了蛮骨疯狨,这里所有的人都会照样,因为狨群出现的话,最少也得上百只左右,看来我必须抢在前面动手,灭掉虎纹蝎或者把它们引到别的地方去。”

    “啪。”关横倏地一弹手指,立刻召唤出婴白鬼,并对它说道:“赶紧去通知卿凰,让她在斜风堡大门附近等我,这件事可耽误不得。”

    关横想到卿凰的竹笛可是能够制止妖兽狂躁凶戾爆发的圣物,自然有用到它的时候。

    “嗯,剩下的事情,就是赶紧找到那群虎纹蝎的踪迹。”看着婴白鬼急速远去,关横此时伸手摸了摸陋巷尽头的墙壁,他发现上面有很多虫子爬行过留下的黏液。

    他心中暗想:“要限制大群淡金虎纹蝎的行动,必须为它们准备食物,免得虫群暴走乱窜,这种蝎子最爱吃腐臭兽尸,但是兽尸气味浓重,在斜风堡内太招摇,如此推断,就只有一个地方能容下这些虎纹蝎了。”

    “那就是地底!”关横嘴里嘀咕道:“听二位长老和马腹说过,斜风堡这片地方以前是古战场,后来才在正上方翻修了大量房屋住宅,形成了如今的规模,但是还有不少地下的遗迹没被发现过。”

    想到这里,关横倏地一拍腰间小鼓,把猎獬真魂叫了出来。

    “关横?!”自从找回部分失缺的灵智和魂体,会说话以后,猎獬真魂总是一副懒洋洋的状态,它见到对方就问:“这大半夜的,你不好好休息,在外面乱跑什么?”

    “喂,你这也是对主人说话的状态吗?”关横没好气的言道:“我也想回去睡大觉,可是情况紧急,只好先熬夜了。”

    说着,他就把妖虫、妖兽的事情都告诉了对方,并说道:“我身边的七鬼可都不在了,只好退而求其次,找你出来帮忙。”

    “退而求其次?你这话也太伤我的心了。”猎獬真魂晃了晃脑袋表示不满:“再怎么说,我也是跟随过蓐收大人的神兽,比那几个小鬼强多了,不过……蛮骨疯狨这种东西我以前倒是遇到过。”

    猎獬真魂此时想了想说道:“这种凶兽虽然身材不大,在上古时期可是很出名的,它们属于一少部分在这个世界原来就有栖息的妖兽之一,由于性情凶暴嗜杀,很多兽类和人族都被他们彻底屠灭了。”

    关横此时苦笑道:“关于这些事情我也听说过,现在不是讨论它们来历的时候,我是想赶紧找到那些蝎子,咱们赶紧出发吧。”

    “先等一等。”猎獬突然说道:“你既然把我叫出来,那我也要显露一手给你看看,省得你小瞧了本兽的能耐。”

    这句话甫一出口,猎獬骤忽化为千万条金线,带着“嗖嗖嗖”作响的风声向着四周急速延伸而去。

    仅仅过了数息之后,这家伙就亢奋的说道:“哈哈,马上就有发现了。”

    话音甫落的瞬间,一道金线就化为小小猎獬落在关横肩头,它说道:“我的金网阵在整座斜风堡内铺开,可以探查每一个角落,现在已经发现前方有虫子经过的痕迹,快走。”

    ……

    不一会,关横就已经疾奔到了位于斜风堡偏僻角落的一座竹楼,见到这建筑,他低声说道:“看起来年代久远,这玩意都遥遥欲坠了。”“那你就得在它倒塌之前找到自己的目标了。”

    猎獬在旁边低语道:“我那条分魂金线发现的虫子踪迹,应该就在竹楼底下。”

    “好,过去看看。”关横的话甫一出口,身影唰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数息之后,竹楼底层。

    “呃,到处都是虎纹蝎爬行过的黏液,沾的我满脚都是。”

    嘴里一边抱怨,关横一边往前摸索前进,可就在这时,前方不远的地面骤忽发出“咯吱吱、咔吧”的响声,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倏地闪身躲到了一根柱子后面。

    “唰啦。”发出响动的地方,猛然被人掀起,随后钻出了两个身穿古旧皮甲的家伙,其中一个先爬了出来,而后伸手拉出自己的同伴。

    “唉,在那地底的窟窿里待得太久,我身上都是土腥味。”

    “谷棠、况埔这两个大哥也太谨慎了。”

    先上来那个家伙嘴里不住念叨:“那些虎纹蝎都已经被赶进地洞,正在腐臭兽尸上大快朵颐,他们还不放心,叫咱们两个上来查看这里有没有遗漏的虫子,真是多此一举。”

    “喂,别抱怨了,小心一些是好事。”

    另一个家伙说道:“咱们之前的同伴就是因为太轻敌大意,都死在了对方手里,你又不是不知道,陆兴、陈贲那些人的实力,可比你我强多了,还不是有去无回?别忘了,‘主人’命令大家一定要拖住对方脚步。”

    “这个我自然知道。”那人微微颌首点头:“毕竟,自己的小命也只有一条而已,你说得有道理,咱们赶紧检查一下,然后回去复命吧。”

    这两个人急匆匆在竹楼底层转了一圈,自然没有发现已经躲在柱子上方的关横,他们对望了一眼,左边那家伙就说道:“走吧,赶紧下去找谷棠、况埔他们。”

    “吱呀!”伸手掀开地面上的整块木板,二人立刻钻了进去,他们却没发现,关横也已经悄无声息的跟在了后边。

    “哒、哒、哒……”脚步声在隧道内不停歇的响起,前面的人眨眼工夫就来到了一个巨大地窟入口。

    “刚才听见那两个家伙提到陈贲、陆兴,原来他们也是‘魇化盟’的家伙。”

    关横躲在暗处,心中思忖:“这些杂碎胆子不小,竟然还敢混进斜风堡,真是有恃无恐,也好,趁着我还没离去,就先把你们处理了。”

    此时此刻,关横悄声说道:“猎獬,你先去找那些淡金虎纹蝎的踪迹,而后回来告诉我,拜托了。”

    “小意思,吾身去也,一会见。”猎獬真魂“唰”的一声消失而去。

    “先去查看敌人动向。”与此同时,关横身法如鬼魅,转瞬就飘落在了巨大地窟入口附近,那里面正有人在谈话。

    “谷兄,如今主人早已离去,可能现在都到达九岭山附近了,咱们应该近身追随才对,此时却留在这里,对付什么无名小辈,着实让我气恼不平!”

    闻听此言,个叫谷棠的家伙摇头说道:“况埔,别小瞧主人让我们留下对付的关横等人,他们可是非常棘手的家伙,主人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些家伙已经消灭了不少邪化妖兽,这对我们的计划大有影响。”

    况埔是个人高马大、异常壮硕的妖族人,他瓮声瓮气说道:“哼,那就应该直接去杀了他们才对!”

    “杀了他们?你想的太简单了。”谷棠摇头道:“我说了,对方棘手不好对付,和咱们实力不相上下,都是半紫境界顶峰的陈贲、陆兴先后死在对方手中,那你我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我不怕!!”况埔这家伙眼中闪烁的,都是凶横暴戾的邪芒,他说道:“为了追随主人,复活万魇邪王陛下、让邪魇一族君临这片世界,我愿意拼死和对方同归于尽!”

    话音甫落之时,这疯狂妖族人周身上下立刻升腾狂涌邪气,在头顶汇聚了一个隐隐成形的本源魔魇之影。

    “什么?没有借助吞噬邪气妖珠的作用,你就已经初步掌控了自身邪气?!”

    谷棠见状大喜,他接着开言道:“凡是能够自行觉醒邪气魔魇的同伴,以后必然是主人的心腹亲随,况埔,恭喜你了,既然如此,你就更不不能随便牺牲自己,记住,你以后就是真正的邪魇族人了!”

    “呃哈哈不错,我感觉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就可以真正邪化,到时候就是紫气之境的家伙,也能随手灭杀。”狂妄的况埔此时肆意大笑:“能够成为真正的邪魇族人,真是太好了。”

    “哼,真是个让人恶心的渣滓。”关横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暗自冷笑:“你就美吧,要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亲手宰了你。”

    此时此刻,那两个方才去竹楼上检查的家伙又走了过来,他们说道:“二位大哥,第一批、第二批淡金虎纹蝎已经进入了地洞,随时待命,第三批此时应该已经在斜风堡外面集结,估计很快就能把蛮骨疯狨吸引而来。”

    “嘿嘿,谷兄,我现在才意识到你的主意不错。”况埔一声冷笑:“把前两批虎纹蝎安置在斜风堡内,而后释放出来,那些闻腥而来的疯狨非冲进来不可。”

    “嗯,只要把那些棘手异常的疯狨引到斜风堡,不出一天一夜,这里变成活物灭绝的血腥之地。”

    满脸狰狞的谷棠此时笑道:“因为蛮骨疯狨会替咱们解决所有的麻烦敌人,关横和他的同伴,还有伊水妖族这些家伙,哈哈哈”

    偷听对方谈话、正想动手除去这些家伙的关横脸色微变,他心中暗道:“怎么,还有第三批虎纹蝎准备集结在斜风堡外围,这不就成了内外夹攻之势了吗?看来我必须先把那些东西解决掉才行。”

    突然间,关横的双耳倏忽一动,原来是附近的猎獬真魂传来了讯息,对方似乎找到了虎纹蝎的踪迹,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身影倏忽一晃,立刻掠到了数丈之外。

    “关横。”猎獬真魂骤忽落在他的肩头说道:“一直往西北走,那里有一条秘密通道。”

    ……

    数息之后,关横来到隧道尽头的位置,这里有两个巨大坑洞,里面都是密密麻麻、来回蠕动爬行的虎纹蝎,洞底还泛起一阵阵妖兽腐尸的臭味。

    “哼,果然是把虫子弄到了这里,只要有东西吃,虎纹蝎就不会乱跑,现在,就是处理它们的时候了。”关横想到这里刚要动手,猎獬骤忽示警道:“注意,后面有人来了。”

    “是吗?”关横向左右一看,仅仅有侧面一溜尺余宽窄的边缘可以躲避,便纵身落在了那里。

    下一刻,带着两个手下的况埔迈着大步,风风火火来到了虫窟这里,站在坑洞边缘,这家伙挥手吼道:“快,把坑洞侧面挡住通路的巨石移开,让这些淡金虎纹蝎在吃饱以后全都涌到斜风堡街上,咱们也该撤走了。”

    “是……”这两个家伙刚刚说了一个字,身子突然飞了起来。

    “呃啊啊”

    “扑通、扑通!”惨叫声中,两个倒霉蛋分别落入两个坑洞,霎时间遭到千百只毒蝎蛰咬撕扯,况埔惊骇回头,正好看见关横抱着肩膀看着自己。

    “嘿嘿,先送你这两个同伴去给虎纹蝎做点心,很快就轮到你了。”

    “可恶!!”况埔刚刚觉醒了自身邪化力量,大有不可一世的狂妄,这家伙厉声吼问道:“你是谁?”

    “哈哈哈,无知的白痴渣滓,你们不是想对付关横吗?”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如今我就站在这里,怎么?你都不认识?”

    “你就是屡次坏了主人大事,杀死陈贲、陆兴的关横?老子宰了你!”况埔听到此人是魇化盟的强敌大仇,立刻爆发全身邪气,朝着关横疯狂扑纵,一记凶猛无俦的重拳狠狠轰向他的脑壳:“杀!”

    “垃圾,在我面前使用邪气攻击,和找死无异。”面对这一记重拳,关横连眼皮也没抬起来,倏地出掌稳稳接住,随即五指收拢紧攥:“就让你这杂碎来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唰!”攥住对方的拳头猛然释放原火劲,立刻烧得况埔整条胳膊燃烧了起来。

    “哇啊啊”原火劲可以将邪气彻底炼化为虚无,更何况这况埔只是没有完全邪化的妖族败类,此时被火劲燃烧整条手臂,顿时疼得他凄厉惨号。

    “你去死吧。”关横顺势抬脚蹬在他心窝上,“呼!”这家伙就像刚才那两个手下一样,瞬间坠进了爬满虎纹蝎的坑洞。

    “吱吱吱”受惊尖叫的虎纹蝎有不少被对方身躯落下时压成肉泥,但是更多的虫子已经从八方涌来,霎时间扑在况埔身上。

    “呃啊啊啊可恶!”说时迟,那时快,面临死亡危机的况埔爆发最后一股邪气力量,顿时震得方圆丈余内的毒蝎身躯爆碎,这家伙又疯又狠,倏地挥掌如锋刃,切断自己那条被焚烧的手臂。

    “我要杀了你!”下一刻,双足蹬地疾窜而起的况埔落在坑洞上方边缘,挥舞独臂接着杀向关横,这家伙明知自己不是对方敌手,此时同归于尽的心思,双眼中俱是狠厉决绝的凶悍之色。

    “怎么,想要拼命?只可惜,你不配。”关横的话音甫落,轻轻一顿足,地面上瞬息扶起一股狂涌的泥土气息,硬生生缠住了况埔的身躯,把这家伙固定在了土堆里。

    “咯吱吱咯咯咯咔嚓、咔嚓”

    土堆不断收紧,刺耳的骨裂声响络绎不绝此起彼伏,况埔此时不断发出惨嚎,因为这些土劲的疯狂收拢,他全身的骨骼已经粉碎了九成,鼻口耳等七窍不断飙出血线。

    “滋味不错吧?这就是以前被你们害死那些人经历的痛苦。”

    关横冷笑道:“原本,我想用原火劲把你烧成灰烬也就算了,不过想想,实在是太便宜你了,不如这样……”

    “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微曲五指扣住况埔的天灵额头,硬生生把那些邪气抽离对方躯体,让自己掌中的“邪王晶石”全部吸收。

    “我的邪气?我的邪气怎么消失不见了?呃啊啊啊”

    况埔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行觉醒的邪化之气,那些是他恃强凌弱、滥杀无辜的本钱,此时骤感邪气消失,对况埔来说,不亚于天塌地陷一般。

    这家伙此时目光呆滞、嘴角流涎,如同痴呆呐呐道:“还给我、把邪气还给我……”

    “呼嘭!”飞起一脚把对方再次踹进坑洞,关横双手陡忽聚集两团炽烈原火劲,抖手抛向两个巨坑:“永别了,淡金虎纹蝎们。”

    “轰”两个爬满毒蝎的巨大坑洞瞬间掀起数丈高的炽烈火浪,将所有虎纹蝎烧成了飞灰齑粉。此时此刻,关横转身疾弹手指:“猎獬。”

    一道小小猎獬真魂登时飘现在他眼前,关横随口问道:“剩下的那个叫‘谷棠’的家伙呢?”

    “哦,他听见你们在这里打斗时,就已经感觉不妙,顺着巨大地窟后方的隧道逃走了。”

    猎獬说道:“按照你的吩咐,我没有打草惊蛇,只是遣送了一条金线分身跟住了对方,咱们随时都可以追踪而去。”

    “做得好,咱们走。”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和它朝着谷棠逃走的方向径直追去。

    ……

    另一边,狡猾的谷棠正拼命的在地底隧道里窜行疾奔,他嘴里不住念叨:“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明明计划周详,为何还是被对方察觉了?可恶。”

    就在此时,谷棠奔到一堵土壁前面,咬紧牙关,一口气朝着那里轰击数拳:“砰砰砰!”

    “噼里啪啦哗啦啦!”原来这土壁背面早就被人挖到只有数寸厚度,正是可以供这厮逃跑的通路。

    “呼”一股山风从对面直灌疾涌而来,谷棠看着面前月冷星稀的夜色,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