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90章 奇毒难解(第五更爆发)
    “砰!”下一拳,关横的力量摧枯拉朽,震得碧桑身躯倒飞,砰然撞在了后面岩壁上,可是邪化碧桑一晃脑袋,根本没伤分毫。

    “不妙,碧桑体内的邪气,只怕不是自然吸收,而是被别人强行灌注到脑中的,难怪我的原火拳劲只能一点点消磨,不能一举奏功。”

    关横倏地拧身躲过碧桑凌厉连抓,心中不断在思索对策:“要是直接用原火劲攻击碧桑的脑袋,他就算不死也会变成废人,到底怎么办才好?”

    “嗷呜!”就在下个瞬间,吞鬼虎那边陡忽挥舞前爪,将一只嘶吼的妖兽尸凌空打飞,兽尸转瞬撞中岩壁顶端,巨虎毫不犹豫的昂首一吼,破邪之力随着吼声立刻将兽尸躯体震成飞灰齑粉。

    “有办法了。”关横脑中灵光一闪,就在此时,他猛地一拍腰间小鼓:“猎獬,立刻用网缠住这家伙。”

    “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独角猎獬疾掠而出,化为万千金线编织而成的金网,“唰唰唰!”硬生生缠住了邪化碧桑的身躯。

    “呃呃呃”被捆住以后,这家伙还想使用蛮力挣脱,关横则是呼喊一声:“婴白鬼,一起摁倒他。”

    “嘭。”下一刻,关横和婴白鬼同时摁住对方的手脚,把碧桑固定在了地上,关横趁隙大喊道:“吞鬼虎过来,朝他的耳边吼一声。”

    闻听此言,巨虎霎时疾奔而至,它知道自己的吼声太过凌厉,故此用压低声音的低吼瞬间输出破邪之力,转瞬撞中碧桑碧桑一边的耳孔。

    “呼唰唰唰!”这股破邪之力犹如滔天巨浪,猛然涌进对方脑中,一重接一重,碧桑脑中邪气顿时撑不住压力,从另一边耳孔疾窜而出。

    “嗖嗖嗖”飞到空中风声陡起,这股邪气似乎有一丝意识,急于寻找下一个宿主,距离自己最近就是关横,这邪气立刻毫不犹豫钻进了关横的鼻孔。

    “公子!”

    “阿横!”

    “姐夫!”

    “关大哥!”

    在场的众女见到邪气进入关横体内,都吓得花容失色,这邪气太厉害,刚才碧桑失控发狂的情景,都在她们眼前晃过,此时关横岂不是要遭到同样的命运?

    “呃啊啊啊”关横此时昂首大吼,在原地身躯摇晃,吞鬼虎耗尽了自己的力量变回小猫形态,关横对它喊道:“快躲开,免得我一时失控伤害了你。”

    “喵呜”吞鬼喵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了,只好“噌噌噌”后退避让,婴白鬼此时也拽着碧桑身躯,折返到众女身边。

    “唰。”下个瞬间,关横眼中恍惚闪过一丝邪芒,见此情景,卿凰紧张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阿横。”

    “呵呵……嘿嘿……哈哈哈……”可是此时,关横突然昂首大笑道:“这邪气可真倒霉,竟然找上了我。”

    “什么?!”众女听了这句话都感到莫名其妙。

    在这一刻,关横全身倏地覆盖上了炽热红芒,他自言自语道:“我体内的五行之力充裕之极,本源灵力更是上古邪魇族的克星,你这倒霉家伙,就算是找上婴白鬼没准都能苟延残喘一会,可是却偏偏自己找死,可笑之极。”

    “呼”他的话音甫落,周身五行之力运转,原火劲登时燃遍全身,体内那股邪气原本就是虚弱之极,此刻哪里经得住折腾?立刻冲出到关横体外,汇聚于空中。

    “嗯?我的原火之力未用到十成,竟然只能把你惊退而不是炼化?”关横盯着空中的邪气,双眼倏忽一眯:“似乎感到了一丝‘万魇邪王’的讨厌味道。”

    “唰唰唰”瞬息间,空中大股邪气变成了一张方圆丈余的丑脸,正是万魇邪王的模样。

    卿凰和小黑哪里会忘记这个强敌,俱都失声叫道:“是它?!”

    “不,只是邪王残存的意识而已,不是本体。”关横此时对着空中邪气幻化的丑脸说道:“七鬼,咱们一起用五行之力将它禁锢起来,动手吧。”

    说时迟,那时快,群鬼魂影骤至,将那家伙围拢在中间,一人七鬼的五行之力瞬间汇聚一个正方形的“架框”,硬生生把这股邪气困在了里面。

    紧接着,周围灵气、邪气的涡流互相纠缠涌动,邪气丑脸不断惨号尖叫,只可惜挣扎无用,数息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寸许见方的小东西。

    “阿横,为什么不用原火劲把它炼化?”

    听到卿凰询问,关横摇着头说道:“还不是时候,我感觉这个世界的邪气力量和万魇邪王那家伙的残存意识息息相关,还是那句话,咱们必须把源头消灭,人界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

    言到此处,他稍微一顿又继续说道:“所以我要暂时保留这一丝万魇邪王的气息,如果附近还有它的同类,此物肯定会有反应。”

    “姐夫,我明白了。”小黑此时说道:“你打算留着这东西,当成邪气源头的‘探查工具’,对不对?”

    “呵呵呵,算你聪明,但不光是探查工具这么简单,那些被邪气侵染的妖兽。”

    关横此时掂了掂手中的正方体,他随即说道:“只要感到此物的存在,自然自然会找上门来,能节省咱们不少时间呢,对了卿凰,用你的莲花奇刃给这东西覆盖上一层寒气,冻住它。”

    卿凰明白这是关横在做保险处理,避免邪魂逃脱,于是点了点头,依言照做,接下来,关横又让吞鬼喵把正方体变成了宿魂之石。

    如此一来的话,这股万魇邪王的残存意识邪气,就被多重力量禁锢了,其中包括五行和破邪之力。

    “嗯,以后就叫它‘邪王晶石’好了……”关横刚说到这里,不远处的蓝苏喊道:“关大哥,我碧桑哥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是吗?我来瞧瞧。”关横的话音甫落,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就只见碧桑倒卧在地,尽管蓝苏不断低声呼唤,他依然是紧闭双眼,昏厥不醒。

    关横摸着下巴说暗想:“啧,难道说是虎啸声对他脑子造成震荡的缘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

    关横低声嘀咕的时候,卿凰和若桃已经给碧桑喂下两生膏,关横随手拿起他的那条胳膊,探查脉搏,而后又说道:“这气息流动相当平稳,我觉得外伤不会有太大损害,不过……”

    “啪!”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巨蜂,你过来一下,探查碧桑体内是不是有剧毒潜藏。”

    “对了,碧桑哥被偷袭的时候中了毒。”蓝苏这才意识到对方没有醒来的真正原因,她嗫嚅着问道:“那、那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姐姐放心,我姐夫的巨蜂可以解除任何毒素,碧桑大哥肯定能得救。”听了小黑的话,蓝苏心情稍定,可是关横的眉头微皱,他心中暗忖:“但我有一种预感,这毒古怪得很,并不容易解。”

    果然不出关横所料,巨蜂在碧桑身前身后转了半晌,而后才表示,他身中的剧毒是由上百种不同毒素融合而成,解除一种,其余的毒素就会迅速蔓延,很可能立刻侵染五脏六腑,那样的话,碧桑活不过数息时间。

    关横皱眉问道:“能否替他暂时压制毒素发作?”闻听此言,巨蜂魂影微颤,表示这个简单,可以尝试。

    下一刻,巨蜂用自己的尾蛰针在碧桑眉心、手上虎口、两肩疾刺数下,而后对关横点了点头,关横说道:“行了,咱们稍微等一下,看看他能否醒转过来。”

    众人焦急担待片刻,就在蓝苏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小黑突然说道:“你们快看,手指、手指动了一下。”

    她的话音甫落,碧桑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接着就看到泪眼盈盈的蓝苏,以及其他众人。

    “太好了,碧桑哥,你终于醒了。”碧桑听到对方哭泣,艰难的抬起独臂抚摸她的秀发:“抱歉,苏儿,让你为我担心了。”

    此时此刻,关横轻笑道:“老兄,这回你能捡回一条命,实属不易啊。”

    “你是……”碧桑毕竟只在过去和关横有过匆匆一面之缘,现在辨认起来颇为费劲,可是就在下一刻,碧桑脑中灵光闪动,他立刻叫道:“关横、关兄弟,你怎么会在此处?”

    “哈哈哈,眨眼工夫就能认出我这个老朋友,不枉我把你给救回来。”关横说道:“具体的事情,你可以询问蓝苏,对了,咱们大家可以返回斜风堡,路上边走边说吧。”

    “也好,碧桑哥,你太虚弱了,咱们先回家。”

    碧桑的心中虽然有很多不解的疑问,但是此时也只能点点头:“嗯,现在我脑子里混乱一片,有好多记忆片段都理不清头绪,似乎那些东西原本不属于我,咱们先回去也好。”

    关横此时扭头看了看周围,他说道:“卿凰,你们刚才把傀儡妖兽尸都解决了吗?”

    “嗯,灭掉六个,无一漏网,对吧若桃?”听到卿凰的话,若桃点了点头:“公子她说的倒是没错,不过我留意到了另外一件事,这些傀儡妖兽尸体内邪气含量非常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关横双眉微蹙,他低声道:“也就是说,逃走的那个家伙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在聚敛更多的妖兽尸,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没错,就是这样。”关横开言:“走,路上大家再细说。”

    ……

    大家走出岩窟的时候,皎月当空,繁星点点,竟然已经是半夜了,在这一路上,关横把自己在妖族旅行的目的,以及已经之前经历的事情都和碧桑说了一遍。

    而碧桑也把囚禁自己那个家伙的部分记忆说了出来,对方的目的,好像牵扯到伊水妖族的隐秘。

    等到前情叙诉完了,大家也回到斜风堡碧桑家里了。“想不到,我和关横只有一面之缘,你却能不顾危险保护蓝苏寻找我的下落。”

    倚在榻上的碧桑苦笑道:“反观我这次身遭暗算,确实被同族所害,说起来真是悲哀至极。”

    “碧兄不必伤感,世事无常,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关横此时笑道:“我可是记着你这位朋友赠送兽骨令牌的好处,这才大老远来找你的,怎么样,老兄好歹也得管顿饭吃吧?”

    “哈哈哈,说的是,我以前就说过,盼着你来伊水妖族,咱们也好痛饮一场。”碧桑虽然脸色苍白,十分虚弱,可是依然对未婚妻说道:“蓝苏,你去做饭吧,顺便把我珍藏的好酒拿出来……”

    “等等,你身上的剧毒没有驱除,喝酒的话,过一阵再说。”关横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再说了,喝了酒的话断臂伤口不容易愈合,你可得注意。”

    “嗨,兄弟说的这是什么话?小小毒素、一条胳膊而已,反正已经断了,哪儿能影响你我痛饮?还是把酒拿出来的好。”

    碧桑原本就是个好酒的妖族汉子,被囚禁了几天,水米没打牙,更别说喝酒了,此时那个“酒”字一经说出口,喉咙顿时发痒了。

    关横却嘴角上翘,神秘一笑:“老兄,你真的是这么认为吗?如果我说有办法把你的胳膊接驳好呢?”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碧桑想喝酒的心思顿时消散了一大半,要是有机会把断臂治好,谁还愿意做残废呀?

    旁边的若桃说道:“碧桑大哥你不知道吧?我们身上带着一种灵药,可以接驳断肢,很灵验的。”

    “真的?”闻听此言,碧桑先是有些亢奋,而后却摇了摇头:“若桃姑娘,你不要安慰我了,这世间哪有这么好的灵药?除非是我们伊水妖族失传已久的疗伤圣药‘两生膏’……”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众人立刻叫道:“嚯,你猜的还真准,就是两生膏!”

    “谁?是谁在说两生膏的事情?”

    就在下个瞬间,碧桑家的门咣当一声被人推开,有个妖族老者手拄木杖,趔趄着奔了进来,碧桑和蓝苏见到他,立刻说了一声:“风长老,你怎么来了?”

    “我刚才听到蓝苏来说了你被叛徒窦驰、弁桐暗算,刚刚脱险,于是赶过来瞧瞧……”

    那风长老匆匆解释了一句,而后火急火燎说道:“呃,先别谈这些事情了,你们刚才谁说的,自己有两生膏?快说呀。”

    “呀,这位妖族老伯说话好急躁啊。”小黑在旁边低声道:“有两生膏的人,不就是我们吗?”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