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87章 被困岩窟
    “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冷冷说完这句话,关横又对蓝苏言道:“咱们带着这家伙先去找碧桑,至于弁桐那家伙,只要不离开斜风堡,随时都可以收拾。”

    蓝苏点头颌首:“嗯,全听您的。”

    ……

    众人马不停蹄简称赶路,少时片刻之后,来到了当天碧桑遇袭出事的断崖附近。

    关横先是唤出六伥鬼,让它们嗅了嗅竹筒里那条碧桑断臂,而后让群鬼到崖底四散寻找。

    “嘭!”下个瞬间,他一脚把窦驰踹倒在地,随即冷冷说道:“你,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再说一遍,要是有半个字遗漏,我就让你从这断崖直接跳下去。”

    “是是……”其实窦驰心中暗想:“与其受你的折磨,我倒不如跳下去一死了之呢。”

    当天的情形,碧桑在斜风堡受到人族商队即将到达的假消息,毫不犹豫的带着几个同族兄弟就走到断崖这里,对方的车队正在缓慢行驶,碧桑一见,立刻对着他们挥手打招呼。

    那些行商赶着马车,却不搭话,而是在眨眼间跑到了近前,碧桑骤觉不对劲,身后却被自己的手下狠狠扎了一剑,直接从背脊贯穿到了小腹位置,顿时重伤了。

    原来同行之人也有对方的内应,说时迟,那时快,大批“人族行商”急扑而来,把碧桑的几个手下斩杀殆尽,而后全力围攻他。

    碧桑是伊水妖族有数黑气顶峰勇士,虽然遭了暗算,依然奋力抵抗,杀败不少敌人,可是在混战中,他伤势发作,持续流血不止,终于被蒙面的窦驰砍断臂膀,失足坠落悬崖。

    “原来碧桑的手臂就是你砍下来的?”众人闻听,无一不是怒火中烧,关横冷哼一声问道:“那你们在悬崖下,到底有没有找到碧桑的尸体?”

    “没、没有……”窦驰此时哭丧着脸艰难说道:“不过我估计,他、他肯定已经活不了了,因为我的兵刃抹了一层妖兽毒涎,见血封喉。”

    “可恶,我要杀了你给碧桑哥报仇!”蓝苏翻腕亮出短剑就要扎过去,窦驰这家伙见状仓惶躲避,但是短剑还是扑哧掠过他的肩头,一抹红光登时激溅而出。

    “嚓、嘣、嘣、嘣!”

    可是好巧不巧,蓝苏这一剑虽然伤了对方,却也割断了捆住窦驰的树藤,这家伙见机会难得,登时向侧面翻滚,气势汹汹的冲向旁边站立的小黑:“小丫头,劫持你做人质,我兴许能保住一条命。”

    “你在做梦吧?本小姐保镖多得是,会怕你吗?”

    小黑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周围的赤瞳犟驼、尸马登时围拢在她身后,“砰!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尸马的前蹄疯狂践踏在窦驰身上,这家伙的惨号声瞬间响起:“呃啊……”

    “咔嚓!”只可惜惨叫声只喊出一半便戛然而止,原来犟驼的蹄子也在同时落在对方脑壳上,立刻将其踩得爆碎西瓜一般,红白之物顷刻洒了一地。

    尸马此时一晃脑袋,带着幽怨的眼神狠狠瞪着犟驼,它心里说:你这傻驼,好不容易找到个玩具可以多玩一会,却被你一下就弄死了,缺心眼的二货。

    “扑通。”蓝苏觉得浑身乏力,登时瘫坐在悬崖边,她呜咽抽泣着,以为碧桑这回是没有活着的的希望了,卿凰、若桃见状正要上前劝劝,却被关横拦住了。

    数息之后,关横看到还在哭泣,这才说道:“哭够没有?哭够了的话,就和我到悬崖下方去找找。”

    “呃?!”蓝苏此时茫然抬起头,她对关横说道:“关大哥,你刚才没听见吗?碧桑、他被带毒兵刃所伤,又断了一条胳膊,坠崖之后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管怎么说,没看见尸体之前,我可不相信碧桑会死。”关横此刻低声道:“他,是我的朋友,最少我也得到悬崖下边去找一趟,因为,这就是朋友之义。”

    听到关横的话,被卿凰、若桃扶起来的蓝苏鼻子一酸,心中泛起无限感动,关横虽然和碧桑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却把“朋友”二字,理解的十分透彻。

    “好,既然关大哥心中的希望没有破灭,那我就更不能如此消沉下去,你说得对,没看见尸体之前,我也不信碧桑哥会死,他不是个短命的人。”

    蓝苏终于坚强站稳了自己的脚步,就在下一刻,悬崖底部风声陡起,原来是大伥鬼从下方飞回来了。

    看见它,关横双眼倏忽一眯:“怎么样?有收获吗?”

    闻听此言,大伥鬼伸出一只爪子,将某物呈现在众人面前。

    ……

    此时此刻,某个昏暗无光、充满诡异复仇气息的洞窟里,一个被巨大铜链牢牢匝住手脚、腰间的妖族汉子缓缓抬起头,顿时低低呻吟一声:“呃啊……”

    断臂带来的剧痛再次袭遍全身,让自己无法忍受到了极点,但是他却不肯向自己的敌人讨饶,依旧紧咬牙关。

    嘴唇严重皴裂发白,处于严重失血、断水的状态,妖族汉子心中昏昏沉沉想着,自己到底被人囚禁了几天,可是脑中极为混乱,始终理不清楚头绪。

    “只记得当时坠崖,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天上突然掠过一道疾影,竟然把我的身躯接住,‘它’究竟是什么来着?”

    汉子头脑里赫然晃过一个振翅高飞的黑影,却怎么也拼不出对方的具体样貌,这让他苦恼之极。

    洞窟入口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有个声音发出了桀桀怪笑:“怎么?又醒了,不错不错,你的意志力很坚强,对于这一点,我很满意,碧桑,你还不打算招供吗?”

    “你是?!”被捆住的妖族汉子满脸惊愕,赫然想起了自己和对方的身份:“对呀,我是……碧桑!”

    “嘿嘿嘿,如果你能早一点告诉我‘那东西’的下落,我说不定可以赏你一个痛快死法。”

    阴暗角落中的黑影缓步踱了出来,这家伙的声音、步伐起落一致,透着十分的诡异,他随即说道:“只可惜,你太固执了,和族里那些老东西一样,既然如此,我也懒得和你再耗,就直接挖开你的脑壳来检查吧。”

    “畜生,我身为本族长老,绝对不会把本族机密告诉给你这恶贼的!!”碧桑声嘶力竭的大吼着,让绑缚全身的锁链不住发出“哗啦啦”的颤晃。

    那个黑影却冷笑道:“哼,等我琢磨出那些邪气如何能夺取人脑的记忆,就可以不用通过你这张嘴知道了,到时候你就会后悔今天的倔强。”

    “你”碧桑情急之下想用自己的脑袋撞击岩壁,他就算是一死了之,也不愿意让对方知道任何秘密。

    可就在下一刻,那黑影说道:“我在几天前提醒过你了,不要想着自戮而死,哼,你应该知道,我在斜风堡有无数眼线内应,他们都生活在你未婚妻周围,你死了,不出片刻,我就送那个妮子去路上陪你!”

    “可恶,你这恶贼!”对方以未婚妻的命来要挟自己,碧桑登时进退两难,自此陷入沉默。

    “嘿嘿嘿,这就对了,你,注定只能作为本座的傀儡,乖乖认命吧。”黑影得意怪笑以后不再说话,转身扬长而去。

    失神双眼盯着对方逐渐消失的背影,碧桑虎目含泪,他嘴里不住喃喃自语:“蓝苏,我对不起你,你要是能聪明一些,就走得远远的,千万别回来。”

    ……

    此时此刻,从崖底返回到关横身边的大伥鬼在,在众人面前出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块普通的鹅卵石,不过上面有些漆黑之物,原来是已经枯涸的血迹。

    “难道是蓝碧桑的血?”关横嘴里刚刚发出疑问,大伥鬼立刻摇了摇头,它比划了一下告诉关横,这是一种兽血,但是,携带着一丝碧桑的气息。

    “有碧桑气息的兽血。”关横和周围几女互相对望,而后对大伥鬼说道:“能不能找到对方的栖息地?”

    大伥鬼连连点头,见此情景,关横赫然发出一声低啸,周围的鬼影立刻折返浮现,他说道:“走,立刻带我们去找这只神秘的妖兽。”

    ……

    不一会之后,崖底东侧,两道陡峭岩壁的中间,堪称一线天的位置。

    “姐夫,大伥鬼说的那只妖兽住在这里?”小黑抱着吞鬼喵一边走一边说:“此处也太偏僻了,鸟兽绝迹,那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它不需要觅食或者喝水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关横此时摸着下巴回答:“但是,我觉得附近似乎有一股邪气在蔓延,卿凰,你们是否有同样的感觉?”

    “呃,好像还不是一般的邪气,非常浓郁的那种。”

    “同感。”

    二女几乎同时回答着,旁边随行的蓝苏听得莫名其妙,她动了动嘴唇,想问却又不好开口,卿凰瞧了出来,就把自己一行人来到妖族的目的告诉了她。

    “原来是这样,关大哥和姐妹们都有大事要忙,还帮我来寻找碧桑哥,唉,真希望他没有出事……”心里忐忑不安想着事情,蓝苏因为师失神导致脚下一绊,就在下个瞬间,小黑突然低呼道:“小心啊。”

    “哧溜”草窠里陡忽窜出一道疾影,张开暴现黑气的尖牙利齿狠狠咬向蓝苏的脚踝。

    “唰!”小黑手里正好拿着一块把玩的鹅卵石,抖手飞掷砰然打中对方脑门,那家伙身上的护体气息登时将石头震成齑粉飞末。

    可就是这么稍微一阻,对方疾扑之势受阻,一只倏地探爪捏住吱吱吱乱叫的四脚妖蛇,“嗤啦!”将其扯成碎片。

    “蓝苏姐姐,你没事吧?”听到对方询问,蓝苏舒了一口气说道:“呼,没事没事,小黑,你真厉害,我被你救了一命,这种四脚妖蛇牙齿有毒,被咬上一口,肯定是见血封喉。”“嘿嘿,平时骰子掷的多了,自然能练出一些手劲。”

    小黑得意洋洋说道:“我敢打赌,你要是像我一样玩几次,肯定也会……”

    “啪。”这丫头话音甫落,关横就弹了她一个脑锛:“小赌鬼,这种事情还敢拿出来夸耀?你真是没救了。”

    “好疼,姐夫打人,欺负我好过分。”小黑说着,紧跑两步躲到卿凰身侧,丫头算是摸准关横的脉门了,只要在卿凰身边,关横肯定不敢出手打她。

    “哼,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有落单的时候。”关横气得跺了跺脚,可就在下一刻,若桃突然叫道:“快看,天上有黑影……”

    此时众人刚刚走过两道峭壁中间的窄道,他们顺着若桃手指的方向一瞧,急速之影霎时间掠过空际,径直朝着北面飞去。

    “呜呜呜”大伥鬼陡忽低嚎一声,告诉关横,那块鹅卵石遗留的血渍,就是对方的。

    关横双眼倏忽一眯:“这家伙身上……”

    卿凰立刻搭言道:“是邪气!!”

    “大家快追呀”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倏地翻身骑上犟驼后背:“跑,只要能追上那个家伙,你要什么,本少爷就给你什么。”

    “嗷嗷嗷”闻听此言,赤瞳犟驼立刻打着响鼻撩开四蹄疾奔而去。

    “哒哒哒噌噌噌”山道上急促蹄声纷乱,风声陡起,关横和犟驼眨眼工夫就把身后众人甩得老远,他们紧咬着天上那个疾飞的影子不放,可是地方的速度也不慢。

    “不行,这家伙就此溜掉,再找它就困难了。”关横在瞬间摘下背后似雪弓,张弦如满月,箭镞耀寒光,他陡忽扬声一吼:“着!”

    对方是紫气顶峰的猛禽,而且周身萦绕精纯邪气,关横这一箭只能卯足全力将其拦截,不过为了得到碧桑的讯息,又不能杀了对方,这支箭瞄准的位置是猛禽左翼。

    “嗤”此箭已撕裂空气般的急速霎时来到巨禽近前,这家伙在飞行途中骤感危机来临,情急之下呱叫一声,用力扇动翅膀狠狠打在了箭杆上。

    “啪!”箭矢被蕴含紫气的狂劲一阻,登时改变方向,转瞬钉进了附近岩壁,可就在瞬息间,箭杆浮现出一道白光疾影,照准猛禽背部就是一拳:“嘭!”

    出手的,正是将魂影附着箭杆上的婴白鬼,它这一拳挟裹无匹原火劲,打得对方哀号一声散落了漫天翎毛,可是紫气猛禽的耐力极强,顷刻间疾扇翅膀,立刻飞出去十余丈距离。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