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86章 幕后黑手(第一更)
    “保、保镖?”蓝苏有些莫名其妙:“那是谁呀?我怎么没看见。”

    “啪。”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婴白鬼魂影霎时浮现而出,他说道:“就是它了,你放心,婴白鬼是半紫境界的鬼物,有它在,整个伊水妖族没人可以伤害你。”

    “明白了,多谢关大哥。”蓝苏对关横点了点头,扭身就向堡内走去。她走了数息之后,关横也好整以暇,不慌不忙的踱进了斜风堡大门。

    不得不说,因为与人族三大古国互相通商,再加上和其余妖族的互市贸易,让伊水妖族的斜风堡显得比较繁荣,到处都是买卖商户,各种物品一应俱全。

    难怪在出了新任长老碧桑被人族商队袭击的事件之后,伊水妖族还是不肯完全断绝和人族的来往,只是将大部分行商驱逐出斜风堡,没有伤害他们,这里面除了有多年建立的信任之外,不乏利益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关系。

    关横一边往前走,一边盯着前方急匆匆奔行的蓝苏,当然,他跟的不疾不徐,在旁人看来,如同漫无目的散步似的。

    突然间,前方的蓝苏遇到一人,好像是开口打了招呼,可是那家伙似乎显得有些惊慌,立刻就走开了。

    “哼,这个值得怀疑留意。”那个人在和蓝苏说话之后,匆匆离去,正好路过关横身边,他不知道自己的样貌特征已经被关横记住了。

    “年过三十,身躯魁梧、身穿漆黑兽皮的妖族汉子……第一个。”关横不动声色的瞥了对方一眼,而后继续前行,这个时候,蓝苏已经迈步走进了一座房子,看来那里就是碧桑的家了。

    就在下一刻,左右两侧的街道急匆匆奔来几个妖族汉子,他们前往的方向,似乎也是碧桑的家那边。

    “唰。”关横此时一晃身形,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

    另一边,那几个妖族汉子拐到了附近一棵树下,彼此窃窃私语起来。

    “真的是蓝苏那个婆娘,这下糟了,她竟然没死!”

    “可不是吗?要不是她这些天不断在打听碧桑的事情,我们也不至于提前出手杀人灭口,如今其余的人死光了,就只剩下她,太棘手了。”

    “万一她跑去告诉族长和长老,咱们的事情可就瞒不住了,不行,我冲进去把她宰了吧。”

    有个鲁莽冲动的家伙说到这里,一按腰间骨刃握柄,就想走进碧桑家的大门,旁边突然探来一只有力大手,将他拦下。

    “别冲动,这里可是斜风堡内部,人来人往的,你冲进去宰了小娘们不要紧,万一她要是瞎嚷乱叫,咱们想脱身就困难了。”

    说话的是个中年妖族大汉,虽然长相粗鲁,满脸绒毛,獠牙外呲,可眼中却不时闪烁着狡黠恶毒的邪芒。

    “对对,窦驰大哥说的有道理,我全听你的。”

    那个莽撞家伙似乎对此人格外信服,于是赶紧撤步退后,到了一边。就在这个时候,蓝苏抱着一根粗长的竹筒急匆匆出了屋门,快步朝斜风堡西门方向走去。

    “奇怪,那小娘们手里拿的难道是……”见此情景,窦驰心中泛起一丝疑惑,可是旁边的同伴却提醒道:“大哥,这妮子似乎不是去找族长,她想要出堡去咱们,是不是跟上,找机会下手?”

    “嗯,这样最好,大家分散包抄过去,等到了僻静地方再说。”窦驰叮嘱道:“记住,我不下令,谁也不要擅自出手,行动吧。”

    “是。”几个妖族人答应一声,各自行事,而窦驰则是径直追了过去,此时此刻,关横从附近的隐蔽角落走了出来。

    他心中暗想:“哼,躲在暗处,果然拽出几个可疑的家伙来。”又复想:“看来这伊水妖族内部也不平静,碧桑兄八成是被本族人害了,先去看看这些家伙要怎么为难蓝苏吧。”

    打定了注意,关横拔腿就追了过去。

    ……

    少时片刻之后,斜风堡外面数里的小树林边缘,蓝苏跑得气喘吁吁,此时实在有些腿酸,于是放缓了步伐。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附近风声陡起,几道人影立刻围住了蓝苏的去路。

    “窦、窦驰?!”蓝苏显然认识为首的妖族大汉,她的额头上霎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平白无故拦住我,你们想做什么?”

    “嘿嘿嘿,蓝苏妹子,你的命可真大,上午那些乱箭飞矢都没能要有了你的命。”窦驰此时冷恻恻的笑道:“没奈何,我只好再动手杀你一次了。”

    “什么?”蓝苏的眼中登时泛起怒火:“重伤我,杀死那些无辜同族的蒙面人,果然是你们!”

    “小娘们,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旁边有个妖族人拽出兽骨短矛说道:“窦驰大哥,我来宰了她。”

    “小心,她也是假黑之境……”

    “你说错了!!”电光火石间,蓝苏翻腕亮出一柄兽骨短剑,倏地疾掠丈余来到那人面前。

    寒光一闪而逝,竟然将这半黑之境的妖族强者脖颈豁开,大蓬红雾登时飙飞飘洒,死尸扑通栽倒在地。

    蓝苏咬着牙说道:“自从碧桑哥被暗算失踪以后,我的愤怒让自己突破到了黑气之境,今天,我就要替那些无辜者报仇!”

    “臭婆娘,刚刚进入黑气就这么嚣张,老子亲自杀你,嗨”那名叫窦驰的妖族汉子倏忽暴现全身黑气,劈空一拳猛地轰向蓝苏面门。

    说到底,这姑娘只不过是刚刚进入黑气之境,再加上之前重伤,此时面对这家伙的攻击顿时惊慌失措。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声鬼啸响起,婴白鬼骤然出现在蓝苏身侧,毫不犹豫迎面一拳震散了对方的黑气攻击,它的表现,吓得窦驰和其余几个妖族汉子浑身一颤。

    “这是……半紫境界的鬼物?”窦驰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难道是‘御鬼师’?”

    三大古国境内有专门御使鬼物的柜山巫族部落,而四大妖族这边也存在着一种特殊的群体,它们不属于任何势力,独自游离在妖族境内,却有个统一称呼:妖族御鬼师。

    “我?我才不是什么御鬼师呢!”蓝苏的的话音甫落,附近却响起了关横的声音。

    “嘿嘿,蓝苏妹子可不是御鬼师,但,我是。”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来到了那几个妖族人侧面,他随口问道:“蓝苏,这几个家伙,是不是都参与过上午偷袭你和族人?我能不能直接杀了他们?”

    闻听此言,以窦驰为首的几个妖族人全都气得目眦欲裂:“臭小子,你……”

    蓝苏却扬声道:“无辜袭杀同族等于叛乱,按照族规可以立刻击杀,不用带到族长、长老面前审判。”

    “哦,那就行了,留下一个活口,剩下的太麻烦,都杀了吧。”关横话音未落,瞬间拽出虹云剑疾掠而上,与此同时喊道:“婴白鬼,一起动手。”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双手微扬,倏地甩出两道血刃,“噗噗!”不偏不倚洞穿两个黑气之境家伙的颈嗓咽喉,这俩小子哼都没哼一声,顿时软倒绝气。

    “呃啊!”包括窦驰在内剩余三个家伙知道不是对手,打算奔逃的瞬间却被掠过来的关横拦住,其中一个家伙狗急跳墙,挥拳打向关横,他微微一笑:“先撩者贱,你先动,就先去死吧。”

    “嗤。”屈指疾弹,一点原火劲霎时钻进这家伙的鼻孔。

    “轰”电光火石间,这家伙的脑袋就变成了一个火球,还没来得及惨叫半截身子就被烧成了飞灰。

    “啪。”随手一挥,水灵之精霎时涌进另一人嘴里,而后在肺部膨胀旋转,他口鼻七窍骤忽飙出无数水箭,竟然在这个看不见水源的地方“淹死”了。

    “妈呀”看到同伴惨死,最后一个想逃跑的妖族人已经被虹云剑蹭过脖颈,关横此刻一脚踹翻大汉窦驰,而后对飞过来的婴白鬼说道:“去,找些结实的树藤来,咱们先把这俘虏带走。”

    此地距离和卿凰她们汇合的位置约莫数里之遥,关横就这么硬生生的拖着窦驰在山道上疾奔,这小子全身上下被路边尖锐石块蹭出无数伤痕,惨叫声络绎不绝传出去老远。

    “唉,罪有应得,自作自受,活该!”在旁边的蓝苏原本有些不忍,但是想到之前被暗算而死的同族,和自己生死未卜的未婚夫碧桑,她心中就只剩下怒火了。

    ……

    不一会,关横和卿凰、若桃、小黑她们见了面,小黑指着地上被拖得半死不活的窦驰问道:“姐夫,这家伙是谁?”

    “呵呵呵,是我刚刚抓回来,准备让大家消遣一番的‘玩意儿’。”说完这句话,关横伸手取过一个盛水竹筒,将里面的水全部倒在窦驰脸上,这家伙顿时从昏昏沉沉状态中被疼醒了。

    “呃啊啊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折磨人算什么好汉?”

    听了对方的话,关横一声冷笑:“你这戕害同族的败类渣滓,也配在我面前提‘好汉’二字,真是恬不知耻,看来还是吃的苦头太少,要不要再拖着你去山道那边遛一圈?”

    “啊?!不不,饶了我吧。”窦驰此时哭丧着脸说道:“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不如直说。”

    “很简单,我就问一件事,碧桑断臂失踪,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窦驰如遭雷殛全身剧震,他哆嗦着嘴唇嗫嚅道:“不不、我不知……”

    “错误答案,是要受到惩罚的。”

    “嗤啦!”关横掌中剑倏地往上一挑,窦驰半边耳朵登时疾飞半空,创口随即喷出一道血箭。

    “哇啊啊我说、我说。”窦驰此时饱受折磨,终于扛不住说了实话:“那是在、在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窦驰这个家伙是伊水妖族出了名的黑气霸者,今年的长老候选人,自然也包括他。

    但是此人自私自利,狠毒无情,不要说外人,同族对他都颇有怨言和不满,故此都选了仁德服众的碧桑为新任长老。

    窦驰这家伙输得一败涂地,整天借酒消愁,好不愁闷,有一天晚上,同族好友弁桐找到了他,说是有一件好事与他商议。

    此事就是要引诱碧桑到斜风堡外面的僻静地方,冒充人族商队将其袭杀,事成之后,窦驰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上长老了。

    可是窦驰也不是傻子,他知道弁桐无利不起早,便打听对方用意何在,但弁桐没有吐露其余的讯息,只是不断游说窦驰答应此事,最后,这家伙头脑一热,满口应允下来。

    “你这个畜生!”

    “砰!”蓝苏听到这里,气得挥拳打在窦驰脸上,让这家伙口鼻窜血,她大声骂道:“就为了当上一个长老,竟然谋害我未婚夫,畜生,我打死你。”

    蓝苏冲上去对着这家伙拳打脚踢,嘴里还叫道:“还有那些无辜的族人,为什么要杀了他们?这些人哪里招惹到你了?”

    “哎呦、啊呦!住手啊”窦驰疼得抱头翻滚,他挣扎着说道:“我也是被弁桐那家伙牵着鼻子走,具体的事情一概不知啊。”

    “弁桐说,那几十个族人都是和碧桑走得很近、对他忠心耿耿的家伙,还有、还有你都必须要翦除,免生后患。”

    说完这些,窦驰又复说道:“我本来不想做得太绝,可他要挟我,如果不杀族人,就把我的事情抖搂出去,我、我也是没办法呀。”

    见此情景,关横在旁边对卿凰、若桃说道:“这头脑简单的家伙明显是想当长老想疯了,所以对方画了一个饼,他忍不住张嘴就咬了上去,哼,鼠目寸光,无耻加无知。”

    小黑在旁边说道:“姐夫,照你这么说,这家伙已经没用了,还不如宰掉呢,省得和他磨牙。”

    “杀他?就和碾死一只臭虫没什么区别。”关横抱着肩膀,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咱们还得靠他提供线索寻找碧桑呢。”

    关横之言提醒了正在动手的蓝苏,她薅起窦驰的衣领,随即扭头道:“关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瞥了一眼鼻青脸肿的窦驰,关横冷冷说道:“那个弁桐现在何处?”

    “他、他一直在斜风堡等我的消息。”闻听此言,窦驰喘息开言道:“我总觉得,这狗贼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他可把我害苦了。”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