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79章 内外夹击
    “唰唰唰噌噌噌”关横的话音甫落,周围的昏暗角落风声陡起,又钻出十余条漆黑柔软的狭长之物,全都抖动扭曲,萦绕着不详邪气。

    “小心,咱们现在不清楚这些东西有什么危害,你们都退到我身后来。”

    话音刚落,若桃抱起小黑,就和卿凰缩到了关横身后,他心中暗忖:“如今七鬼都去唯独修蛇的窝巢洞口,全不在我身边,那就只能靠自己、还有它们了。”

    “尸马、猫儿、犟驼!”关横在下一刻突然喊道:“接住。”

    说时迟,那时快,他抖手甩出三团炽烈的原火劲,没入三兽的额头,霎时间,它们身上泛起一层赤红之色,这原火之劲不会伤害三兽分毫,却能帮助它们对付邪气。

    “动手!”随着关横一声呼喊,尸马和犟驼瞬间急扑而上,四只前蹄闪电般践踏落下,硬生生将几个扭曲窜来的狭长东西踩成了肉泥。

    见此情景,小黑抚掌笑道:“好啊,真厉害。”

    “你们也别闲着。”关横顺手抄起几根兽骨,用原火劲点燃后递给她们:“那些脏东西要是敢攻过来,就狠狠的烧。”

    “小黑!”关横的话音甫落,若桃倏地用兽骨火把扫向对方头顶。

    “嗤啦!”一条想缠绕小黑脖颈的东西顿时被烧成灰烬残渣落在地上,作响不止。

    “喵呜”吞鬼喵此时仗着身材小巧上窜下蹦,用爪子挠击那些围拢上来的东西。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阿横,让我来。”电光火石间,卿凰向前急跨一步,用掌中莲花奇刃奋力一挥,大股寒气转瞬间席卷那些邪气秽物,“咯剌剌、咔嚓!”眨眼工夫把它们都冻结住了。

    “吱吱吱”剩余的那些狭长之物骤忽发出尖锐声响,大家觉得刺耳难听的同时,对方已经唰唰唰缠绕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条粗黑怪物。

    “卿凰姑娘,小心。”突然听到呼喊声,卿凰瞬间撤身后退。

    说时迟,那时快,那粗黑之物倏地裂开顶端一道缝隙,显出密密麻麻的尖锐獠牙,正好吭哧一口看啃在她刚才所在的位置。

    关横一抓她的皓腕拽到自己身后,扭头时说了一句:“好险,咦,三神兽,你们怎么现在才说话?”

    “嗨,别提了,我们也是第一次被修蛇吃进肚子里,它腹内的味道实在太难闻,本神兽和、凿齿都被熏懵了。”

    封说到这里稍微一顿,又接着言道:“你们小心点,我估计面前那东西就是修蛇的分身。”

    卿凰眉头微微一皱:“分身?”

    “没错。”旁边的凿齿搭言解释道:“九神兽里面也只有修蛇才能在自己体内、体外衍生这些小分身,因为它的身躯实在太大了,以前和大家聊天打屁的时候,都用的是小分身说话。”

    “原来是这样。”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那漆黑的修蛇分身眨眼间抖动躯体,顶端衍生出双眼、鼻孔,獠牙和利齿也逐渐变长,此刻正虎视眈眈、伺机而动,不但如此,这家伙周围的区域浮现出一个个鼓包,看样子又是一批更小的分身即将出现的前兆。

    “这些东西对付起来没完没了,姐夫,你不如直接用最大力量的原火劲把这里烧化得了。”

    小黑的话音刚落,封之魂便说道:“使不得、使不得,那样的话确实能用最快速度焚毁修蛇的临时肉身,不过它的魂体估计也会受损,别忘了,这是在它的体内。”

    “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说个能用的主意呀。”听到小黑奚落自己,封说道:“我、我也没辙,动脑子素来不是我的强项,你可以去问和凿齿。”

    “你这死猪头,自己没办法却来难为我们。”

    凿齿刚骂了一句,修蛇分身骤忽窜向关横这边,却被挟裹火劲的虹云剑绞碎了半边身躯,登时啪嗒坠地,可是这家伙眨眼工夫就吸收附近的邪气和更小分身,迅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可恶,照这样下去真是没完没了。”关横气哼哼的说道:“要不是顾忌修蛇这家伙的魂体,我早就把这里烧出一个大窟窿,带着你们出去了。”

    “轰”他的话音甫落,这修蛇本体的身躯骤忽剧烈摇晃起来,好像是在行进中受阻了,关横竖起耳朵一听,突然叫道:“是七鬼,它们在外面开始进攻了。”

    ……

    另一边,在山道上蠕动疾行的修蛇加快速度,企图返回自己在北麓峰顶的窝巢,谁知道,在半路上就遭到婴白鬼、六伥鬼的联手袭击,对方实力强横不说,都能御空飞行。

    在七鬼使用原火劲接二连三的攻击下,修蛇不胜其烦,连连嘶吼咆哮,可是想还击的时候,对方又立刻升空逃窜,最可气的是,群鬼出手的位置,全都是修蛇那只瞎眼的死角。

    ……

    “七鬼的攻势看来很猛,咱们也要在里面好好闹一场。”关横突然大喊道:“动手。”

    “嗤嗤嗤嚓嚓嚓砰砰砰!”

    尸马、犟驼和吞鬼喵听到呼喊一起出手,把大批小修蛇分身碾碎消灭,与此同时,卿凰一抖莲花奇刃释放寒气,冻住了那只最大的分身,关横倏地掠身上前,伸手摁住对方头顶,他冷哼一声:“死吧。”

    “呼”掌心催吐最炽烈的原火劲,登时把这萦绕浓郁邪气的家伙彻底炼化。

    “好了,这里的分身基本上已经消灭殆尽,我来想想有什么办法在修蛇肚子里能用……对了!”

    突然说道:“封,你对万物心跳的动静比较熟悉,能不能感受到修蛇那颗心脏在什么地方?”

    “哼噜,让本神兽来找找看。”封说完这句话,沉默数息,这才开言道:“从胃袋这个位置一直往上走,而后向左,我能感觉到微弱的跳动声,应该在那里,不过,你想做什么?”

    有些瞧不起对方的蠢样:“笨蛋封,你忘了吗?那些邪气被我们吸收以后,绝大部分时候会停留在心脏部位,咱们只要赶到那里,炼化所有的邪气……”

    “我明白了!”关横脑中灵光一闪,他说道:“如此一来,应该就能让修蛇恢复神智了对吧?”

    “是,只要能让这家伙稍微清醒一点,我们三兽也可以与其沟通,让它收敛其余的邪气,方便关横动手。”听到凿齿这么说,关横立刻点头道:“好,就这么办吧。”

    由于这修蛇腹内胃袋里的分身已经被消灭殆尽,大家手里又拿着兽骨火把,所以寻找前行道路并不困难。

    只是外面的修蛇本体此时正遭受七鬼的猛烈进攻,虽然受的伤害不大,可是这家伙不住抖动身躯乱颤乱晃,让自己肚子里的关横等人跟着站立不稳、步履艰难。

    “呃呃……我的眼睛都被摇花了……头晕……”小黑一边走,一边抱怨,若桃也只能在旁边安慰道:“别急、别急,就快到了。”

    “噌噌噌”此时此刻,嗅觉最灵敏的吞鬼喵带着三神兽之魂在最前方奔行,关横紧随其后,他开口问道:“喂,还没到吗?”

    “不要焦躁,就快……”凿齿的话音甫落,和封同时叫道:“看见没有?就是前方跳动的巨大东西。”

    “嚯,修蛇这副肉身的心脏可真够大的。”关横和卿凰见到此物不住收缩跳动,看样子足有数丈方圆。“哇,我来摸摸。”说着,小黑就用手指去触碰眼前的位置。

    “呼”转瞬之间,一股暗涌邪气从硕大心脏里窜出,缠向小黑,若桃倏地一搭她的肩头:“小心。”就这么奋力向后一甩,小丫头的身躯登时朝着尸马而去。

    “吭哧。”尸马见状张嘴轻轻衔住对方的衣领,可就在下个瞬间,那股邪气已经卷住了若桃的右腕,她心头倏忽一沉:“糟糕。”

    “啪。”好在关横已经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背,炽烈的原火劲汹涌覆盖,登时把邪气炼成泛起的黑烟。

    “这心脏周围的邪气实在是太重了。”封之魂叫道:“姑娘们赶紧后退,让关横一个人过去送死……”

    “呸,死猪头你敢咒我死?我待会就用火把你烤个十遍八遍。”

    关横的话音甫落,卿凰小黑和若桃果然退后丈余距离,与此同时,这修蛇巨大心脏周围邪气狂卷旋舞,陡成急速涡流形状,继而幻化出一个巨大的蛇颅。

    “嘶嘶嘶”低吼声中,邪气蛇颅凝实飘落,转瞬血盆大口噬向关横。

    “找死!”关横的双剑一抖,顷刻覆盖上炽烈原火劲,而后迎着对方破空斩去:“唰”

    “当当当!”双剑锋芒眨眼工夫就和对方硬拼数下,那邪气最怕关横剑上的原火之力,不由得越变越小,节节败退。小黑瞧在眼里,立刻大叫道:“好啊,姐夫要要赢了。”

    “唉,要真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听到封语气里透着几分担忧,若桃问道:“这话怎么说?”

    “那股邪气现在已经和修蛇心脏融合在一起了,如果它出现衰败的迹象,立刻就会……你看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随着封的声音响起,那个被关横双剑火劲烧得只剩下几分之一的蛇颅骤忽缩回心脏内部,继而再度变大钻了出来。

    在旁边说道:“瞧瞧,这家伙可以依靠心脏的生命力来替自己补充养分,只要这肉身还没有到最后崩溃的程度,它就能无限次数恢复原样。”

    “可恶,这些情况你们刚才为什么不说?”关横气得差点把双剑扔在地上。“咱们哥几个也是在你开始对付这家伙的时候才发现情况有变,不好意思,你现在只能先应付着。”封又慢悠悠说道:“要是运气好的话,外面的七鬼重创了修蛇肉身,心脏一旦衰弱,你就能趁机灭掉这股邪气了。”

    “你特么根本就是陷害老子!”关横终于爆出一句粗口,而后朝着重新扑向自己的邪气蛇颅厉吼出剑:“滚!”

    “唰唰唰!”眨眼间寒光陡闪迭现,登时将那邪气蛇颅绞碎,一道剑气余劲顺势蹭过修蛇心脏边缘。“嗤啦!”

    一抹红线霎时飙起,硕大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三神兽之魂失声疾呼:“注意别破坏心脏啊,修蛇魂体危险。”

    ……

    与此同时,正在和七鬼缠斗的修蛇本体骤忽一滞,突然感到自己心脏剧痛无比,大伥鬼和巨蜂、婴白鬼顿时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一起出手了。

    “唰唰唰嗤嗤嗤!”无数细小风刃挟裹着原火劲接二连三轰在修蛇头部眼侧,紧接着,“嗖”的一声,巨蜂魂影疾闪,尾蛰针转瞬钉中修蛇仅剩的那只眼球,“噗、嘭!”此眼应声爆碎!

    “嗷呜嘶嘶嘶”盲眼剧痛第二次袭遍全身,修蛇在山道上不住摇头摆尾,弄得飞沙走石轰隆作响。

    趁此机会,四只霎时汇聚成伥鬼之拳,开始蓄集己身所有的原火之力,“呼呼呼!”婴白鬼、大伥鬼和巨蜂也在此刻将原火劲源源不断的投向巨拳。

    ……

    “哇呀呀”因为外面修蛇本体剧烈挣扎,里面自然也没能幸免,三女和尸马、吞鬼喵和犟驼撞作一团,从左到右不住的翻滚:“骨碌碌、咣当!”

    万幸的是关横用双剑戳在脚下,帮助自己稳定身形,此时此刻,他扬声吼道:“外面的七鬼一定快要得手了,你们赶紧找地方固定好,我也得做最后一击的准备了。”

    ……

    说时迟,那时快,伥鬼之拳得到其余三鬼火劲补充,眨眼工夫暴涨数倍,不断“嗡嗡”作响。

    “嘶嘶嘶”瞎了双眼的修蛇突然停止挣扎,继而低吼,这家伙似乎感到头顶即将攻来的一击非同小可,此时眼不能视物,只能汇聚自己全部的力量来做防御。

    可就在下个瞬间,修蛇心脏附近的关横倏地屈指疾动,将一抹细微原火之力弹向心脏,这股火劲对于心脏没有致命伤害,却可以在瞬间让修蛇本体产生剧痛。

    “唰!”火苗燎烤的瞬间,硕大心脏猛地收缩,原本打算全力防御的修蛇疼得大吼一声:“嗷”

    “呼砰!”伥鬼之拳也在这一刻挟裹毁天灭地之势轰击而落,正中修蛇硕大颅首的正面,“咯剌剌”骨裂暴响转瞬响彻天地!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