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77章 巴山妖族
    说了这句话,关横带着卿凰她们转身离去,可是烛龙却突然说道:“贵客,你们要前往巴山,是否需要本族派出向导相随?”

    “不必了,有这张地图就足够。”关横此时微微一笑:“族长、二位长老,郑重,在下告辞。”

    ……

    少时片刻,大家策马出了钟山妖族土城,若桃在旁边说道:“唉,咱们在城门那里大吵大闹的时候,我还以为可以痛快打一架呢,谁知道是空欢喜一场。”

    “哈哈哈,小女鬼,又不是战斗狂阿狗,尽想着这些事情。”关横笑道:“刚才我之所以会那么做,主要是想威慑对方,如果可以不用武力解决,不是更好吗?”

    “阿横说得对,四大妖族这些地方,咱们可是要逐个前往,真要每次都和对方打起来,非得累坏了不可。”卿凰此时搭言道:“好在这个烛龙族长识时务,能够提供有用的讯息。”

    “对了卿凰。”关横突然想起一件事,他继续言道:“你把、凿齿和封叫出来问问,看它们知不知道巨蛇的底细。”

    数息后,被叫醒的三神兽之魂听了众人的叙述,立刻异口同声说道:“哦,原来你们说的是‘修蛇’。”

    “修蛇?这就是那神兽的名字吧?”

    听到若桃的话,封之魂往她肩头上一落,细声细语的说道:“戴面具的小美女,你听我说,修蛇那家伙的饭量一点也不比我小,所以吞掉几头妖象对它来说,不过是小菜而已。”

    “喔呵呵,你们听,这家伙说我是小美女啦。”若桃此时开心的说道:“讨厌,乱说什么实话。”

    “嘿嘿,这里还有大美女,小小美女,本神兽好幸福。”封说罢,又绕着卿凰和小黑身侧飞了起来。

    “唉。”见此情景,关横只是摇头苦笑,连生气的心情都没了,他说道:“大家不用理会那只色猪,来来,,你接着说修蛇的事情。”

    “好好,修蛇原本是灵界里一条掌管山峦密林的灵蛇,这家伙以前的脾气不太好,经常无缘无故吞噬活兽,后来芫歆公主带着我们去找它,又是劝阻又是约架,狠狠教训了它几回,才把这家伙打服了。”

    凿齿说到这里,又接着开言道:“对了,听说修蛇在灵界还有自己的血脉近亲,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想想……哦,对了,是吞灵毒蛟。”

    “吞灵毒蛟?!”关横听到这个名字,和卿凰对望了一眼。

    “原来咱们在青灵湖遇到的吞灵毒蛟是修蛇的亲戚,有点意思。”卿凰此时笑道:“我想起来了,那家伙当初可是被你整的很惨,堂堂一只紫气妖兽,唉,好可怜啊。”

    “你们好像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若桃道:“告诉我吧。”

    小黑和三神兽之魂都凑了过来齐声道:“对对,我们也想听。”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关横笑道:“当初我们在青灵湖遇到了毒蛟,和那家伙有短暂接触,而后让巨蜂钻进了它的肚子好一阵折腾,弄得那家伙丢了半条命。”

    “哈哈哈”闻听此言,三神兽登时大笑了起来,此时此刻,卿凰对封招了招手,那家伙立刻飞到她掌心里,变成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猪外貌。

    卿凰道:“我问你,知不知道修蛇有什么弱点?”

    “呃?这个本神兽倒是不太清楚。”封晃着小脑袋想了半晌,而后嘀咕道:“也许大风会有些头绪吧?”

    若桃、小黑和关横不约而同问:“这是为什么?”

    “呵呵呵,因为它们一个是猛禽,一个是巨蛇,天生的对头。”在旁边笑着说:“所以私底下一见面,说不上三句话肯定会打起来。”

    “大风应该也来到妖族领地这边了,咱们要不要把它召唤过来一起对付修蛇?”

    听了若桃的话,关横摇了摇头:“不必了,大风的肉身承受不住激烈太多的打斗,它那飞行能力对咱们很重要,还是让大风保存实力,这一回咱们自己解决,就用对付吞灵毒蛟和巨鱼文鳐的老办法吧。”

    “这个倒是很有趣,嘿嘿嘿,大闹妖兽的肚腹。”若桃和小黑对望一眼,不约而同说道:“咱们要是有机会,也应该去玩玩。”

    “你们俩就知道玩。”关横嘴角上翘,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坏笑:“只怕到时候啊,还没等二位开始游览‘内部风景’,就已经被修蛇的胃液融化了。”

    “嘁,少瞧不起我了。”若桃此时耀武扬威的说:“咱可是最坚固的古尸之躯,融合十一颗尸珠以后,我的实力更是大大飙升,公子,说不定连你也打不过我呢。”

    “唉,说你咳嗽你就喘,真是爱吹牛皮的小女鬼,罢了,我也不稀罕和你争论,且让你一回。”

    说到这里,关横手遮前额,向前及远眺望,随即又道:“前面那座山,是不是巴山?若桃,拿出地图来看一看吧。”

    展开地图看了几眼,若桃立刻说道:“不错不错,就是这里。”

    “咦,大家快瞧,有人、有人走过来了。”小黑说着一指前方,众人定睛细瞧,都是吃了一惊,原来小黑说的不假,对方确实是人,真正的人族!

    此时此刻,对面那些人也都看见了关横他们,虽然是初次见面,可是对方一点也不害怕,急忙发足奔了过来。

    “哎呀,诸、诸位也是从三大古国境内来的吗?”听到对方询问,关横等人顺势下马,随即笑着回答道:“不错,在下关横,这几位是卿凰、若桃和小黑,诸位同乡故里怎么称呼?”

    “呵呵呵,在外漂泊的人族,都是同乡,这倒是没错,在下是崇国来的‘君侨’。”为首的中年汉子热情介绍:“其余几位同伴都是从有虞古国、陶唐古国来的,一起在妖族境内旅行,收购药草兽皮。”

    “原来诸位大哥是行商,失敬失敬。”关横抱拳说道:“不知你们现在是要前往何处?”

    “哦,不瞒关兄弟说,前方不远的巴山里有一片村寨,那里是隐世不出的妖族部落,族长衡奇与我是相熟朋友。”君侨回答道:“这次正要去拜访老友,顺便把收购的药草送到寨子里。”

    “哦,原来是这样。”听了君侨的话,关横微微颌首,他和卿凰等人一对眼色,而后和君侨说道:“我们也有事前往巴山,不知能否同行?对了,您的妖族朋友对陌生人的态度如何?”

    “呵呵呵,大家都是三大古国的人,同行自然是没问题。”

    君侨微笑道:“而且我的朋友衡奇族长,和他的族人以前是伊水妖族的旁支,百年前迁徙到了巴山,所以他们对人族、妖族素来一视同仁,你们明白吧?”

    “这个我知道。”若桃抢着回答:“以前就听说了,伊水部落是少有不会仇视人类的妖族,常年都和三大古国通商。”

    其余几个行商也都点头道:“对对,就请几位和我们一起去巴山部落吧,这些妖族对于初次见面的朋友,都会热情款待的。”

    “如此甚好,君大哥,那就劳驾诸位引路了。”

    “关兄弟说话太客气了,请。”说起来,君侨这些行商的实力也颇不弱,就拿他这个领队来说,也有黑气境界,其余的人不是假黑、就是黑气。

    这也难怪,因为妖族境内的人类行商虽然收获颇丰,四大妖族也需要他们买卖一些必需品,故此对商人还是有几分礼遇。

    不过这里可是妖族,谁也无法保证会出什么意外,有本事的人才能活下去。

    众人一路闲聊,不多时就来到了巴山脚下。关横昂首望去,不禁感慨一句:“此山高耸入云,周围峰峦起伏,灵气迫人……”

    “是啊,好漂亮的山,吞吞、尸马、犟驼,咱们去玩玩。”小黑的话音甫落,早就带着那几个家伙朝着山坡上跑了过去,卿凰和若桃在后面喊道:“小心一点,别跌跤了。”

    “呵呵,这个小妹妹很喜欢玩嘛。”君侨在旁边笑道:“不过这巴山风景宜人俊秀,确实是让人流连忘返,以后我要是老得走不动路,说不定会到这里定居呢。”

    “君兄。”关横突然问道:“你有多久没到巴山来过了?”

    “呃?我想想……”君侨低头稍一思索,这才回答道:“少说也有小半年了,为何这么问?”

    “噢,我们是刚从钟山妖族土城那边过来的。”若桃此时解释道:“你们都不知道吧,巴山这里出现了妖兽巨蛇,身长数十丈,一张嘴就可以活吞几只妖象,我和公子就是来找那妖兽的。”“什么?!”闻听此言,君侨和几个行商都是大惊失色。

    “在到这里的路上,我们也听见有些来往的妖族人谈论邪气蔓延、到处有凶兽肆虐的事情,没想到,已经祸及巴山这里了。”

    君侨的额头上登时出现了豆大的汗珠,很显然,他是担心自己那些妖族朋友的安危。

    就在此刻,不远处已经爬上山坡的小黑突然嚷道:“喂,姐夫这里好像有东西,你快过看看。”

    闻听此言,关横等人陡忽感到事情不妙,于是发足疾奔跑向山坡。

    “这是?!”率先和关横一起来到山坡彼端的君侨凛然大惊,因为看见了地上倒毙着几只妖兽。

    关横俯身查看一下,而后对赶过来的卿凰、若桃说道:“妖兽残躯内还有些许邪气没有溃散,看来已经遭到侵染了,只是不知它们是被谁杀的……”

    “我知道,因为这些兽类的致命伤害都是拜‘鱼骨梭镖’所赐。”

    君侨此时用一柄短刃轻轻划破妖兽伤口,随即挑出一截尖锐之物,他说道:“环绕巴山的几条河流都盛产硬骨怪鱼,它们的鱼骨经常被妖族人用来制作梭镖,所以我肯定,杀死妖兽的,就是巴山妖族人。”

    “原来他们已经和沾染邪气的妖兽开始作战了。”

    卿凰说道:“那巴山妖族部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不错,君兄,咱们必须赶紧去部落聚居地看看。”听了关横的话,君侨忙不迭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带着大家去。”

    ……

    与此同时,巴山西侧,妖族部落。这里是一片高耸木墙围绕的村寨,可已经遭到嘶吼咆哮的妖兽进攻两天,多处木墙倒塌,要不是妖族人奋力抵抗疾退那些家伙,妖兽早就冲进村寨了。

    “可恶!”年过五十满脸虬髯的族长衡奇用拳头狠狠捶在身边树桩上,他大声咒骂道:“这些畜生妖兽好猖狂,竟然悍不畏死的冲击村寨正门。”

    “是啊族长,照这样下去,我们真的支撑不了太久了。”旁边有个年轻族人火急火燎说道:“之前已经从地道撤走了大部分老幼族人,不如咱们也离开吧。”

    “不,这村寨是你我的家,岂容畜生妖兽践踏?如果此处被毁,我将没脸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衡奇低声吼道:“孩子们,尔等年纪轻轻,不必陪着我这个老东西等死,你们还是赶紧撤吧。”

    闻听此言,这些妖族人心中热血奔涌,他们齐声说道:“我们愿意和族长一起留下来,抵御妖兽入侵!”

    “不行,你们要是死了,那些老幼族人谁来照顾?”衡奇抓起身边的一口兽骨巨刃,大吼一声:“都听我的,快撤。”

    “族长,我们……”那些人刚要再争辩两句,下一刻,村寨外墙外面赫然响起悠扬悦耳的声音,大家都是满脸愕然:“是谁?谁在吹笛子?”

    突然一个站在围墙梯子上监视外面的族人喊道:“快来瞧啊,那些妖兽都朝着反方向退去了。”

    闻听此言,包括族长衡奇在内的众人忙不迭爬上梯子向外张望,只见数十丈外的一处高坡上有个白裙女子在吹奏竹笛,闻听笛音的群兽已经向她那边围拢过去。

    “糟了,那姑娘用笛声吸引妖兽,肯定是要替咱们解围,那她岂不是有危险?”有些妖族人看到白裙少女容貌甚美,心中不觉起了担心焦急起来。

    可就在下一刻,空中陡忽嗡嗡作响,一抹迅疾魂影向着那些朝山坡围拢的妖兽释放大量淡红花粉,正是古桑女和巨蜂所为。

    那些妖兽闻了软心榆花粉以后,一个个瘫倒在地,关横和七鬼趁隙疾掠而上,用大股原火之力烧灼妖兽身上的邪气。

    霎时间,兽吼此起彼伏:“嗷嗷嗷嗷呜”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