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74章 软心榆花粉
    “啪!”关横一巴掌打在犟驼的脑门上:“倒霉畜生,你想做什么?现在知道报仇了?有能耐你等猿王伤好了再和它打呀,没出息,就会趁人……啊不,乘猿之危。”

    那赤瞳犟驼看到关横阻拦自己,只好哼哼唧唧,带着几分悻悻躲到了旁边。

    “呼。”下一刻,关横探掌轻抚面前土壤,驱动大地灵息涌进妖猿王的体内,数息之后,对方的伤势好了三成左右,虽然尚在昏迷不醒,不过这一条命算是保住了。

    “妥了,咱们走。”关横此刻对犟驼勾了勾手指:“过来,赶紧带路。”

    “呜呜呜……”这个时候,犟驼余怒未消,磨牙低鸣,用眼角余光瞥着妖猿王,兀自不肯罢休。

    “笨蛋,你‘那话’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而已,又没断折。”关横凑到这犟驼耳边嘀咕道:“待会送你一点灵王的本源灵气,不但能治好伤,还可以让它的尺寸稍微大点……”

    “嗷嗷?!呜噜噜”闻听此言,犟驼亢奋的打起了响鼻,旁边的若桃、卿凰有些莫名奇妙:“喂,它这又是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关横脸上带着几分尴尬,而后拧着犟驼的耳朵低语道:“你给本少爷安静一点,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知道吗?”

    那犟驼暗忖关横已经许了自己的好处,当即不再吵闹,任由关横骑上,而后向着远方小跑起来。

    关横随后对策马跟上来的卿凰等人说道:“下面该去的地方,应该就是噬骨巨熊的窝巢了,之前犟驼也提到过,这群家伙喜欢嚼食妖兽的遗骨,所以住的窝巢就是一座兽骨堆积而成的小山。”

    “没错,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卿凰说道:“等过了巨熊的窝巢,咱们距离钟山妖族也就只有数十里路程了。”

    “呵呵呵,想起之前那个自称钟山妖族少主的家伙就可笑,区区黑气境界,竟然敢向咱们挑衅,活该挨了一顿胖揍。”听了若桃的话,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说话之间,就已经到兽骨山了。

    “你们看,前面有两只巨熊。”

    小黑在马上伸手一指,那个地方的草窠里果然晃悠悠爬出两只憨态可掬的噬骨巨熊,这俩家伙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异常壮硕,可都是一脸傻兮兮的表情,而且身上没有邪气附着。

    “喂,这就是噬骨巨熊?!”关横伸手拍了犟驼脑袋一下,他说道:“我看这些家伙似乎是人畜无害的模样啊?”

    “呜呜呜……”闻听此言,赤瞳犟驼不由得低吼了一声,似乎是在告诉关横,不要“以貌取兽”。

    “嗨,厉不厉害,咱们试试不就知道了。”若桃这句话甫一出口,立刻低呼道:“尸马,咱们上。”

    “呜噜噜”听了命令的戎宣尸马打了个响鼻,撩起四蹄就扑了过去,两头巨熊见到她们之后,竟然没有半点想抵抗的心思,嗷呜叫了两声,拔腿便跑。

    “胆小鬼,别跑啊,你们真是比吞鬼喵还不如。”若桃见到对方逃跑,气得直想破口大骂,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双眼倏忽一眯,而后扬声喊道:“若桃,赶紧用锁链断掌抓住一只。”

    “对呀,多亏公子提醒及时。”

    “哗楞楞唰!”电光火石之间,若桃振腕疾甩,那锁链断掌好不犀利迅捷,霎时匝住了跑得稍慢那只巨熊后腰,若桃奋起全力运劲于臂:“你给我停下。”

    “吱吱吱”疾奔中的巨熊突然感到腰间一紧,顿时马失前蹄扑倒在地。“们,上。”

    关横一声呼喝,数道魂影转瞬疾掠到巨熊面前,抱头、摁爪、搂腰,眨眼的工夫就把巨熊制服了。

    “噌噌噌唰唰唰”坐骑挟风疾走,大家转瞬纵马奔到近前,只见那巨熊被抓之后嗷嗷低鸣,都不敢用力挣扎,只是在鬼爪下瑟瑟发抖。

    小黑看着好笑:“这大熊的模样长得倒是挺吓人,原来却是胆小鬼、窝囊废。”

    “有些不对劲,这噬骨巨熊的模样好奇怪,眼球竟然粉红色的,该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吧?”

    关横的话音甫落,他背后上的句芒剑骤忽震颤不已,紧接着,古桑女的灵体迅速浮了出来,她说道:“凶神……啊不,关公子,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听到对方又说自己是凶神,关横真想打古桑女两巴掌,不过先问正事要紧,于是他开言道:“你要是知道什么,就赶紧说吧。”

    “我知道有一种树叫做‘软心榆’,在雷泽桑林里也有生长,它们树杈上结出的粉红小花会散发迷惑心智的花粉,要是被妖兽吃了、闻了,眼球就会变成粉红色,原本凶暴的家伙,也会变得老实胆小起来。”

    说到这里,古桑女伸手一指巨熊的眼睛:“喏,你们看,症状和这只妖兽一模一样。”

    “哈哈哈,这玩意倒是好东西,如果让对我们不利的家伙闻一闻,是不是有同样的效果?”

    闻听此言,古桑女微微颌首:“也许吧。”

    关横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随即对们挥手道:“敲晕这只巨熊,扔到路边的沟里就行了。”

    几只依言而行,卿凰此时问道:“阿横,你有什么打算?”

    “那就得利用一下巨蜂的能力了。”关横问古桑女:“喂,那个什么软心榆生长的地方,你知道在哪里吗?”

    “知道啊,我可是掌管雷泽桑林的老大,没有什么植物的习性是我不晓得的。”

    古桑女笑着说道:“有几种灌木喜欢伴生在软心榆周围,只要找到它们就行了,看看刚才那只大熊中毒的程度,方圆数里之内必有收获。”

    “那就行了。”关横此时拍拍手对三女说道:“你们先往噬骨巨熊窝巢那边前进,我和古桑女、巨蜂去寻找那些软心榆,要是我的计策管用的话,以后咱们对付大群妖兽就容易多了。”

    “那好,你快去快回,姐妹们,咱们先走吧。”听了卿凰的话,若桃和小黑跟随着她策马而走,关横此刻扭头问道:“咱们是不是也可以行动了。”

    古桑女微微颌首:“嗯,在这之前,我想先和本地的木灵一族沟通,看看它们能否说些有用的信息。”

    话音甫落之时,古桑女倏地化作一股青烟钻进地面,紧接着,原处的土壤内缓缓钻出一株嫩绿桑苗,被阵阵吹拂,眨眼间变为盈盈三尺。

    关横和巨蜂瞧着有趣,在旁边静观其变,少时片刻,古桑女那株嫩苗再度化为人形,她说道:“行了,这里的植物告诉我,西北角落的树林就有软心榆生长,而且好像蕴生了木妖灵咱们过去看看。”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好。”

    ……

    与此同时,密林尽头来了几个不速之客。他们一边在林中疾行,一边还在谈话。

    “真是奇怪,少族长去寻找赤瞳犟驼,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来和咱们汇合见面?”其中一个人说道:“眼看着他已经消失了一夜加半天了。”

    “哼,不用去管那个废物了,说不定他已经在什么地方被妖兽吃了呢。”

    为首的妖族人身披兽皮氅、一脸粗重绒毛凶相毕现,他冷声说道:“咱们出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弄死这个家伙,现在他不出现,正好回去说他失踪不见便是,族长那该死的老东西如今已经是焦头烂额,亲儿子都快顾不过来了,更何况这个义子。”

    闻听此言,几个妖族人眼中闪烁凶芒,俱都笑道:“桀桀桀,大哥说的有道理。”

    “别忘了,咱们的目的是来寻找‘软心榆’的木妖灵,只要抓住一只,回去就可以放倒半紫境界的族长,到时候,你我就是钟山妖族的首领,要什么就有什么。”

    身披兽氅的妖族人冷声一笑:“嘿嘿,等到那一天,我‘蛩霸’发誓要踏平其余三大妖族,带领你们攻占三大古国的地盘,称雄天下。”

    那几个人忙不迭说道:“多谢大哥。”倏然间,蛩霸一挥手低呼道:“止步。”

    那几个妖族人登时刹住了自己的步伐,蛩霸接着说道:“前方就是软心榆生长的树林,说不定有什么厉害棘手的妖兽栖息,你们都给我小心一点,不要出了纰漏。”

    几个同伴都知道蛩霸心狠手辣,只要翻了脸就会六亲不认,自己到时候纵然求饶也会惨遭毒手,于是全都战战兢兢的跟在他后面,摸索随行。

    数息之后,这些妖族人悄悄来到树林角落,只见这里长着十余棵参天古树,全都是桑榆之属,树冠茂密如同遮天华盖,被微风一吹登时“哗啦啦”作响。“准备动手。”

    蛩霸这家伙身后有个小子取下随身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奇形怪状、好似火把一般的东西,而后火石点燃。

    他低声道:“大哥,这浸染兽血的火把黑烟,对于木妖灵是极为严重的刺激物,你放心,用不了数息时间,就能把对方熏出来。”

    “嗦什么?拿来给我。”蛩霸此言甫一出口,劈手夺过火把,将那个家伙推搡到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蛩霸抖手一掷,“啪!”火把末端登时戳进最大那棵软心榆的侧面,一缕漆黑烟柱登时袅袅飘起,没过多久,就有一抹木妖灵魂影从树身疾飞而出。

    “呼呼呼扑通!”霎时间化为人形,这软心榆木灵原来是个十一、二岁的女娃娃外貌,她跌倒在地,不住的咳嗽,嘴里还嚷道:“咳咳……是、是谁?竟然用这种浓烟熏我……”

    “哈哈哈,木灵小崽子,大爷找得你好辛苦,乖乖束手就擒吧。”

    “噌噌噌”这句话甫一出口,风声陡起,衣袂作响,木妖灵周围顿时被妖族人圈住。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软心榆木妖灵看着这几个黑气境界的妖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她也不过是红气境界而已。

    “小崽子少废话,大家上,生擒活拿!”电光火石之间,几名妖族人在蛩霸的带领下疾扑木妖灵,这小娃娃不甘心被捉,登时疾扬双手叫道:“去”

    “呼呼呼嗖嗖嗖”眨眼之间,一股淡红的花粉涡流向着众人席卷而去,这群家伙却是不避不让,原来是已经用特殊兽皮把口鼻蒙上了,他们实力颇强,坚持一会屏息闭气也没问题。

    “完了,原来这群坏蛋早有准备。”木妖灵的花粉只能涌进对方鼻子嘴里才起作用,她心中暗叫不妙的瞬间,已经有两个妖族抖手掷出黑漆漆的绳网,以铺天盖地之势袭击木妖灵。

    “想抓我,没这么容易。”

    软心榆木妖灵合身向着前方翻滚,堪堪躲过这两副绳网,可就在下个瞬间,满脸狰狞的蛩霸已经急扑而来亲自动手,“啪!”五指甫张曲如利爪,登时把木妖灵脖颈攥在了掌心,继而用力一捏。

    “呃啊啊啊好疼!”木妖灵在对方手里不住挣扎惨叫:“住手啊。”

    可是蛩霸却冷笑一声:“住手?你想的倒美,我……”

    “唰”这家伙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支雕翎箭从斜刺里疾飙而来了。

    “噗嗤!”箭镞锋矢不偏不倚钉进蛩霸的手腕,这家伙哀号一声顿时撒了手。

    “看我的。”不远处的古桑女倏忽化为一道绿光,她卷住即将坠地的木妖灵就向关横这边飞来。

    “岂有此理,什么人敢坏我大哥的好事?”

    几个妖族人正要瞪眼动手,那个蛩霸可不是瞎子,看出关横的实力早就超出黑气之境,肯定把自己这几个同伴强多了,他立刻一咬牙,“嗤啦!”拽出箭矢抛在地上,转身疾奔而去。

    “大、大哥你怎么跑了?”有个妖族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早就被疾掠而来的关横挥掌劈倒,其余几个家伙只觉颈嗓一凉也跟着软倒在地。

    “啊?!”最后一个家伙看到同伴惨死,这才意识到大哥蛩霸有多聪明,那家伙知道打不过,早就跑得没影了。

    “啪。”关横顺手扣住这妖族人的颈嗓,而后冷冷说道:“我问,你答,否则死路一条。”

    “别别,我什么都说。”并非每个妖族人都是硬骨头,尤其是这种给人当走狗、跑腿的家伙,更无忠诚可言了。

    于是,关横没费吹灰之力就把对方的老底问了个清清楚楚,这个俘虏刚一说完,就被关横敲晕扔在了一边。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