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71章 犟驼岭(第一更)
    听了若桃的话,关横耸耸肩说道:“那就不太清楚了,这样吧,我让巨蜂到前方去查探一下,眼看着这天色接近黄昏,咱们也该找个地方歇息了。”

    说罢,关横一挥手,巨蜂魂影立刻疾飞远去,卿凰此时在马上及远眺望,她说道:“你们快过来瞧瞧,前方有个山坳好像有烟柱升起,是不是有人在那里居住?”

    “走啊,过去看看。”小黑此时觉得肚子开始咕噜噜叫唤,于是第一个策马跑了过去。

    关横紧跟其后,他嘴里说道:“丫头,你走慢一点,小心让坐骑跌进沟里。”

    数息之后,大家赶到升起烟柱的山坳边缘,小黑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登时翻身跌落马下,在旁边俯身呕吐不止:“呃……呕呕呕……”

    关横和卿凰、若桃虽然没有她那么夸张,在目睹山坳里面的情景之后,也是紧皱双眉。

    阵阵扑鼻的焦臭味混合着血腥之气蔓延四散,山坳内横七竖八全是尸骸,少说也有几十具,都是妖族人的外貌。

    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俱都是肢体不全,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此时更是被烈火燎烤,所以此处才会升起漆黑烟柱。

    “呃,呸呸呸,真是太恶心了。”小黑此时拿起水葫芦不住漱口,嘴里还抱怨道:“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

    “阿横,这些尸骸……”

    紧蹙双眉的卿凰策马退后两步,刚要继续说话,大家就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他们扭头观瞧时,十几个奇形怪貌的妖族人,对方见到关横他们,登时大吃一惊:“人、人族?!”

    “锵!”说时迟,那时快,为首的一个中年妖族汉子拽出腰间骨刃,他身后的同伴也都下意识按住兵刃握柄。

    可关横他们却在瞬间释放本身威压,双方高下立判,那些人不过是红气境界的强者砸,估计连实力最渣的小黑都能一拳放倒好几个了。

    “呃?!这些人族好强!”猛然感到对方的气势急速涌来,中年妖族握着骨刃的手颤抖不止,终于拿捏不稳,“当啷啷”一声掉落在地。

    见此情景,关横等人都是哂然一笑,而后,他跨前一步,对妖族人笑着说道:“别紧张,我们只是路过而已,对你们没恶意。”

    “呃?是这样吗?那、那……”虽然关横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可中年妖族人还是止不住浑身颤抖。

    “嘿嘿,看来方才瞬间释放威压,把这群妖族人吓唬的太过了。”关横摇了摇头,随即对身边的卿凰言道:“你带着大家先到一边休息,我和这位妖族朋友聊几句。”

    卿凰微微颌首,和若桃小黑到了十余丈外。那几个妖族人看到关横收敛狂猛威压,身边又没了别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中年妖族便和他攀谈起来。

    这个妖族人早年去过三大古国境内和人族通商,那个时候是双方少有的和平时期,有些人族朋友帮他取了个名字,叫“刘长”。

    妖族人刘长告诉关横,这里是距离钟山妖族不远的“犟驼岭”,他和百余名族人就住在岭下的北溪村,像他们这种地位低下的妖族人没资格住在核心领地内,只能在此地繁衍生息。

    但是一旦和人族开战,地位低下的妖族反而会成为先锋部队,成为最先战死的可怜家伙。

    听说对方是为了铲除妖族境内的邪气妖兽而来,刘长倒是很高兴,他告诉关横,犟驼岭周围栖息着一种名叫“赤瞳犟驼”的妖兽,这群家伙在近期就已经被邪气侵染,四处袭击妖族人,山坳里焚烧的尸首,就是被那些妖兽所害。

    关横随口问道:“我看你这些同族的尸骸都有残缺部分,难道是被妖兽咬去了?”

    “不是不是,那关系到钟山妖族自古的习俗。”

    刘长解释道:“我们这些成年的妖族人一旦因为意外死去,家人肯定悲恸不止,所以会用骨刃割去逝者的肢体,晾晒保留,做成器具或是护身符随身携带,缅怀亲人。”

    “原来是这么回事,妖族的风俗还真是不同寻常。”关横刚想到这里,对面刘长那些妖族人同伴突然走过来一个,拽了拽刘长的胳膊,低语了两句。

    其实以关横的耳力都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可他的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等着对方自己过来开口。

    “那个,关公子……”刘长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看现在天近黄昏,是不是请诸位到我们的北溪村歇息一晚,而后再上路?”

    这要是换了个别人,肯定会感到惊奇,因为妖族和人族这些年的关系实在谈不上和平共处、友善融洽,双方见面不当场拽出兵刃动武,就已经是极度克制了。

    而现在刘长这个妖族竟然主动邀请关横他们去自己村子住宿,这不是与狼共舞、在卧榻旁边安置猛虎的节奏吗?

    不过关横艺高人胆大,也没把这群乡下土包子似的妖族人放在眼里,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啊,我和几个同伴去贵村正想叨扰,不过咱们可得把话先说明白,刘兄,你们绝对不是单纯邀请我去投宿这么简单吧?”

    “这……”闻听此言,刘长和身后那些妖族人神色都有些不自然,关横说道:“有话就直说吧。”

    “呃,是这样的,让诸位来本村,就是因为今天晚上犟驼岭附近要出大事。”听了刘长的话,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哦,说具体一点。”

    于是,刘长就把希望关横他们当晚来村里投宿的理由说了一遍,等他解释完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走在半路上了。

    “是这样。”知道原因以后,关横和三女对望一眼,他继续开言道:“嗯,你们提的要求完全没问题,这都是小事,对了,知道‘那些家伙’具体在什么时间到达北溪村附近吗?”

    “我知道、我知道。”旁边有个年轻妖族人早就不害怕关横他们了,于是抢着开口答道:“上次它们来的时候,是十天以前的午夜,估计今晚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吧。”

    听了他的话,关横微微一笑:“那就好办了。”

    就在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犟驼岭附近一处密林,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声嘶力竭的兽吼,小黑听了以后有些好奇,于是问道:“咦,里面是什么东西在叫唤?”

    “大概又是毒鳞蚁兽在虐杀自己的猎物呢。”有个妖族人随口回答,他还说:“对了,那些赤瞳犟驼平时最讨厌蚁兽血液的味道,只要稍微闻到一丝,就会立刻发狂的。”

    “有这种事?”

    关横此时笑问道:“那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要用蚁兽血液诱捕犟驼的办法?”刘长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想过了,不过毒鳞蚁兽非常凶恶,普遍都是半黑、假黑境界,我们可不敢招惹它们,只能放弃利用对方的血了。”

    “只是半黑境界,那就好解决了。”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大伥鬼和四只的登时浮现而出,它们的魂影晃动,吓得一众妖族人直打寒战。

    见此情景,刘长的舌头都快系上疙瘩了,说话结结巴巴的:“这、这不是黑气鬼物吗?”

    “确切的说,它们已经突破黑气,现在应该差不多是半紫境界了。”关横毫不在意的一挥手说道:“你们去活捉几只毒鳞蚁兽回来吧,对了刘长,有没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呃?!”听到关横的问话,刘长才从惊愕的表情缓过神来。

    他忙不迭说道:“如果实力远超过蚁兽,擒住它们应该很简单,它们的弱点也是最坚硬的部位,只要能敲裂蚁兽的脑壳,就能将其震昏,另外要小心它们迸弹身上有毒的鳞片。”

    “嗯,明白了。”关横朝着五伥鬼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挟风冲进了树林。

    ……

    少时片刻之后,大伥鬼率先找到了两只毒鳞蚁兽,这些家伙正在用粗长獠牙不断剐蹭一只被擒住的妖犀,对方已经伤痕累累,但是蚁兽仍旧不急于进食,还在折磨妖犀。

    “呜呜呜”大伥鬼径直冲向蚁兽,还没等这两个家伙反应过来,它倏然攥爪成拳轰在对方头顶,“砰砰、咔咧!”脑壳碎裂的蚁兽头晕目眩,登时瘫倒在地。

    另一边,四只却遇到了更强的对手。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凄厉的嚎叫赫然响起,膘肥体壮的黑气顶峰蚁兽朝着们扑来,“咚咚咚”暴响的脚步声山摇地动,这家伙已经急红眼了。

    就在刚才,们瞬间出现,伥鬼之拳瞬间轰落在地,当场震昏了几只散步的蚁兽,只有这个较强的家伙幸免,让它如何不怒火中烧?

    “嘭!”

    勃然大怒的毒鳞蚁兽合身冲向们,却不想一头撞中附近参天古树,就只听咯剌剌一声暴响,树身从中折断,那蚁兽用力过猛之下顿时趔趄扑倒,因为头顶坚硬部位一旦绽裂,这家伙铁定要陷入昏厥。

    “呼”电光火石间,们再次汇聚成伥鬼巨掌,从天而降狠狠拍落在蚁兽身上,这家伙哀鸣一声,翻着白眼就晕了过去。

    们见到自己得手,立刻欢喜扑上,就要伸手把这黑气顶峰的蚁兽拎回去。

    可就在下一刻,斜刺里骤忽落下一抹疾影,这家伙倏地抿翅收翎,探爪疾抓,“嘭!”不偏不倚攥住了蚁兽躯体,继而展翼高飞,眨眼工夫就冲出了林子。

    “叽叽叽”见到嘴边的肥肉被对方掳走,四只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嘶吼咆哮,自从跟随关横以后,素来都是它们打群架巧取豪夺,还没吃过这种闷亏呢。

    “呼呼呼嗖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魂影破空飙行,们挟怒疾追,很快就咬住了对方踪影,那是一只翼展超过数丈的巨禽,黑白驳杂的翎羽,弯喙如钩,爪似锋刃,唯独脑门上有个明显特征:长着一撮殷红肉冠。

    肉冠巨禽的飞行速度相当惊人,虽然用爪子抓住数百斤的毒鳞蚁兽,但们在短时间内竟然追不上它,可见如果没有负重的话,这家伙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树林边缘,卿凰指着空中叫道:“阿横,你看,们在追那只大鸟。”

    “唉,看那只鸟抓着蚁兽,应该是在们嘴里夺食了,这几个家伙从来没吃过亏,自然紧追不舍。”关横倏地摘下似雪弓说道:“罢了,我就帮它们一把。”

    电光火石间,关横骤忽将弓弦拉满,一道灵气凝成的无形之箭登时破空飙出,他认为自己要是用真箭,有点欺负鸟,故此只用灵气之剑进攻。

    “嗖啪!”下一刻,无形之箭蹭过肉冠巨禽脚爪,这家伙又惊又疼,顿时将抓住的毒鳞蚁兽扔到了地上,“嘭!”对方笨重身躯登时砸得地面下陷龟裂。

    就在巨禽飞行稍一受阻的瞬间,们已经追了过去,接下来,一面倒的“虐鸟撕斗”就开始了。

    四只发了疯似的围攻对方,利爪乱拳夹杂鬼王珠喷吐偷袭,打得那家伙浑身是伤、漫天血雾和翎毛乱飘,惨叫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数息之后,关横抚落掉在头上的鸟毛,随即昂首叫道:“喂,别玩了,咱们还得赶路去北溪村呢,收拾残局吧。”

    “呜呜呜”听到他的呼喊,们顿时齐刷刷探出鬼爪攥住巨禽躯体,用力向四周猛扯,“嗤啦!”这倒霉的大鸟立刻就被撕成了几爿肉片。

    若桃在旁边看着直皱眉:“啧啧,好粗鲁的杀戮方法,真该让它们改进一下了。”

    “嘁,怎么宰不都是宰吗?”说完这话,关横又对刘长开言道:“不是要动手收集蚁兽之血吗?”

    “对对,我们马上就弄。”刘长一边动手,心里一边想:“这些客人的手段也太强了吧?难道现在人族那边都是这么厉害的高手?”

    ……

    少时片刻之后,毒鳞蚁兽的血也收集的差不多了,关横他们继续上路,跟着妖族人径直前行,经过数里的山道,终于进了北溪村。

    就像刘长他们说的那样,北溪村不过是最下等妖族人的聚居地,反正整个钟山妖族的好事肯定轮不到他们,最苦最累的硬骨头差事,每年却都是由他们来完成。

    刘长这些妖族替关横等人安排好住处,而后竭尽全力、倾其所有款待他们。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