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70章 巨鱼文鳐(第五更爆发)
    “嘁,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嘛。”小黑刚说到这里,刚才的煞会下属就已经返回了,并且告知马匹和其余应用之物都已经准备齐全。

    就这样,收拾妥当的众人策马出了蒲阪城,径直前往澎水的所在地。

    ……

    两天以后,澎水河畔。

    “呼呼哗啦啦哗啦啦”

    看着面前发出轰隆巨响、奔涌湍急的澎水,大家还真有些傻眼,谁也没想到,这澎水的宽度真是一眼望不见彼岸,而且巨浪翻腾,单是这股气势都让人望而却步,更别说伐木作舟渡河了,随时都会有翻船的危险。

    “早知道这样,咱们还不如从别的地方绕路前往妖族领地呢。”关横此时苦笑道:“唉,难为咱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

    “就是说啊,这里的水流实在太过湍急,要不然,我倒是可以用莲花奇刃散发的寒气冻住河面,让大家前行,现在是没可能了。”

    听了卿凰的话,若桃也是万水长叹:“只怕就是攥着避水珠,也会被激流瞬间冲走的,公子,你和七鬼一起使用水灵之精的话,有没有可能替咱们开路?”

    “啊?”闻听此言,关横摇了摇头:“不知道,这种事情我可没试过。”

    “姐夫,那你就试一试嘛。”小黑在旁边怂恿道:“反正我是跟着你跑了两天,再也不想绕远路了。”

    “这……好吧,万一我们的水灵之精控制不住奔涌的澎水,那就只能再召唤一次大风,让它驮着我们、连人带坐骑一块飞过去了。”

    闻听此言,三女齐声说道:“就这么办。”

    就这样,关横让她们全部留在了河畔的高坡上,自己领着七鬼来到澎水近前。

    看着哗啦作响的激流,关横嘴里嘀咕道:“这片水域太宽广了,说到底,咱们只是拥有些许五行之力而已,真要是控制一整条河流,除非带着水神的‘纳水金钵’,可惜那玩意用过之后,我已经还给岳父大人了。”

    “吱吱吱。”就在此时,婴白鬼浮现在关横身边,对着他低低叫了几声,关横说道:“怎么,你先去探查一下河水的深度?也好,七鬼之中你最擅长凫水控水,去吧。”

    得到他的允许,婴白鬼在空中一晃魂影,倏地扎进了奔涌的澎水河面,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哗啦啦”数息之后分水声陡起,一道白光疾影陡然窜出,正是婴白鬼归来了。

    关横看了它一眼问道:“怎么样?”

    “吱吱吱、吱吱……”婴白鬼此时显得有些焦急,对着关横焦急嘶鸣,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对面水中“哗啦啦”声音响起,紧接着水浪倏然左右两分,从里面钻出一个硕大的鱼颅来。

    这巨鱼的脑袋真是庞大无比,足足有一间房子大小,看外貌酷似鲤鱼,可两侧鱼翅却长而有力,稍一扇动就拍得水面“砰砰”作响。

    巨鱼看见半空中的婴白鬼,显得格外愤怒,倏地一振身形,竟然从澎水里疾窜而出,全仗着一双巨大翅膀强而有力的扇动,“呼”紧接着,鱼嘴里喷出一颗硕大水球,闪电般掠空打向婴白鬼魂影。

    “吱吱吱”婴白鬼见状毫不怠慢,转瞬嘶鸣着迎上去挥拳便打,“嘭!”巨大水球在空中应声爆碎,它也被对方暴现紫气力量所震,向着关横这边急速倒掠而来。

    “唰!”那巨鱼在空中滞留时间短促,却陡然一拧身形,再次朝着婴白鬼呼“呼呼”接连喷吐三个水球,这一下六伥鬼可不答应了,急忙呜呜尖啸着上前挥爪急落,将水球迅速震碎。

    “噗通!”此时此刻,巨鱼终于翻身落进了奔涌的河水,眨眼工夫不见了踪迹。

    关横此时接住倒掠的魂影,而后开口问道:“婴白鬼,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惹上了这个家伙?”

    “吱吱吱、吱吱。”婴白鬼一边叫着,一边把某物递给关横,还显出几分讨好之色。

    “这是什么玩意?”关横二指拈起此物仔细一看:“五彩鱼鳞?你、该不是从刚才那条巨鱼身上揭下来的吧?”

    看到婴白鬼点头,关横气得直翻白眼:“你个小鬼崽子,好端端的去招惹它做什么?咱们本来就没办法渡河,这下倒好,你又引回来一个麻烦精。”

    关横夹枪带棒的一通骂,婴白鬼听了都不敢吱声,只是在他周围飘来飘去,不过关横骂了两句之后,突然嘀咕道:“但是这条巨大的怪鱼体型可真不小,我们以前见过的惊涛巨鳅也比不上它呀。”

    “阿横”卿凰此时带着若桃和小黑、尸马跑下了高坡,她到了关横面前问道:“喂,刚才看见你们和一条大鱼动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喏,都是婴白鬼这家伙惹事。”关横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随即掂着手里的鱼鳞说道:“我正在想啊,咱们要不要把这件坏事利用一下,变成‘好事’。”

    “好事?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大家脸上都有几分莫名其妙,关横便笑着说道:“稍等片刻,现在就要看看巨鱼对于‘揭鳞片’这个仇,到底是什么反应了。”

    “大伥鬼,你带着们一起行动。”关横倏忽喊道:“全部下水,找到那条巨鱼以后,多揭一些鳞片回来。”

    对方领命而去,关横又低声叮嘱道:“婴白鬼,你和巨蜂在旁边,先等着,而后如此这般……”

    听到关横的话,三女都是捂嘴偷笑:“哈哈,又用这种招数,你可真行。”

    ……

    少时片刻,就听见水面“哗啦啦”作响,大伥鬼它们率先扑出来,手里还攥着不少亮晶晶的五彩鱼鳞。

    “咕咕咕”紧接着,就是怒嚎咆哮的巨鱼倏忽劈浪分涛跃出水面,张开大嘴就要喷吐水球袭击五鬼。见此情景,关横和三女齐声大喊道:“好机会,上啊!”

    “唰唰唰”两道疾影趁着巨鱼张开嘴刹那间,哧溜一下钻进了鱼腹,正是婴白鬼和巨蜂。

    这两个家伙进去之后,巨鱼怎么可能有好果子吃?说时迟,那时快,倒霉的巨鱼“噗通”一声落回水里,转瞬就在澎水内折腾开了。

    “哈哈哈快退、快退!”关横一边笑,一边往远处掠去,他还嚷道:“喂,你们也赶紧躲开吧,免得被水溅到。”

    三女也嬉笑着在他身后奔跑,此时就听见澎水那边巨浪翻天,还夹杂着巨鱼的惨叫声,那是婴白鬼和巨蜂在这家伙肚子里开始折腾了。

    仅仅过了数息时间,这巨鱼便已经精疲力竭,身躯摇晃着搁浅在了岸边,关横伸手一拉卿凰,二人倏地疾掠过去,落在巨鱼左近的同时,五伥鬼也都聚拢了过来。

    “喂。”关横此时用脚尖踹了踹巨鱼,而后问道:“怎么样,刚才的滋味不错吧?如果你愿意听我说几句话,我就让你肚子里的宝贝停止折腾。”

    “呼呼……咕咕……”巨鱼的大嘴张了张,发出一连串声音,卿凰笑着开言道:“这家伙答应了,它还说,‘只要不折磨我,万事都好商量’。”

    “好,既然你识趣,那我也该表现一下诚意,张嘴,我先让婴白鬼从你肚子里出来。”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婴白鬼的影子顿时晃悠悠从鱼嘴里飘了出来。

    “咕咕……”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巨鱼情绪异常的激动,就想翻身起来进攻。

    “嚯,你这家伙真不识好歹,还想动手?”关横的脸倏忽一沉:“巨蜂,你再给它来点教训。”

    说时迟,那时快,巨蜂得到命令,在鱼腹内稍一动弹,登时疼得这家伙浑身巨颤抽搐抖动,立刻就老实了下来。

    “哼,要是不略施惩戒,你还是不知道厉害,对了,婴白鬼。”关横扭头问道:“这个家伙肚子里是否干净?”

    婴白鬼微微点头,而后把讯息传递给关横,这巨鱼平素不吃血食,只是靠着吸收澎水内和天地间的灵气促进己身生长,故此腹内没有任何秽物。

    得知这一切,关横点了点头:“嗯,这就妥了。”

    卿凰是何等聪明,听了他的话以后,便突然问道:“阿横,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们在、在……”

    “在哪里?在哪里?”小黑此时跑到二人身侧,先是瞧了一眼让自己乍舌不已的巨鱼,而后继续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关横此时坏笑道:“呵呵呵,小黑,你想不想在鱼肚子游览一番呢?”

    ……

    数息之后,关横他们真的顺着鱼嘴进了对方腹内,这里异常宽敞,小黑东瞧瞧,西看看,还不时用手摸摸,对什么都很好奇。

    “有意思,原来这里就是大鱼肚子里的样子啊。”小黑刚要抓住一个“嘭嘭”作响的东西用力揪拽,卿凰立刻阻止她说道:“千万不要,那是它的心脏一角,要是抓破的话,大鱼就死定了。”

    言到此处,卿凰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这条巨鱼称呼自己为‘文鳐’,刚才说只要咱们不伤害它,就带着大家逆流而上,前往澎水尽头的钟山妖族附近。”

    “原来是巨鱼文鳐。”

    关横和若桃微微点头,他说道:“我之前在句芒离宫那里和神使黄藤学习过上古知识,这文鳐也算是妖鱼中的异种,不好杀戮,不争锋,就靠着吸收天地灵气供自己生长,这回却被群鬼揭了鳞片,说到底也是我们先对不起它了。”

    言到此处,关横的双手倏忽浮起一丝精纯水灵气,他继续言道:“文鳐,我们不会亏待帮助过自己的朋友,你既然身为水中巨兽,想必对于水灵气比较喜欢,这个就送给你吧,等到了目的地,我另有酬谢。”

    说着,水灵气刹那间涌向文鳐的心脏,仅仅是眨眼的工夫,巨鱼之心就产生奇异的变化,它的跳动步骤显出了微妙不同,总而言之,比以前更壮硕了。

    作为直接受益者,正在水中疾游的文鳐当然感到了身体变化,这家伙开始被关横他们胁迫成为“渡水工具”还有些不情愿,但是现在几乎是乐疯了。

    因为关横给的一丝水灵气,比得上巨鱼数年吸收的总和,这一下它就可以向着紫气顶峰的境界再进一步了。

    “嘭、嘭、嘭……”听到巨鱼心脏跳动的声音,卿凰笑着说道:“阿横,你的小恩小惠又起作用了,文鳐通过心跳传播过来讯息,说是感谢你的馈赠,它一定卖力加速前进。”

    “哈哈,你们看见没有?”关横此刻得意洋洋的说道:“打一棒子,再赏一颗糖,这方法虽然老套,可是还挺管用。”

    “哈哈哈”闻听此言,三女都是开怀大笑,就连吞鬼喵、尸马都在旁边低鸣着凑热闹。

    其实,文鳐只要载着关横他们游过数十里宽的河面,就可以任其登岸自行,但关横那一丝水灵气着实起了不少作用,这巨鱼一卖力,竟然一鼓作气游到了百余里外的澎水尽头,这里距离钟山妖族也不过隔着两座山而已。

    “呵呵呵,文鳐,做得不错。”关横和众人走出鱼嘴以后,随手拍了拍它的脑袋,而后把一股水灵气灌注过去。

    “喏,这些灵气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另外还有这个……”关横拿出那些五彩鱼鳞递过去说道:“之前让群鬼揭你的鳞片,也是一场误会,现在都还给你吧。”

    可是下一刻,文鳐却摇摇头,嘴里发出咕咕的叫声。

    卿凰在旁边“翻译”道:“阿横,巨鱼是想让咱们收下这鳞片,每个人都可以保留,以后要是用得到它,就走到澎水边给鳞片灌注灵气,只要文鳐在附近,肯定会过来帮忙的。”

    “哈哈哈,就这么说定了,想不到一场误会,还能结识你这样的朋友,谢谢。”

    关横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而后和卿凰她们上马扬长而去,那巨鱼文鳐却在水里愣了半晌没动地方,也不知是在观察关横他们,还是在回忆吸收水灵气的美妙滋味。

    ……

    “哒哒哒哒哒哒”

    急促马蹄声络绎不绝响起,关横他们眨眼间来到一片山岭附近。若桃骑着尸马在前方开路,就在此时,她倏然扭头说道:“又听见那种‘悲戚鸟’在鸣叫了,公子,难道这附近有妖族人出了意外?”

    若桃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在三大古国和妖族之间的一个传说:凡是有悲戚鸟出现的地方,必有妖族人不幸亡故。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