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69章 句芒与古桑女
    没想到关横的话甫一出口,那年轻女子顿时委委屈屈放声大哭起来:“呜呜呜……你欺负我……弄得人家好疼,而且还骂我是怪物……呜呜呜……”

    “喂喂,你瞎说什么?”关横听了这些话简直哭笑不得:“够了吧?这要是传到别人耳朵里,还以为我把你如何了呢,不许哭,有话好好说。”

    “呜呜呜……凶神,分明就是你欺负人家,还吼我。”女子哭声越来越大,卿凰听得都有些不忍了,她开口说道:“阿横,你说话的语气太冲了,还是我来问吧,赶紧让七鬼把她松开。”

    “松开?那可不行,她可是紫气之境的家伙,万一暴起伤人,尤其是伤到你怎么办?”

    闻听此言,卿凰微微一笑:“没关系,她身上的邪气不是都已经被炼化了吗?再说了,你还有‘那个’呢。”

    说着,卿凰对着关横手里的句芒剑一努嘴,关横登时会意,于是挥手说道:“七鬼,松开她,喂,怪物女子,别怪我没警告你,别打什么歪主意,不然我一剑就斩了你。”

    “公子,你又在吓唬她了。”若桃说道:“咱们还是和气一点吧。”

    “唉,女人总帮女人,倒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嘀咕到这里,关横不禁摇头苦叹,暂时缄口不言了。而若桃伸手拉起了那个女子,对方一身碧绿衣裙,像是各种树叶编织而成,就是沾了不少土,若桃还帮她掸了掸。

    “妹妹,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卿凰询问,那女子扶着旁边的巨大树根坐在上面,她低声道:“我、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名字,不过这附近应该有一棵巨大桑树,是我的本体,经常有飞禽走兽在我的树荫下歇息,它们称呼我为‘古桑女’。”

    关横指着对方说道:“古桑女……啊,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那棵巨大桑树衍生的木妖灵?!”

    “呃,你这个凶神对我不好,还用火烧我,我、我不和你说话。”古桑女说着,便躲到了卿凰身后,还小声说道:“姐姐,求求你,别让凶神伤害我。”

    “我是凶神?!”关横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要真是凶神的话,早就把你烧成飞灰了,你还能站在这里和大家讲话吗?”

    “阿横,别吓唬她,看起来只是个淳朴老实的木妖灵,无意间沾染了邪气而已。”卿凰此时笑了笑,又对古桑女说道:“放心好了,阿横是木神使者,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木、木神使者?那是什么东西呀,我不知道。”古桑女这句话甫一出口,旁边的若桃和小黑登时笑出声来:“哈哈哈”

    小黑边笑边说:“不对不对,我姐夫不是东西……呃?他是个东西,也不对,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们有完没完?”关横此时终于有些生气了,他倏地亮出句芒剑横在古桑女面前说道:“喂,你难道不知道木神句芒吗?这柄剑就是我作为他的神使之信物,看清楚了!”

    “呀!”古桑女这才注意到关横手中的剑,她立刻发出惊喜的叫声:“我认得它、我认得它,这是大恩人的东西!”

    闻听此言,众人显得有些莫名奇妙:“大恩人?那是谁呀?”

    “喂,凶神,能、能让我摸摸它吗?”生怕关横发怒生气不答应,古桑女怯怯的伸出手指想去触碰剑刃。

    关横此时说道:“等等,我又没说不让你摸,而且我有名字,你叫我关横好了,以后不许叫凶神,我也不会欺负你,怎么样?对了,你可先得把那个什么大恩人的事情说清楚才行。”

    闻听此言,古桑女微微颌首:“好吧,既然你们想听的话,那我就说了。”

    由于时间过得太久,也不知是经历了几千年,所以古桑女的记忆有些模糊混乱,她只能一边回忆,一边讲述事情的经过。

    众所周知,雷泽在以前是一片昼夜间经常被霹雳闪电轰击的土地,最开始的时候,这里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几乎是寸草不生。

    可是有一天,某阵强风刮来了一颗桑树种,这东西坠落在地,骨碌进了湿漉的小小土坑内,没有雨水的浇灌、没有丰沃土壤的滋润,可是顽强的树种却长出了嫩绿小芽,它,活了。

    然而雷泽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恶劣了,这小芽出土的第二天,就有一道凶狠的雷电从天而降,狠狠的向它轰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疾影从远处掠来,“锵”神锋出鞘,寒芒一闪而逝,剑刃竟然硬生生把霹雳剖为两截,继而消散无踪。

    有个人缓缓走到嫩绿小苗近前,他柔声说道:“好可怜的小家伙,你……明明就是这么想生存下去,却要屡次遭到厄运,罢了,就让我来帮帮你吧。”

    那人的话音甫落,突然有个水滴掉落在了嫩芽上,这小芽儿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尝过如此甘美之物,不由得疯狂吸吮起来。

    那个人此时站起身,嘴里喃喃自语道:“希望我这一滴泪水,助你茁壮成长,总有一天,这里将绿树成荫,充满勃勃生机,我希望你能成为雷泽最高、最大的那棵树,用你的枝叶为所有生灵挡风避雨,抚育它们成长……”

    说完这些话,那个人抱剑扬长而去,嫩绿小苗得到他的泪水滋润,已经有了一丝灵性,所以才会把对方的声音记住,可是这恩人样貌却始终在记忆中模糊不清。

    “不过,我记得这柄剑,大恩人就是用它斩断了霹雳,救了我,剑上面,还有恩人的气息呢。”

    古桑女此时指着句芒剑,泪水又忍不住涌上眼眶,她嗫嚅着说道:“就、就是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再见到他了。”

    小黑听了半晌,才弄得懵懵懂懂,只是对方动不动就哭鼻子的模样,让她忍不住说了一句:“呃,真是个爱哭鬼。”

    “嘘,别乱说。”卿凰阻住小黑童言无忌,而后又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是要继续留在桑林这里做‘万树之王’吗?”

    古桑女此时还沉浸在回忆过去往事的心思里,茫然的摇了摇头回答:“我、我不知道……”

    她接着说道:“我一直都是按照大恩人的吩咐,不断地用自己的力量在雷泽周围,散播树种,孕育森林,如今已经几千年的时间了……”

    “听古桑女所说,那个所谓的大恩人肯定是木神句芒无疑。”卿凰的话甫一出口,关横和若桃微微颌首:“嗯,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就在此时,古桑女走过来问道:“那个,凶神……啊不,关横,你手里既然持有大恩人的剑,就一定知道他在哪里?能、能带我去找他吗?我有好多好多感激的话要对他讲。”

    “呃,你这可是难为我了。”关横挠着头说道:“实不相瞒,句芒和其余四神在灵界已经消失很久了,生死未卜,就算我能带着你去找他,咱们也无从找起呀。”

    “什么?大恩人消失了?”

    古桑女听到这个消息,禁不住小嘴一扁又想哭,旁边的卿凰于心不忍,便开口说道:“阿横,这话也不能说得太绝对,木神他们只是消失不见,又没有确定死去的消息,古桑妹子要是想去找他,那咱们带她回灵界就是了。”

    “哇,你说得可真轻巧。”关横说道:“不说别的,这雷泽桑林的巨大桑树是她的根源所在,古桑女能够随便和你我一道离开吗?”

    “可以的、可以的,如今雷泽树木成林,绿荫遍地,早就不需要我继续留在这里散播树种了,人家随时都可以离开。”

    古桑女一听卿凰能够带着自己去灵界寻找木神下落,便忙不迭点头道:“而且关横你手里有大恩人的剑,我感觉自己可以孕育出一团本源木灵气浮在上面,双方可以互相融合灵气,循环不息,这样我就可以跟着你们去任何地方了。”

    “这个嘛……”关横心说:“带着你这个爱哭鬼一起上路,对我有啥好处?说不定以后会添不少麻烦,可是不答应的话,卿凰肯定会不高兴,罢了,就同意算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若桃此刻又问道:“古桑,你要是和我们一起走,在这里的巨大桑树会不会就此枯萎衰败?那样就糟了。”

    “不要紧的。”古桑女赶紧说道:“我会把大部分本源灵气留在巨桑树灵根那里,自己和你们上路,如此一来,我的本体会继续在此地生长,过个几百年,它们就能变成我的分身了。”

    听她已经打算得很清楚了,众人这才放心,关横此时拍了拍句芒剑的剑鞘说道:“来吧,用你的本源木灵气附到上面。”

    “谢谢你关横。”古桑女摇身一变化成灵气团,在缓缓消失之前,她还说道:“现在我感觉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呃,她这是在夸奖我吗?”关横苦笑道:“我怎么听出有几分不情愿似的。”

    “呵呵呵,别再抱怨了,走吧。”卿凰对他莞尔一笑,而后大家就出了瀑布后面的巨大石窟,一路无话,用数天兼程赶回了蒲阪城。

    ……

    回到蒲阪城的共主宫殿,先见了虞舜一面,关横又找到了有虞古国的七霸者之一、妖族郎京。

    “啊,关横,你回来了?我正有事要找你。”

    郎京和迎面走来的众人打过招呼,而后火急火燎的说道:“你们走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就收到了妖族那边传来的讯息,说是四大妖族领地都出现了诡异奇兽踪迹,以及邪气蔓延的消息,我想你们一定想知道吧。”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没错,郎兄,还请你把情况说明一下,我们也好即刻赶往妖族那边。”

    “好,诸位听我说……”接下来,郎京就把现今妖族的事情和关横他们言简意赅叙述了一些。

    妖族一共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各自由不同的部落栖息占据。

    这四个妖族分别是:东面钟山妖族,族长是人面蛇鳞的烛九阴;西有伊水妖族,族长是虎身彪躯的马腹;南部是九岭妖族的聚居地,它们的首领是使用奇异幻术的相柳;最北方,有北号妖族的部落,族长是狼首红鬃的狙。

    这四大妖族的领袖,全都是已臻半步紫气的厉害角色,单独一个也许打不过三大古国共主,可是联手的话,以四敌三又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故此妖族和三大古国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依然是谁也无法奈何谁。

    “除了我出身的伊水妖族之外,其余三族对待人类可都不太友好,动不动就会用武力解决问题。”

    郎京说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才继续言道:“这要是别的朋友即将前往妖族境内,我一定会劝他们多加小心,或者打消这个念头,不过你们嘛,应该没这个必要才对,因为要是有不知好歹的家伙惹到你们,光是被教训一顿已经算是捡便宜了。”

    “哎呀我说郎兄,瞧你这话说的。”关横抱着肩膀好整以暇道:“放心好了,我们亦不会轻易对妖族人使用武力的,要是能动嘴解决的事情,大家都懒得动手。”

    “呵呵呵,这样就好。”郎京又问道:“诸位是不是决定现在就出发呢?”

    “当然,我们要办的事情都是宜早不宜迟。”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劳驾你和虞舜大叔说一声,我们就告辞了。”

    ……

    说完这些事情以后,关横领着三女出了共主宫殿,来到蒲阪城中某个隐秘的院落,这里是煞会成员的一个落脚点。

    “参见关公子。”出门迎接的人以前跟随过罗彪,自然认识关横,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要立刻前往妖族境内,需要换几匹善于的坐骑。”

    “是,小人明白了。”这个煞会下属又说道:“距离蒲阪城这边最近的妖族领地,是和有虞古国隔着一条‘澎水’的钟山妖族,不知公子是否决定往那边去?”

    “哦,多亏你提醒,那我们就先去钟山妖族好了。”听了关横的话,此人点了点头,转身去安排了。

    “公子,我听说澎水宽而湍急,现在这几个月,正好是每年涨水泛滥的时间,咱们可得小心一点。”

    若桃的话音甫落,小黑就紧张兮兮的说道:“姐夫,我可不会游泳,你得仔细照看着我。”

    关横没好气的说道:“丫头少来这套,你前几天刚从我这里拿走避水珠,有什么江河湖海还能把你淹死?”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