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64章 石夷族
    “真是碍眼。”小黑再也忍不住腐臭味道顺风飘过来刺激自己,于是扬声叫道:“大伥鬼,去把那只鸟尸摘下来,扔到远出去。”

    “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鬼影晃动,径直朝着那棵树飞了过去。

    关横眉头微皱,他原本想出言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下一刻,大伥鬼疾掠到树梢附近,倏地扬爪一挥,“嗤啦!”鸟尸已经被它扯落下来。

    “不好,有怪物拿走了我们的‘祭物’!!”就在此刻,树林里传出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声:“快把东西抢回来,不然‘豕王’一定会发怒的。”

    听到这喊叫声,关横便猜到了几分,他叹着气说道:“唉,咱们肯定是闯祸了。”

    果不其然,只听见衣袂破空疾响陡起,有几个拎着矛枪斧钺、身披诡异兽皮袍的异族汉子急匆匆从树林间奔了出来。

    这些人虽然只有半黑、甚至深红境界,面对空中攥着鸟尸的大伥鬼瑟瑟发抖,可还是鼓起勇气对着它大喊道:“快、快把我们的祭物放下,要不然,我们就和你拼了!”

    大伥鬼没有得到命令之前,是绝不会和任何人动手的,在他犹豫的时候,关横已经率先策马疾驰而来。

    “且慢动手。”关横此时振臂高呼道:“都是一场误会,大伥鬼,快把那只鸟放到地上。”

    下一刻,大伥鬼依言而行,而后在转瞬间隐身到了关横背后,他翻身下马,接着对那几个异族汉子说道:“诸位,别紧张,我们只是路过,完全没有敌意。”

    旁边赶来的卿凰和和若桃也不约而同说道:“是啊是啊,几位大哥,我们只是看着那鸟尸吊在树上很‘可怜’,想、想把它摘下来埋了而已。”

    见到关横他们几个人御使厉害鬼物,可却没有刻意为难自己,那几个异族汉子不由得放下了几分警惕心,敌意大减。

    “在下是路过的旅人,关横,这几位是……”在他们做过自我介绍之后,为首的异族汉子也报上了姓名,他叫“宣钶”,是附近石夷族部落的人。

    此时此刻,小黑问道:“宣大哥,我能问问那只鸟为什么被吊在树上吗?难道是它犯了什么错?”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他们几个差点笑出声了,若桃低声道:“小黑,人家石夷族部落的规矩,不要随便打听,那样是不礼貌的。”

    “呃,没关系、没关系。”宣钶听了小黑的询问,稍一犹豫就回答道:“其实是这样的……”

    原来在最近,石夷族部落附近的水源经常会漂流各种妖兽的残骸,这些尸首在水中变腐,大大影响了水质,有不少族人在喝过河里的水以后,暴毙而死,不过石夷族对于这种事情也是徒叹奈何。

    他们的风俗习惯,是信奉自古栖息在雷泽桑林里的一种“巨大豕王”,也就是山猪之王,据说,把死去的族人埋在树林里,而后将死去的禽鸟悬挂在林子边缘的树上,逝者就可以得到豕王庇佑、自此安息。

    不过谁要是不小心碰触到了那树杈上悬挂的鸟尸,那就是危险即将降临到石夷族的预兆,被视为大大的不吉利。

    “原来是这样,宣大哥,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是我让大伥鬼去摘鸟尸的。”小黑带着几分赧然说道:“对不起啊。”

    “没关系,不知者不怪罪。”宣钶这个人,你越和他客气,他也就越和善,此时急忙摆手说道:“现在那鸟尸已经被挂回去了,我想豕王大人也不会在意的。”

    这个时候,关横和卿凰、若桃对望了一眼,而后问道:“宣兄,你方才说雷泽桑林里栖息着‘巨大豕王’?那诸位有没有见过它的真面目?”

    “啊?!见不得、见不得。”旁边另有一个石夷族人说道:“豕王大人十分凶恶,而且食量奇大无比,我们这些俗体凡胎要是遇到它,肯定会被活吞了。”

    小黑听完吓了一跳:“这么可怕?!”

    “那当然,就说前一阵吧,我和几个族人在桑林河岸周围设下陷阱,要捕捉一只九眼老鳖,谁知道等了三天三夜,也不见妖鳖到来。”

    宣钶叹了一口气说道:“后来有个进入雷泽桑林采药的族人半夜跑回族里,他告诉大家,自己在山坡上无意中眺望到有个巨大身影在黑暗中张嘴,硬生生咬掉了河里妖鳖半截身子,而后扬长而去,我估计,那就是豕王大人的真身,真是太可怕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关横和三女心中都是微微一动,意识到自己寻找的目标,可能就是宣钶嘴里形容的“豕王”。

    “对了,关兄弟。”宣钶此时问道:“这片林子前方就是雷泽的入口,难道你们是想进去?最近豕王大人的吼叫声昼夜不停,我只怕你们要是在此刻前往,会遇到危险。”

    若桃在旁边赶紧开言敷衍对方说道:“不不,我们只是想从雷泽边缘借路而行。”

    而后,为了打消石夷族众人的疑虑,若桃还随口说了一个附近的地名,表示自己和伙伴是要去那边,宣钶这才点了点头:“嗯,那我就放心了。”

    说起来,石夷族人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好勇斗狠,尤其是认定了你是朋友之后,他们都显得而格外热情,在出了树林附近,和关横他们分手时,宣钶等人还送了一些石夷族自配的防瘴气草药,关横也没客气,收下之后回赠了几颗妖珠给对方,大家就此欢喜离去。

    看到对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内,若桃此刻说道:“公子,我估计这几位石夷族大哥形容的‘豕王’,应该就是神兽封,你说是吧?”

    “嗯,食量奇大无比的山猪之王,哈哈哈,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是它呀。”关横笑了笑:“姑娘们,走吧,该进入雷泽桑林喽。”

    传说在更远的上古时代,这里昼夜被雷电霹雳轰击,形成了一大片泽地,而后,不少树木在此地生长、它们枝繁叶茂,遮天蔽月,渐渐地延伸到了百里的范围。

    其中最大的一棵参天古树,是高达数十丈的巨大桑木,状若华盖,独秀林中,被视为树王之王,此地因此得名桑林。

    桑林境内,绵延百里,分为外围的石林坡、中段的苦雨潭,和尽头的桑王峡,在方才和石夷族众人谈话的时候,关横他们得知了这些讯息。

    虽然对方没有清楚的看见过“豕王”,但是根据在此地居住多年的经验,他们推断豕王肯定栖息在桑树之王所在的“桑王峡”,那里也就成了关横他们即将前往的地方。

    “这里是石林坡,栖息的妖兽大部分只有深红、半黑境界,都是石夷族平素捕猎的对象。”关横此时走在最前面问道:“刚才宣钶他们是这样说的吧?”

    “是啊,姐夫,我也听见了。”小黑骑着马走在他身侧,一边欣赏沿路风景,一边说道:“其实这雷泽桑林景色还挺不错的,哪里像几位石夷族大哥说的‘很恐怖’的样子?他们八成是在吓唬我吧?”

    “别大意,平静的外表之下,通常会出现不知名的危险。”若桃故意吓唬小摇头吓唬小丫头说道:“不如说,你后面就有个……怪物呀!”

    “呃啊啊”闻听此言,吓得小黑头也不敢回,急忙甩动缰绳喝令自己的坐骑向前跑:“驾驾”

    卿凰一见就急了:“小黑,别乱跑。”

    说罢,卿凰策马去追她,若桃也感到自己言多语失,叫尸马加速前进也跟了过去,三女反而把关横远远抛在了后边。

    “喂,你们姐儿几个怎么说走就走?”关横此时拍着自己那匹驽马骂道:“不中用的畜生,吃得比别的马多,跑得比别的马慢,叫我说你什么好?”

    那匹马也是被关横说了几句,竟然开始赌气犯倔,打着响鼻喘粗气,可就是不肯往前走。

    “给你点厉害瞧瞧。”

    “锵!”关横探臂膀拽出虹云剑,朝着这匹马的后腚就戳了过去。

    胯下坐骑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关横一发狠,这家伙顿时咴咴暴叫一声,撩开四蹄狂奔了起来。

    ……

    另一边,卿凰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小黑的马缰绳,这才阻住了对方的坐骑跳进路旁深沟里,她沉着脸说道:“你叫这马瞎跑什么?知不知道很容易出危险?”

    “我、我……”小黑一时支支吾吾无言以对,若桃赶紧过来打圆场:“算了算了,都是我不好,没事胡乱吓唬她,小黑啊,别在意,我向你道歉。”

    “哼。”小黑缓过神来以后立刻说道:“光道歉可不行,你得好好补偿我。”

    “行行,谁让姐姐我理亏了呢。”若桃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好玩的玩具?或者我讲个笑话给你听?”

    小黑眼珠一转,也不知心里在憋什么坏主意,她随口说道:“我还没想好,反正你记住,欠我一件事就行了。”

    “喂,你们别闲聊了。”卿凰扭头一瞧,突然叫道:“阿横、阿横没跟过来呢。”

    小黑坏笑道:“姐夫该不会是被什么妖兽叼走吃了吧?”

    “呸,那些妖兽要是让公子看见,也许被吃的就是它们了。”若桃没好气的说道:“公子的凶猛程度,可胜过妖兽十倍呢。”

    闻听此言,小黑在马上笑得打跌:“哈哈哈,对对对,你说得一点都不错。”

    “你们两个活宝可别再闹了,听了这句话,我可真是笑不出来……”卿凰的话音甫落,半空中赫然飞来十几道黑影,咕嘎怪叫着急速俯冲下来,全都恶狠狠的袭向她们,原来是一群秃顶黄颈的妖鹫。

    “找死!”眼见这群妖禽大部分只有半黑境界,若桃顿时甩动腕上锁链断掌,“哗楞楞呼呼呼!”

    就只见砰然疾响络绎不绝于耳,这些不知好歹的妖鹫顿时翎毛飙飞,惨叫嘶鸣着纷纷坠落。

    六伥鬼此刻都在卿凰身边,她见到剩余两只妖鹫在空中慌忙打个回旋就想逃跑,于是指着对方叫道:“们,把这几个家伙生擒过来。”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们魂影疾窜,分左右围堵上去,那两只妖禽猝不及防,霎时就被鬼爪扣住背脊、脑壳,硬生生拽到了卿凰面前。

    “喂,我问你。”卿凰对其中一只体型较大的妖鹫说道:“看样子你们这些家伙不是为了捕食而来,为什么要袭击我们?说实话,不然我就让把你撕了。”

    “叽叽……咕咕……”那只妖鹫意识到拥有驭兽珠的卿凰可以听懂自己的言语,于是对着她一阵急促低鸣。

    “你说什么?!”卿凰听了妖鹫的叫声,脸上出现了惊愕之色,而后她一挥手说道:“,放了它们吧。”们随手把妖禽往空中一扔,对方立刻火急火燎向着远方飙飞而起。

    “卿凰,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若桃询问,她这才缓过神,随机答道:“这些妖禽说,咱们自从一进到石林坡这边,就已经被‘某些家伙’发现了,对方能够强迫大量妖禽妖兽进攻咱们,这几只鸟儿,不过是先来试探的。”

    “什么?咱们被敌人盯上了?”若桃此时嘀咕道:“难道是那个什么‘豕王封’耍的花样不成?”“这个还不太清楚。”

    卿凰摇了摇头说道:“咱们还是等到阿横过来再和他商量吧。”

    “怪了,咱们大半天又是打架又是吵闹,公子怎么还没跟过来?”若桃的话音甫落,卿凰和小黑的脸上也出现了茫然和疑惑之色。

    ……

    与此同时,关横在后边遇到了一点小麻烦,那匹驽马坐骑被教训了一下以后,果然跑得快多了……甚至是根本就不听关横的指挥,自己胡乱跑了起来。

    “喂喂,你这杀千刀的死马,快给本少爷停下!”关横此时几乎被颠下马背,气得他破口大骂:“早知道刚才一剑把你脑袋削下来,我宁可徒步走着去追卿凰她们。”

    “呜噜噜咴咴咴”他胯下这匹坐骑越跑越撒欢,根本就不听关横的叫嚷。

    就在下一刻,此马骤忽疾窜越过面前宽阔的壕沟,向着一片长满荆棘的洼地扑去。

    “危险!!”关横见状倒吸一口冷气,这要是直接跳下去,尖刺荆棘非把这匹马的肚腹豁开,来个大开膛不可,无奈之下,他倏地一拍铜瓮:“婴白鬼,快用原火劲把前方荆棘烧毁”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