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65章 桑林异变(第五更爆发)
    “吱吱吱”

    电光火石间,尖鸣的婴白鬼魂影飞出铜瓮,周围浮现出近百火劲血刃,照着前方荆棘迅速飙去,“嗤嗤嗤唰唰唰”血刃挟裹无匹火劲,霎时将周围数丈内的荆棘切割殆尽,关横的马此时才啪嗒落地。

    “呼,好险好险,你这该死的畜生,差点扔掉小命,甚至连累我,知道吗?”关横挥手一巴掌拍在马头上:“我真有心现在就弄死你,可你要是死了,我就得在丛林沼泽里步行,才不便宜你呢。”

    说完这句话,关横又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不知名的区域,这里是一片荆棘洼地,不是到处盘根错节的古怪黑草,就是嶙峋怪石。

    “婴白鬼,咱们好像迷路了。”嘴里虽然这么说,不过关横并不太着急,他随口说道:“你赶紧感觉一下六伥鬼它们的气息,咱马上就可以找过去。”

    “吱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低鸣点头,稍一停顿,它就伸手指向了东北方向,关横笑道:“好,还是你行,我要指望着这匹废物马,估计走上一两年都没希望出去。”

    “呜噜噜”听了关横的话,驽马坐骑好像还有些不服气,忍不住打了个响鼻。

    “哼,就你这个德行还好意思反驳?”

    关横瞧着对方不争气的样子,真恨不得再给它几巴掌。可是此刻婴白鬼已经向前飞去,关横只好用双足一磕马腹说道:“赶紧走,你再敢拖延时间,老子真的剥了你这身皮!”

    ……

    卿凰她们又在原地等了一会,还是不见关横到来,小黑一时气闷,呼的跃下马背落在平地。

    若桃见状赶紧跟着跳下尸马,她说道:“喂,小祖宗,你可不能再乱跑了,要不然公子一会到了,又找不着你,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前进?”

    “真嗦,我只是想找个有风的地方吹吹嘛。”小黑说着,往附近的大岩石上一坐,若桃没办法也只好在旁边守着她,她俩又唧唧喳喳的嘀咕起来。

    “阿横这家伙,等了他一刻时间也不见人影,真是岂有此理。”卿凰骑在坐骑上,心中泛起一股无名火,她嘴里念叨着:“他就是现在出现,我也要狠狠骂他一顿出气。”

    “嗷嗷嗷”就在此时,不远处密林里赫然传出一阵阵兽吼,立刻惊动了小黑和若桃,卿凰对她们挥手道:“赶紧上马。”

    接着,她又吩咐道:“大伥鬼和巨蜂赶紧去前方探查情况,四只留在这里保护我们。”

    “呼呼唰唰唰”转瞬之间,六伥鬼魂影在空中骤分,各自行事。们静静浮在卿凰、小黑和若桃身侧,严阵以待。

    其实就在此时,关横已经策马来到了她们背后不远的地方,就连密林里的兽吼声,关横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原本想马上过去招呼对方,可是关横看见卿凰调配六伥鬼极为熟练,不觉暗暗点头。

    他心中泛起了一丝看玩笑的想法:“这样吧,就让这三个姐们现在这里待着好了,我绕道过去,把密林里的妖兽解决,再和她们说话不迟。”

    伸手把自己那匹马系在某棵树下,那家伙此刻不叫也不闹,只顾着低头啃食青草,倒也没给关横添任何麻烦。

    “噌噌噌唰唰唰”几个起落纵跃之间,关横悄无声息绕过了三女身处的土坡,径直冲向前方的密林,数息之后,他已经摸到了兽吼声的地方。

    关横如同鬼魅般爬上一棵参天古树,在茂密树冠之间藏住身形,点了点不远处低嚎集结的群兽,他嘴里嘀咕道:“嚯,数量还真不少。”

    这群兽的数量少说逾百,而且实力最差的也是黑气顶峰程度,此时,他心想:“你们这么大阵仗,真的是想对付三个姑娘?太认真了吧……”

    为首的妖兽,是一只体格魁梧健壮、周身都是疙里疙瘩肿块的奇兽,这家伙长了个青面獠牙,尖耳长吻的狼头,身躯却和熊罴没什么两样。

    “狼头熊?!”关横身上有识兽图腾,能辨认出天下大部分妖兽的种类,自然认得对方的名字。

    这狼头熊可谓是妖兽里的异类,性格凶残好斗,又天赋异禀,甫一出生还在幼年期就是黑气初阶的妖兽了。

    而且狼头熊是天生的妖兽领袖,能够令不少异类妖兽拜服在自己脚下,不管走到哪里,身后都有一大票“跟班小弟”随行。

    “听说狼头熊一向只在妖族境内活动,极少来到三大古国这边啊。”

    关横此时摸了摸背上的似雪弓,他心中暗想:“要是现在一箭取了狼头熊的小命,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这兽群也会自己四散逃生,不过那样就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了。”

    他又复想道:“不如这样,稍微观察一会,它们要是敢对卿凰不利,再宰了妖熊不迟。”打定了主意,关横便在树梢上盘膝一坐,静静观察起来。

    那狼头熊注意到面前近百只黑气妖兽围拢聚集得差不多了,便立刻低吼一声,威慑对方不要乱吵乱叫。

    狼头熊的吼声,霎时传遍周围数十丈内群兽的耳畔,这些家伙登时吓得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原先嘈杂纷乱的低嚎缓缓消失,它们全都变老实了。

    “嗷嗷嗷嗷嗷呜”

    在此时,狼头熊抬起一只前爪,指着远方桑王峡的位置,朝着群兽发出嘶吼,似乎是在命令它们向那边前进,有几只实力最强的黑气妖兽立刻惊得浑身打颤,其中一个白毛兽缓缓站起身,走到狼头熊面前连连摇头,表示不同意。

    谁知道就在下个瞬间,狼头熊眼中凶芒迸现,倏地张嘴咬在对方脖颈上。

    那白毛兽的实力原本就比它相差一线,遭到偷袭以后无力反抗,顿时惨叫一声瘫倒在地,颈嗓的创口不断向外飙红,眼见就不能活了。

    群兽一见老大发狠,咬死了平素最得力的一个手下,顿时吓得浑身抖如筛糠,狼头熊此时呲着染血的獠牙,对着那群妖兽昂首狂吼,大有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意思,近百只黑气妖兽没有办法,只好向着桑王峡那边急速行进而去。

    关横把这一幕情景瞧在眼中,有些莫名其妙,他嘴里嘀咕道:“怎么,竟然不是去找卿凰她们的麻烦?”

    “呜呜呜……”可是此时,狼头熊兀自在原地低声嚎叫,似乎还有些没有了结的事情要去做。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这凶兽几个起落间纵跃到了十余丈外的山坳里,关横觉得奇怪,身形一晃迅速下树也跟了过去。

    这一摸过去观看不要紧,还真是让他吃了一惊,原来山坳里横躺竖卧全都是一些妖兽尸骸,这些家伙身躯上的伤口还在咕嘟淌血,尚未枯涸,可见是刚死了不久。

    “嗤啦、嗤啦!”狼头熊用自己的獠牙利爪撕扯着死兽的血肉,随即大吃了起来,这家伙越吃越多,双眸从灰白颜色渐渐泛起一丝血红。

    “呃,这家伙是肚子饿了?!”关横看到对方大快朵颐,微微皱眉,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了另外一些事,这些死兽身上全都残存着几分邪气,看样子在身前就已经被邪气沾惹了。

    “嗷呜”大吃一顿之后,狼头熊感到格外满足,立刻拔身而起,向着桑王峡的方向狂奔而去。

    “哼,就这么走了?留下一堆麻烦事。”关横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倏忽一挥手,“呼”大股原火之力霎时间覆盖了整片山坳。

    “不处理掉这些沾惹邪气的尸骸,它们早晚会互相融合,变成四处作恶的邪尸,还是用原火之力炼化的好。”关横看着这些残躯化为了灰烬,这才转身扬长而去。

    少时片刻之后,还在山坡上待着的三女突然看到远方密林里升起黑烟,都觉得有些奇怪,吞鬼喵突然在小黑怀里一挣扎,噌的落在了平地。

    “喵呜。”下一刻,猫儿就扑到了突然出现在山坡下的关横身上。

    “喂喂,你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该改一改了。”

    关横此时搂着吞鬼喵笑了笑,又对卿凰她们说道:“怎么了?都看得愣神,难道不认识我了吗?”接着,他不等大家询问,就把刚才自己看见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这么说……原本打算来袭击我们的邪气妖兽已经死光了,现在又有另外一群家伙向着雷泽桑林尽头出发?”卿凰开口问道:“你知道对方打算做什么吗?”

    “这个我可不太清楚,毕竟我身上又没带着驭兽珠,可听不懂妖兽在说什么。”

    关横把两手一摊摇了摇头,可是他又把话锋一转:“不过呢,看那群家伙气势汹汹的样子,还有狼头熊的表情,似乎是要去拼命,估计和咱们要寻找的‘那位’脱不了关系。”

    三女闻听此言,不约而同的开言道:“你是说,封?!”

    “呵呵呵,也许吧,咱们应该赶紧跟上去,有可能目睹一场大热闹,走吧。”关横的话甫一出口,自己立刻跑到后方牵了马翻身而上,和大家一起穿过了前方密林,来到了雷泽中段的“苦雨潭”。

    “嗷呜呜”一条浑身黑鳞的长吻凶鳄从水潭边缘疾窜出来,张开血盆大口朝众人噬来。

    “找死。”关横的虹云剑、卿凰的灵剑和若桃的吞雷刃霎时间化为三道迭现寒光,“噗噗噗!”长吻凶鳄登时被斩成数截。

    其中一片鳄鱼肉正好凌空落下,吞鬼喵毫不客气的纵身跃起,将其叼走,三口两口便吃下了肚子。

    “你这馋嘴死喵,吃相太差了。”关横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卿凰笑道:“喂,别光顾着责备它了,你看看,咱们现在都被凶鳄包围了,这可都是因为你的缘故。”

    原来刚才大家路过苦雨潭这片水域,关横隔着老远就看见一头巨鳄从水里冒出半个脑袋,用闪动凶芒的双眸瞪着大家。

    关横看出这个家伙对己方有威胁,立刻取弓出箭,贯穿了对方的颈嗓咽喉。

    可是这一下也惹了不小的麻烦,那只巨鳄可是苦雨潭群鳄的首领,中箭断气之后立刻惹怒了数量过百的长吻凶鳄群,这群家伙立刻围拢上来,对着大家发动了悍不畏死的进攻。

    听到卿凰此时语带奚落揶揄,关横一晃脑袋分辨道:“这怎么能怪我呢?当时你们谁也没阻止我出箭不是吗?”

    “好了,我才懒得和你磨牙呢。”卿凰看到他脸红脖子粗的样子觉得好笑,随即说道:“咱们赶紧把这群凶鳄打发了才是真的。”

    按理说,关横和七鬼、若桃、卿凰用尽全力,彻底剿灭这群凶鳄不是不可能,可那样做不但费时耗力,还会让身上沾染不少妖兽的血气,会把整片雷泽桑林的兽群都吸引过来的。

    眼珠一转,关横突然问道:“你不是可以吹吹那个竹笛,震慑群兽吗?现在还管用不?”听到他询问,卿凰立刻答道:“管用,不过你得替我争取一点时间才行。”

    “好,瞧我的。”关横倏地一拍腰间绿魍小鼓:“猎獬,出来帮个忙。”

    “呼”独角猎獬眨眼间飞向群鳄所在的水潭上方,只听“唰唰唰”疾响不断,大片金网登时把它们彻底罩住了。

    “嗷嗷嗷嗷嗷嗷”这群凶鳄不断爆发狂猛黑气,想用利爪獠牙扯破金网,可是此网疏而不漏又坚固异常,硬是没有放走任何一只凶鳄。

    “公子,成功了。”

    “姐夫,好棒!”若桃和小黑在旁边不约而同叫起好来,可关横的脸色微微一沉,他扭头说道:“金网阵撑不了太久,你那边好了没有?”

    “行了行了,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这句话甫一出口,卿凰便把竹笛出现了,悠扬曼妙的的曲调霎时间向四面八方飘去,这些原本瞪着赤红双眸,想要择人而噬的凶鳄,突然身躯晃颤,心神剧震,而后缓缓的缩回了水里,纷纷潜行而去。

    此时此刻,卿凰一边吹奏竹笛,一边向前方走去,白纱裙角、鬓边青丝被微风轻轻撩起,娉娉婷婷,身姿曼妙,恍如凌波仙子缓步而行,后面的众人都不觉看得有些痴了。

    ……

    另一边,雷泽尽头的巨大桑树下,正在呼噜噜打鼾的一只巨兽身躯微震,这家伙倏地支起半边蒲扇似的大耳朵,仔细听了听,仿佛也留意到了悠扬及远的美妙笛声。

    但巨兽实在是太贪睡、太懒了,只是稍微一翻身,便又打起了呼噜。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