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63章 九眼妖鳖(第三更)
    关横的话音甫落,霎时间一挥手,面前的硕大火圈登时缩减,继而消失不见,那正在中间嚎叫的凶猿之魂微微一愕。

    就在下一刻,若桃已经跑过去,用吞雷刃挑起夏耕尸珠和黄尸珠收进怀里,她此时笑呵呵的说道:“十二古尸,总算把你们都解决掉了。”

    “吱吱吱”婴白鬼一晃身落在黄尸身侧,伸出小手一掏,取出个蔚蓝色的诡异妖珠,若桃低声嘀咕道:“黄尸以前可没有喷吐冰息的能力,大概就是借助了此物吧?!”

    关横瞥了一眼面前不远的凶猿之魂,他笑嘻嘻问道:“怎么样?你是想和我们相安无事呢?还是动手一战?先说好了,你的实力在我面前,也就是这个……”

    说着,关横翘起自己一根小拇指继续开言:“我劝你还是掂量清楚再做决定,要不然,那就是找倒霉了。”

    “呜呜呜……”听到关横的话,凶猿之魂气得魂影乱颤,但是关横可没夸大其词,所以说,这家伙也是没有把握打赢对方三个联手,再说了凶猿和三尸决斗的时候,也是受了伤的。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若桃、婴白鬼一起走出了冰涧峡入口。

    “呵呵呵,公子,你这招也太损了点。”

    若桃将手里的蔚蓝妖珠反复抛接,嘴里说道:“刚才还耍坏心眼激怒凶猿妖魂,让它和咱们动手,你却趁此机会生擒它,用水灵之精将其封印在了这颗珠子里。”

    “说什么耍坏心眼就有些过分了,若桃,这叫兵不厌诈才对。”关横此时呵呵笑着说:“我也没料到,这家伙害怕原火之力也就罢了,居然还会被水灵之精给困住,活该它倒霉。”

    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开言道:“我看这珠子蓝汪汪的挺漂亮,卿凰那柄‘莲花奇刃’上面正好有个凹孔,就把珠子塞进去算了。”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若桃点头的时候,婴白鬼已经在前方开始叫了:“吱吱吱”

    关横说道:“行了,这里就是联系大风的地方,等着,我叫它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吸气,随即抿声长啸,瞬息响彻云霄,只不过眨眼的工夫,巨禽大风就已经展翅疾掠而来,呼的一下落在了他俩身侧。

    “咕咕,你们这一趟去的时间还挺短。”这巨鸟开口问道:“怎么样,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

    “哈哈哈,这还用问了吗?”关横笑道:“我们出动,向来是满载而归,走吧,劳驾你再辛苦一次,送我们去濡龙江对岸。”

    ……

    少时片刻,巨禽大风已经落在了关横他们准备和卿凰汇合的江边,大鸟即刻告辞而去,说是前往妖族领地去了。

    “咦,不见卿凰和小黑……”若桃此时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而后说道:“看来咱们到的比较早喽?”

    “是啊,有大风就是不一样,眨眼间就是目的地了。”关横摸着下巴笑道:“咱们以后要不要多多利用它呢?”

    “不行不行。”闻听此言的若桃忙不迭说道:“如果这样的话,你们滞留人界的时间就会缩短,我可舍不得你们太早离开。”

    “嚯,妹妹,你这话说得好像有些自私啊。”

    关横故意说道:“如今人界四处都被邪气肆虐,大家生活恐慌无助之中,我和卿凰也恨不得早点找齐九兽神魂,回去救芫歆公主,你却因为舍不得我们,想拖慢大家行程?”

    “我、我……啊呀,人家是口不择言呐。”若桃刚刚捂起脸,想说句道歉的话,关横却呵呵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头:“好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若桃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开玩笑?”

    “是啊,刚才说利用大风当咱们坐骑的事,确实是逗着玩的。”

    关横稍微一顿这才继续说道:“你以为大风这副临时肉身很好用吗?它之前就说过,每全力飞行一次,这肉身就会出现些许崩坏的迹象,所以能免则免,只能在关键时刻用上几次。”

    言到此处,他背负双手,看着远处奔流不息的江水低语道:“还有,最关键就是你刚才说的,咱们在一起旅行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做哥哥的,也舍不得和你分开,咱们……能多聚一时,也是好的。”

    “公子……呜呜呜……说得我好感动……”若桃此时带着哭腔言道:“我要是有眼泪的话,一定会流出来的。”

    “不行,不许哭!”关横扭头对着若桃做了个鬼脸,而后言道:“小女鬼呀小女鬼,你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把快乐带给身边的每一个人,这才是我喜欢的若桃妹妹。”

    “哈哈哈,不哭就不哭。”若桃还揉了揉眼睛,随即笑道:“老实说,有你这么个大哥真不错,最少没人敢欺负我。”

    “拜托,你现在已经是这个人界最强的女鬼了。”关横讪笑道:“不欺负别人就已经不错了。”

    他俩刚说到这里,婴白鬼倏地向江面那边掠去,关横扬声问道:“是不是卿凰她们过来了?”

    “吱吱吱、吱吱。”婴白鬼在水面上摇了摇头,而后突然掠到了下方,哗啦声响中,不知从水里拽上了什么。

    “走,过去看看。”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已经和若桃走到了那里,原来婴白鬼这家伙从水里捞上了一只圆乎乎的妖兽,不过早就咽气了。

    关横皱着眉说道:“一只九眼妖鳖,就是个头大一点,也没什么稀奇的,你捞起它做什么?”

    “吱吱吱。”婴白鬼飞过来拽了拽关横的衣袖,又指了指九眼妖鳖身上的窟窿,若桃此刻瞧出了一些门道,她忙不迭开言:“公子你看,这妖鳖身上的窟窿孔洞好像都是、都是牙齿印。”

    “嚯!这张咬鳖的嘴可真够大的。”听了她的话,关横立刻点了点头,他又说道:“看来对方只咬了一口,就把倒霉的妖鳖扔了,是觉得不好吃吧。”

    “喂阿横”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正是卿凰在呼喊,关横立刻扭头招手:“喂,来来,我们在这里呢。”

    “哒哒哒”他的话音刚落,急促马蹄声骤响,戎宣尸马先驮着小黑跑了过来。

    “姐夫”小黑看到关横之后,身手变得异常敏捷,倏地从尸马背上往关横怀中扑过来,关横猝不及防,脚下“腾腾腾”退出去好几步,他嘴里说道:“小祖宗,你搞什么突然袭击呀?”

    “和你说呀,我在路上和卿凰……咦?这是什么?”

    看到九眼妖鳖的遗骸,小黑也不和关横聊天了,自己跑过去,绕着那个大家伙转了起来,嘴里还说道:“哇,你们看看,这家伙好像是被谁咬碎了一样。”

    “如果真是如此,对方的嘴肯定非常大。”卿凰走上前,伸展双臂比了比,然后对关横和若桃说道:“最少估计,能把咱们三个一起吞下去。”

    “呃,你说得还挺人……”关横的话还没说完,卿凰腰间宝石上骤忽浮出、凿齿二神兽之魂,它们齐声说道:“好臭好臭,是臭烘烘的食物残渣味道,难道是‘那个家伙’在附近吗?”

    “没有谁在附近呀。”卿凰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又问道:“你们说什么呢?”

    “呃,我先来看看。”之魂漂浮到九眼妖鳖尸骸上方,而后十分笃定的说道:“你们看,我就说嘛,这是封的食物残渣!”

    “封?!”关横、卿凰、若桃和小黑不约而同说道:“就是大风说的那个‘又馋又懒’的肮脏家伙吗?”

    “哈哈,这话倒也没错。”

    笑着说道:“封那夯货确实喜欢吃、喝、睡,就连芫歆公主以前以经常拿这些事取笑它,不过封神力惊人,在过去轻而易举就可以开山移海,在我们九兽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实力。”

    凿齿在旁边搭言道:“这只九眼妖鳖身上的窟窿,确实是封那张大嘴咬出来的,关横,尸骸是从何地飘来?”

    “我刚才推测了一下,应该是濡龙江上游……”听了关横的话,若桃赶紧拿出地图查看了一下,继而抬头说道:“没错,那里就是雷泽桑林的入口附近。”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去找封吧。”说完这句话,和凿齿接着言道:“卿凰姑娘,我们先歇息一会,等到你们寻到那夯货之后,叫我们出来就行了。”

    “好嘞。”卿凰答应一声,这俩神兽之魂登时缩回到了她腰间的宝石上。

    若桃此时看了看地图,又对大家说道:“这雷泽桑林附近有个边远异族,不属于三大古国和妖族势力,但是族民骁勇善战,咱们可得小心一些。”

    “异族?我可是好久都没遇到这类人了。”关横摸着下巴笑道:“那时候还是初到崇国北方,我和几个异族的人有过接触,想想都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若桃,那个异族有名字吗?”

    “有,这群人好像自称是‘石夷’。”若桃低声念出这个名字以后,又问大家:“怎么样,是不是有种很怪异的感觉。”

    “呵呵呵,这只是你心中疑神疑鬼而已。”卿凰满不在乎的说道:“咱们的目的是寻找封,可不是去找异族人的麻烦,到时候绕开他们的领地前进也就是了。”

    小黑在这时嬉笑着摇动关横的手臂:“姐夫,人家想听听异族的事情,你给我讲讲吧。”

    “好好,你先上马,来来,大家也都准备上路了。”关横笑着说道:“反正路上闲着没事,咱们一边前进,我一边讲给你们听。”

    就这样,关横把自己在崇国北方见过的异族情况,统统和大家说了一遍。

    什么以北方塞外的一座小城命余城为中心,有四个异族,东面是‘诸犍族’,他们住在深山之中,模样和长相基本和人族相差无几,但是身上长满了豹皮似的花斑。诸犍族的祖明身形矫健,以速度见长,并且喜欢豢养豹群,训练之后为自己捕猎。

    西方盘踞的异族部落是‘墨族’,他们的特征就是长着一头暗青色的长发,这一族人居住在大河边,擅长用树叶吹奏奇妙的声音,控制水鸟捕鱼。

    这个部族男子很少,大部分劳作和捕猎都是由女人完成,但是墨族人无论男女都是很厉害的战士,没人敢招惹他们。

    关横在路过那里的时候,冉遗怪鱼的窝巢里救过族长的孩子,并且得到了鱼卵炼化的异宝避水珠。

    南部最繁盛的异族是‘天禺族’,族人身材雄壮,长相威武,这个族群在四大异族里显得最神秘,很少和外界有过多来往,只知道他们崇拜一种妖兽中的巨猿为图腾,并在其中获得了惊人的膂力,单以力气而言,天禺族也是四大异族中最强的。

    最后则是位于命余城北方的异族领胡族。它们是命余城附近最不受欢迎的一族了,这群家伙外貌生得佝偻丑恶,喜欢到处挑衅、残杀弱小的部族。

    但是领胡族的人个个好勇斗狠,实力不弱且擅长使用毒物,就连其余三个异族,也经常受到他们的算计和骚扰。

    听着关横讲述过去的奇闻异事,三女都是乍舌不已,连连称奇。

    “听公子这么一说,异族人还真是各有各的特色。”若桃此时带着几分神往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骑着尸马,把公子走过的路在再走一遍,我想,这肯定是惊险刺激的旅行吧。”

    “呵呵呵,那是那是。”关横笑道:“不过也让我认识了无数的朋友,包括你、恬琳和阿狗,还有渭水部落、木族和巫族的诸位,正是因为有你们,我才能一路有惊无险走到现在呀。”

    “呃,姐夫的经历还真够刺激的,我敢打赌,咱们以后还可以遇到更有趣的事情。”小黑在马上像是自言自语,又好似是在对卿凰说话,但是后者抿嘴轻笑,却不言不语。

    “咦?”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关横突然一愣:“那棵树上是什么东西?”原来众人顺着濡龙江沿岸前行,此刻途经一片低矮的树林,关横看见树林边缘一棵树上挂着某物,被风一吹摇摇晃晃。

    “是、是个妖禽的尸体?!”若桃瞧得仔细,而后语带厌恶的说道:“这到底是谁的恶作剧呀?把一只死鸟捆住脚爪吊在树上,好恶心。”

    卿凰也皱眉道:“就是,这鸟尸似乎都已经被暴晒了一段时间,腐臭味都被风吹过来了。”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