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62章 笛音退群兽
    “唰!”凌厉猛攻眨眼即到,三古尸看到婴白鬼那硕大的原火血刃疾飙而来,登时吓了个魂飞魄散,这东西万万不能硬接,于是它们发出尖声怪叫抱头鼠窜躲避。

    “砰!”硕大的原火血刃没打中任何一个古尸,反而狠狠轰在前面那个窟窿的厚实冰层上。

    “咯剌剌噼啪噼啪嘭嘭嘭!”炽烈火劲打得冰层龟裂粉碎,紧接着,大股寒气裹着一个巨大妖魂疾扑而出。

    “嗷呜呜”

    这冰雪凶猿的妖魂看到相顾尸、黄尸和夏耕尸瞬间顿时勃然大怒,想当年,自己和冰蛟两败俱伤,就是被这几个腌东西偷袭身殒,还追得自己的妖魂疲于奔命,此仇此恨,比天高、比海深,不能不报!

    如今凶猿妖魂吸收了冰涧峡腹地所有的万年寒气,已臻紫气之境顶峰,它早就憋着一口气要找这些古尸算账呢。

    就在这时,相顾尸刚才被关横、若桃和婴白鬼打伤,现在看见凶猿之魂发威,竟然吓得一个没站稳趔趄跌倒:“扑通。”

    “嗷呜!”凶魂见此良机哪里可放过,一个急速晃动挪移到了对方身边,“啪、啪!”凶魂利爪已经抓住了相顾尸的躯体。

    “嗤啦!噗”紫气凶魂利爪吐劲,登时把相顾尸扯成两爿,“呼啪嗒!”凶猿妖魂灭掉一个仇敌,顺手将残尸远远抛开,不偏不倚落在关横和若桃的脚边。

    “咦,相顾尸珠?”若桃喜滋滋的从地上拈起一颗珠子:“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叽叽叽”

    见到凶魂灭杀相顾尸,夏耕尸和黄尸吓得尖叫倒掠疾退,想要逃遁到远处,可是关横的眼珠一转,突然发笑道:“喂,你们有恩怨未了,别想逃走,妖魂,还是让我帮你一下吧,婴白鬼,原火之圈。”

    “吱吱吱。”

    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尖啸一声,和关横同时出手,将两道原火之力贴着地面疾旋,各从左右向两边合拢,刹那间把凶猿妖魂和夏耕尸、黄尸围在了直径十余丈的火圈里,它们要想出来绝对不可能了。

    “喂,那个妖魂,你应该是个猿类妖兽死后衍生的吧?”

    关横此时抱着肩膀好整以暇笑道:“不管咱们待会是敌是友,我现在给你机会对付这两个古尸,请吧请吧,在这个时候,我是不会随意捣乱的。”

    “嗷呜呜呜”凶猿妖魂听了关横的话,立刻咆哮着表示明白。

    现在对于凶猿来说,没什么不亲手报仇更很重要,与其和关横纠扯不清,它宁可在这个火圈里先把两个古尸灭了再说。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凶猿妖魂倏地疾掠冲向黄尸,对方见状,浑浊的尸眼顿时闪过一丝狡黠寒芒,继而猛地张嘴喷出一股疾动冰息:“嗖”

    “嘭!咯剌剌……”电光火石间,急于报仇的凶魂就被寒气正面侵袭,被硬生生冻成了一个大冰坨,当啷啷坠落在地。

    “叽叽叽!”一招得手,黄尸顿时欢喜的昂首咆哮,夏耕尸也在旁边挥舞着长戈巨盾,得意洋洋、不可一世。

    “不会吧?”若桃在关横旁边嘀咕道:“这凶猿妖魂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吗?出手就把相顾尸撕了,可现在……”

    “甭着急,接着往下看。”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那巨大的冰坨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了龟裂痕迹。

    ……

    另一边,被群兽围拢的土坡下,卿凰独自冲下去应付那些凶手,小黑在坡上问道:“喂,神兽,卿凰不会有事吧?”

    之魂漂浮在她身边说道:“放心,黑丫头,最少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卿凰姑娘肯定比你能打!”

    闻听此言,小黑的脸蛋涨得通红:“岂、岂有此理,你这叫什么话?瞧不起我是不是?”

    和凿齿同时说道:“不错啊,就是这样。”

    “咳咳,其实你们说的也没错啦。”小黑此时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而是盯着山坡下走向兽群的卿凰嘀咕道:“这么久以来,好像一直都是姐夫和卿凰在保护我,所以我才可以胡来……”

    这个时候,卿凰已经拿着竹笛走到群兽前方不足数丈的地方,她的身上有灵王赠送的本源之力,浩瀚磅礴极具震慑力,再加上驭兽珠的作用,一般妖兽甚至都不敢太过接近,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可这些害怕的家伙只是极少部分,周围满眼都是黑气之境的凶兽,甚至半紫境界的存在隐藏其中,一看到卿凰走来,群兽们都是按捺心中的些许不安,眼里不断闪烁凶芒,它们大概是把卿凰当成嘴边的肥肉了。

    “怎么,这么想吃本姑娘吗?”此时此刻,卿凰嫣然一笑,掌中竹笛倏地滴溜溜转动,而后抵在了唇边,她轻声低语道:“诸位,用餐之前,要不要听我吹奏一曲呢?”

    “嗷呜?!”刚要凑过来的几只妖兽赫然一惊,便知道有些不对劲。

    “呜”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雄壮的狮兽陡忽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卿凰冲了过来,它心中泛起不安的念头,认为自己再不动手的话,肯定会把机会丧失殆尽。

    “嘀嘀嘀嘟嘟嘟呜呜呜”

    就在下个瞬间,完全不理会对方獠牙利齿袭来的卿凰,吹动了唇边的竹笛,这笛子的声音原本就是悦耳动听,此时按照简单节奏,带动旋律而起,更是如同天籁一般。

    “唰!”

    雄壮狮兽的獠牙尖端闪动寒光,几乎已经碰到卿凰被微风撩起的发梢,可是听到这声音之后,就再也咬不下去了,这家伙现在唯一有感觉的事情,就是如痴如醉的听着卿凰那悠扬曼妙的笛声,自己竟然摇头晃脑,手舞足蹈起来。

    “嗷呜?!”在兽群后面的几只尖刺红甲猬因为听不太真切,还想往里挤,却被几只身上萦绕着半紫气息的凶兽狠狠瞪视,顿时吓得它们低鸣着缩了回去。

    卿凰吹奏的笛声悠扬及远,有些半紫境界的妖兽听了之后,纷纷走近,而后趴伏在她的脚边,听得津津有味。

    还有一些妖兽生怕身后兽群吓到卿凰,那要有可能害得自己听不到笛声,于是对着那些家伙低吼几声,立刻将其遣散了。

    少时片刻,卿凰身边只剩下三只半紫境界的妖兽,和四、五只黑气妖兽在听她独奏。

    其实二神兽教给卿凰吹奏的竹笛乐曲简单至极,反反复复就那么几个音,可这几个家伙硬是听不腻,还是赖着不肯离去。

    最后,卿凰苦笑着放下了竹笛说道:“诸位,我的手指都酸了,大家能不能离开?我也好休息一下。”

    听了她的话,那几只妖兽这才晃着身子站了起来,它们对着卿凰微微颌首点头,而后扬长而去。

    “呼,其实这吹笛子也很累人啊。”卿凰走回山坡上的时候,对着二神兽之魂说道:“看看,手腕和指头都酸了。”

    “呃?!你说什么?”

    二兽好像心不在焉似的,听到卿凰说话,这才缓过神来,而后它们不约而同感慨道:“唉,刚才真像是芫歆公主在吹奏竹笛啊,我们都不知不觉听入迷了,卿凰姑娘,你吹得真好。”

    “呵呵呵,只不过是刚刚和你们学的而已,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咦?”

    卿凰说到这里,看到小黑倚着戎宣尸马,她俩正在土坡树下呼呼打鼾,于是便问道:“她们睡多久了?二位心可真宽,难为我在下面受累。”

    “哦,都是听见你的笛声以后,浑身放松才睡着的。”凿齿此刻轻声说道:“对了,小黑刚才还说好听呢,只不过听着听着就睡过去了。”

    “呵呵呵,那好,先不要叫醒她们了。”卿凰找了一块岩石坐下:“咱们歇一会再走,也没什么关系。”

    ……

    “咯剌剌砰砰砰嘭嘭嘭!”说时迟,那时快,黄尸困住凶猿妖魂的巨大冰坨赫然粉碎,由此可见,它的突袭暗算根本就奈何不了对方。

    “呼”凶猿此时疾掠而来,黄尸没奈何,只好硬着头皮“唰唰唰”接连喷吐冰息,试图震退对方。

    “嗖!”凶猿的魂体陡忽从无形转为实体,它的境界早就达到了紫气顶峰,这一点还是可以轻易办到的。

    化为实体的凶猿浑身犹如万年坚冰相仿,瞬间攥爪成拳,照准飞来的冰息狂猛出拳:“砰砰砰、乒乒乓乓!”

    黄尸那些攻击顿时被轰成了渣滓齑粉,古尸吓得叽叽乱叫,急忙召唤旁边的同伴出手帮忙。

    “嗷呜!”电光火石间,夏耕尸晃着长戈巨盾从斜刺里杀了出来,对着冰雪凶猿接连发动猛攻,“唰唰唰!”先是三记凌厉之极的长戈攒刺。

    面对对方的兵刃,冰雪凶猿不退反进,径直冲了过来,就只听“砰砰砰”三声闷响,长戈尖端落在对方身上,连个白点都没凿出来,如同隔靴搔痒毫无作用。

    “嗷”凶猿仗着自己这万载寒气凝聚的躯体坚固无比,根本就不在乎对方出手,此时得意的咆哮一声,晃动双爪要继续进攻。

    可就在下个瞬间,夏耕尸另一只手的巨盾狠狠敲在了它的身上:“嘭!”

    “嗷?!”感觉到毫无疼痛,凶猿正想继续扑上,可是骤忽一颤,竟然产生了一丝不受控制的眩晕感,这就是夏耕尸的绝招:可以直接震昏魂体的巨盾拍击。

    “吱吱吱!”正在火圈外和关横一起观战的婴白鬼见状,立刻嘶吼尖啸,想要扑过火圈和夏耕尸拼命,因为它刚才就是被这招暗算,如何能不生气?

    “婴白鬼,冷静。”关横此时呵呵一笑:“万一凶猿对付不了它们,你再出手也不迟,现在先养精蓄锐吧。”

    “吱吱……”虽然心中愤恨对方卑鄙无耻,恨不得亲手报仇雪恨,可是主人的话却不能不听,婴白鬼只好悻悻的叫了一声,缩回关横、卿凰的身侧,继续观战。

    “扑通。”感觉到头晕目眩的冰雪凶猿骤忽半跪在地,不停摇晃脑袋,眼看就要扛不住这股难受的滋味,就在下一刻,夏耕尸挥舞着巨盾又冲了上来,它打算再给对方狠狠的来一下,让凶猿彻底栽倒。

    “嗷呜”仇恨的怒火到底还是让凶猿保持一丝清明,眼见着夏耕尸扑来,这家伙攥爪成拳顿时狂轰而出:“呼”

    凶猿妖魂在冰窟府邸吸收这些万载寒气可不是闹着玩的,夏耕尸一时不察,顿时被正面打中,“嘭!咔嚓!”这家伙也是倒了霉,中拳瞬间被硬生生轰碎一条臂膀,那条长戈也顺势飞出去老远,不偏不倚掼进了冰壁里。

    “砰!”与此同时,凶猿间不容隙的第二击挟风攻到,夏耕尸惊慌失措间立刻举起巨盾阻挡,“啪!”寒气重拳打在盾牌正面,登时泛起一片咯剌剌作响的冰茬。

    “呼呼呼!呼呼呼!”

    此时此刻,这古尸的手臂和盾牌彻底冻在了一起,任凭它如何奋力甩动,硬是无法挣脱,而凶猿也顾不得夏耕尸了,因为黄尸那个卑鄙的家伙已经趁隙摸到它的背后,用一块数百斤重的冰块狠狠砸中凶猿后脑:“嘭!”

    “啊呜”凶猿此时已经凝聚实体,自然会感到疼痛,在加上夏耕巨盾的影响,让它向前狠狠的摔了一跤,贴着地面“呲溜溜”滑出去老远,正好滚到火圈边缘。

    “呼呼呼”烈焰顺势席卷,顿时笼罩了凶猿头部,这原火之力对于栖息在冰川峡谷的妖兽、妖魂是何等的危险?现在凶猿可是最清楚了,它在被火苗燎烤的瞬间登时惨嚎一声,疾窜而起。

    可也就是接着这股势头,夏耕巨盾给它造成的眩晕感,竟然也消失了。

    “嗷呜”重新振作的凶猿妖魂霎时间扑到夏耕尸身边,伸出双爪搭住对方冻住的臂膀和巨盾,就这么奋力一扯:“咔嚓嘣嘣嘣!”

    盾牌和半条残臂登时化为齑粉碎末,“嘭!”攥住夏耕尸的躯体,冰雪凶猿将这家伙狠命撞向附近的黄尸。

    “砰!咔嚓!啪啪啪”双尸对撞,夏耕粉碎、黄只剩下下半截躯体,紧接着就扑通倒在了原地。

    “嗷嗷嗷”最终杀灭三大古尸的冰雪凶猿昂首发出凄厉的咆哮,报仇雪恨的快意感觉,对它来说真是舒畅之极!

    “好,古尸解决完了,若桃、婴白鬼,该咱们动手了。”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