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60章 天降危机(第五更爆发)
    “真是的,你身体壮得像牛似的,还怕冷?不觉得害臊吗?”若桃带着几分狭促笑意说道:“忍耐一下吧。”

    “小女鬼,你说的轻巧,这种事情根本忍不了……啊,有办法了。”关横倏然一晃左手,护腕里的原火赤珠立刻泛起一股炽热感,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嗯,暖和多了。”

    “太浪费了。”若桃一边走一边摇头说道:“火神祝融要是知道你用他的本源力量来取暖,肯定会被气死。”

    “胡说,这叫物尽其用,才不是浪费呢。”

    关横辩解了一句,而后抢前几步跑在了前边,这个时候,唯一跟随他们的婴白鬼从铜瓮里钻了出来,它倒是对周围寒冷的低温毫不在意,因为婴白鬼和其余六伥鬼都吞噬过冰妖王的魂体,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了。

    “叽叽叽”嘶吼声陡起,说时迟,那时快,从冰涧峡入口窜出几只雪白小兽,“噌噌噌”几个起落来到了关横他们面前。

    “嚯,竟敢向我呲牙咧嘴?信不信姑奶奶劈了你们?”若桃见到小兽来者不善,立刻拽出吞雷刃严阵以待。

    可是关横却说道:“先等等,这些家伙目光清澈,似乎没有受到邪气侵袭。”

    “咦?听公子这么一说,我也感到冰涧峡周围都是平静祥和的灵气在涌动,那些邪气难道没有侵染这片区域?”若桃说这句话的时候,关横朝着那几只小兽倏地低吼一声:“滚一边去。”

    他现在可是半步紫气之境,随便张嘴一吼的威压就不得了,那几只红气小兽登时被震得东倒西歪,吓得叽叽尖叫四散奔逃而去。

    “哈哈哈,这个有点意思。”若桃讪笑一声,可是身形却在原地微微颤晃起来,关横见状立刻问道:“怎么了?”

    “公子我感觉到了,入谷西北方,是、是天巫国古尸的气息。”听到她的话,关横立刻叫道:“走,咱们去看看。”

    二人和婴白鬼窜进峡谷内的瞬间,只见前方冰峰顶端陡忽滚下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这玩意借助急速滚动之势速度越来越快,眨眼间就到了距离若桃数丈远的地方。

    “危险,快闪开。”关横见状陡出一掌,“嘭!”正好运劲将若桃震向旁边,可那急速滚动之物已经向他碾压过来了。

    “扑通。”若桃摔倒在远处的瞬间急忙扭头叫道:“公子?!”

    “呃啊啊”“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和婴白鬼一起出手,硬生生阻住了此物的滚动。

    可是这东西异常沉重,想让它停下来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就只听关横脚下不断发出“咯吱吱咯吱吱”的刺耳响声,他的脚底硬是划出了两道狭长深痕,若桃见状急忙扑了过去:“我来帮你。”

    “砰砰砰砰!”话音甫落之时,若桃已经照着此物侧面接二连三轰出重拳,硬生生把它打向侧面卸去俯冲之力。

    “呼……都快把我的掌心磨穿了。”关横看着鲜血淋漓的双手,疼得直抖,若桃此时拍着那东西说道:“这么大的冰球少说也得几千斤,到底是谁扔下来的?”

    “这个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找到那个罪魁祸首,本少爷一定把它撕成碎片。”关横此时气哼哼说到这里,婴白鬼陡忽指着空中尖声一叫:“吱吱吱”

    “什么?!”关横和若桃昂首一瞧,那冰峰顶端再次飞下来四、五团白乎乎的东西,分明是挟风急落的巨大冰球,和刚才的如出一辙。

    “危险!”电光火石间,关横拽出似雪弓,霎时搭弓引弦,朝着冰球唰唰唰疾出十余箭,“砰!砰砰!”其中三个冰球被聚集原火劲的箭镞锋矢击中,登时凌空粉碎,无数碎渣落了二人一头一脸。

    可是最后一个冰球来势太快,关横想要再出箭已经来不及了,霎时间,婴白鬼倏地咆哮升空,它将魂影内所有的原火之力全部浮现而出,让自己变成一个“火球”,下个瞬间砰然撞在了冰球正面,让对方来势稍减。

    与此同时,关横和若桃同时大吼一声:“呃啊啊啊”

    “噌!”两道疾影瞬间纵跃而起,吞雷刃、句芒剑和虹云剑三柄神兵在下一刻重重斩落在冰球上。

    “咯剌剌嘭嘭嘭!”刀劲、剑气纵横四溢,这冰球不断发出暴响,眨眼工夫硬生生在空中龟裂解体,“啪!”继而变成无数洁白齑粉飞末。

    “啪嗒!”若桃落地的瞬间大吼一声:“杀千刀的混账东西,你敢偷袭姑奶奶,我劈了你!”

    这句话甫一出口,若桃已经发足狂奔,向着那个冰峰顶端疾掠而去。

    关横此时也是气得目眦欲裂,他扬声喊道:“等等我,一起去。”

    ……

    这个时候,戎宣尸马已经驮着小黑跑到了十余里外的密林边缘,卿凰在后面一边追一边骂:“尸马,你等等,快停下来,可恶,抓到你之后,就赏你一顿好打。”

    “别听她的,快跑、快跑。”小黑此时玩得开心畅快,才不管卿凰如何着急呢,可就在下一刻,尸马和她这对活宝立刻乐极生悲了。

    “呼唰唰唰”

    不知从哪里飞来几块石头,狠狠打在了尸马面门,而且力道不轻,尸马吃疼嘶鸣,下意识挣扎着扬起双蹄,却忘了小黑还在自己背上,就只听呼的一声,小丫头的身躯直接飞向半空。

    “我的妈呀”小黑吓得魂飞魄散,划出弧线落向地面,这一下要是摔结实了,非得骨断筋折不可。

    “唰!”说时迟,那时快,从斜刺里倏地伸出一双手,“啪”的一声,稳稳接住了小黑,抬头一看,正是满面怒容的卿凰。

    对方气哼哼的说道:“跑啊,你倒是跑呀,下次没有我接着,把你摔个半死得了。”

    “我、我……”小黑本想回嘴吵闹,可是惊魂未定之下,竟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就在此刻,戎宣尸马已经和那几个用石头投掷自己的家伙斗了起来。

    “呜噜噜”喷着响鼻,浑身暴现炽烈黑气,尸马纵身扑向一只长着三只眼的癞皮黄猿,这家伙领着几个同伴在林中埋伏,要是有落单的人、兽经过,必会遭到它们的暗算。

    尸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奔跑途中被黑气境界的癞皮黄猿们用飞石打中,这要是换了别的什么妖兽,只怕要脑壳迸碎、死在当场了,不过尸马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才不在乎这点小伤呢。

    最让尸马愤怒的,就是对方的无耻偷袭险些伤到小黑,忍无可忍之下,尸马的前蹄已经挟风践踏,狠狠落在了为首黄猿的面门上。

    “砰!砰!啪啪啪!”重蹄不但挟裹黑气力量,更蕴含着原火劲,烫得黄猿脸上“”作响,泛起黑烟,可见这家伙是邪气侵染的妖兽,万万不能放过。

    “扑通。”这癞皮三瞳黄猿身受重伤惨嚎着扑倒在地,它其余的同伴却是凶心大盛,毫不犹豫的朝着尸马围拢过来。

    “六伥鬼,保护好小黑。”卿凰倏然拽出灵剑说道:“我去给你报仇。”

    “小、小心……”小黑看到对方的人已经冲了出去,嘴里才下意识嘀咕出两个字,不过比起蚊子扇翅膀的声音还小,好像生怕卿凰听见自己说出关心她的话一般。

    “呀!”一声娇叱,卿凰的雕翎箭已经没入其中一只黄猿的眉心,这柄剑是灵王亲手所铸,威力惊人,暴现寒芒的瞬间已经取了对方的小命。

    ……

    另一边,冰涧峡某处峰顶,若桃抢先一步纵到这里,对准刚才向自己偷袭的家伙就是猛力一斩:“唰!”

    “哗楞楞砰!”对方倏忽横臂格挡,吞雷刃正好斩中自己腕上的粗重金属环,若桃凝神细看,原来这家伙手脚腕上都带着镣铐。

    “呃?是你!”

    暴怒之下,若桃挥舞着吞雷刃“唰唰唰”连斩十余次,对方双掌上下翻飞,左右格挡,将她的攻击尽数拦下,但是那家伙也仓惶退出去七、八步,“咔嚓!”双腕上的镣铐登时断折成数截。

    “呃……我要……”若桃正要继续扑过去与其撕斗,关横和婴白鬼也在这时赶到,他扬声问道:“若桃,你认识这个家伙?”

    “当然。”若桃用吞雷刃斜指对方骂道:“这家伙手上、脚上的镣铐就是它最大的特征,它是‘相顾’,古尸相顾!”

    相顾古尸,据说是力量仅次于女丑和祖状这二尸的家伙,此獠生前是先代天巫国国主手下的亲卫,后来生了重病濒死,自愿被炼制成古尸,这些事情以前都听若桃见过。

    “那还不赶紧擒住这家伙,取出它的尸珠?”关横说完这句话,已经狞笑着大步走了上去。

    “嗷?!”看到关横的来势汹汹,相顾古尸伸手就想去抓身边的冰球抛扔进攻,可是却抓了一个空,原来刚才已经把几个冰球全都扔完了。

    “你个挨千刀的渣滓,我让你用冰球突袭!”

    “呼砰!”电光火石间,憋了一肚子气的关横挥拳重重轰在对方脸上,相顾古尸在惨号声中摔倒翻滚。

    可就在下一刻,不远处陡忽响起急促奔跑声,紧接着,一道疾影倏地疾窜到关横身边,撩起前爪狠狠挠了过来:“唰”

    “找死。”

    “当!”关横反手一拳挟裹金土二行之力,狠命落在对方爪子上,这金土之力虽然不及原火劲迅猛无匹,可是胜在力道沉重、爆发力强。

    “啪、嘭!”对方的一只爪子登时被打得绽裂迸碎,疼得它嗷嗷一叫,腾腾腾连退好几步。

    “咦?!人面兽身……公子,这个是酃之尸!”若桃此时大喜过望:“太好了一下子发现两个,婴白鬼,帮我一把,咱们上。”

    说时迟,那时快,亢奋异常的若桃、婴白鬼围堵酃尸,关横则是向着另一边的相顾古尸冲去,他嘴里吼道:“好,一起收拾了便是。”

    “你喜欢用冰球砸人?现在让你尝尝这个的滋味。”

    “唰!”话音甫落之时,关横掌心倏地汇聚出拳头大的水球,呼的一声摔向相顾尸面门:“着!”

    “啪!”水球不偏不倚落在相顾之尸的脸上,这要是在其他地方,也就是把脸弄湿,毫无杀伤力,可别忘了,这里是严寒肆虐的冰涧峡,滴水成冰!

    “咯剌剌”古尸的脸被水击中的瞬间,霎时冻结了起来,这一下让它更加惊慌失措,扭身就朝着远处跑去。

    “嗷嗷。”此时此刻,酃尸被若桃和婴白鬼揍得惨叫哀嚎,在原地滴溜溜乱转,它看到相顾尸不讲义气,自己先开溜了,登时也转身向效仿。

    只可惜,关横更快一步,他倏地疾掠上前,狠狠一脚踹在酃尸后腿上,这人面兽身的古尸原本伤了前爪,此时后腿受创,立刻扑通栽倒在地。

    “若桃!”关横扬声道:“取出尸珠,送这家伙上路,婴白鬼,你去追相顾尸。”

    “得令。”

    “吱吱吱”尖鸣声中,婴白鬼升空疾飙掠影而去,若桃晃身形落在了酃尸身边,她低头说道:“你本是天巫国遗留的祸胎,抱歉,我要送你上路了,消失吧,酃之尸!”

    “唰噗嗤啦”她的话音甫落,吞雷刃已经没入对方下腹,直接豁开一道狭长的口子,一颗圆滚滚的尸珠登时滑落出来,坠落砸地“当啷啷”直响。

    “嗷呜呜”酃之尸昂首发出一声凄厉吼叫,一股在体内积蓄已久的尸气登时从嘴里直冲天际,被空中疾卷的旋风一吹,便消散不见了。

    “啪、啪、啪……咯剌剌……”没了尸气、尸珠,酃之尸的残躯龟裂崩坏,在关横、若桃的注视下,它直接化为了飞灰齑粉。

    “吱吱吱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远方的另一座冰峰上赫然传来婴白鬼的尖啸,他俩互相对望一眼,便同时说道:“婴白鬼肯定是缠上对方了,走。”

    ……

    “呀”

    “砰砰!”卿凰陡忽纵跃而起,不偏不倚踹中扑过来的一只妖兽,将其踢飞老远。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围又围拢上来几只低吼嚎叫的妖蜥,把她和尸马圈在了正中,原来刚才打发了那几只黄猿之后,竟然又来了一拨路过的妖兽。

    “喂,卿凰,不如让六伥鬼帮你吧。”小黑此时喊道:“咱们还得赶路,渡过濡龙江去和姐夫汇合呢。”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