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52章 飞箭灭凶顽
    “呃啊啊啊可恶,竟然让它在我面前溜走,气煞我也!”说时迟,那时快,煞会之主倏地纵下数丈高的屋顶落在平地。

    正好,那个王长老刚命人把斩断四肢的罗彪吊在了高杆上,这家伙屁颠屁颠跑过来笑道:“启禀会首,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叛徒吊在……”

    “啪啪啪啪!”正没处发泄一肚子邪火的会首照着对方就是正反四个大嘴巴:“混账东西,谁让你做这种无用的事?赶紧传令下去,备快马,我要煞会所有的人全部去追凶禽大风。”

    可就在下个瞬间,关横的声音突然响起:“哼,只怕你哪里都去不了了!”

    ……

    时间,倒溯回一刻之前。

    “原来树林边缘洼地那些会众是死在你手里?”关横盯着面前的壮汉,对方自称叫“罗陵”,有个哥哥是煞会记名长老,名字叫罗彪。

    “没错,我大哥罗彪对会首在就心存不满,因为当年我们的父母也是煞会成员,只因为犯了些许小差错,就被会首下令乱刃分了,最后连个囫囵尸首也没找到,我们俩加入煞会,就是为了报仇!”

    罗陵此刻紧攥双拳,眼中冒出无尽的怒火:“那几个人偶然听到了我和大哥的计划,我们只能将其灭口。”

    “看对方这个模样,不像是说假话。”卿凰对关横低语道:“你打算怎么办?”

    他眼珠一转,随即开言:“先让这家伙带着咱们混进古城遗迹再说吧。”

    就这样,关横他们几个随着罗陵进了竹寨的大门,正看见王长老斩断罗彪的四肢,狞笑着让人把他吊了起来,见到兄长的惨状,罗陵险些激动吐血,他正要上前拼命的时候,赫然出了意外!

    凶禽大风的魂影从竹寨上空疾掠经过,不但惊动了会首,更让卿凰腰间宝石的两个兽魂惊醒,和凿齿立刻提醒众人,大家这才知悉大风方才远去。

    眼见会首要去追大风,关横岂能放这家伙离开,要知道煞会之主就如同这些家伙中最大的毒瘤一般,只有宰了他,才算是了结后患。

    “是你?!”会首看到关横等人出现,顿时凛然大惊,但是这家伙眼中寒芒迸现,立刻狂吼道:“左右会众听令,全力击杀此人,便可升任核心长老一职,动手!”

    “呃啊啊啊”旁边那个王长老闻听此言都要乐疯了,他一辈子都想削尖脑袋钻进煞会核心,极生十长老之一,此时这个机会难得,他当然第一个就扑了过去。

    “杀!”王长老的黑气之拳瞬间砸落,却被关横身侧的罗陵接住,他目眦欲裂的大吼道:“姓王的,你断我大哥四肢,我才要杀了你!”

    “呼呼呼砰砰砰!”罗陵好似疯虎下山,沉重拳掌不停往对方身上狂轰,而王长老打在他身上攻击,他竟然毫不在乎。

    “疯、疯子……”王长老此时疲于招架,登时骑虎难下。

    就在此时,其余的长老、会众全部围拢过来,煞会之主却悄悄的向后挪步,想找机会开溜去追大风。

    “杂碎会首,你还想跑?留这些手下在此地拖延我吗?心肠可真够歹毒的。”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冷笑着一弹手指:“啪。”

    “呜呜呜”群鬼魂影浮现,骤忽喷出鬼王珠猛的碰撞,“砰砰砰砰咚咚咚咚!”这噪音挟裹着群鬼加五行之力,立刻呈涟漪状迅疾扩散开来。

    “噗噗噗!”普通会众七窍喷血,一个个哀嚎栽倒,黑气长老也都半跪在地,哇哇吐血不止,别说他们了,就连煞会之主猝不及防之下,嘴角、鼻孔也溢出了血渍。“可恶,你这小子……”煞会之主是伤重未愈,只觉两眼发黑,顷刻就要扑倒。

    “呃啊啊啊滚!”“嘭!”电光火石间,和王长老拼斗的罗陵陡出双拳重重轰在对手胸椎,打得王长老身躯倒飞,昂首飙血。

    “扑通。”下一刻,王长老摔滚到会首脚边,他挣扎着抬起一只手拽住对方衣角:“大人,救我……”

    “没用的废物,只配一死!”

    “啪。”说时迟,那时快,意狠心毒的会首探臂膀抓起王长老身躯,呼的一下摔向关横和群鬼这边:“你们去死吧!”

    “呼呼呼”下个瞬间,煞会之主将全部力量集中一点,借着王长老遮住关横视线的刹那间狠命轰了过去。

    “砰砰砰砰!”这一轮猛攻是紫气王者耗尽全力施展,自然是非同小可,关横也不敢大意,命令七鬼和自己同时出手抵抗,顿时拼了个旗鼓相当。

    “噌噌噌”煞会之主出手后立刻向后疾掠而去。卿凰高声叱道:“想走?没这么容易。”

    “唰。”她取下腰间灵息小弩,照准对方接连飞出灵气球。

    “啪啪啪!”这灵气球几乎同时打中会首两肩和小腹,疼得他再次喷血,就在此时,关横也摘下了似雪弓,“咯吱吱”张弓搭箭遥指对方。

    “呃?!这一箭,我……居然有一种避不开的感觉?!”煞会之主瞬间感觉死亡暗霾笼罩头顶,但是想躲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既然避不了,我就抢先击杀你!”

    说时迟,那时快,会首爆发癫狂咆哮,骤忽聚集了体内仅剩的迅猛紫气,凝汇在自己拳头上,“呼!”排山倒海似的无匹拳劲,随着这家伙的一路狂奔径直打向关横:“杀呀”

    “哼,垂死挣扎。”但是关横却没管那么多,他的眼中渐渐地别无旁骛,只有会首厉声惨号的丑态,他将似雪弓拉得远如满月,森然闪耀寒光的箭镞锋矢,依然对准了对方。

    虽然周围十丈内的人俱都感到拳劲如锋刃,不但割脸生疼,甚至蹭出血痕,但是关横却只当对方的攻势是清风拂面。

    就在一刹那间,周围万物,包括人的呼吸,甚至是清风都为之僵滞不动,关横清晰的看见那拳劲由远至近,距离自己仅离数丈之遥。

    电光火石之间,关横手指轻忽一拨,只听啪嗤轻响,一道劲矢掠出的寒光径直飙向会首的攻击。

    “嘣吱吱吱”箭镞尖端稍微碰触到拳面之时,便已经产生螺旋般、威力无俦的旋转五行之力,硬生生绞碎了对方的拳头。

    “呀啊啊”剧痛袭身的瞬间,煞会之主爆发出一声惨吼,可他也是世间有数的紫气王者之一,实力何等强横,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拼命反扑之力,依然存在!

    “嘭!”霎时跨前一步,踩得地面龟裂下陷,会首即将溃散的紫气再次涌动汇合,竟然重新包裹住即将崩坏的拳头,紧接着硬生生顶住袭来的飞矢。

    不过关横这一箭,看似平淡无奇,实际上却是汇聚了他本身和五行之力最强的巅峰一击,也是汇聚精准、力量、速度及后续变化的一击,它能瞬间摧毁了一个紫气巅峰王者的攻势,并且……将其彻底摧毁!

    此时此刻,犹如狂暴无俦龙卷风的箭矢终于发挥了后续螺旋劲,说时迟,那时快,金行之力撑破会首整条臂膀。

    下个瞬间,暴响声响起,“噗噗噗砰砰砰”箭镞不但绞碎了此獠的手臂,木灵气缠住肩头、水灵之精袭脑直捣、原火劲烧灼上半身,后土灵息却将对方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都全部破坏成了齑粉状!

    “哇啊啊……”

    “嘭!”煞会之主的惨叫声刚刚喊出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他整个人都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一箭,只用了一箭就杀灭了一个当世罕有的紫气王者,这在周围那些煞会的家伙看来,简直是惊骇无比,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其中固然有关横的真正实力,但是也占着些许便宜,因为会首这家伙受伤极重,实力十不存一,不过,对方是紫气王者的事实,也是如假包换!

    “还有谁……敢反抗?!”关横的吼声霎时间响彻整座竹寨,直冲云霄之余震得煞会所有的余党魂飞魄散。

    虽然只有短短六个字,却是挟灭杀紫气王者、煞会的会首之余威,关横用杀气腾腾的眼神不断闪烁,扫视着在场每一个可能成为敌人的家伙。

    “当啷啷!”

    下个瞬间,有人终于按捺不住心中恐惧,失手扔掉了自己的兵刃,扑通瘫倒在地,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此时此刻,罗陵率先屈膝半跪在关横面前,心悦诚服的扬声叫道:“罗陵,愿降!”

    “扑通、扑通……”接下来,就是所有的煞会会众,他们随后全都匍匐在地,嘴里诚惶诚恐的说道:“我等,愿降!”

    “好,那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关横瞥了一眼罗陵,而后冷冷说道:“跟我到房间里来。”

    数息之后,竹寨房间里。

    关横先看了一眼身边的若桃、卿凰和小黑,而后对罗陵话刚说道:“其实,我能待在这里时间不会太长,而且我对掌控煞会没什么兴趣,不过我在解决邪气肆虐的问题上,还用得到煞会庞大的人力物力。”

    罗陵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关公子的意思是?”

    “很简单,罗陵,我看得出你的心智品行不算太坏,所以决定给你一个进阶紫气王者的机会,并且让你成为新的煞会之主。”

    “呃?!”

    闻听此言,罗陵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要开口拒绝,可是关横却抢着说道:“先听我说完,我这么做,也是希望煞会的人、这股强大的力量可以改邪归正,成为造福世间的存在,这并非是对你有好处,更多的,是一种责任。”

    “首先,我会把一股力量注入到你体内,这是极为强大的本源之力,不管是十年也好,二十年也罢,就算你的资质再怎么平庸,也能迈入紫气之境,但是记住,我就算离开了这里,这股力量也不会消失。”

    关横稍微一顿,又继续开言道:“若是你有任何行差踏错,或是利用煞会为恶的举动,我留在这个世界的朋友就会引爆这股力量,到时候,你会立刻惨死。”

    “这、这……”

    听了关横的话,罗陵头上的冷汗频繁掉落在地,紫气王者、掌控煞会是多么大的诱惑,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可是关横也说了,一旦他体内被注入了神奇力量,自己以后只能心善,不能为恶,否则的话,必遭惨死。

    “当然,如果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现在就可以彻底解散煞会,让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消失世间。”

    关横此时拍了拍罗陵的肩头:“而你,也可以过着普通平淡的生活,走完一生,但是你扪心自问,这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呢?一念之间,都有自己的本心决定吧,我给你十息时间考虑。”

    十息时间,转瞬即逝,关横这么做,也是在强迫对方作出最后的决定。

    “好!关公子,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罗陵紧攥双拳,沉声说道:“几十年前,我的父母还在煞会的时候,他们就告诉我,哪怕是一棵树的根腐坏霉烂,也并非完全没救,只要有一颗树种存在,埋于土中,悉心栽培,它就能再度茁壮成长,变成遮天之荫。”

    他看着关横继续言道:“关公子,如今煞会这棵‘恶’之大树腐烂的树根,已经被您铲除,不过我愿意作为重新埋入土里的树种,将‘善’传播下去。”

    “说得好,希望我没看错人。”

    关横此刻微微颌首,他又说道:“我现在暂时还要利用煞会人力、物力,所以这几十天内还要代理会首之职,至于你,我会把本源灵力灌注到你的体内,你赶紧找地方抓紧时间提升实力,争取早一天迈进紫气之境。”

    “是,关公子,啊不,会首大人,这是代表煞会之首的信物,一直收藏在老会首的房间。”

    罗陵此时恭恭敬敬递过来一面漆黑令牌:“此物使用天外陨石铸造,难以仿制,天下所有的煞会会众全都认识,认牌不认人,只要持有它就可以随意差派本会的会众。”

    “嗯,暂时放在我这里,百天之后,就算我离开了,若桃也会把这东西送回来的。”

    关横心想,有了这令牌,等于可以号令煞会所有的人,对自己应该有不少帮助,罗陵接着又说了一些关于煞会势力的分布,甚至在妖族那边也有它们的人存在,只不过不算太多而已。

    卿凰此时等得有些不耐烦,于是开口说道:“阿横,你能不能快点,刚才和凿齿已经在催促了,它们说耽搁太久的话,大风的魂体就真的跑没影了,它可是九神兽里速度最快的一个。”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