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51章 内讧惊变(第一更)
    “一、二、三……”少时片刻之后,六伥鬼在洼地的土层下刨出了十几具尸骸,关横瞧了瞧,便开口说道:“都没有腐烂的痕迹,看起来都是没多久之前掩埋的。”

    “不止如此。”卿凰在旁边观察良久之后,这才低声道:“全都是杀人者用兵刃贯穿背心而死,这个死法很奇怪呀。”

    “没错,就像是正在和人说话闲聊的时候,被谁从后面下手,一点防备都没有,该不会是遭了‘自己人’的毒手吧?”

    关横刚说到这里,若桃已经从某具尸骸身上翻到一物:“咦,又是一枚血松脂小箭,看来这些人应该是煞会的党羽才对。”

    “煞会的人被埋在这里,而且死状如此蹊跷,这倒是有几分新奇……”关横嘴里嘀咕着。

    “呜呜呜”大伥鬼骤然发出示警低啸,与此同时,远处的道路上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哒哒哒哒哒哒”

    ……

    另一边,青丘古城遗迹,高耸的竹寨二楼,几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会首已经回来大半天了,不知他的伤势如何?”“是啊,这次前往蒲阪城,听说原本十拿九稳可以成事,不想却横生枝节,把会首大人气得够呛。”

    “是啊,如今原先的十长老已经悉数阵亡,其余的新晋长老对会首两次失败行动,都是颇有微词,只不过不敢摆在明面说而已。”

    “唉,煞会里,也不像昔年人心那么齐了。”

    有个身穿麻衫的汉子此时手捻须髯冷笑道:“这也都是因为会首的威慑力逐年下降的缘故,你们知道吗?会首大人有时候两三年才在大家面前出现一次,很多新招揽入会的黑气霸者,都没见过他的面呢。”

    “罗彪,你这句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另一个老者沉着脸开言道:“居然指摘会首的不是?难道你不要命了?”

    “哼,王长老,谁不知道你对会首忠心耿耿,就像一条狗似的,只可惜这么多年下来,你还是没机会跻身核心长老之位,如今只是和我一样,做个挂名长老而已。”

    罗彪说话呛人,更是毫不留情面:“你想当忠犬,那就去告密好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狡兔死走狗烹,这做狗的下场,未必能得善终啊。”

    “岂有此理,你说谁是狗?”王长老被罗彪当面奚落讽刺,登时气得目眦欲裂,他紧攥双拳就想发难动手,可就在下一刻,罗彪却发出了低低冷笑声。

    “呵呵呵……想动手吗?也好,煞会中人素来以武称尊,所以说,光动嘴是没用的。”

    “呼”说时迟,那时快,麻衫老者罗彪周身暴起一层炽烈灵气,那是不平静的漆黑颜色,甚至还有淡紫斑点闪烁不停。

    “半步紫气?!”包括王长老在内,周围的人都是大惊失色,要知道,在煞会里黑气霸者少说也有过百之数,不过半步紫气却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的那么一两个,如今,罗彪竟然也迈进了这个境界。

    “糟了,这罗彪平素瞧我对会首大人恭敬有加,早就颇有微词,现在他的实力高出我一大截,更不会放过我了。”

    想到这里,向来谨小慎微的王长老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罗彪目光如炬,立刻笑道:“到底是习惯做狗之辈,虽然不懂廉耻,却知道孰强孰弱,夹着自己的尾巴逃跑,嘿嘿嘿。”

    这话充满了侮辱对方的挑衅意味,可是王长老额头见汗,身躯微颤发抖,却不敢出言反驳,让罗彪更是得意非常。

    只可惜一个突兀森然的声音倏忽响起:“哼,打狗也得看主人,我的狗,我自己会教训,至于你嘛,却是一只养不熟的狼崽子!”

    “谁?!”

    罗彪听到这句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可就在下个瞬间,他身后风声陡起,有一只手猛地摁在了他的肩头,别看罗彪已臻半步紫气之境,在这人面前竟然毫无抵抗的余力,不是煞会之主,还能有谁?

    “会首大人?!”罗彪此时只觉得肩头仿佛压着一座大山,沉重无比,倏然间他单膝一软,登时半跪在地。

    “怎么,这么容易就向我跪拜了?看来你罗彪也很有做狗的潜质嘛。”

    煞会之主的语气充满了不屑、讥讽意味:“只可惜,在我眼里,你连一条狗都不如,狗从主人手里叼走骨头,还知道摇着尾巴叫两声表示感恩戴德,可是你,却什么也不会做,哼,狼崽子一个!”

    “岂有此理,你欺我太甚!!”

    罗彪的实力在煞会里也算是数一数二,自从迈进半步紫气之境,对会首颇有不服,心中不臣之心愈发强烈,如今被对方羞辱一番,好似随意践踏的脚底泥一般,这叫他实在无法忍受。

    “老子和你拼了!”说时迟,那时快,罗彪倏然爆发全身半紫灵气,竟意外震开了对方摁住自己肩膀的手,他心中暗喜:“难道说这厮旧伤未愈?太好了!”

    “会首,你身居高位已久,是时候该挪挪窝了,喝!”

    罗彪以为会首如今是身受重伤,认为这是自己发难的好机会,登时汇聚全身力量形成一个方圆丈余的黑气球体,他厉声嚎道:“来吧,就让我结束你对煞会的统治!杀”

    “呼轰!”黑气球体挟裹着狂猛无俦的霸道力量打向煞会之主,他却在原地站立不动,似乎并没有把这种招数放在眼里。

    “不好,这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咱们必须远避,走!”其余几个长老,见势不好急忙掠下楼去。

    煞会之主却在瞬间伸出一只左手,他冷哼道:“雕虫小技,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天与地的差距,你这养不熟的狼崽子,我要亲自炮制你!”

    “嘭!咯吱吱”

    电光火石间,会首五指收拢,居然硬生生攥住对方的黑气之球,不停发出刺耳摩擦之声,罗彪目眦欲裂的大吼道:“不可能,这是我最强的招数,怎么可能杀不了你呢?我要杀了你!!”

    “哼,你这辈子是没机会了。”“啪!”不愧是身为紫气王者的煞会之主,五指运劲霎时间用自己的紫气碾碎了对方最强攻击,而后劈空一拳正中罗彪胸椎:“嘭!”

    “噗”罗彪终于在这一拳之下狂飙血箭,兵败如山倒,自己的身躯瞬间跌出二楼,狠狠摔在了平地:“扑通。”

    会首此时站在破碎的二楼围栏前,瞥了一眼楼下战战兢兢的众人,他说道:“罗彪以下犯上,意图谋反,对于这种家伙,本座素来不会姑息,他有多少亲人,一律押到这里来,当着所有会众的面前,全部腰斩格杀!”

    “是!”众人答应一声,而后有人说道:“这罗彪好像还没断气,是否现在杀……”

    “不必,我要让他所有的亲人都死在自己前面,剁去这家伙四肢吊在高杆上吧,但是要包扎好伤口……”

    煞会之主说着,转过身走向房间,但是他的话却依旧在众人耳边清晰回荡:“我可不希望这厮死得太痛快了。”

    “嘿嘿嘿,这个剁手脚的活,大家都别和我争了。”王长老此时狞笑着低吼道:“来人,立刻给我找一把锋口最‘钝’的兵刃来,我要好好过足瘾!”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那个罗彪的惨叫声就没有在空地上停止过,王长老特意用钝口兵刃切割伤口,每落下去一次,都让他的痛苦加剧,如同极痛苦的反复噩梦一般。

    周围的人虽然都是煞会恶徒,杀生害命是家常便饭,可这种折磨人的手段都不常用,众位长老都是面部抽搐,有的甚至不敢往下看。

    你要想杀一个人,挥刀急落,脑壳飙飞,倒是让对方死得毫无痛苦,可最怕的就是这种钝锋斩人的手段,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对,王长老就是这样的家伙。

    ……

    这个时候,关横他们看见了策马而来的一行五人,对方个个身穿劲装、背负兵刃,外貌自然也是凶神恶煞一般。

    “喂,你们站住。”那五个人听到一声清脆的童音,登时为之一愕,为首那人倏地勒住缰绳:“吁吁吁”

    他低头一看,数丈外有个抱着猫儿的小女孩,正对着自己发笑,于是扬声吼道:“小丫头,你要做什么?”

    女孩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是要好心提醒你们一下,接下来会‘很疼’。”

    “什么?!”为首的壮汉心中暗叫不妙,可就在下个瞬间,四周围风声陡起,群鬼魂影霎时来袭,他身后四个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被硬生生拽到了半空。

    “砰砰砰砰!”鬼爪攥拳重轰头顶,四个小子登时昏厥过去,紧接着被扔到了路边草窠里。

    “岂有此理,你们这些家伙……”壮汉虽然也是黑气霸者,但见到群鬼出手的气势,立刻意识到自己只有老哥一个,真打起来在对方面前连屁都不是,于是想调转马头疾奔逃窜。

    可就在下一刻,空中陡忽急掠过黑影,齐刷刷打中他的身体。

    “啪嗒!”关横落地时大笑道:“好像是我先击中的这家伙肩膀……”

    “公子你是不是没睡醒啊?”若桃此刻把拳头捏得咔吧作响:“分明是我那一记重拳抢先打在他脸上了!”

    “胡说明明是我先得手!”

    “是我先打中的才对,你别仗着自己厉害就坑我,大欺小,死得早!”

    “小女鬼,你明明比我早死很多年了吧?”这两个人踩着被打倒在地的壮汉,吵得不可开交,而后齐声叫道:“卿凰,过来评评理呀。”

    “够了够了。”卿凰此刻面无表情的捂着耳朵说:“你们两个顽童赶紧住嘴,别忘了还有正经事呢。”

    “嘿嘿,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小黑捡了个树枝,戳了戳那壮汉的额头:“疼不疼?”

    “呃,你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听到壮汉询问,关横低头笑道:“很简单,这里少有寻常人出没,你们应该煞会的人吧?”

    那家伙虽然被制服,可是两只眼睛叽里咕噜乱转,还想矢口否认:“我、我不……”

    “别急着犟嘴,喏,这是在你同伴身上搜到的。”卿凰掂了掂手里一枚血松脂小箭,壮汉的脸登时变成苦瓜颜色,他他嗫嚅着说道:“呃,就算你们猜对了吧,那、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老实告诉你,我们可是一直从蒲阪城追杀煞会的会首来到这里。”关横的笑脸上透着一丝森然冷厉:“他的命我是要定了,现在就看你能不能带我找到他了。”

    ……

    “吱呀、咣当。”煞会之主走进自己的房间迅速关门,还没往前走两步,顿时张嘴吐出一口血:“噗。”

    “可恶,刚才为了惩治罗彪那个叛徒出手,又牵动了自己的伤势。”

    会首此时用手捂住心口,不住的喘着粗气,他的心中暗忖:“那天晚上出现的小子,实力大增,身边又有几只黑气顶峰的鬼物相助,肯定不会放过我,看来这青丘古城遗迹,不是久留之地,只可惜,没能看见那东西的踪影,却是天大的遗憾。”

    想到这里,会首把双拳攥得咯吱吱作响,脸上颇有些不舍之色。

    “我千方百计才打听得知,九神兽之一,凶禽‘大风’的魂体在这里出现过,逗留数月,却没能遇到,难道是我机缘不够?”

    他嘴里喃喃自语道:“传说中的神兽魂体,要是能吞噬其中之一,应该可以突破紫气,达到更高境界才对。”

    就在此时,会首猛然感觉到整座竹寨都在剧烈晃颤,原来是一阵强烈飓风赫然刮过,他心中赫然一惊:“凶禽大风翼展极为宽阔,能遮半边天,它所过之处形成飓风,就连参天古树也能连根拔起,难道说……”

    “唰”煞会之主心中狂喜不止,瞬间消失在房间内,瞬息间,他已经纵身来到竹寨最高的屋顶,就听见有人高呼道:“快看,好大的黑影啊!”

    “在什么地方?”巡逻的会众看到老大急速奔来,立刻向西北空中一指:“在那边……”

    “滚!”说时迟,那时快,心急如焚的会首急于观看空中之物,挥手间紫气暴现,硬生生将挡路的几个人身躯震为齑粉,可怜这几个家伙,遭了无妄之灾,就此平白送掉性命。

    “在那里!是大风?!”会首看见西北方逐渐远去的黑影,登时急得目眦欲裂,恨不得肋生双翼径直追过去。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