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9章 惊退强敌
    攥住这个家伙的手,关横笑嘻嘻的问道:“喂,你是不是煞会的人?”

    “是又如何……”

    “没什么,是就好,免得杀错了。”

    “嚓噗嗤!”关横毫不犹豫的挥掌反手一抹,登时豁开对方的颈嗓咽喉,这家伙哀嚎倒地的同时,周围的煞会杀手登时目眦欲裂:“可恶,是有虞古国的帮手来了。”

    “啧啧,你们就说错了,本少爷可不是谁的帮手,我是专门来杀煞会疯狗的。”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登时低吼道:“若桃、卿凰,上!”

    “噌噌噌”一男二女各拽兵刃,如同虎入狼群一般,“噗噗噗、嚓嚓嚓!”脑壳飙飞、尸首两分的杀手比比皆是,煞会的人顿时就吓蒙了:“这是哪里来的凶神?怎么没见过?”

    “哎呀不好,真的有人横生枝节。”就在附近和属下杀手围攻三霸者的狭禄暗叫不好。

    “呃啊啊”说时迟,那时快,烈擎空、郎京和水莹秋同时暴吼一声,豁尽全力出招,“噗噗噗!”几个杀手惨号倒地,这下事情完全逆转,狭禄彻底陷入了重围。

    “情况不妙,我得撤。”狭禄想到此处,挥动手里一根巨棒“呼呼呼”震开面前敌人,扭身就跑。

    “哈哈哈,想来你就是象的同党、煞会的狗腿子了,别急着跑了。”关横此时纵身疾掠而来,倏地落在对方左近,他周围群鬼魂影晃动陡现,大伥鬼转瞬轰出一拳:“呼”

    “呃啊?!”狭禄慌忙中用大棒一挡,“砰!”手里兵器龟裂迸碎,自己感到大力狂涌而来,顿时七窍窜血,扑通跪倒在地。

    “啪。”关横抬脚踩住他的脑壳问道:“说吧,象那个杂碎在哪里?我今晚是为了找他报仇而来,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只要你说清楚,我可以让你死在象的后边。”

    狭禄此时不肯实说,兀嘴硬道:“我不知……”

    “冥顽不灵!”

    “咯剌剌咔嚓!”关横的话音甫落,抬脚碾碎了他的手腕和脚踝,让这家伙彻底变成废人。

    “呃啊啊啊你不如杀了我、杀了我吧!”意识到自己被废,狭禄生无可恋,不住惨号翻滚。

    就在此刻,旁边的有虞古国霸者烈擎空说道:“好汉,我看见象是前往共主房间了。”

    “那还不赶紧带我去?要是稍慢一步,虞舜的老命就没了。”关横的言语中毫无尊敬之意,不过他的本事可是有目共睹,于是烈擎空赶紧带着他们冲进了寝殿。

    ……

    另一边,虞舜的卧室。

    象出手碾杀了两个背主求荣的内侍,随即对自己的兄长低吼道:“看在大家兄弟一场的份儿上,我不想亲自杀你,老东西,速速自盖天灵,我大发善心留你一具全尸。”

    “你!”

    虎落平阳之感油然而生,看着气势汹汹的象,虞舜突然叹了一口气:“唉,当真是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咱们已经做了三十几年的兄弟了,早知如此,我当年就应该在灭掉你娘亲的时候,摔死你个小崽子!”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象如同被冷水浇头,又似坠入无底深渊一般,他目眦欲裂的低吼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娘、我娘当真是你害死的?!”

    “不错,那个贱婢在当年不肯支持我登位,反而说共主之位,是父亲留给你的,那我就只好送她去陪老头子了。”

    倏地,虞舜突然五指扣住自己的天灵额头,顺势一捏,只听“咯吱吱”骨头错位声赫然响起,象顿时大吃一惊:“你想做什么?”

    “哼,我一生犯过很多错误,唯独留你一命这件事,后患无穷,象,今天我纵然身死无幸,也定要把你一起带走!”

    “喝啊啊啊”下一刻,虞舜突然发出厉啸翻身纵落到床下,这家伙满头白发赫然转向黑青,气势无限飙升,吓得象大惊失色。

    “嘿嘿嘿,这是来自灵界的某种秘法,施展之后能让垂老之人暂时恢复年轻活力,代价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彻底燃烧殆尽。”

    虞舜此时惨然一笑:“现在,我只能活个半刻左右,不过在这期间,你死定了!”

    “呼”说时迟,那时快,虞舜周身紫气急速暴涨,在掌中急速汇聚,继而轰向面前的象:“去死吧!”

    “可恶,休想永远压制我!!呃啊啊啊”面临生命危急的关键时刻,象的潜力也被激发了出来,霎时间,他通体浓郁黑气转瞬蒙上一层星星般的紫点,正是迈进半步紫气的征兆。

    “负隅顽抗,一样要死!”虞舜此时油尽灯枯,早已萌生死志,不过势要将自己制造的恶果也一并带走,杀死象,不让他祸害自己一手兴盛而起的有虞古国,成了这共主的最后愿望。

    “轰砰砰砰!”紫气拳劲、半紫掌刀刹那间对拼无数次,这个时候,象的身躯猛地剧颤不止,“噗”一口黑血赫然飙出。

    “你死定了!”虞舜身为紫气王者,这世界上能和他并驾齐驱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霎时间捕捉到对方的破绽,随即用灌注凶猛紫气的一拳狠狠轰向象的脑壳。

    “住手!”

    “噌”说时迟,那时快,话音甫落,已经有一道黑影瞬息间落在二人身侧,这家伙骤出一掌不偏不倚挡住虞舜重拳,“砰!”拳掌紫气迸现,顿时把攻击抵消。

    “你?!噗”虞舜被对方阻挡重拳,反震之力顿时让他五脏激荡挪移,一口血疾飙而出。

    “可恶,你是何人?!”虞舜见到来人面戴铜兽首,拦住自己击杀不肖兄弟,顿时气得目眦欲裂,那人双臂一振,铜兽首背面发出沉闷吼声:“吾乃……煞会之主!!”

    “会首?!”此时此刻,象凛然大惊,他知道煞会的会首天下少有的紫气王者,不过亲自出手的时候,屈指可数,却没料到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煞会的会首?!你这狗种,竟然敢和象密谋夺我的有虞古国,一样要死!”如今虞舜已经感到自己周身紫气出现溃散征兆,就知道自己数息之间,片刻之间力竭而死,既然如此,能多杀一个是一个!

    “强弩之末,不死也没用了!”

    煞会之主此时的言语充满笃定自信,他在暗中窥视已久,知道虞舜刚才已经把余力都用在击杀象的身上,只可惜非但没有成功,自己也即将力竭而死,会首这才出来捡便宜,可谓心思缜密毒辣。

    “哼!我纵然身死,也要先拉你们其中一人垫尸底。”

    虞舜的话音未落,门外突然有人长笑一声:“哈哈哈,说得好,虞舜大叔,你尽管缠住这个什么煞会的老大,只要数息就好,我先取了令弟的人头再说!”

    “噌”这句话甫一出口,身如鬼魅般迅捷无伦的关横就已经窜进了房间。

    见到他突兀出现,在场三人都不约而同失声大叫,虞舜和会首喊道:“你是谁?”

    象却目眦欲裂的吼道:“是你!”

    “不错,上古战场遗迹我拜你所赐,掌刀余劲缠身,昼夜痛苦不堪,这笔账,我可是一直在给你算着利息呢。”

    “嗨!”关横的话音甫落,左掌倏地骈指如刀,斩向对方天灵盖:“旋顶!”

    “岂有此理这是我的掌刀招数,你竟然偷学?!”象见此情景七窍生烟,毫不犹豫的挥掌迎上,“砰、咔嚓!”他的小拇指立刻应声而折。

    “呃啊?!”受伤吃疼,象顿时腾腾腾暴退几步,他嘴里吼道:“不可能,你怎么如此突飞猛进,昔时不过是个橙气强者……”

    “呼砰砰砰!”另一边,豁尽全力的虞舜用不要命的打法把煞会之主迫得连连后退,对方根本就没想到关横会出现,导致节外生枝,自己的心态一是调整不过来,当然会被势均力敌的对手压制。

    “哈哈哈,你说的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不光是我,就连它们都比你要强大得多。”

    关横这话甫一出口,周围群鬼魂影浮现,一个个暴现黑气顶峰和五行之力的狂猛气息,登时惊得象和煞会之主愕然低呼:“这么多黑气鬼物?!”

    “煞会之主,我也有一笔旧账要和你清算,在路上旅行途中,我可是没少击杀你们的长老和强者,崇国阳城的伊乐山,你可还记得?”

    “臭小子,原来是你害得我手下四个长老非死即伤!!”

    煞会之主此时听了他的话,急火攻心猝不及防,下一刻就被虞舜挥拳轰中肩头,自己脸上的铜兽首也被余劲震成碎片,一张白面无须的中年人脸庞登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哼,藏头露尾的杂碎,这下你的丑脸藏不住了。”

    虞舜的话一出口,这煞会之主登时以手捂脸,然而身上再次被对手连击数拳:“砰砰砰!”

    “噌噌噌啪!”煞会之主接连后纵,缓冲袭向全身的拳劲余势,背脊硬生生靠在了墙上。

    “看你往哪里逃!!”虞舜厉吼一声,双掌汇聚自己所有的紫气,霎时变成巨大的无形拳头,赫然轰向对方身躯。

    “哼,我才不会和将死之人硬拼呢!”煞会之主陡忽运劲于背,砰然撞碎墙壁倒掠了出去。

    “别跑,去你的吧!”关横把面前的象迫得步步后退,见到对方破墙逃遁,倏地用双手扣住象的臂膀猛地向墙外煞会之主扔了过去:“呼”

    “凭这个废物也想挡住本会首?!做梦!”好狠的煞会之主,瞬息间将十指微曲化为爪形:“紫气碎天爪!!”

    “嗤嗤嗤嗤噗噗噗!”漫天爪影好不疯狂,霎时落在象的躯体上,用双手将他脑壳和身子抓碎。

    说时迟,那时快,会首一不做二不休,双袖顺风一卷一抖,将碎肉残躯全部甩向关横他们这边:“呼唰唰唰”

    “可恶,堂堂煞会之主,竟然玩这种下作伎俩!”关横一挥手,大伥鬼疾舞成风,将这些秽物吹得无影无踪了。

    “砰!”可怜象这个昔时王者紫气之下第一霸者,此时只有半边身子和脑壳颓然坠地,他生命力顽强,竟然一时未死,不过那个煞会的会首却已经逃遁无踪了。

    “呜呜呜”大伥鬼在关横绕圈低鸣,似乎想追过去,关横便说道:“去吧,带上巨蜂一起。”二鬼问闻言立刻领命而去。

    “呃……会首……你好狠的心呐……”象的残躯在地上不住晃颤挣扎,眼看就要气绝,关横此时走过去说道:“喂,既然你这么恨他,不如告诉我煞会的老巢在哪里,我去宰了会首给你陪葬如何?”

    “嗯?!”闻听此言,象眼中竟然闪过一丝莫名神采,而后低低的说出了几个字,关横听了之后,双眼倏忽一眯:“是那里?”

    “兄长……”

    象此时看了看不远处趔趄蹒跚走来的虞舜,他嘴角抽动,勉强苦笑道:“最终,我、我还是死在了你前面,但若能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这么做,因为,我不能忍受……自己活在你的……阴影下……呃……”

    话音未落,象的脑袋颓然一歪,已经咽了气。“阿横,这边打完了没有?”就在此时,卿凰从墙壁破洞那边走了出来。

    “哦,刚刚完事,只可惜跑了一个煞会之主,可惜了。”关横说到此处,瞥了一眼面如死灰的虞舜,对方倏地身躯歪斜,就向自己这边倒了过来,他的脸色也是一变:“喂,你怎么样?”

    “共主大人!!”有虞古国霸者烈擎空见状急忙跑了过来,关横说道:“气若游丝,他快不行了,赶紧扶到卧室去,我来想想办法。”

    ……

    少时片刻之后,共主寝室,众人都站在虞舜倒卧的长榻前,他现在已经昏迷不醒多时了。

    卿凰、若桃和小黑她们与共主没什么关联,自然是神色如常,不过烈擎空、郎京和水莹秋这三个霸者都是紧张兮兮,冷汗不住滴落。

    关横给虞舜喂服了两生膏,而后摇头叹息道:“虞舜大叔的体质和气息实在太弱,是这样,他身上有三种致命之害,第一,早年沉疴顽疾,第二,之前有人在饮食里,下了剧毒,最后就是,刚才的恶斗,他透支了生命作战。”

    闻听此言,有虞古国众人不约而同问道:“那、那共主大人到底有没有救啊?”

    听到烈擎空等人的询问,关横照实回答:“说不准,我只能试着延续虞舜大叔的生命,多了可不敢保证。”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