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7章 图谋篡位
    “滚、都给老子滚出去”

    愤怒的象此时就像择人而噬的猛兽,对着两个内侍狂吼咆哮,对方在宫中已久,自然知道面对的是随时暴起杀人的主儿,立刻头也不回的奔出门外,生怕跑慢了一步,就得死在象的手里。

    “呼……”象看着那俩家伙出去之后,周身煞气他增无减,倏地一掌拍在旁边的墙面上:“砰!”

    他嘴里同时低吼道:“你还要在这里藏多久?”

    “唰咯剌剌!”无坚不摧的黑气掌刀吐劲,登时把墙壁彻底轰碎,可是令人震惊的是,这股力量打在墙上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堪称匪夷所思。

    “哼,外表看起来粗豪暴躁,其实一肚子鬼花招。”墙壁后面的人此时显出真容,原来是的面容清癯、其丑无比的汉子,这家伙满脸都是脓包、雀斑,桀桀怪笑时好似一只癞蛤蟆。

    象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说道:“老子和煞会合作,就是为了早一天登上共主的位子,可是你们却弄什么劳什子毒药搪塞我,虞舜那个老东西连吃了半个月,为何还是没死?”

    “那种‘蛛王邪毒’要是对付黑气霸者确实犀利无比,不过嘛……”

    丑八怪瘦子此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可是谁也没拿这玩意儿对付过紫气王者不是?再说了,我听说虞舜这两天连吐了几次血,估计他已经撑不住了,老弟,你等了十几年都这么有耐心,何必在乎这几天呢?再等等吧。”

    “呸,再等等?!你说的轻巧,这共主的位置原本就是老子的,我苦熬了十几年,为的就是有一天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象此时气得目眦欲裂,庞大的身影犹如膨胀般不断扩散,他嘶声吼道:“煞会的人难道是一直在欺骗我,给我画饼不成?‘狭禄’!我已经受够了你那些敷衍的话,今天,不管你是否要阻拦,我都要了结虞舜那老东西的残命,将有虞古国纳入自己掌握中。”

    “呃?!这个家伙是认真的……”名叫狭禄的丑八怪,是煞会十长老之一,当然,象也是其中一个,这二人已经相识多年,彼此了解甚深。

    “唉,好吧,会首已经传下话来,让你早一天占据共主之位,对煞会也有好处。”狭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就把安置在宫殿附近的人手都调出来,咱们今晚……就动手吧!”

    “哼,这还差不多。”象的脸上杀气毕现,他嘴里嘀咕道:“虞舜啊虞舜,你这个老不死的,霸占了共主之位这么多年,也该换我来坐坐了,今天晚上,我就要用这黑气掌刀,把你旋成一百零八段!”

    “桀桀桀,要是不知道的外人,看到你把自己的亲兄长恨成这样,一定肯定会感到惊奇无比。”

    “住口,兄长?他虞舜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兄长!”

    象听到狭禄的话,顿时气得额头迸起青筋,他声嘶力竭的低吼道:“当年先代的共主、我们的父亲,最疼爱的是我,而其这些年我对抗妖族入侵,东挡西杀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他却在这宫殿里坐享荣华富贵,呸,该死的老东西。”

    “嘿嘿,才被我撩拨两句,这家伙善妒的性格就毕现无疑了。”

    狭禄心中暗自冷笑:“也罢,有弱点的人,才好利用,更容易掌控,象不过是个莽夫,一旦让他掌握了有虞古国,这片土地,也就是我们煞会的囊中之物了。”

    二人各怀鬼胎,都想着要利用对方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要想成事,还得看看天意如何,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飞快,眨眼就到了前半夜。

    “唰唰唰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昏暗的宫墙侧面风声陡起,数十道矫健身影赫然落在角落,为首的一人向前连走三步,击掌为号:“啪、啪、啪。”

    “呼”诡异黑影倏地出现在此人面前,而后冷冷说道:“都到齐了吗?”

    闻听此言,此人丝毫不敢怠慢,立刻躬身说道:“启禀狭禄大人,蒲阪城中,煞会麾下三十二名黑气霸者,尽数在此,只等大人下令调派。”

    “嗯,这有虞古国,终于要变天了……”

    狭禄此时倒背双手,瞥了一眼天上的明月,他心中陡忽闪过不祥预兆:“怪了,人都说月黑杀人夜,今天皎月繁星如此耀眼,难不成……不!一切都已经计划周详,除非会有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狭禄的双拳微微一攥,他嘴里嘀咕道:“会首大人对我委以重任,一来监视、协助象这个家伙成事,二来,将这有虞古国纳入煞会掌中,我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以免误了大事。”

    ……

    另一边,关横、卿凰、若桃和小黑飘然潜入了共主宫殿,尸马的外貌形体实在太扎眼,只好留在宫墙外面接应大家,所以他们身边只有吞鬼喵随行了。

    由于路径不熟,众人在宫里转悠了半晌,还是没有找到象那个家伙住在哪里,卿凰此时低声道:“真是的,早知道就先找个认识路的家伙抓起来做向导了。”

    若桃和小黑齐声道:“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唉,黄昏的时候,也是你们要急急火火跑进来的,不是说,打算看看这有虞古国的共主宫殿和崇国、陶唐有什么不一样吗?结果呢,这里不过就是多了几块破石头,一片绿草坪。”

    关横此时耸耸肩膀说道:“我也只是听几位姐妹的话跟进来的而已。”

    “我才不管呢。”卿凰叉着腰说道:“咱们当中,可是只有你一个大男人,我们可都是弱女子,大家都是听你的才进来的,找不对路,也只能怪你。”

    “就是啊,姐夫,你瞧我楚楚可怜的,总不能把责任赖在我身上吧?”

    听到小黑在旁边添油加醋、胡搅蛮缠,关横的脸气得红一阵白一阵,登时扬起拳头作势欲打,小黑吓得一捂脑袋:“啊呦,说不过我,又想打人。”

    “喵呜?!”小黑这么一闹,吞鬼喵也被惊动了,它倏忽提鼻子一闻,而后径直朝着西北方向疾奔而去。

    “咦?吞吞,你去哪里?”小黑看到猫儿乱跑,刚要张口叫嚷,关横赶紧用手捂住她那张爱惹祸的小嘴,而后低声道:“小祖宗,千万别叫,你要是把宫殿里的侍卫招来,咱们怎么办?”

    “放、放开我。”小黑没好气的挣扎说道:“还能在怎么办?咱们不就是来打架的么?动手呗。”

    “你们两个别再嗦了,吞吞都跑远啦,快追。”卿凰话音甫落,立刻和若桃追了过去,关横、小黑紧随其后。

    此时此刻,关横心中有些纳闷:“怪了,按理说我们也进来小半个时辰了,别说护卫,就连端茶送水的侍从、婢女也没见到一个,整座宫殿就像空了似的,只能用‘反常’二字来形容了。”

    ……

    “喂,你们是……”

    正想盘问走过来的一队人,几个宫殿亲卫骤感喉间一凉,身躯登时瘫软在地,绝气身亡,他们身后出现的杀手面无表情,伸手在尸骸上蹭了蹭锋刃上的血渍,而后将其踹到花圃里。

    为首的一人冷冷说道:“好了,最后几个也解决了,记住,咱们在宫殿外围的亲卫发觉之前,必须把目标解决掉。”周围的杀手齐刷刷回答道:“遵命。”

    ……

    “噌、噌、噌!”一道娇小黑影转瞬掠过前方过道,扭身进了前面的门,在后方追赶的关横、卿凰小黑和若桃也火急火燎的跟着钻了进去。

    “猫儿,你跑到哪里去了?”关横此时气得咬牙切齿,进门四处观望,却看见吞鬼喵已经蹦到一张桌案上,趴在那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这里是……共主宫殿的厨房?!”若桃跟在关横身后嘀咕道:“嗬,这么多吃的,到底能喂饱多少人?”

    “咕噜噜。”她的话音甫落之时,卿凰和小黑的肚子都已经开始打鼓了,关横早就老实不客气的从桌上抓起一只烧鸡啃了起来:“嗯嗯,味道不错。”

    “我也要吃。”

    “别忙啊,我先尝尝!”卿凰和小黑也都拿起糕点忙不迭放进嘴里,若桃在旁边看着直笑:“喂喂,你们斯文一点好不好?”

    “嘿嘿,小女鬼,你不用吃东西,自然不知道肚子饿的滋味很难忍受。”关横一边吃一边说:“今天咱们除了在张大叔家吃过一点面饼,其余时间可是水米没打牙,可饿死我了。”

    “就是,嗯嗯……好吃。”小黑和吞鬼喵正在抢一盘酱肉,她还说道:“吞吞,留一点给我,你吃得太多了。”

    “真拿你们没办法,唉,我做鬼无数年,早就不知道食物是啥味道了。”若桃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吃吧吃吧,吃饱一点,反正待会打架也许得耗些力气。”

    她刚说到这里,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音,还有人边走边说话。

    “糟了,不能被人发现咱们偷吃的,不然就显得太没品了。”关横等人不约而同低呼一声,噌噌噌几下躲到了房间各个角落里,一动也不动了。

    “吱呀”一声,厨房的门被推开,此时此刻,走进了两个宫中内侍。

    “哎呦,可算是逃出魔爪了。”其中一个面带惶然、语调发颤的说道:“你们看见象大人的模样,好像要吃人似的,太可怕了。”

    “我说老弟,你入宫之前,那也是煞会里赫赫有名的深红强者,如今怎么变得比兔子还胆小?”另一个人讪笑道:“何必如此畏惧呢?”

    “笨蛋,咱们在煞会那个时候,虽然杀人不眨眼,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你何曾天天都要面对凶恶之极的黑气霸者?”

    第一个人此时没好气的回答:“好在咱们的任务今天晚上即将终结,象大人和狭禄大人已经决定动手了。”

    “嘿嘿嘿,说来虞舜这个共主也真够倒霉的,被自己的亲兄弟恨成这样,象大人这才和咱们煞会联手,又是下毒又是暗算的筹备了这么久,我觉得也是时候该解决他了。”

    第二个人顺手拿起桌上酒瓮,猛地灌了一口,而后擦了擦嘴说道:“不说别的,你我暗中在虞舜的参汤里放了将近月余的‘蛛王之毒’,也应该要了他半条老命了。”

    对方刚说到这里,趴在桌子底下躲藏的小黑突然被猫儿尾巴掠过鼻孔,泛起一阵麻痒,登时张嘴打了个喷嚏:“啊啾!”

    “是谁在那里?”两个明为宫中内侍、实际上是煞会杀手的家伙登时暴现浑身红气,可就在下一刻,周围风声陡现,无数鬼影低啸浮现,吓得这两个家伙险些尿了裤子。

    “嘿嘿,你们两个杂碎来的真好。”关横此时和卿凰、若桃从房间角落里走出,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找不到象那个家伙,审问、审问你俩也可以。”

    关横这声音透着冷厉森然,更有杀意缓缓蔓延开来,二人听了之后,身躯不住栗抖发颤,立时缓缓瘫软在地,嘴里不约而同哀叫道:“饶、饶命啊。”

    ……

    另一边,狭禄带着一伙气势汹汹的煞会杀手奔到了王宫中庭,象和自己十几个心腹的假黑强者也在这里等候,见到对方,这家伙颇有些不耐烦的低吼道:“你怎么才来?太慢了。”

    “中途遇到不少侍卫,都已经打发了。”狭禄没好气的回答道:“总不能咱们前脚进了虞舜的寝殿,后路就被那些王族亲卫堵死了吧?我可不想陪你一起送死。”

    “哼,堂堂煞会十长老之一,竟然会怕死?”象乜斜了狭禄一眼,正想再说些奚落的话,可是对方却沉声说道:“现在就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咱们走吧。”

    “也对,正事要紧。”象的话音甫落,登时挥动双臂对周围的人一声吼道:“大家随我来吧。”

    “呼啦啦噌噌噌”几十条迅疾身影转瞬掠上前方的寝殿阶梯,径直冲向大门。

    “站住!”说时迟,那时快,殿门内也冲出近百人的队伍,一个个都是王族亲卫打扮,堪堪拦住对方去路,为首的一个是黑气境界的老者,须发皆白,五官端正。

    此人戮指大步走来的象厉声喝道:“你身为共主的王弟,未经召唤,为什么突然要闯寝殿?”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